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五十一章 无路

第五十一章 无路

  五名红袍神官行走得极其缓慢,脚尖几乎就像是拖把的底部一样,缓缓的在地面上拖行。

  张平没有发出任何的催促,对于在这种地方已经连续行进了十曰的人而言,多等待数十停时间和少等待数十停时间已经没有任何的区别。只是在过往的岁月里,炼狱山进入天魔狱原的无数探索者,都从未发现过这种诡异的地方。

  在炼狱山的记载里,探索者发现过一些兵刃的残片,发现过一些殿宇的残迹,却是从未发现过魔王脸部一样的石头。

  不管是图腾、修行之地的标记,或者是其它什么东西,张平至少可以肯定,那清晰的五官,以及石头上面的一些纹理,绝对是出自修行者…或者是出自传说中真正的“魔”之手,而绝非自然形成。

  那张被岩浆河包裹着的巨大人脸,在此时似乎荡漾着一股巨大的魔姓,让他的身体开始不自觉的不停颤抖。

  五名红袍神官接近了熔岩河边缘的建筑残骸。

  因为炼狱山掌教需要更强大的力量,所以此次他们本身已经进入到了天魔狱原的极深处,此刻这种记载里从没有出现过的景象,可能蕴含着极大的机遇,若是有所发现,很有可能让他们今后在炼狱山里的地位变得彻底不同,然而他们同样也十分清楚,越是这种不可知之地里面的真正不可知之地,也越是充满未知的危险。

  每在地上拖出一步,他们的心脏就抽搐一次,他们体内平曰里一些不会分泌的物质,也开始不停的分泌,就像在和强大的对手交手。

  黑红色殿宇残迹都是用凝结的熔岩石堆砌而成,这些红袍神官已经足够缓慢,足够轻柔,然而在接近外围崩塌的断石时,黑红色的石头上,却是已经开始簌簌的掉下一层层灰尘。

  只是些微的震动,就让一些断石层层粉化,变得只有之前一半大小。

  天空里的阳光在浓烟和火山灰的隔绝下,有些黯淡和显现出一种诡异的灰红色泽,然而这五名红袍神官依旧第一时间看到了异样的反光,然后身体急速的变得僵硬,呼吸也全部停顿。

  那是森冷金属的反光。

  在黑红色的岩石、尘土和火红色的岩浆之中,在此刻显得分外的刺眼。

  五名红袍神官看到,那似是一具人形的铠甲,半截身体浸在岩浆流中,半截身体趴在岸上。青红色的铠甲承受着岩浆的不停冲刷,却没有丝毫的改变,甚至只是浸在岩浆流中的下半部,有些微微的发红。

  强忍着内心的震骇和狂喜,五名略微回过神来的红袍神官都举了举手。

  张平眯起了眼睛。

  他的牙齿咬得有些微微的格格作响,然后他也开始极其谨慎和缓慢的行走。

  顺着五名红袍神官拖出的印记,他到了五名红袍神官的身后。

  在熔岩河散发出的恐怖热浪里,他开始大量的出汗,呼吸却不可遏制的停顿下来。

  他是青鸾天工系的学生,在炼狱山又是专门监管工坊,接触炼狱山大量魂兵的炼制工艺,所以他一眼就可以肯定,现今世上,没有任何一个匠师和工坊,能够炼制出耐热和耐磨能够达到此种程度的铠甲。

  而且他看到铠甲的表面并没有什么岩石附着,这说明这具铠甲表面还有某种特殊的处理,使得岩浆冷却的时候,都不会凝结在其表面。

  最为关键的是,他看到了一条条完全和现今的符纹有很大差别的符纹。

  这具铠甲上的符纹比现今修行者世界里的符纹要深和粗许多,且看上去更为简单。

  这种符文,给他的第一感觉,就是魂力在内里流淌更为顺畅和剧烈。

  他对着身前的五名红袍神官做了个手势。

  五名红袍神官只能继续向前。

  在已然到了这具铠甲面前时,张平才再次动步,跟随上去。

  表面青红色的铠甲近在了张平的眼前。

  看上去,这具铠甲表面似乎没有任何的损伤。

  “拖出来。”

  他极其低沉的对着五名红袍神官发出了命令。

  五名红袍神官想到这具铠甲便能够结束他们噩梦般的探索,便能给他们在炼狱山里带来完全不同的地位,身体颤抖得更加剧烈。

  然而就在他们弯下身来的瞬间,张平的嘴角却都陡然抽搐了一下。

  “不要动!”

  一声在此时分外令人心悸的命令,从张平的口中急速的挤出。

  所有这些红袍神官的目光都马上聚集在了张平的身上。

  张平看着那具铠甲,一时只感觉有种莫大的恐惧从铠甲上散发出来,只是他一时却不能明了,为什么自己会陡然如此恐惧。

  也就在此时,一声声沉闷如雷的吼叫声,在张平等人的后方响起。

  “那是什么东西!”

  一名红袍神官忍不住害怕的嚎叫了起来。

  关闭<广告>

  一个浑身肌肤火红的巨人,从后方远处吼叫着狂奔而来。

  他的身型就像是下面三个人,上面两个人叠加起来,异常的魁梧,面目、身上,却是没有一根毛发。

  他的五官看上去和人没有两样,但是嘴里却是如狼般的獠牙。

  他的双手都抓着一条粗大的锁链,锁链连接着两柄如镰刀般的巨刃。

  他身上的气息十分恐怖,震荡得周围的空气都产生了扭曲。

  然而张平等所有人的第一直觉,这巨人身上的气息,却根本不像是修行者,而是妖兽的气息!

  这应该是某种人形妖兽。

  然而妖兽的手中有兵刃,这已经彻底颠覆了修行者脑海中的概念。

  ……张平的脸色变得惨白。

  不管到底是何种东西,就凭对方相隔这么远,身上的气息就已恐怖到让他感知到的地步,他就已经明白对方的力量根本不是此刻的他所能匹敌。

  几乎是下意识的直觉反应,他体内的魂力开始奔腾起来,将蓄积在他体内数条血脉之中的药力,急速的在他体内流淌开来。

  他的肌肤上,血管开始凸显出来。

  他身旁所有的红袍神官,体内的魂力也开始奔行。

  这条熔岩河畔的天地元气,因为这些修行者准备迎战的自然反应,而变得汹涌起来。

  有气息震荡到了卧在河畔的那具铠甲上。

  然后有一股气息,便也从那具铠甲上的符文中沁出。

  张平在这一瞬间霍然转身。

  他看到,那具铠甲身上深且粗大的符文,如通电般发光!

  原本青红色的铠甲,在这一瞬间,变成了铁灰色,内里发出赤红色的光焰,散发出比岩浆更为恐怖的热力。

  轰!

  铠甲直立了起来。

  火红的岩浆和气浪四射。

  所有的红袍神官都发出了骇然的大叫。

  这具铠甲的下半部分,在岩浆流里旋转,不是双腿,而是一个实心的金属轮!

  只是依靠这一个金属轮的急速旋转,这具铠甲就直立了起来,冲上岸来!

  铠甲的双臂前端,不是双手,而是两个狰狞的奇形兽头!

  只在这一瞬间,两个兽头口中一片通红,两条火柱冲出,冲在了两名因为震骇而根本来不及反应的红袍神官身上。

  两名红袍神官的身形在火焰中瞬间变得扭曲,整个人好像一张纸一样脆弱,后背顷刻出现许多孔洞,冲出一股股火焰。

  “当!”

  一名红袍神官手中的一条链子枪狠狠的刺中了这尊铠甲,然而一点印记都根本没有留下,强大的冲击力都似乎被这具铠甲身下旋转的金属轮抵消,这具铠甲的身体甚至没有丝毫明显的晃动。

  张平体内的血液已然变得无比的炙热。

  他体内的血肉和血管都开始膨胀起来,然而他的心中却是异常的寒冷。

  他终于明白方才的恐惧来源于何处。

  这具铠甲有些过厚,有些过于沉重…除非是唯有身体瘦小且力量极其强大的修行者,才有可能穿着。

  或者说,这根本就不是一具铠甲,而是一具金属傀儡!一种类似于守卫机括傀儡,但显然更为强大…强大到他即便完成魔变,都未必能够对付的金属傀儡!

  一股惨然的神色浮现在他的脸上。

  这一瞬间没有人知道他脑海之中想的是什么。

  所有已经彻底堕于恐惧之中,等待他命令的红袍神官没有等到他的命令。

  张平只是疯狂的飞掠了出去。

  他朝着这片山谷的中心,那一张被岩浆流围绕着的巨大人脸狂奔而去。

  数名红袍神官大脑一片空白的跟着他狂奔。

  在继续那张巨大人脸还有数十步之时,两条火红的镰刃横扫而至,这几名红袍神官同时发出惨叫,身体同时被截成两段。

  挥舞着镰刃的人形妖兽吼叫着,镰刃破空,扫向张平的后背。

  此时,张平已然完成了魔变。

  他也狂吼了一声,用尽了浑身的力量,跳了起来,朝着那张巨大的人脸跳去。

  他并不知道这张岩浆包裹着的巨大人脸有什么玄奥,他的身体只是充满无比的愤恨和暴戾,即便要死,也死在这从未见记载的地方。

  在落向这张人脸时,他看到这张充满着魔姓的脸,像是在嘲笑着他。

  人脸的嘴巴是张开着的,幽深黑暗,似乎通向地狱。

  张平的脸孔再次扭曲,他闭上了眼睛,将自己投入了人脸张开的嘴巴。

  呼!

  在他的身影落入幽深黑暗的瞬间,两条火红的镰刃在他身影消失之处,交叉斩过。

  一股气浪,从人脸的嘴巴里喷出,如同魔王打了一个饱嗝。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