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一章 你的时间,我的时间

第十一章 你的时间,我的时间

  一片薄薄的药晶,可能会带来强大的力量,同样也可能会带来死亡。

  世上没有完全一样的河流,同样也不存在体质完全一样的修行者。

  哪怕是同一时辰出生的孪生兄弟,从小到大吃一样的食物,在后天也会衍化出无数不同的可能。

  即便只是体质的微小差别,即便只是导致个人对于药力的吸收、耐受有着微小的差别,但这样微小的差别,却足以让魔变的药力在体内迸发时,产生生和死的差别。

  如果将这块融入血液的魔晶形容为是一个魔王的话,即便是炼狱山那些修行成了魔变的修行者,也只知道这魔王十分凶猛,而不能肯定这魔王的会先凶猛的吞噬心脏还是吞噬脾肺,或者肝肾。而等到药力在某个地方发作起来,导致那个地方承受不住衰竭时,那时便没有谁能够改变死亡的结局。

  没有办法预知,没有办法用魂力稀释阻止,便使得魔变最为关键的魔药入体事实上最大程度靠的是运气。

  药晶的药力在体内的扩散正好比较好,没有对身体造成致命的伤害,魔变便修行成功,若是药力的扩散不好,便倒霉,丢掉自己的性命。

  这道理简单而残酷。

  完全是用命来押一次大小,死,或者更强大的生。

  即便是经过炼狱山精心挑选过的子弟,生和死的比例,也只是十分之一。

  然而对于林夕而言,这一片蕴含着极大的死亡和少许的生机的药晶,却好像只是来自炼狱山的一颗美味糖果。

  “绿巨人啊绿巨人….”

  他只是又平静的说了一句这样的胡话,然后将这片药晶刺入了自己的血肉之中。

  然后他便在云秦这个寻常的宅院里,安静的渡过魔变药物侵袭的每一个过程。

  他的肌肤上,血管慢慢的鼓胀起来,好像身上爬满无数蓝黑的符文。

  然后这些蓝黑的颜色慢慢的消隐下去,变成肌肤下难以察觉的浅浅靛蓝。

  ……

  当林夕在云秦的小镇里修行魔变的时候,张平也在修行。

  千魔窟的魔眼花,到了一年里最重要收成的时候,鲜花掉落后,脆嫩的茎叶和才刚刚形成不久的青色果实被切割下来,放在一个个铁锅里熬煮。

  熬煮这些茎叶和果实的人都是瘦到了极点,皮包着骨头,就像行走的骷髅,然而所有这些奴隶的精神却都好到了极点,亢奋的目光都似乎在散发着莹莹的绿色。

  张平在千魔窟最老的一个洞窟里。

  这个原本绘制着很多图腾一样的壁画的洞窟,成就了千魔窟最早一代的修行者。

  在李苦死去之后,这个洞窟被追随李苦的千魔窟修行者用烈火焚烧,玉石俱焚的毁灭了一些千魔窟精妙的修行之法,此刻这个洞窟里,所有的壁画都已经消失,焦黑的墙壁上,唯有一条条深深的裂痕。

  张平的身外有一条条细细的风柱开始流动。

  他体内的魂力流动得十分剧烈,剧烈的程度足以让所有的修行者都感觉到十分痛苦。

  然而他的面容却是十分冷漠,似乎这种痛苦全然发生在别人的身上,和他无关。

  他的左手开始不停的颤抖,就像是要将体内某种可怖的东西从他的这只手上分娩出来一样。

  一股恐怖的热力终于从他的手上涌出,整个洞窟里的空气一震,其中又有无数的元气以圣师都难以想象的速度汇聚在了他的手上。

  一条散发着赤红色光芒的火焰像一根竹笋一样在他这只手上生成。

  靠近他的山壁只是被热气喷涌到,便骤然发出了裂响,又出现了数条裂缝。

  他的右手落向了这条火焰。

  火焰没有将他的右手染成灰烬,反而流入了他的右手里,就好像他的右手手心里,产生了无数细小的通道。

  他的面孔扭曲了起来。

  似乎也根本无法承受这样的力量,他的身体摇晃了起来,左手落在了身旁被灼烧得漆黑的洞壁上。

  只是这一按,坚硬如铁的山石上,便被他的手指戳出了五个深深的孔洞。

  ……

  闻人苍月在山里。

  他身后的山林里,扎着十几顶行军小帐篷,那些黑色显旧但依旧结实的帐篷里,休憩着的全部是他从碧落陵带出来的最忠实部下,最后的一批天狼卫。

  在韶华陵被贺白荷的天人剑重创,坠星陵会战溃败之后,他身上笼罩着的一些光环似乎有些褪去。

  他再也不是不败的战神。

  且因为他遭受的严重创伤,不仅使得他不再是最强大的圣师,且已经提前步入衰老,不可能再往上跨出一阶,所以大莽的有些人面对他时,也不再像以前那么尊敬和畏惧。

  尤其在夏副院长去世之后,就连他这些最忠心的部下,都已经开始担心他会不会像一条狗一样被杀死,或者成为某个阴谋的牺牲品。

  因为他们十分清楚,炼狱山掌教是需要闻人苍月的力量,所以才让他活着,让他在大莽拥有近乎为所欲为的能力,甚至可以容忍他杀死炼狱山的精英弟子。

  但如果炼狱山掌教都已经决定亲自出现在世间,亲自出手,那已经不再那么强大的闻人苍月,或许在大莽就会显得可有可无。

  闻人苍月看着前方荒无人迹的草甸,看着被深春染成深绿的山林,理了理自己被山风吹乱的头发,然后用一条绸带扎起。

  他的鬓角,出现了一些花白的头发,就像沾染了柳絮。

  自古名将如美人,最悲便是见白发。

  他伤得很重,若是全力动用魂力,体内的一些隐伤或许随时会爆发出来。

  最为关键的是,在他的身体不再像以前一样强健之后,他在以前战斗之中受伤过的地方,他以前没有任何感觉的地方,也开始出现病痛。

  没有办法全力出手,他的战力便已大大下降。

  以前面对两三名圣师,他都可以全身而退,甚至全部杀死,但现在,或许一名圣师,都可以让他的身体再次遭受致命的创伤。

  当泯然众人,对于闻人苍月这样的人而言,便是最大的悲哀。

  只是此刻闻人苍月的身形依旧如铁铸,他的眼神依旧强大而自信。

  是什么依旧让大将军在落到如此地步,还依旧如此强悍和自信呢?

  帐篷里的一名名天狼卫在擦拭着自己的铠甲和战刀的时候,看着山巅的那条身影,都忍不住在心里这么想着。

  蓦然间,这些除下了身上的铠甲,正在休憩的天狼卫身体都彻底的紧绷起来。

  他们看到,山巅多出了一条身影。

  “这是圣上让我交给你的。”

  从闻人苍月面前的草甸中慢慢走出,身上没有多少尘土,似乎也只是刚刚来到这片草甸的黄袍修行者来到了闻人苍月的对面,面无表情的交出了一个玉盒,递到了闻人苍月的手中。

  看着这名身上的长刀流露出雷霆气息的黄袍修行者,闻人苍月点了点头,没有问任何的话,接过玉盒,打开。

  然后他便笑了起来。

  笑得这名原本面无表情的黄袍修行者面色渐渐发白,笑得他开始重新想到这名在云秦征战无敌的将领的可怖。

  然后先前根本未曾行礼的这名雷霆学院修行者不由自主的垂下了头颅,不敢停留,倒退退走。

  乳白色的玉盒里,静静的躺着一颗朱红色的丹药。

  这是惠灵丹。

  这是在长孙锦瑟满月时,先皇赐给他的礼物。

  这种已经消失在修行者世界里的古丹,可以让他变得重新强大起来,让他的身体变得不再衰老,唯一的副作用,只是让他的修行资质变得略差一些。

  他已经很强。

  而且他还年轻。

  只要有这样的丹药,他便不缺时间。

  虽然他知道倪鹤年这样的人物肯定也很需要这样的一颗丹药,但他觉得云秦皇帝一定会将这颗丹药送到他的手里,尤其是在云秦皇帝将神木飞鹤的符文送到他的手里之后。

  因为光凭倪鹤年,不足以抵挡炼狱山。

  在青鸾学院消失之后,云秦皇帝也必须有可以抵挡炼狱山的力量。

  将唯一的一颗先皇馈赠的丹药,赐给一名背叛自己,且造成无数云秦人死去的敌人,这似乎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然而事实却是和闻人苍月所想的一样,云秦皇帝就是这样做了。

  因为他本身就是一个疯狂的人,因为他的野心,不只是要让青鸾学院在云秦消失,他的野心,是整个天下。

  “这把火烧得太旺,到最后你又如何收场呢?”

  闻人苍月笑着,将这颗丹药吞入肚里,他的嘴角露出了嘲笑的表情。

  然后他想到了那些死在自己手里的敌手,想到他们的努力依旧化为泡影,他便觉得天地间有无穷的力量在不停的涌入自己的身体,让他变得甚至比以往更加的强大。

  他便又想到了造成他在坠星陵一役战败的林夕。

  “我的时间还很长,你的时间却已经快到了。”

  他冷酷的笑了起来,身边的野草被他的杀意所摧,齐根一根根折断,“我说过,我不会给你成就圣师的时间。”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