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五十章 不可知

第五十章 不可知

  金色凤凰消失在中州城里人的视线里。

  染血的街巷里,那些忠诚于狄愁飞的部属围着狄愁飞的尸体,悲恸无比。

  如雷般的马蹄声停顿了下来,整个中州城变得安静了下来。

  许多城中的修行者看着林夕消失的方向,沉默不语。

  和别处的修行者相比,中州城里的修行者天生就有一种骄傲。

  这种骄傲来源于中州城是整个云秦的中心,中州城大,但居不易。要想在中州城里立足,要比在别的城里立足要困难得多。这种骄傲,还来源于中州城的强大…在过往的许多年里,敌国的强大圣师们,即便是炼狱山那种不可知之地的最强修行者,都根本不敢踏入中州城。

  在张院长之后,已经没有任何人能够在中州城里大杀四方,然后安然的离开。

  然而今日的林夕,却是出入中州城如若无物。

  再加上先前出现在中州城里的那名炼狱山大长老,中州城里的这些修行者此刻开始意识到了中州城已经不是原先的中州城,而他们在心里也凉沁沁的想到,这么多年来,一直让炼狱山大长老这样级别的人物不敢进入中州城的原因,到底是中州城里的修行者,还是登天山脉里的修行者?

  中州城里的无数权贵也陷入了沉默。

  他们之中的不少人,此刻心中也有了浓浓的悔意。

  他们所有人都已经过了年少轻狂的时候,然而失去之后,才懂得珍惜,这是不论任何年龄的人,都会经常犯的错误。

  ……

  真龙山的无疆大殿里,身穿金色龙袍的云秦皇帝始终在看着眼前的中州城。

  大军的动向,被大黑的力量震裂的神木飞鹤,已然让他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只是他的脸上没有丝毫的愤怒和失落,反而是狂热和欣喜。

  因为这是他所希望看到的结果。

  从这一天开始,他的意志,便是整个云秦的意志,他行事便再无任何顾忌。

  “张院长和你青鸾学院,在云秦才存在了多少年?天下尽是王土,君权天赐…这又已存在了多少年?”一抹前所未有的放松和强大的冷酷笑意,在他的脸上泛开,“朕倒是要看看,你六十余年,怎么和千年以来的民心民意争。”

  ……

  大黑重现中州城,最后的两道黑光,更是给中州城蒙上了半片黑夜。

  倪鹤年是中州城里最老的老人之一,他曾经像一个虔诚的信徒一般,在当年跟随着张院长的足迹,亲眼看过张院长在城里的一场场决斗,如今大黑真正的威力重现,他自然也在看着。

  他是中州城里最有希望留下林夕的人。

  然而他也是中州城里最了解将神的人。

  所以他认为自己的是否出现,都会让林夕提前出现感知,都无法改变最终的结果。

  而且最为重要的原因是,他正和皇帝一样,处于一生之中最为辉煌,最为关键的时刻。

  按照钟城和贺白荷这些强大圣师的理解,在一场场这世间最精彩的圣师战里,倪鹤年的身体已经遭受了无法复原的损伤,这种损伤已经不只是树木结疤一样的暗伤,只是在体内多出些像树疤一样的死区,而是一株树木,已经真正的根木萎缩,到了不停枯败的时候。

  然而这个世上能跨越圣阶,到大圣师阶的人本身就只有寥寥数位,圣阶的强大存在,对于圣阶之上也只是有一个模糊的概念。

  他们没有想到,除了他们之外,倪鹤年还遭遇了那么多的强者,包括炼狱山大长老这样的存在。

  这一场场前所未有的强者之战,给倪鹤年的身体留下了一次次的严重损伤,但是这些战斗,却也成了倪鹤年一次次的契机。

  这一次次的契机,使得倪鹤年就像一个站在黑暗里等待黎明的人,已经终于看到了天光。

  此刻他的面前,黎明的光线已经从窗户的缝隙里透进来,只要他愿意,他便随时可以推开窗户,看到窗户外的光明。

  超越圣阶,成为夏副院长和炼狱山掌教那样的存在,这是他一生都在追求的唯一目标。

  只是在这样的境界面前,他却感到了莫名的恐惧,巨大的恐惧。

  似乎那扇窗后,随着超强的力量,还有更为可怕的东西在等着他。

  这种恐惧,使得他这种意志已经坚定到了极点的人物,都甚至不敢动作,都甚至要等待一个最后的契机。

  最后那一道横扫在皇城城墙上的黑光,便成为了他最后的契机。

  这一道黑光,让他再次想起当时张院长的强大,令他想要超越。林夕这扫向皇城的一击,也充满了超越一切,藐视这整个人世间的勇气。

  在金色的云秦凤凰飞出中州城之时,站立于皇城某处阁楼顶端的倪鹤年的身上,开始散发出淡淡的黄光。

  他身上的黄光越来越浓,浓得看不清他的衣衫,看不清他的面目。

  黄光越来越凝聚,变成了透明的晶光,就好像他的身上,铺满了一层晶莹的透明水晶。

  皇城里,突然起了大风。

  四面八方的大风,全部朝着他所在的这座楼阁飞去。

  皇城里的修行者们全部惊骇的望向倪鹤年所在的这座楼阁,他们看到,大风卷动了无数飞雪,飞雪里面,却是有些比白雪更亮,更晶莹的晶光出现。

  这些晶光,和大风一起,贯入倪鹤年的体内。

  倪鹤年的身体,就好像成了一个巨大的山洞,容纳着这一切。

  不知过了多久,倪鹤年的身体被厚厚的白雪铺面,变成了一个雪人。

  轰的一声,这座楼阁就好像被无数箭矢洞穿一般,骤然碎裂,崩塌。

  倪鹤年在碎砾中落地,身外的厚厚雪壳从他身上一片片掉落。

  倪鹤年显现了出来。

  他的容颜,赫然变得更加的苍老。

  他缓缓的伸出了双手,他看到自己的双手上,都布满了无数深如刀刻的皱纹。

  他的面容上,浮现出了一丝苦笑。

  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炼狱山掌教这么多年来唯有面对李苦的时候出手过一次,他终于明白,大圣师境的修行者,要面对的是什么。

  ……

  ……

  中州城里覆盖着白雪之时,炼狱山后的天魔狱原里,依旧到处是冲天的火焰和浓浓的黑色烟柱。

  整个根本看不见尽头的不可知之地里,就好像有成千上万的炼狱山大长老在不停的尽情喷涌魂力,释放出恐怖的力量。

  张平和十余名炼狱山的红袍神官正在这片不知尽头的不可知之地里穿行。

  虽然唯有张平身上的红袍有火焰符纹,其余的十余名红袍神官显然只是炼狱山弟子里面最为普通的存在。

  但平日里即便是最为普通的炼狱山神官,也是具有高高在上的神性威严。

  只是此时,这些炼狱山的红袍神官和张平却都是十分的狼狈,如同火锅上的蝼蚁一般,怀着深深的恐惧。

  他们的视线里,全部都是一座座巨大烟囱般的火山口,四周都是一样。

  他们的脚下,全部都是黑色的熔岩山石,裂缝间流淌着火红的熔岩。

  经常会有锥形的熔岩凝成的石头,如流星一般,随着远处的火山喷发而坠落下来。

  脚下看似稳固的石块,也极有可能只是漂浮在熔岩上的浮石,在不经意间,就会陡然沉没下去。

  一些看不见的热流,更是致命的杀手,在你感觉到这样无形的热气冲到身上时,便已经晚了,皮肉便已经被彻底蒸熟、溃烂。

  作为炼狱山信任的核心弟子,张平在离开炼狱山,进入这天魔狱原时,一共监管着三十余名红袍神官和杂役弟子,然而只是深入了天魔狱原十日,便已经只剩下他们十余人。

  这是真正的地狱。

  谁都很想回去。

  然而不能发现对于炼狱山而言有价值的东西,或者不能完成对指定区域的探索,却是谁都无法回去。

  “那是什么!”

  突然,走在前方的一名红袍神官发出了一声惊喜和震撼的大叫声。

  “闭嘴!”

  张平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厉喝。

  在这天魔狱原里,炼狱山的经验里,探索的队伍发出的任何大的声音,都有可能导致厄运来临,带来未知的巨大危险。

  前方的红袍神官不敢再发出任何的声音,浑身不停震颤。

  张平和其余所有的红袍神官,登上他所在的高坡,然后所有人都紧紧的咬着牙关,牙齿发出格格的响声。

  他们看到前方是一个凹陷下去的山谷。

  山谷里,有一条蜿蜒的岩浆河。

  岩浆河的一处边缘,矗立着一座残破的黑红色殿宇,虽只剩下数面残壁,但依旧高达八丈!

  然而最触目惊心的,并不是这建筑物的残迹,而是山谷中心地带的一块方圆十数米的大石。

  一条细细的岩浆河,围绕着那块黑色的大石。

  那块大石,却是一张巨大的人脸!

  一张五官充满魔性,和炼狱山一些典籍里描绘的魔王一样的人脸!

  “你们五个,下去!”

  张平深吸了一口气,辛辣的气息让他的喉咙和肺部都似乎塞入了许多烧红的小刀子,他冷漠的对着前方五名红袍神官发出了命令。

  五名红袍神官的眼中出现了愤恨和怨毒的神色,然而却是没有人敢违抗这名面容苍白,隐隐有靛蓝色光泽泛出的红袍使徒的命令。

  他们下坡,在滚烫的黑色沙砾和一簇簇黑色的烟气中穿行,颤抖着走向那条岩浆河。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