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四章 终于再见

第十四章 终于再见

  大地微微颤动。

  一股磅礴的气息将所有天地间原本的风流都打乱,使得天地间好像有透明的巨鼓猛的一震。

  戴着暗红色面罩的冷峻将领知道这样强大的元气波动意味着什么,他双手的指甲刺入了自己的掌心里,鲜血从他的掌心流出,然而他却依旧没有流任何一滴泪水。

  大圣师的强大,已经超越了这个世间隐然的界限。

  盘坐在某个峡谷树下的胡沉浮距离顾云静很远,然而他依旧感觉到了空气中这异常的震动。

  他也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他以最肃穆的目光,朝着那股气息爆发的方位致敬,送别这位帝国最可敬的将领,然后认真的说了两个字:“再见。”

  林夕等人和顾云静相距更远。

  敌人的行踪始终在变,顾云静等人也始终在设法锁定对方的行踪,所以他甚至也不知道顾云静和胡沉浮等人此刻的具体位置在哪里。

  但他也依旧感觉到了春风里骤然而生的燥意,然后他和他身旁的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似乎有无数条放射状的风流,像箭矢一样穿行在空中。

  他们所有人都变了脸色。

  “怎么会有这样强的元气波动?”秦惜月震惊的看着远处的天空,不由自主的说道。

  姜笑依面色难看的点头,“就算是碧落陵那次闻人苍月全盛时全力的出手,都不可能有这样的气势和力量。”

  高亚楠想到了什么,眼里浮现出尊敬的神色:“只有可能是大圣师。”

  “是顾大将军?”

  秦惜月看到了她和林夕还有湛台浅唐的目光,也明白了什么,呼吸骤然一顿。

  “凤翱翔于千仞兮,非梧不栖,不只是因为传说中的这种凤骄傲,而是因为像它这样的存在,已经不屑于和一般的鸟兽为伍。”湛台浅唐轻叹了一声:“像炼狱山掌教这种身份的存在,要进入云秦,必然也是要以征服者的姿态,光明正大的登上最高处,而绝对不会以偷袭者的姿态偷偷降临…所以他绝对不会来这里。炼狱山的那些大长老也不是大圣师,所以所有的人都没有想到,顾大将军会是大圣师。所以顾大将军,才会敢一个人去拦截炼狱山大长老的路。”

  林夕想着那名白发老将军和自己在一起时的许多片段,想到这名用一生都在守护这个帝国的老人最终被自己说服,想到他最终用这样光辉而有意义的方式离开人世间,他便有些高兴,有些感伤。

  “杀死闻人苍月,让他喜爱的,愿意付出一生来守护的这个帝国走得更好,便是对他最好的祭奠。”他轻声的说道。

  ……

  胡沉浮站了起来。

  他所等待的时刻也已经到来。

  峡谷的入口处,出现了一架御辇。

  这架平日里大莽帝王出巡的御辇上,又加了许多火焰状的纹饰,以表示比帝王更加尊贵。

  再加上辇前那些拉辇的奴隶,辇侧那些因为炼狱山的烟气以及一些炼体的药物,而显得皮肤有些发黄发白甚至发蓝的修行者,谁都知道这架御辇里坐着的是什么样的存在。

  这无疑不利于掩饰行迹,和御辇里的人想要达到的目的是相悖的。

  然而就和湛台浅唐所说的一样,这架御辇里的炼狱山大长老,却就是不惜让自己御下的许多人陡费许多力气,因为他认为他这样的身份,即便是行秘密的事,也必须要这样的排场,必须吃和平时一样精美的食物,必须有和平时一样的享受。至于麻烦,那只是底下人的麻烦。

  在他的眼中,这个世间的人,本身就是为他这样的存在而服务的。

  而且因为刚刚那股唯有大圣师彻底爆发才能产生的元气动荡,这名炼狱山大长老心中本身便有些惊疑不定,所以这列队伍,显得比平时还要傲慢和慢。

  “胡沉浮?”

  在进入峡谷,看到胡沉浮的瞬间,御辇中的这名炼狱山大长老便发出了有些惊讶的声音。

  “眼光不错。”胡沉浮笑了笑,“刚刚已经送了一个上路,现在就由我来送你上路。”

  御辇中的这名炼狱山大长老不仅御辇外用一个华盖垂落着数重帷幕,遮挡了他的身体和面目,就连在帷幕里面,也不可能看到他的身体和面目,即便他还根本没有动用魂力激发浓烟和黑火。因为他的头发极长,长得遮挡住他的大半面目,绕住了他的全身。

  这个光是外表就让人恐惧的存在第一时间就想离开这里。

  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他很自然的觉得自己比胡沉浮这样之前同样坐在帷幕里的人要尊贵得多,他根本不想冒任何一丝风险,哪怕这样的战斗只是让他折断些头发。然而几乎同时,他想到了炼狱山掌教的命令,想到了那名断腿的废物。

  他就立刻想到了自己没办法再和以前一样退,于是他愤怒的咆哮了起来。

  因为炼狱山那张宝座上的掌教而愤怒,因为拦在他面前的胡沉浮而愤怒。

  他朝着胡沉浮伸出了权杖。

  他辇侧一名始终显得谦卑的中年瘦削男子抬起了头。

  嗡的一声。

  一柄黑红色的小剑,就像一截被点燃了的黑炭一样燃烧了起来,悬浮在了空中。

  其余所有的炼狱山神官也都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大莽的人口和云秦无法相比,所以大莽的圣师,本身比起云秦要少出许多。

  因为所修魔变和炼体之法的关系,炼狱山出的圣师也远比青鸾学院出的圣师要少。

  这也是炼狱山虽然拥有恐怖数量的国士和大国师阶的神官,甚至其中许多都是修成了魔变的修行者,却都始终不敢彻底一搏,进入云秦的原因之一。

  然而这不代表炼狱山没有圣师。

  更不代表不擅长飞剑的炼狱山没有御剑圣师。

  在一群高阶修行者的侍卫下,一名御剑圣师面对一名同阶的对手,即便不敌,也不会有生命危险,且绝对会耗掉对方大量魂力。

  胡沉浮并没有顾云静那样强大的力量,然而面对这柄陡然升起的燃烧着的炼狱山飞剑,他的目光,却是投向了这列队伍的后方。

  他本身便没有想着,以自己一个人的力量,能够阻止这名炼狱山长老的通过。

  这名炼狱山长老和顾云静拦截的那名炼狱山长老的行踪,本身便不是他们,而是胡沉浮确定的。

  胡沉浮也就能够大致确定这两名炼狱山长老的行进路线。

  所以不管林夕和青鸾学院的其余人会做什么事情,他和顾云静,都会来这两处地方,拼掉对方两名强大的存在。

  所以胡沉浮不知道林夕他们会不会遇到闻人苍月或是其他的什么人,但他知道,胡辟易会出现在这里。

  现在,胡辟易也已经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

  满面伤疤的男子,从炼狱山的这列队伍后方走来。

  他脚上那双最结实的草鞋,已经磨穿,露出了脚趾。

  但他坚毅的目光,和身上的气息,却让御辇中的炼狱山大长老开始感到真正的恐惧,他终于醒悟,这不是一次凑巧的遭遇战,而是一场经过精心设计的埋伏。

  “你到底是什么人!”

  这名一头黑色长发将自己的全身都裹住的炼狱山大长老大声的喝问道。

  所有御辇旁的炼狱山修行者都不敢造次,就连那柄燃烧着的飞剑,也都顿住,没有飞射出去,生怕因为影响炼狱山大长老的问话而引来严重的责罚。

  “孩儿不孝,让您失望了。”胡辟易坚毅的目光里出现了无数复杂的神色,他没有回答这名炼狱山大长老的话,只是对着自己的老父行礼,说道。

  胡沉浮看着自己这名最小,也曾最寄予厚望,却背叛了自己和整个胡家的儿子,目光闪动了一下,缓缓道:“你以前做的事,让我失望,但这件事,你没有让我失望。”

  微微一顿之后,他又深深的看着胡辟易,道:“我希望从今天开始,你也不再让我失望。”

  “你是胡辟易。”

  御辇中的炼狱山大长老醒悟,然后他觉得被羞辱,于是他尖声咆哮了起来:“只是两个胡家人,你们还在等什么!难道要等我先出手么?”

  “打架总没有老子先上的道理,你先帮我杀了这些虾兵蟹将。”胡沉浮对着胡辟易出声。

  胡辟易的眼睛里有些泪光。

  他不再出声。

  一道银白色的剑光,从他的腿肚上跳跃了出来。

  与此同时,那名身材瘦削的炼狱山御剑圣师一声压抑的低叱,燃烧着的小剑疾飞胡辟易的面门!

  ……

  就在两道剑光在峡谷中同时展露峥嵘的同时,林夕抬起了头。

  天空里出现了乌云。

  那是大群大群的秃鹫,遮住了许多的阳光。

  “终于再见了,闻人苍月。”

  林夕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发出了冰冷的自语。

  他的希望得到了满足,执行炼狱山掌教这项秘密任何的人里面,果然有一个是闻人苍月。

  在时隔很久之后,这个让他刻骨铭心的最大枭雄,终于真实的再次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