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七章 不再无忧的年轻人

第七章 不再无忧的年轻人

  魔眼花的香气很浓烈。

  在夜色里,魔眼花的花粉发出淡淡的荧光,使得这种美丽而危险的花朵在夜晚变得更加美丽。

  张平似乎没有任何情绪的站在魔眼花的花海里,就像变成了一具冷硬的雕像,似乎眼前美丽的花朵和纯粹的黑暗没有任何的差别。

  一直等到熟悉的林夕的身影,缓缓的从黑暗中出现,在鲜花陇间穿行过来,他的眼眸里,才出现了无数极其复杂,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情绪。

  林夕走向张平。

  在这片香气浓烈的花海里,那些闪着荧光的花粉,让他有种错觉。

  他觉得自己好像走在那年萤火虫飞舞的灵夏湖畔,好像只是第一次和张平还有其他的土包同学见面。

  只是他很快看清了张平身上充满魔性的黑色长袍和黑色高冠,他看清了张平脸上淡淡的靛蓝色,他便明白,那年萤火虫飞舞的灵夏湖畔,终究只是已然过去,只存在于脑海中的青春无忧的画面。

  他们已经无法无忧无虑的谈论要想进什么系,无忧无虑的谈论牛肉干和其它吃食,必须面对更残酷的现实。

  然而不管经历了什么样的事情,看到一个朋友站在这里等着自己,林夕还是感到温暖。

  所以他看着张平,温润的微笑了起来。

  “好久不见。”四个寻常,但却包含着生离死别的字,从林夕的口中缓缓吐出,又慢慢消散在充满花香的风里。

  张平的嘴角微微抽搐。

  这一瞬间,看着林夕的微笑,有种情绪彻底占据了他的身体,而他都甚至一时不知道这是什么情绪,然后他很多已经忘记的画面像一道道的闪电一般,刺入他的脑海,最终一张完美的美丽面容遮挡住了所有的画面,在他的脑海之中那么的鲜明。

  他陡然感到了无尽的疲惫,感到身上的威严的长袍和手中的权杖是那么的冷硬,那么的沉重。

  他忍不住颓然的坐了下来,就在魔眼花的花丛里坐了下来。

  “别的人…好么?”

  他将手中的权杖都在自己膝前放下之后,似乎才能够顺畅的呼吸。他看着也在自己身前坐了下来的林夕,艰难的出声,问道。

  林夕看着张平,沉默了片刻,道:“夏副院长走了…李开云也走了。”

  张平有些迟钝的重复道:“李开云他…”

  林夕以为张平会知道,然而此刻,他看着张平,却知道张平知道夏副院长已经去世,却不知道李开云已然战死的消息。

  “我杀了狄愁飞为他报仇。”他慢慢的,尽量将语速减慢,给张平更多的接受时间,“只是皇帝如果不默许,便不可能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最终的敌人,还是皇帝。”

  张平看着自己的手指,问道:“她好么?”

  林夕看着张平,虽然张平没有说“她”是谁,然而此刻他却很清晰的知道,张平所说的她,只可能是秦惜月,此刻,他也无比清晰的感觉出来,张平是为了秦惜月,才选择到炼狱山做潜隐。

  “她很好…她的确是个很好的女孩子。”林夕点了点头,“她一直没回秦家,她也到了大莽,只是觉得现在来看你,或许对你不好,她让我告诉你,她希望你不要出什么事情,希望可以在云秦见你。”

  “是因为怕我会情绪出现些反常,被炼狱山的人看出来么?”张平笑了起来,笑容说不出的惨淡。

  林夕点了点头。

  张平的笑容更加的惨淡,他看着林夕,似乎想要说话,但却又没有发出声音。

  在笑容渐渐消失,又沉默了许久之后,他才出声,声音有些沙哑:“你们必须在三天之内离开大莽…三天之后,神木飞鹤便不能再用了。”

  林夕的眉头蓦然蹙紧,凝重道:“炼狱山是研究出了什么手段,可以限制神木飞鹤?”

  张平折断了一根魔眼花,看着断茎处冒出的青白色汁液,道:“炼狱山培育出了一种虫豸,对于神木飞鹤的木质异常的敏感,隔着千里都可以找到,炼狱山还炼制出了一种飞絮状的魂兵,可以破坏和扰乱天地间的一些元气。所以这些虫豸可以起到追踪和锁定神木飞鹤的作用,那种魂兵可以让神木飞鹤丧失飞行的能力。无论神木飞鹤是停着,还是在高空飞行之中,同样有危险。”

  “炼狱山是个可怕的地方。”微微顿了顿之后,张平又接着说道:“除了这两件东西之外,或许还会研究出别的针对神木飞鹤的东西。”

  “战争果然是最有效的催化剂。”林夕沉重的点了点头,看了一眼张平的面目和张平的手指,轻声道:“我在遇到湛台浅唐之后,便一直有着想要修习魔变来提升自己力量的想法,却没有想到,你已然修成了魔变。”

  张平又沉默了片刻,将手中的魔眼花全部碾碎:“魔变的药物入体,非常危险,你真的要想修炼魔变?”

  林夕点了点头,“我想应该没有问题。”

  “魔变的药物,就在这个人身上。”张平伸出手,指甲里掉出了一个极细的小卷。

  林夕展开了小卷,看清了小卷中的画像和文字,却是有些微怔,“这么简单?”他有些不能置信的轻声说了一句。

  张平当然知道林夕的这种不能理解是因为什么原因。

  魔变是炼狱山的最高秘密。

  魔变的药物,在炼狱山之中一直是遭受最严苛的控制,谁都不可能在无人发觉的情况下,将一块魔变的药晶带离炼狱山。

  “做最后的这件事很简单,只是要到能做这件事情,却很难。”

  张平看着林夕手里的小卷,没有多少情绪的冷漠道:“关键在于必须有牺牲…这个人是炼狱山的低阶神官,他奉了我的命令,取了一块魔变的药晶离开了炼狱山。只是他并不知道单是我一个人,根本没有让他带魔变药晶离开炼狱山的权力,他也甚至不知道自己带出来的是魔变的药晶。他也不知道,从他离开炼狱山之后不久,他就已经被发现‘背叛’了炼狱山,已经被定性为云秦的潜隐。他认为自己在执行着炼狱山的某个秘密任务,但他却不知道,炼狱山的人现在正在追查和搜捕他。”

  “他应该会在我告诉你们的那个地点被炼狱山的人发现,你们要做的,就是在炼狱山的人接触他之前,杀死他,带走魔变药晶。否则我便会暴露,便会死在大莽。”微微一顿之后,张平看着林夕,继续说道:“若是想让我更安全一些,你们可以设法杀死所有追杀那人的炼狱山神官,这样便可造成追杀那人的炼狱山神官杀死了那人,但被云秦接应者杀死的假象,便更不会有人怀疑到我的身上。”

  林夕点了点头。

  他很容易便理解了为什么会这么简单。

  大人物通过一些牺牲品,便很容易做成一些事情,关键的只是如何成为大人物的过程。

  只是现在张平述说这些的时候,语气里和眼瞳里的冷漠,让他有些不习惯。

  “学院的那件铠甲…最先前不是我负责的。后来那名潜隐出了问题,很多线都断了,那名潜隐出问题前,只告诉我有一批对于云秦非常重要的精金已经准备好了,我却不知道,那便是对于青鸾学院至关重要的东西。”

  张平握住了自己的权杖,慢慢的站了起来,看着远处的山峰和洞窟,道:“我后来花了很长的时间,才慢慢查出那批精金应该没有落入大莽的手中,最终查出了一个地点…那个地点,就是这次我让那名带着魔变晶药的炼狱山低阶神官去的地方。至于炼制那件铠甲的最后一件材料,用于缓冲的玉石,我也已经查出些线索,等到合适的时机,我会再想办法送回云秦。”

  看着站起来的张平,林夕的心情变得说不出的沉重。

  他想说让张平小心些,但是看着张平的侧脸,他又觉得说这样的话没有什么意义。

  张平也再次陷入了沉默里。

  按理他会有更多的话和林夕说,然而在回到云秦之前,他却觉得说任何都没有意义。

  毕竟云秦距离这里太过遥远,他所在的,完全是另外一个世界。

  “有什么话要我帮你带给秦惜月么?”

  林夕看着张平,问道。

  “不用了。”

  张平缓缓的摇了摇头,道:“如果可以的话,帮我保证她的安全,不要让她和李开云一样死去。”

  林夕点了点头。

  “我会保证她在云秦等你回来。”

  “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等你回到云秦,一定会好起来。”

  张平说了声谢谢。

  然后他转身离开。

  高大的身影在艳丽的花海中慢慢消失在林夕的视线里。

  “一定要活着…一定不要出什么事啊。”

  林夕听到张平轻声的谢谢,觉得有些陌生,他不喜欢这种感觉,也不喜欢这样不知何时重逢的分别,他希望这一切只是和青鸾学院入试后,各系短暂分别的时候一样,所以他就像当时那名青涩的少年一样,在心里轻声而认真的说了这样的两句话。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