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九章 必须相信

第九章 必须相信

  云秦皇帝或许很多大莽人和炼狱山的人都不认识。

  然而有一个人的画像,却是几乎每个炼狱山的人都见过。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炼狱山出动了许多人追杀这个人,然后这个人安然从炼狱山和许多大莽修行者的围杀中安然逃脱,还杀死了许多炼狱山的神官和大莽修行者,成了笼罩在许多大莽修行者心中的阴影。

  年迈神官在这转身一瞬间,便认出了林夕,便想到了有关林夕的许多事情。

  “杀了他!”

  然后他的身体变成的一块往后恐怖高速移动的陨石,在数分之一息的时间里,便到了那名被八条锁链洞穿着身体的年轻炼狱山神官身旁,他的手落在了这名年轻炼狱山神官的一侧肩上,带着这名年轻炼狱山神官鲜血淋漓的身体继续往后飞出。

  面对拥有可以克制魔变药物的林夕,这名年迈神官根本没有任何的信心和林夕一战,所以他第一时间就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直接逃离。

  八名炼狱山红袍使徒也在这一瞬间知道了林夕是谁。

  一名炼狱山使徒因为极度的恐惧,下意识的就发动了魔变,红袍下的身体急剧的鼓胀起来。

  然而他马上也反应过来林夕拥有克制魔变的药物,他体内汹涌流动的魔血和魂力,骤然出现了停顿,冲击震荡,冲入了一些本不该进入的经络里。

  “噗”!

  一口黑色的逆血随即从他的口中喷涌了出来。

  他的身体急剧的溃烂,摇晃着倒下。

  一名修成了魔变的红袍使徒,在林夕根本没有出手的情况下,便直接魔变失败而死去。

  林夕的身上发出了耀眼的纯净光线。

  比正午的阳光还明亮无数倍的纯净光线使得这些炼狱山使徒第一时间惊骇的闭上了双目,然而他们发现林夕发出的这光明比他们熟知的云秦祭司殿的光明要强大得多。

  他们在闭上眼睛之后依旧感觉到了剧烈的刺痛,有血泪从他们的眼角滴落。

  同一时间,有清脆的声音在院外响起。

  这声音就像是翠绿色的花朵在安静的开放,然而又似乎有人带着长刀在深巷中穿行。

  这些炼狱山使徒同时发出凄厉的惨呼。

  他们的耳廓里开始流出丝丝的鲜血。

  林夕的那一句“大家早、大家好”的声音还未彻底消失,这些炼狱山使徒就似已经变成了瞎子、聋子。

  林夕的目光停留在在这些炼狱山使徒的身上,他没有去管那名正在全力飞退的年迈神官。

  这个院落的一段墙壁上,在此时却陡然出现了一个剑孔。

  一柄靛蓝色的长剑阻拦在年迈神官的面前。

  年迈神官一声厉喝,手上冒出了熊熊的火光,直接用五根手指捏住了这柄长剑的剑身。

  赤红色的火焰沿着这柄长剑朝着连着长剑的锁链蔓延。

  锁链上也出现了火光。

  两股不同的火焰只在一争之间,轰隆一声,长剑刺出的这面墙壁便轰然倒塌,湛台浅唐的身体从倒塌的墙壁中撞出,被牵扯着往前飘飞。

  年迈神官眼睛微眯,他的身体依旧往前飞掠,五根手指依旧搭在长剑的剑身上,往前递出,剑柄像一根燃烧着的铁锤,狠狠的撞向迎面而来的湛台浅唐。

  此时在纯粹的力量上,湛台浅唐竟然还无法和这名炼狱山长老相比。

  然而湛台浅唐的脸上没有丝毫的震惊,他只是开始魔变。

  只是刹那时光。

  在燃烧着的剑柄临近他的身体时,他的身体已经膨胀得近乎有这名年迈神官一倍大小。

  他蓝黑色血管扭曲着的手握住了燃烧着的剑柄。

  年迈神官发出了一声难以想象的尖啸,肉眼可见的气浪从他的口中喷出,冲击在湛台浅唐的脸上,他手上冒出的火焰更甚,在这一瞬间,依旧死死的钳住了湛台浅唐的长剑。

  然而这种相持也只是持续了数分之一的时间。

  湛台浅唐的魔变,还在持续。

  “嗤啦”一声轻响,湛台浅唐的袍袖被粗大的手臂撑破,更强大的力量,冲击在剑柄上。

  年迈神官的手指全部就像干脆的红薯干一样轻易的折断,燃烧着的长剑刺穿了他的身体,再将他往后顶着倒退飞出。

  一名面色沉冷的大莽修行者出现在了林夕的身旁。

  面对第一名接近林夕的红袍使徒,数根极细的锁链后发先至,刺入了这名红袍使徒的身体。

  这名红袍使徒的身体以诡异的姿势扭转,手中的红色锁链狠狠的砸在了就在他身后的另外一名红袍使徒身上,将那名红袍使徒的喉结直接砸得凹陷了下去,然后锁链勒紧脖子,将那名红袍使徒的身体扯得飞了起来。

  林夕身上的光明早已熄隐。

  他反手拔出了背负的长剑,朝着第三名冲来的炼狱山使徒刺去。

  这名炼狱山使徒没有闪避,在他的感知里,他手中的锁链能够应该在林夕的长剑刺中他的身体之前,刺入林夕的身体。

  然而他的呼吸瞬间停顿。

  林夕手中的长剑带着急剧的震鸣,脱离了林夕的手,以比林夕的一刺快出一倍不止的速度,掠过了他的脖颈。

  他的头颅飞了起来。

  剩余的四名炼狱山使徒同时发出绝望的尖叫。

  已然完成了魔变的湛台浅唐已经到了他们的身后。

  他们的身体,几乎同时从中折断,毁灭在了自己炼狱山的魔变里。

  ……

  湛台浅唐的身体开始缩小,魔变无论是开始还是结束,都非常的痛苦,然而从大莽王城离开之后,一直到现在酣畅淋漓的杀死这些平日里高高在上的炼狱山神官,他的心情才终于有些真正的舒畅和痛快。

  腥臭的汗水和血水在他的身上流淌下来,他疲惫的轻轻咳嗽着,看着林夕笑了起来。

  林夕明白湛台浅唐的心情。

  道一句大家早、大家好,然后以雷霆的手段杀死这么多炼狱山强者,也很符合他看过的故事书里某个经典的画面。

  只是他没有笑。

  看着被湛台浅唐提在手里,那名身体就像破絮一样的年轻炼狱山神官,他的心里莫名的有些担忧。

  年轻炼狱山神官看上去非常的可怜,非常的凄惨。

  他的眼睛里全部都是恐惧和无助的表情,他发不出声音,鲜血随着他的喘息,从嘴角不停的溢出,滴落在他的胸口。

  被鲜血浸湿的衣衫下,露出了铁盒的轮廓。

  秦惜月从时谦的身后走来。

  她的身周还有魂力极剧激荡的余韵,颤动的空气让她的衣角和发丝都在飘动着,更加显得她的脱俗和美丽。

  她看到了林夕的侧脸,也看到了那名看上去非常可怜的垂死的年轻炼狱山神官。

  不知为何,她的心绪也有些莫名的颤动,然而也就在她好看的眉梢微微挑起之际,她看到林夕脸部的轮廓变得和以往一样的冷峻和平静。

  铁盒被湛台浅唐直接抽出,打开。

  染血的铁盒里内衬着散发着寒意的寒玉,白色的寒玉里镶嵌着一片靛蓝色的棱形药晶,闪耀着动人的光泽。

  湛台浅唐对着林夕点了点头,将铁盒合上,递到了林夕手中。

  年轻的炼狱山神官似乎终于明白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是什么事情,他的口中陡然发出了呼呼的声音,身体抽搐起来。

  然后他也到了最后的时刻。

  他的眼睛瞪得很大,却失去了光泽。

  柴房里的干柴都被搬了出来,随着地窖盖板的打开,更为浓厚的寒气冲上屋顶。

  林夕怔住。

  湛台浅唐和时谦、秦惜月也全部怔住。

  地窖很深,很大。

  里面的东西,却并非是铠甲甲片或者金属锭,而是堆满了墨绿色,夹杂着橘黄色斑点的矿石。

  矿石很多,如果搬上来,恐怕会堆满这个房间。

  林夕的面容慢慢变得肃穆,他对着这个地窖庄重的行了个军礼。

  对着一个无人的地窖行军礼,这似乎有些可笑和令人费解,然而林夕眼睛里闪耀着的光芒,在此时却分外的令人动容。

  湛台浅唐和秦惜月也很清楚林夕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举动。

  因为炼制这具铠甲的金属对于炼狱山而言必定也极其宝贵,所以这名云秦潜隐也无法取得成品的金属,唯有有这种方式来完成自己的使命。从原始矿洞里慢慢取得一些矿石累积起来,这的确比起从炼狱山的秘库取出成品的金属要略微简单,也要安全得多。但要将这么多数量的矿石运送、汇聚起来,这也是一件多么困难,多么危险的事?

  更何况,他们虽然不知道这名云秦潜隐的名字,但林夕从张平的口中,也已经知道这名云秦潜隐已经牺牲了。

  秦惜月沉默的看着这个堆满了矿石的地窖,她犹豫了许久,还是抬起了头,出声道:“林夕,我想单独和你商量些事情。”

  ……

  “什么事情?”在湛台浅唐和时谦走出这个后院后,林夕看着她问道。

  秦惜月有些躲闪林夕的目光,她低下头去,伸手点了点地窖,轻声道:“这些矿石太多…以我们的能力,是来不及运回云秦的。”

  林夕点了点头,平静看着她好看的眉眼,道:“所以我只想到了用一种疯狂的办法应对。”

  秦惜月说道:“什么办法?”

  林夕说道:“索性让这批矿石重回炼狱山之手,张平本来是天工系的优秀学生,他在炼狱山的地位现在已然十分超然,炼狱山也有世间最好的大匠师和工坊…炼狱山或许怎么都不会想到,我们青鸾学院准备依赖用以对付他们的铠甲,会反而在他们炼狱山里面制造出来。”

  “但这很冒险。”秦惜月抬起了头,她微冷道:“虽说炼狱山的人都是敌人,只是在看到刚刚那名被利用的年轻神官时,你肯定也担心张平会不会出问题。你应该很清楚,很多潜隐的心理会出现很大的问题。”

  “我明白。”林夕点了点头,看着她,轻声道:“但是我们必须相信他,也只能相信他。”

  “因为我们,尤其是你,恐怕是他心中的唯一希望。”

  微微一顿之后,林夕接着轻声道:“若是连我们,连你都不能相信他的话,他恐怕便会真的不是原先的张平了。”

  “我也希望他不会改变。”

  秦惜月沉默了片刻,点了点头,轻声说道。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