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四十八章 推翻

第四十八章 推翻

  狄愁飞想到了某种可能,体内的魂力疯狂的躁动起来,想要将这些出现在他体内的黄沙喷涌出去。

  然而他体内的魂力就好像被这些黄沙所吞噬,然后变成更多的黄沙。

  林夕笑了起来。

  在听到前线传来的那个消息开始,他就一直无法呼吸,一直到此时,他才感觉到自己可以真正的呼吸。

  他的手放开了大黑的一端。

  在大黑在空中倒退的这一刹那,他的手指再次挑动了三弦。

  这一瞬间,狄愁飞后方的许多军中的修行者都发出了骇然的惊呼。他们不知道此刻狄愁飞正在遭遇着什么,他们只是惊恐于林夕的魂力喷涌速度。

  影子圣师的面上喷洒了不少自己指掌间飞溅出来的鲜血,此时他也只是堪堪能够再次沟通自己的飞剑。

  他可以感知出狄愁飞出了惊人的变故,同时也可以肯定,狄愁飞已经根本无法阻止林夕的这一击。

  然而林夕的这一击依旧没有落向狄愁飞。

  一条黑线,从大黑上升腾而起,就好像天地间的一条裂痕,再次在空中兜转一个巨大的半径,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再飞绕回来。

  影子圣师的飞剑在坚冰中疯狂的震动,晶莹的冰柱开始发出令人心悸的裂响,出现一条条裂缝。

  林夕转身。

  狄愁飞想要做出动作,然而他体内所有的力气,在这极短的时间里,就化为乌有。

  他手中的长剑沉重得让他再也握不住。

  他的身体还在半空中往前冲,林夕这一转身,他的长剑便从林夕的胸口坠落。

  他的身体和林夕交错而过。

  林夕站在了他的背后,一手夹住了在空中倒退的大黑,一手落在了狄愁飞的身后。

  狄愁飞就像他的一面盾牌,他就顶着狄愁飞,急速的朝着影子圣师前行。

  “喀嚓”一声,影子圣师的飞剑终于激碎了坚冰和寒气,在凛冽的白气中飞速穿出。

  面对背后疾飞而至的这柄飞剑,林夕只是笑着,挑衅的看着影子圣师笑着,然后再次勾动三弦。

  一道黑线,不顾后方的飞剑,直击影子圣师。

  影子圣师后方的天空里,那先前一道划着巨大弧线的黑线,也在这一刻转回,落向影子圣师的后背。

  林夕的这一击充满了最凛冽狠辣的气息:你想要杀死我,那便用自己的命来换。

  对于影子圣师而言,这一瞬间充满了致命的诱惑力,只要他心念一动,青鸾学院的将神就将被他杀死,他的名字也必定流传在云秦的故事里,被记载在史书之中。

  然而林夕是在进行不顾一切,暴戾的复仇,但他却只是在朝堂之中做供奉,他还想要有更美好的前程,所以他怕死。

  他无法想得明白林夕为什么能将出手的时机把握得比圣师还精准,在前后两片黑夜同时袭来的瞬间,他的心脏剧烈的收缩着,冷汗如泉水一般从他的肌肤上汩汩而出,他的双手都伸了出来,体内的魂力尽情的喷涌,将林夕身后的飞剑,硬生生的比黑线还快的速度强行召回。

  噗噗噗….

  空气中皆是音爆爆响。

  影子圣师的这一柄飞剑上,也是不停的爆响,将近解体。

  在两条黑线已然挤压得他的头颅都有些微微变形的最危险时刻,他这柄将近解体的飞剑硬生生的切断了两条黑线所有的力量。

  胜负之分,也便在这生死一瞬。

  只是这样的一个选择,一个动作,便让影子圣师的身体不停的颤抖起来,白皙的额头上青筋暴露。

  林夕依旧挑衅般的笑着,脸上荡漾着让影子圣师根本难以理解的无上信心。

  林夕又轻咳了一声,这次他没有再咳血。

  然而影子圣师却是噗的一声,从口中喷出了一团血雾。

  很多中州城里的老人都在中州城里的不同高处看到了这一幕。

  其中只要是修行者的,都十分清楚,若是影子圣师之前没有受伤,若是林夕没有吉祥这样强大的妖兽协助,便未必能够击败影子圣师。

  然而此时的这一幕幕战斗,那一条条精准到了极限的,在空中划出巨大弧度的黑线,却是让他们都彻底肯定,林夕便是和张院长一样的将神。

  大黑之所以强大和可怕,不止是因为它的本身,还在于它的主人。

  只有将神,才能真正发挥出大黑最强大的威力。

  大黑加上将神,这才是最强大的组合。

  影子圣师开始飞退。

  他感觉出了林夕的用意,所以他的身体是往侧向飘飞,给林夕让开了一条前进的通道。

  被自己蔑视的对手击败的愤怒,对对方这种做法的难以置信,以及死亡的恐惧,交织在这名圣师的心头,让他一时甚至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林夕没有继续追杀这名受创不轻的圣师。

  他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必须节省些魂力。

  他的身后有箭矢的破空声和兵刃的破空声响起。

  “想死的话,我可以成全你们。”

  林夕有些厌恶的嘲笑着,甚至没有回过头。他的脑袋后面好像长了眼睛。

  一道道黑光从他的身前流淌而出。

  这一道道黑光的力量并不十分惊人,然而却贵在无声无息,贵在毫无踪迹可寻,贵在速度惊人。

  一名名从后方、从两侧的街巷中冲出的中州军修行者被黑光准确的洞穿额头和后脑。

  红白的鲜血和脑浆,涂染在中州城里的白雪上。

  汪不平坐倒在地上。

  他张开了嘴,也发不出声音。

  他所最不想看到的事情,却终究在他面前发生,而他却是根本无力改变这样的结果。

  林夕在中州城里大开杀戒。

  大杀四方。

  ……

  “你怎么敢…”

  此时遍地染血的长街上,唯一对着林夕发出声音的,却反而被林夕擒在手中的狄愁飞。

  一股药力被林夕用魂力拍入了狄愁飞的体内。

  这并不是流沙的解药。

  流沙的解药总共便只有三份,现在林夕的手上,也只剩下了唯一的一份解药,这份解药用光之后,这世上便再也没有敢用流沙,流沙这样的毒药,便也注定会消失在世间。

  然而林夕拍入狄愁飞体内的药力,却至少可以让狄愁飞活得更久一些。

  “把冷秋语带过来,否则我马上杀了他!”

  林夕的声音,冷冷的在染血的街巷中传开。

  绝大多数人依旧不敢相信眼前的场景,觉得不真实,然而没有人会怀疑已经大开杀戒的他的话。

  摘星楼前的那一列红色队伍,在惊惶的骚乱中,数名将领开始急速的赶着一辆马车前行。

  “我为什么不敢?”

  在此时,林夕才将目光聚集到狄愁飞的身上。

  他冷冷的看着狄愁飞,微眯着眼睛,道:“始终只是你们所有人,觉得我不敢。”

  “原来你早就已经准备好这么做。你之前所做的一切…利用威望、民愤,杀我的马,只是为了让所有人觉得你只是在玩弄律法的漏洞,只是让所有人觉得你不敢。只是为了让我敢出军营,只是为了要见到我。”

  这一句话对于现在的狄愁飞而言很长。

  所以狄愁飞在说出这一句话后,开始咳嗽,咳出血沫,咳出许多干涸的颗粒,如同一颗颗黄沙。

  “不这样,怎么能够顺利的杀死你?”林夕冷漠的看着狄愁飞,“行军打仗这种事情,本身便是要让对手对你的一切做出错误的判断…怎么样,在最高处跌落,在拥有大权的时候跌落,被人阴到,被人杀死的滋味,是不是很好?”

  狄愁飞咳嗽着,笑了起来。

  他的笑容和林夕的笑容有着截然不同的意味…十分惨烈,十分绝望,十分暴戾。

  “你疯了…”他就像是一个疯子,然而他却是说林夕疯了,他看着林夕,笑着道:“你这样做,即便你能活着离开中州城,又能如何?你就像是自己推翻了你们青鸾学院建立的律法,建立的信仰,建立的敬畏。从今日开始,你和青鸾学院,将会彻底从荣光,走向云秦的阴暗面。”

  “你想得很多,难得你到死前还想得这么多。”

  林夕讥诮的冷笑道:“不过和垂死的对手多说几句话,这的确是很开心的事情。谢谢你为我和青鸾学院想这么多…但这终究只是你的想法。”

  “我本来就和你们这个世间的人的想法不一样。要战胜和杀死对手,靠的不是实力,难道是你们口中所谓的信仰?”

  林夕缓缓的抬起了头,看着前方的长街,长街上方的天空。

  “你们需要一些东西去遮掩你们的罪恶,用欺骗来获得信任和荣光。但我不需要所以你们认为我没有证据,便不敢动手,但我的想法比你们所有人都要简单。不管有没有证据,你和皇帝,都是我的敌人。要杀死敌人,还需要什么证据?”

  “我根本不需要解释,时间会说明一切,每个人都会听从自己的内心,做出自己最终的选择。”

  “信仰和律法,不是被你们这种人利用的东西…即便和你说的一样被我亲手推翻,在将来,在杀死所有像你这样的对手之后,我们自然也会重建。”

  “我不妨告诉你。”

  林夕看着脸色越来越暴戾绝望的狄愁飞,漠然道:“在中州城行走的这么多天里,我比你想得还要多。我杀死你,至少还有一个用处…在这个城里,皇帝的敌人还有很多,他们也需要看我的举动。我杀死你,便是竖起了一面旗帜,他们自然知道自己需要做什么…从云秦立国前到现在,江家、钟家,他们的人,就真的这么容易全部杀得光了?你真以为,只凭我一个人的煽动,就能那么轻易的做到,那一颗白菜都到不了你府内?”

  “皇帝最仰仗的,是他所谓天赐的圣天子身份,我却是很期待,当张院长和青鸾学院这么多年的威望,真正和这个世间的某些信仰冲突的时候,到底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说完这句话,林夕便不再给狄愁飞任何说话的机会。

  他将狄愁飞丢在面前的雪地上,一脚踩在狄愁飞的脸上,将狄愁飞的脸踩在雪地里,踩在不知道哪户人家的草狗,拉的一堆狗屎上。

  ***

  (仙魔变内测已经正式开始了非常火爆,让人欣慰。还有这次已经是不需要邀请码的了,只要下载一下,就可以直接注册完了,非常简单,注册地址是www.yawen8.com.aspx)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