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二章 若有奇迹

第十二章 若有奇迹

  “炼狱山必定已经研制出对付神木飞鹤的东西。”

  “为什么?”

  “因为在十六天前,大莽便没有再行传回刺杀的消息,说明那时候林夕他们便必须离开大莽境内。”

  “林夕他们现在在哪里?”

  “不知道,他的行踪在青鸾学院也应该属于最高机密,但是我传出的消息应该可以到他的手里。”

  “你为什么觉得这个地方有问题?”

  “这段时间不属于南陵行省前线军方发布的军令一共有一千四百三十七条,其中有两百十二条和中州皇城有关,里面的调动一共有二十四条,但其中二十二名将领,都是或多或少和冷镇南、狄愁飞有关系,算是皇帝的嫡系,但其中有两个调动,那两名将领,都是出身于仙一学院,非但是贺白荷一路,而且两个人的修为都不低。”

  “不错,其中的青濯吟是我亲手提拔,一直在边军打磨,今后的剑技本身应该不会比狄愁飞差劲多少。”

  “关键在于另外的张路斩有一头闪电雕,很容易发现修行者的踪迹。”

  “所以你才怀疑这里面有些调动只是为了掩饰这两个调动的真相,有人要从这里过,或者有什么阴谋,会在这一带发生?”

  “只是我们青鸾学院并没有重要人物在那个区域,那里会发生什么事情?”

  “不一定是要针对人,也可能是那里有他们想要的东西。”

  “……”

  如东陵的军部里,两名老人和一名满头是汗的胖子,对着一张布满了无数标注的地图,急促的讨论着。

  面戴暗红色金属面罩的冷峻将领只是微眯着眼睛,守侍在一旁,并没有看这张地图,也没有参加这场激烈而快速的讨论。

  但是随着胡家、整个前线军方的军情和青鸾学院的情报融合在一起,就连这名冷峻将领都已经觉得这两名老人和年轻胖子已经接近最后的真相。

  急速的语速,可以最大程度的调动人的情绪,让大脑都紧张和转动得快速一些,更容易灵光一闪,想到平时想不到的东西。

  顾云静和胡沉浮、蒙白已经在这张地图前坐了两天两夜,此刻他们的目光,盯着地图上的那片地方,是龙蛇山脉南部末梢后的大荒泽。

  “他们要什么?”

  胡沉浮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皱着眉头道:“大荒泽里能有什么东西让炼狱山掌教动心?就算是想去帮那个会飞的圣师收尸也晚了几年。”

  “会飞的东西。”

  顾云静的眼睛眯了起来,射出了寒光:“神木飞鹤已经在战事里面显示了压倒性的作用。如果神木飞鹤不能再动用,云秦没有能飞的东西,但炼狱山却有许多能飞的东西…云秦的军队和纵深,便对炼狱山的修行者再没有威胁。”

  “就像林夕这次进入大莽王城一样,他们也可以出现在中州城,或者登天山脉里!”

  胡沉浮和蒙白的面容僵硬了起来,两个人在顾云静冰寒的声音里,抬起了头来,看着顾云静。

  顾云静的目光也离开了地图,缓声道:“那片地方,云秦军队和穴蛮都极少进入,因为是鬼脸鸠的领地。”

  胡沉浮深吸了一口气,寒声道:“所以炼狱山应该有了可以驯养鬼脸鸠的方法。”

  “敌无我有,这便是力量。”顾云静点了点头,道:“任何战争都是一样。”

  一滴滴的冷汗从蒙白的脸上流淌下来,他有些虚脱的说道:“可能已经晚了。”

  顾云静摇了摇头:“在没有试着去做之前,永远都不算晚。”

  蒙白无力的垂下了头。

  他知道顾云静的这句话是对的,然而那些将领的调动已经在几天前完成…恐怕唯有奇迹发生,才能够让他们阻止这一场阴谋。

  ……

  人往往渴望奇迹。

  然而奇迹,事实上却都是因为人而发生。

  大莽的雨季里,大多数道路同样泥泞,一双在泥泞里不滑的耐久草鞋,在这个季节里就很受欢迎。

  那名满脸伤疤的卖草鞋的男子编的草鞋非常结实,他的生意便也非常的好,在这个季节里,他边走边卖草鞋,走过了许多地方,从大莽最北的一些集镇,一直走到了最东南的一些集镇。

  他的双手和双脚被草绳和自己编的草鞋磨得更加粗糙,腰间的钱囊却越发的鼓。

  甚至他的全身都似乎已经被草绳磨得失去了棱角,和普通的贩夫走卒没有任何的区别,只是他的眼底,看着发鼓的钱囊,却没有和那些普通手艺人一样的表情。

  他似乎对这些逐渐增多的银两根本就不关心。

  他接触的也只是最普通的,需要买草鞋的大莽人,他根本不知道遥远的云秦在发生什么事情,也不可能得到任何云秦的情报。

  只是他却发现有些大莽的大人物,正在朝着某处地方行进。

  这种大人物大到平时绝对不会在大莽民间,甚至不会在大莽王城和皇宫里出现。

  这种大人物尊贵到只喝玉泉山上花瓣上采集下来的露水。

  尊贵到他唯有通过这种露水的运送,才能发现这种大人物行进路线的一些端倪。

  这种大人物,平时在世间出现一个,便已经足够引起极大的震动。

  然而这个雨季里,他可以肯定出现在世间的,绝对不只一个。

  无论这些大人物要做什么,但这件事必定惊人到足够改变这个时代。

  这名卖草鞋的男子在行走了半个大莽,最终得到这样的推断之后,他便没有再编织新的草鞋,他卖光了挑着的担子里所有的草鞋,只给自己留下了最结实的一双。

  在大莽最东南端的一间破败山神庙里,他穿上了这双草鞋,然后闭上眼睛,开始修行,补充魂力。

  在来到大莽以后,他从来没有修行过,任凭市井的烟火气和时间,磨掉了自己身上不俗的气息。

  因为他的体内太久没有流淌过魂力的关系,在第一丝魂力在他体内凝聚出来的瞬间,他体内的每一滴鲜血,每一颗更细小的粒子,都像是在沙漠里干渴了无数天的旅人一样,欢呼战栗了起来。

  也因为体内太过空虚,他这次的魂力补充,似乎也比以往任何一次修行要快许多。

  或者说,这些年在市井和草绳间的磨砺,同样使得他的修为有了不小的进步。

  他体内的魂力如万滴春雨落入河谷,开始汹涌流淌。

  他身上的风尘都被魂力流淌的震动激得全部从他的身上、衣衫上飞了出来。

  ……

  ……

  顾云静和胡沉浮在蒙白觉得必须有奇迹发生的那天,便已经开始赶路。

  一封密件,在他们已然接近龙蛇山脉的时候,送入了他们的手中。

  胡沉浮沉默了许久,道:“我准备原谅他。”

  顾云静笑了笑,“这是你们胡家的事情。”

  胡沉浮看着他,道:“是炼狱山掌教比我们想象的还要急切,他已经没有耐心浪费任何的时间…所以他是想让那些人,直接汇合,凭借鬼脸鸠进入云秦?”

  顾云静呼吸着熟悉的空气,收敛了笑意,道:“应该是的。”

  胡沉浮沉吟道:“等林夕的指令?”

  “未必来得及。”顾云静想了想,看着胡沉浮道:“反正最终的结果是不让那几个老不死进入云秦,等和不等也没有什么区别。”

  胡沉浮想了想,点了点头,目光又落到了顾云静手中的密件上。

  “我和他去对付一个。”他沉声道:“你去对付另外一个。”

  “好。”

  顾云静笑了起来,然后拍了拍胡沉浮的肩膀,道:“再见。”

  胡沉浮看着微笑着的顾云静,没有说出再见二字,因为他知道,这应该就是他们的最后一次见面。

  ……

  “你觉得去抓捕鬼脸鸠的,是闻人苍月?”

  姜笑依看着林夕,说道。

  “他在千霞边关,从先前的情报来看,他本身距离那里不远。”林夕点了点头,看着姜笑依道:“鬼脸鸠不是修行者想抓就能抓得到的东西,闻人苍月是最合适的人选,即便他受了伤,拼命起来也依旧比一般的圣师强出很多,炼狱山掌教也想必觉得多丢一个他进青鸾学院是很好的事情。”

  高亚楠沉吟道:“但胡辟易只是对其中两名炼狱山大长老的行踪有些把握。”

  “顾大将军知道我们可以想出办法,其实他也已经想出了办法。”

  林夕想着那名白发如雪,今后有可能再也见不到的老将军,看了一眼身周所有人,道:“我们的神木飞鹤,可以成为诱饵…发现我们的踪迹,他们一定会过来。”

  “闻人苍月肯定不想给我太多的时间,肯定会迫不及待的想要杀掉我。”

  林夕肃冷道:“到时候这些人,自然会以我们为中心。顾大将军他们,会帮我们去除掉他们的一部分力量。他们这样的力量,的确足以攻入青鸾学院,然而他们不知道蒙白发现得很早,他们不知道顾大将军会做出只管眼前事,不管身后事的决定,他们不知道胡沉浮和胡辟易这样的强者会去。而且我们还有南宫未央。”

  “如果这世上真的有奇迹的话,那就让我们来完成这个奇迹。”

  林夕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呼出,看着所有人,“让我们杀掉闻人苍月!”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