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五章 冷酷的战斗

第十五章 冷酷的战斗

  遮天蔽日的秃鹫群的中心,有一头巨大猫头鹰样的妖兽。

  它的脸就像一张画了许多水彩条纹的的鬼脸。

  有些东西的外表长得凶恶,性情却是温顺。

  但鬼脸鸠这种东西,却正好是外表凶恶,性情更为凶恶的那种。

  云秦东部,有一个叫做囤树围的小镇,所有镇里的人和行经这个镇的人全部被杀死,变成了巨大的露天坟场,甚至一批前去调查的军队,也是有去无回,等到许多修行者和更多的军队去时,才发现霸占了这个小镇二十余日,杀死了上千人的,不是瘟疫,不是流寇,而只是一只不知道追什么猎物,正好追到了这个边陲小镇的鬼脸鸠。

  此刻秃鹫群中心的这只鬼脸鸠依旧凶狠狰狞,以至于周围所有的秃鹫全部恐惧得距离它数十米之遥,然而对于站立在它背上那条铁铸般的身影,它却不敢有任何的抗拒。

  它的颈部,套着一个黑红色的项圈,内里嵌合着可以收紧的利齿,连着这个项圈的锁链就在它背上那条铁铸般的身影手中。

  这个项圈随时可以收紧,利齿刺入它的颈中,甚至将它的整个头颅全部切下来。

  能够驾驭魔物的,便自然给人更为强大的感觉。

  站在它身上的闻人苍月,便是显得异常的暴戾冷酷。

  ……

  天地之间,陡然出现了一条细细的黑痕。

  就像一柄无形的巨刀陡然从地上斩出,带着的恐怖力量,将天空切出了一条裂口。

  闻人苍月浓黑如墨的眉毛像两把刀一样往上挑起。

  在他的感知里,这一条细细的黑痕,就是一片黑夜降临。

  就在下一刻,他发出了一声厉叱,残破的七曜魔剑从他的袖中飞出,飞出数丈便和无声袭来的力量撞击。

  七曜魔剑在空中发出刺耳的摩擦声。

  火星四溅。

  无数的秃鹫悲鸣着裂解,羽毛和血肉在空中如雨飞洒。

  闻人苍月的眼睛骤然变得更为明亮。

  一条锁链又从他的衣袖中卷出。

  只听一声轰鸣,一只暗金色的金属长箭被他的锁链抽得炸成了无数的金属丝,伴随着狂风,在天空里划出无数明亮的线条。

  闻人苍月的脚尖点在鬼脸鸠的背上某处。

  鬼脸鸠发出了难听的鬼哭般的嚎叫声,开始急速的下降。

  ……

  闻人苍月被逼落。

  从最早感觉到刺天戮地的那股大圣师的气息开始,他就已经隐隐感到有些不对。

  而现在这两道箭光的突袭,已经让他彻底明白,他们针对青鸾学院的这场阴谋,已经反而成了对方精心设计的一场埋伏。

  他知道唯有学院的大黑和小黑,才能射得出那样的两道箭光。

  即便他拥有鬼脸鸠这样的坐骑,即便他挡住了这两名箭手的合击,但他非常清楚,在对方拥有这样两名箭师的情况下,他继续停留在空中的唯一结果,便是被击落。

  他被逼落。

  被逼落的结果,便意味着他不可能逃,只能面对对方精心设计的这个埋伏。

  只是他的面容依旧冷酷强悍如铁铸,反而有着一丝讽刺的表情。

  他自信且强大。

  尤其在得到惠灵丹之后,他就像一个不得不蹲下,但又重新站起来的人…此刻他的信心和感觉弥漫在体内的力量,比以往更加强大。

  他的确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反而会落入林夕等人的埋伏。

  他也没有想到会出现一名大圣师。

  只是他十分清楚,那名大圣师在杀死那么多炼狱山修行者之后,也绝对不可能活得下来。

  他也十分清楚,云秦只有那么多强大的修行者。

  所以即便隐然落入不利的局面,他依旧对反过来杀死林夕有着莫大的信心。

  “我本来就不想给你太多的时间,既然你自己送上门来,我便正好送你上路。”

  看着第二箭发出的地方,他冷冷的在心中说道。

  ……

  林夕看着天空中如流星一样急速堕下的鬼脸鸠,平静的对身旁的边凌涵点了点头。

  从现在开始,对他而言,要做的事情就非常简单,只要将他们所有人的魂力,都砸在闻人苍月的身上。

  边凌涵的三指勾动了大黑的三弦。

  她体内的魂力和镜天人鱼的力量,尽数灌入大黑的三弦里。

  在这一瞬间,她的脑海中也有很多的画面。

  她想到了在她身旁停止呼吸的姜钰儿,想到了从崖上跳下的蒙白。

  那年的碧落陵里,林夕在长孙无疆和姜钰儿死去的时候,便也濒临死亡,陷入了最深的昏迷,所以她看到的刻骨铭心的画面,比林夕看到的刻骨铭心的画面还要多。甚至于在死亡边缘徘徊、不省人事的林夕,也是她脑海中刻骨铭心的画面之一。

  她很怀念灵夏湖畔的无数个帐篷。

  怀念青鸾学院里,一堆人聚集在火堆旁的时候。

  无数美好的,不可能再有的画面和无数不好的,令她刻骨铭心的画面,在此刻全部化成了杀意和恨意,凝聚在了这一箭中。

  她整条右手的肌肤全部裂开了,鲜血染红了整条衣袖。

  闻人苍月的瞳孔瞬间收缩,七曜魔剑嗤的一声,厉啸着斩向他的后方。

  与此同时,两股魂力从他的脚下震出,将他身下的鬼脸鸠往前侧下方顷刻推出数米。

  只听一声轰鸣,无数光影黯灭,七曜魔剑顽强的从一层层水雾和消隐的黑光中穿出,小小的剑身就像一面巨盾挡住了闻人苍月身后的所有空间。

  然而闻人苍月手指和鬼脸鸠连着的锁链,也在这一刻震断。

  鬼脸鸠斜飞着落地。

  闻人苍月在空中数十米,比鬼脸鸠还要早的如同一块陨铁狠狠落在地上。

  “喀!”

  闻人苍月的双脚踩踏在地面上。

  他的军靴裂开。

  地面以他为中心凹陷下去,尘土往上震出,泥土山石撞击挤压之间,发出了层层碎裂的声音。

  他的双膝微弯。

  膝盖里也发出了骨骼碎裂的声音。

  边凌涵的这一箭威力足够对他造成威胁,为了不让自己的坐骑鬼脸鸠死在威力冲撞下,他以这样的方式落地,在腿部没有足够多的魂力喷涌的情况下,他的膝盖骨骼也不可避免的出现了碎裂。

  只是闻人苍月脸上连一丝痛苦的神色都没有。

  他的身躯依旧如铁铸一般,没有任何的震颤。

  他知道在今日的这一战里,他的身体不可能不遭受损伤。

  而对于他这样的人而言,真正强大的,永远是他的魂力。

  所以从这战斗一开始,他就采取了以自己身体遭受一些损伤而尽可能保存自己魂力的战斗方式。

  也唯有他这样冷酷而自信的强者,才会采用这样的战斗方式。

  只是落地的瞬间,闻人苍月就看清了林夕等人,“只是你们这些人,就想杀死我?”他看着边凌涵被鲜血染红的衣袖,看着湛台浅唐和林夕等人,充满讽刺意味的冷笑道。

  “想不到你的伤势已经恢复,已经让你能够如此动用魂力。”林夕皱了皱眉头,同样冷笑着说道。

  闻人苍月很少会废话,然而此刻面对林夕,却是并没有马上动手,只是微眯着眼睛道:“你一定很失望。”

  “既然你来到了这里,伤势恢不恢复便没有什么关系。”林夕平静的摇了摇头:“失望的一定是你,你在失望为什么没有炼狱山大长老赶到这里…你也用不着拖延时间,那些炼狱山大长老,永远都不会过来了。”

  “没有任何人过来,我也可以杀死你。”

  闻人苍月冷笑着出声。

  就在这声音响起的瞬间,他的七曜飞剑发出了一声恐怖的轰鸣,变成了空中飞舞的一条涡流,冲向林夕。

  此刻他和林夕等人的距离超过四百步。

  这种距离,一般的御剑圣师根本无法御剑。

  他最擅长的是近身剑道,然而此刻,他的飞剑却是直接跨越四百步距离,刺向林夕。

  他一直是这世间最会战斗的圣师,这种距离之下,在边凌涵已经无法动手的情况下,别人根本不可能打得到他的身上,这便等同于他和林夕的单独对决。

  然而就在他的飞剑飞出的一瞬间,他浓黑如墨的双眉却陡然皱起。

  一条寒冷的剑光,带着不可一世的气息,从林夕后方林间飞了出来。

  林夕在这一瞬间勾动了大黑的三弦。

  当的一声爆响。

  黑光准确无误的撞击在七曜飞剑上。

  而在下一刻,这当的一声没有断续,一直在不停的持续下去。

  因为虽然没有人知道林夕是如何能够准确的击中速度应该超过他感知的七曜飞剑,但七曜飞剑只是这一缓之下,从林间飞出的那道寒冷的剑光就已经截住了七曜魔剑,在这一息之间,便不知道硬生生的碰撞了多少次。

  且每一次撞击,那道寒冷的剑光,都是竭尽全力。

  这种撞击,完全就像是一名御剑圣师,在用自己的身体撞击着另外一名御剑圣师的身体。

  闻人苍月轻咳了一声,嘴角咳出了血丝。

  树林里所有的树叶全部被强大的剑气和元气震荡击碎,露出了南宫未央的身影。

  南宫未央的鼻孔里也在滴血,然而她的脸色却是认真而平静,就像是私塾里的学生在认真的抄袭作业时的表情。

  闻人苍月可以采取以自己的身体遭受一些损伤而尽可能保存自己魂力的战斗方式,她也可以。

  而在她采用这样的战斗方式之下,闻人苍月,却已经不可能保存自己的魂力。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