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一章 那最早聚集的山峰

第一章 那最早聚集的山峰

  张平堕入无尽的黑暗。

  不知下坠了多久,他的身体陡然停顿,就像撞到了一座大山。

  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陡然的静止之后,继续往下,身体在黑暗之中,好像被撕裂开来,然后他便失去了所有的意识。

  不知经过了多久的时间,他在半昏半醒之中,感觉到似乎有许多黏|湿的舌头卷在自己的身上。

  他十分的恐惧,拼命的挣扎、哭喊、抓咬。

  又不知过了多久,他在绝对的黑暗和寂静中慢慢清醒过来。

  他发现自己漂浮在有些温热的水里。

  在眼睛慢慢适应黑暗之后,他看到自己漂浮在一个深潭底部。

  他想起了一些事情。

  想起了自己是从那张人脸的嘴里跳了下来。

  然后他恐惧得开始发出“荷荷”的声音。

  因为他看一眼可以看到这个深潭的四周,然而这个深潭往上,就像是一个笔直的烟囱内里,内壁光滑到连一块凸起的地方都没有,更让他恐惧的是,往上看去,根本连一丝天光都看不到,根本不知道距离那张人脸的嘴有多高。

  他就像是掉入了真正的地底地狱里。

  在他难听的呼吸声里,水面骤然又涌起了层层水花。

  有许多宽厚的,就像是黑色海带一样的东西,朝着他游了过来,卷在他的身上。

  他拼命的挣扎,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多少力气,手脚根本拨不开这些黑色海带一般的东西,于是他恐惧的哭喊,用自己的牙齿像野兽一样撕咬。

  黑色海带一样的东西很嫩很脆,被他的牙齿轻易的撕开,嚼破,也似乎知道畏惧,开始退散。

  然而从那些被自己咬开的裂口里,张平又看到很多长虫一般的内脏。

  他开始不停的呕吐,发疯般游到一侧的潭壁,拼命的往上爬。

  然而他的手指根本无法抠入平滑坚硬的石头里,一次次的往上爬,都根本爬不上去,重重的摔在水里。

  他哭喊着,想要往下潜水,想要从水下找出路,然后下潜到自己的身体再也无法承受,他也根本看不到下面有多深。

  他发疯般的嚎叫起来,再次不停的往上攀爬,然后一次次的跌入水中。

  ……

  “青鸾学院和小林大人绝对不可能为私愤不顾律法,他那么做,绝对有他的理由。”

  “亲王犯法,与庶民同罪。父亲,这不是有没有理由的事情…我们云秦,以武立国,以法治国,我们所有云秦人要维护的,便是这法。现在是小林大人连法都不顾了。不管有没有理由,法就是法…这是我们云秦的根本。若是所有有能力,认为对的,便可以像他那样,那我们云秦会成什么样子?”

  “你这逆子,你知道青鸾学院为我们云秦做出了多少事情?他们为了云秦连命都不要,会做对不起云秦的事情?而且不是有消息说,本身便是圣上逼迫青鸾学院,才会如此。”

  “现在是青鸾学院要逆反,圣上是天命所归,且圣上从未颁布过旨意对付青鸾学院,我更愿意相信是青鸾学院对圣上不利,而不是圣上对青鸾学院不利。因为即便是在中州城里,圣上也根本没有限制小林大人的行动,反倒是小林大人肆意大开杀戒!”

  “你…你…你…”

  一处寻常的私塾里,一对父子正在激烈的争执着。头发已经全白的老者根本无法说服自己的儿子,一时气怒攻心,一口鲜血从口中喷了出来。

  也已经五十余岁的儿子发出了一声惊呼,往前搀扶往后倒下的老父。

  这样的争执,在云秦的每个地方都上演着。

  随着时光的流逝,所有的云秦人都知道了发生在中州城里的事情,所有人都有着自己的判断。

  一名身穿素色厚棉袄的颀长中年男子低着头走过这处私塾。

  他是皇普南,是这个陵的陵督,他还有一个身份,便是很多年前某一年青鸾学院的学生。

  因为心情十分沉重,所以他甚至没有注意到私塾里的激烈争吵声和惊呼声。

  他沿着熟悉的街巷走入了陵督府。

  在陵督府里,他完成了手上所有的应该完成的公务,然后他写了一封辞信,压在了自己的官印下。

  在这个深冬的傍晚,他离开了陵督府,离开了云秦朝堂,骑着一匹马,就像普通的市井人物一般,远离了朝堂纷争,浪迹于云秦的山水之间。

  在李开云战死,到林夕进入中州城,到林夕在中州城里当街刺杀狄愁飞,青鸾学院至始至终没有任何的讯息传到他的手里。

  他没有感到被忽略或者遗弃,他很清楚这是夏副院长和学院不想给他什么压力,只想让他自己做出选择。

  在这个帝国的很多处地方,各阶督府里,军队里,很多人想要找上阶汇报事情时,却发现自己的上司已经整齐的叠好了官服,放上了官印和辞信离开。

  ……

  有些人选择了两不相帮,有些人选择了和皇帝战斗,有些人选择了效忠皇帝。

  在许多云秦人还在感到迷惘和绝望,不知没有青鸾学院的云秦还能否和以往一样走下去,还在争论自己到底要信任谁的时候,一支总数超过十万的云秦军队,已然接到了命令,穿过了四季平原,到了登天山脉的脚下,开始朝着青鸾学院逼近!

  统帅这支军队的,是云秦最为年轻的省督,柳子羽的父亲。

  先前所有的人,包括林夕,也没有想明白在当日文玄枢秋祭发动告天伐罪,所有的形势都有利于文玄枢,看上去文玄枢已然必胜,许多手握重兵的地方大员都在犹豫不决之时,柳家为什么会如此决然的向皇帝表明自己的忠诚。

  其实林夕只是忽略了其中的某个关联。

  他在碧落陵为了解决柳家对陈妃蓉的逼迫,动用过一次金色雷霆之力,这便对柳家产生了一个严重的误导…让这名柳省督确信皇帝比所有人想象中的心机更加深沉,更加可怕。

  此刻这名误打正着的省督正紧张的看着面前的登天山脉。

  今天天气晴朗,碧空万里无云,登天山脉更显壮阔和美丽。

  他知道青鸾学院绝对没有一百名圣师,然而他也知道,即便是十万大军,也未必攻占得了青鸾学院。

  他心中也很清楚皇帝的想法。

  云秦有很多个十万大军,但青鸾学院只有一个。

  皇帝只是想尽可能的给青鸾学院造成破坏,消磨青鸾学院的一些实力。

  所以他始终处于军队的最后列,他的身周,全部都是重铠军士和重铠骑军,不管前方的九万大军能否最终进入青鸾学院,他确信自己绝对不会登上登天山脉一步。

  一切都似乎很平静。

  前锋军已然开始沿着陡峭的山坡往上攀登。

  然而就在此时,轰的一声巨响。

  整个天地震动不安,无数战马惊慌失措,一片纷乱。

  所有的人看到,云端高处,大片大片的雪坡崩塌下来,形成了一场无比恐怖的雪崩。

  所有人的脸上都写满了震惊和恐惧。

  那高达数十米的雪浪冲击下来的风声和速度,让前方的军队甚至彻底化成了木偶。

  恐怖的雪雾瞬间将整支大军全部笼罩。

  不知过了多久,所有人终于能够再次看清眼前的景象。

  所有人才震惊的发现自己并没有死去。

  然后他们看到,这场雪崩只是在他们前面数百米的一片山坡凹地处为止,只是堵住了他们视线中所有往上的通道。

  许多云秦军人再也无法握住手中的兵刃,沉重的兵刃从他们的手中掉落。

  他们所有的人都清楚,这并不是青鸾学院的计算出现了误差…只是青鸾学院不想让他们这些军人,死在这片山坡上。

  青鸾学院只是封山,将自己封闭在内。

  ……

  一道淡淡的黄光,便在这一场雪崩开始之时,穿过厚厚的云层,落向四季如春的青鸾学院。

  在止戈系的山峰上,在新生最早聚集的一片广场上,苍老的夏副院长微笑着抬头看着天空,看着天空之中落下的那一只神木飞鹤。

  “欢迎回家。”

  他对着神木飞鹤上的安可依、林夕和冷秋语说道。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