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章 我死之后

第二章 我死之后

  神木飞鹤降落在了止戈系这座山峰上。

  林夕回到了青鸾学院。

  他对着夏副院长行礼,看着脚下的地面,呼吸着清新的空气,心中充满难言的情绪。

  他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在隔了这么久之后,才重回这个地方。

  “对不起。”

  夏副院长慈祥的看着林夕和冷秋语,温和的说道。

  安可依呆了呆,她想过夏副院长第一句可能会说你做的很好之类的话,然而她却没有想到夏副院长第一句话竟然会是这样一句话。

  林夕明白夏副院长的意思。

  在这里,他更加清晰的感觉到姜钰儿和李开云的气息,似乎在视线之中的某一个转角,李开云和姜钰儿都会随时跑出来一样。在这里,他前所未有的放松,但每一次呼吸,都是痛的。

  只是他做过东景陵的统帅,他知道,作为家长一样的夏副院长,永远比他背负更多的东西。

  “活着,永远比死更难。”

  看着林夕身旁的冷秋语,夏副院长没有过多的安慰,只是看着她,说了这一句。

  冷秋语的眼睛模糊了,她流着泪,但是用力的点了点头。

  “我已经撑了很多年,已经太老了。中州城的那些老人,也走得太多,虽然太快了一些…但必须由你们来承担起这个责任了。”夏副院长微笑着,欣慰的说道。

  林夕和安可依同时抬起头来,两个人都从夏副院长这句话里,听到了令他们心颤的讯息。

  看着林夕和安可依的眼睛,夏副院长温和的说道:“我的确已经没有什么时间,所以才必须要让你回来,好交待一些事情。”

  虽然明知道这样的答案,但是听到夏副院长亲口说出这句话,林夕看着他睿智而昏黄的双眸,却是依旧被浓浓的悲伤包围,一时说不出什么话来。

  夏副院长的眼眸却是十分平静,他看着林夕,就好像在交待着别人的事情:“我死之前,和我死之后,这世间会有很大的不同。”

  “这和皇帝并没有太大关系。”

  看着沉默的林夕,似是知道林夕想错了方向,他摇了摇头,缓声解释道:“从云秦立国开始,青鸾学院最大的敌人,便一直都是炼狱山。”

  这样的两句话,依旧让林夕难以理解,但他知道夏副院长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十分重要,所以他点了点头,认真的听着。

  “最大的关系,在于大圣师境,在于这个境界。”

  夏副院长微微一笑,道:“因为修行者的世界里,要修行到大圣师实在太难,即便像你这样修为进境神速的将神,有可能在十年之内便成就圣师,但要到大圣师,恐怕又要花去三倍的时间。可以说,现在这世上,唯有四个地方,才有可能成就大圣师。”

  “青鸾学院、般若寺、炼狱山和中州皇城。”

  微微顿了顿之后,夏副院长看着林夕,道:“就像我们青鸾学院有可以大大缩短修行时间的丹药一样,也唯有拥有这世间最丰富资源的其余三个地方,才有可能造就大圣师。否则其余地方的修行者,在修到大圣师之前,便已经老死了。”

  “张院长当年选择青鸾学院的其中一个重要原因,便是他觉得在青鸾学院能够令他成就大圣师。”

  “这个世间的大圣师太过稀少,但修行者典籍里面,对于大圣师境界几乎没有任何记载,却是因为另外一个原因。”夏副院长微笑道:“因为相对于圣师而言,大圣师境反而有一个极大的弱点。所有的大圣师,自然不想让这个弱点公诸于世。”

  林夕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弱点?”

  “这个弱点就是所有修行者的弱点。”夏副院长点了点头。

  林夕想到了某个可能,呼吸微顿:“您的意思是说我们修行者的身体?”

  “你的猜测不错。”

  夏副院长笑了笑,道:“从国士开始,修行者的身体便没有太多的变化,力量主要来源于魂力。大圣师的身体,和圣师的身体不会有任何的变化,然而魂力却会变得更为强大…这种变化,会使得修行者的身体根本无法承受体内的力量,在魂力冲出身体之前,便很容易将自己的身体撕成碎片。”

  “反而不能轻易和人动手,反而自己变成了一个随时爆炸的炸弹?”林夕不可置信的看着夏副院长,问道。

  夏副院长点了点头,温和道:“张院长说过,这本身是个很容易理解的道理,可能算是自然界本身的法则,因为这个天地总归会有限制,总不可能有什么东西的力量可以无止尽的增长,这样会让这个天地都根本承载不住。”

  林夕深吸了一口气,点了点头,“就像一条小溪里怎么都不可能长出上百斤的大鱼一样。”

  “就是这样的道理。”夏副院长笑了起来,又摇了摇头,“然而这个境界又不是这么简单。因为修到大圣师境的人总不会甘心让自己一动手就爆掉,所以大圣师若是面对圣阶的对手,就会将自己的魂力喷涌压制在圣阶,慢慢耗死对方,或者将自己的魂力喷涌控制在超过圣阶,身体出现一些损伤,但不至于让自己死去的状态。”

  “能够成就大圣师的,又自然是对敌经验最为丰富的修行者,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即便大圣师有着这样的致命弱点,但依旧是这个世间无敌的。”

  “而大圣师的这个弱点,也正是这世间从理论上而言,大圣师阶之上的境界始终是存在的,因为即便是我,冥想修行的话,魂力力量还可以不断提升。”夏副院长看了林夕一眼,接着道:“但是谁也没有把握,大圣师阶之上,会不会一突破,身体就直接承受不住而死去。所以这很多很多年来,根本没有出现过大圣师之上的修行者。”

  “大圣师对大圣师,最后的结果便是都死?”林夕想通了其中的症结所在,抬起头来,看着夏副院长问道。

  夏副院长看着林夕道:“这正是我说我死之后,这世间会有很大不同的原因。大圣师要是真正的生死拼斗,最后的结果肯定是同归于尽。只要有一方出全力,对方都不可能逃避。要么被对方击杀,对方爆体而亡,要么就是自己全力抵挡,然后自己也爆体而亡。这听上去很可笑,然而事实便是如此。”

  林夕说道:“所以这就是炼狱山掌教始终不敢进云秦一步的原因?”

  “这也是炼狱山掌教一定要闻人苍月协助杀死李苦的原因,因为像李苦那样的修行者,是圣师之中的异类,没有闻人苍月,他不可能在自身没有太大损伤的情况下,杀死李苦。”夏副院长看着林夕,凝重的说道:“而且我说我死之后,这世间会有很大不同,还不止这么简单…哪怕云秦别处有可能出现大圣师,炼狱山的大圣师,也会更强大一些。”

  “因为申屠氏有魔变。”

  “不错。”林夕沉重的点了点头,“他们魔变后的身体,能够承受得住更强大的魂力喷涌,所以炼狱山掌教若是面对同阶的大圣师,依旧有可能活下来。”

  “我们青鸾学院有明王破狱,有明哥的圣光,还有大黑,这些足以让青鸾学院的大圣师拥有优势。”夏副院长平静的看着林夕,“让谷心音去唐藏,便是要准备我死之后,都要有足够恐吓炼狱山的力量。”

  林夕已然彻底理解了夏副院长的意思,微苦道:“您是至少要让谷心音学长成为李苦那样的存在,只是您没有想到,谷心音学长会陷在唐藏那么多年。”

  “谁都不可能掌控所有的变数。”夏副院长轻声感慨道:“你现在应该明白,你对于学院,是有多大的意义。”

  林夕沉默了片刻,问道:“谷心音学长还要多久?”

  “你什么时候成就圣师,他便也差不多了。”夏副院长也沉默了片刻,道:“但从炼狱山的很多举动来看,炼狱山掌教不会给你们这么多时间。”

  “所以您认为…炼狱山掌教,将会出现在人世间,甚至出现在南陵行省?”林夕看着夏副院长,道:“这才是您真正要提醒我的事情?”

  “皇帝会想利用我们对付炼狱山,但炼狱山掌教只要踏足云秦,便不会先对中州皇城有兴趣,只会先对付你和谷心音。”夏副院长点了点头:“他眼中最大的敌人,只可能是青鸾学院,所以你没有办法逃避。”

  林夕想不出有什么办法可以灭杀一名可以灭杀一切圣师的炼狱山大圣师,所以他看着夏副院长,轻声问道:“有什么办法么?”

  “我们在设法研制一件铠甲。”

  夏副院长看着林夕,认真道:“如果那一天真的到来,或许身穿这件铠甲的圣师,还有可能让他退却。因为那时候,他肯定比现在还要更为强大。”

  林夕深吸了一口气,看着清冷光线里的这名独臂老人,如宣誓般庄严道:“我会尽力先行帮助学院完成这件铠甲。”

  夏副院长微笑了起来。

  他缓缓转身,看着身后的登天山脉。

  “炼狱山一直在寻求着可以跨越大圣师阶的方法。张院长和我们,也同样在寻求着超越大圣师阶的手段。”他看着林夕,又轻声的补充道:“现在的修行者世界,根本没有大圣师阶之上的修行者,然而在一些古籍里,在已然湮灭的修行者世界里,却曾经有过大圣师阶之上的强大存在。所以修行者的修行,始终是一个对于自身,对于这世间的探索过程。在那些不可知之地里,或许会有一些比明王破狱和般若寺的修行之法更强大的修行手段存在。”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