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六章 错误

第十六章 错误

  还能有什么圣师能够阻止自己?

  在感觉到顾云静那股全力出手的气息时,闻人苍月已经仔细思考过这个问题。

  从他挑起碧落陵之乱起到现在,云秦和大莽的圣师已经死得太多,剩下的圣师已经没有几个。

  而他在圣师的道路上已经走出很远,周首辅不能出手,贺白荷死后,除了在中州城,绝对不会在这里出现的倪鹤年,他已经想不出有什么圣师可以阻止他杀死林夕。

  东林第一剑叶忘情不行。

  青鸾剑师徐生沫不行。

  还在青鸾学院里养伤的佟韦也不行。

  任何战争都是一样,不管是埋伏还是被埋伏,人才是根本。

  在闻人苍月看来,林夕根本没有足够的人可以阻挡住正在赶来的炼狱山大长老,根本没有人可以阻止他。

  不管设计多么精巧,没有足够的人,没有足够的力量,一切便是空谈。

  所以即便在被逼落,发现连一名炼狱山长老都没有赶来之时,他依旧抱有绝对的自信,坚信自己能够反杀林夕。

  只是他发现自己错了。

  他漏算了一个人。

  他认得南宫未央。

  他记得自己在碧落陵发动对长孙无疆的刺杀时,这名少女圣师愤怒至极的厉喝。

  即便当时也有些惊讶于这名少女圣师的力量,然而南宫未央那时的所有力量,也只能切断他的一条锁链。

  在他的眼里,南宫未央还是太弱。

  和徐生沫那些人一样,他认为南宫未央这样的圣师对他造不成什么影响。

  但南宫未央的力量,却已经足以摧毁他先前的所有自信。

  只有一种可能,才会让他错误。

  那就是南宫未央的修行速度太快,快得远远超出常理。

  闻人苍月本身便是这世间资质最好的修行者之一。

  南宫未央的修行速度,竟然比他还要快出太多!

  这一刹那间,闻人苍月的自信开始崩塌,同时脑海里也充斥着麻丝丝的不可置信的念头。

  也就在这一刹那,闻人苍月想到,她这一生都好像在专门和他作对。他所做的每件大事,都会遭遇到这名他原先根本不放在眼里的面嫩圣师。

  他杀南山暮,结果被她破坏,反而鬼军师落在了她的手中。

  他刺杀长孙无疆,她也在场…他现在要杀林夕,她又在场。

  很多年来,闻人苍月的心中从来没有后悔二字,然而此刻,他的心中却是产生了一丝悔意。

  他后悔自己没有早些杀死这名面嫩圣师。

  ……

  所有这些心绪,也都只是数分之一息的辰光,甚至连林夕都无法来得及第二次勾动大黑的弓弦。

  闻人苍月的七曜飞剑气息瞬间暴涨。

  飞剑上,就好像有一只睥睨众生的魔眼张开。

  飞剑外的空气里,也好像有许多只魔眼在张开。

  在他的一声轻咳发出,嘴角咳出些血丝的同时,他的七曜魔剑就和南宫未央的飞剑完成了最强烈的一次碰撞。

  之前的无数次撞击,都像是南宫未央在用身体撞击着他,他一直在尽力避让,而这次,却就像是他全力的用身体反撞过去。

  南宫未央原本鼻孔刚刚开始流血。

  这数分之一息的时间过去,她浑身的毛细孔里,震出无数细小的血雾。

  她的飞剑倒旋而出,失去了控制,化成了一道流星,不知射往后方何处。

  闻人苍月的飞剑依旧顽强的停留在空中。

  他一剑击败了南宫未央。

  只是他的眼睛里唯有无穷无尽的怒意和不可置信的神色,没有丝毫得意的神情。

  因为他必须这么做。

  他被南宫未央逼得这么做。

  如果不采用这种方法在这样短的时间里分出胜负,他将根本分不出心来应付林夕的大黑。

  他的确还是要比南宫未央要强大。

  他的喉咙里只是泛上了一股逆血。

  然而“喀嚓”一声,他的右膝却是再次发出一声裂响。

  他受力较重的右膝骨骼,在此时彻底碎裂折断,无法承托他的身体。

  他单膝跪了下来。

  “林夕!”

  在单膝跪地的瞬间,他爆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暴喝!

  “不要对我说什么单打独斗的蠢话。”

  然而在他的暴喝里,林夕却只是平静而冷漠的说道:“我只有兴趣知道,像你这样想战胜整个天下的人,被一群你不放在眼里的人慢慢砸死,心里是什么滋味。”

  ……

  ……

  在闻人苍月的右膝彻底碎裂折断,单膝跪地发出暴喝之时,远处某个峡谷里御辇内那名头发将全身都裹住的炼狱山大长老也感觉到了什么,他霍然抬起了头。

  胡辟易的飞剑也已经和那道燃烧的炼狱山飞剑在空中斩击了无数次。

  他的飞剑在阻挡住了这柄燃烧的飞剑的同时,也甚至抽隙斩杀了七名冲到了他身侧的炼狱山神官。

  他的身上,也已经多了四五处不停流血的孔洞。

  在御辇内那名炼狱山大长老霍然抬头的同时,一根发丝从御辇内刺出,落在了距离御辇最近的一名炼狱山神官头上。

  这名炼狱山神官连一声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他的头颅便燃烧了起来,冒出了滚滚的浓烟和黑火。

  这名炼狱山大长老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但所有御辇周围的炼狱山修行者都明白了他的意思。

  就连那名御剑着的炼狱山圣师都惊恐的战栗起来。

  所有这些炼狱山修行者都尖叫着迸发出自己所有的魂力。

  胡辟易紧抿着嘴唇,感到了无力。

  即便他在大莽的这两年反而让他的修为有所提升,但对方阵中毕竟有一名和他同阶的圣师,之前的战斗,已经是他的极限,现在这些炼狱山修行者以更猛烈的态势攻来,他必定抵挡不住。

  胡沉浮还没有出手。

  但关键在于,对方御辇里的炼狱山大长老,也还根本没有出手。

  然而也就在此时,一片比炼狱山大长老身上的黑烟还要浓厚的黑雾,陡然从这峡谷的一侧山壁上落下。

  就如同一片真正的黑夜,将胡辟易、胡沉浮和所有炼狱山的修行者,包括那一架御辇,全部笼罩在内。

  御辇外的修行者们骇然的发现,自己根本看不到数米之外的景象。

  这种浓厚的黑雾,非但难以驱散,且对于感知都似乎有着极大的干扰作用。

  他们看不到胡辟易,感知不到胡辟易的飞剑。

  他们的耳朵里,却有无数沙沙的声音响起,就像地下有无数的蛇在游动。

  “暗祭司!”

  在这黑暗里,有人骇然的叫了起来。

  然后有人听到了自己身旁鲜血飞洒的声音。

  “找死!”

  御辇上的炼狱山大长老再次发出了声音。

  他从御辇上站了起来。

  不管是暗祭司或者是别的修行者,在他的眼里都是属于蝼蚁一样的存在。

  而且他的耳朵本来就比任何人要灵敏,他已经隐约听到了闻人苍月的声音,隐然感觉到了闻人苍月的危险和自己的危险。

  所以他已经没有耐心再等下去。

  在他站起来的一瞬间,所有缠绕在他身上的头发全部飘散了起来。

  十余米长的头发陡然散开,往四周扩散,这是一种极其可怖的景象。

  然而更为可怖的是他头发下的身体。

  他干枯矮小的身体上,没有衣衫,却是爬满了无数指甲大小,通体散发着微弱绿色磷光的甲虫!

  所有这些叮附在他身上的甲虫,飞舞了起来。

  靠近他的数名炼狱山修行者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声,身体被这些甲虫撞中,直接就出现了一个个孔洞。

  他们的身体在这甲虫形成的风流中直接变成了洞穿无数窟窿的尸体,就连身上和手中的魂兵,和这些甲虫相撞,都冲出了火星,出现了裂纹。

  这和真正的魔王临世没有分别。

  就连笼罩的黑雾,都被如洪流冲出、飞舞的甲虫驱散。

  这条峡谷,就像变成了真正的地狱。

  所有的人都在避让,逃离这名炼狱山大长老的身边。

  然而一直垂手看着胡辟易战斗的胡沉浮却是厉笑了起来,他反而朝着炼狱山大长老狂奔了过去。

  炼狱山大长老发出了轰鸣般的嘲笑声。

  洪流般的绿色甲虫瞬间穿过了胡沉浮的身体。

  胡沉浮的身体瞬间变成了布满无数窟窿的尸体。

  然而在被这无数甲虫穿身而过的前一瞬,胡沉浮却是狂傲的抬起了头,抬起了手。

  他的手里,有一柄墨绿色的匕首。

  这柄匕首唯有一指来长,就像一根长长的牙齿。

  他的手也布满了无数的窟窿。

  这柄墨绿色的匕首便显露了出来。

  此时胡沉浮已然死去。

  “迦蓝匕!”

  然而炼狱山大长老却是发疯般的恐惧哭喊起来。

  胡沉浮没有耗费一丝魂力和这些甲虫抗衡,他所有的魂力,全部灌入了这柄布满许多宝蓝色细密符文的墨绿色匕首里。

  此时这柄墨绿色匕首开始绽放耀眼的宝蓝色光亮。

  就在这名炼狱山大长老发疯般的哭喊里,这柄完全无法用现今修行者世界的道理来理解的匕首,彻底融化,化成了一条炽热至极的射线,锁定了这名炼狱山长老拼命摇摆飞逃的身体,以圣师都难以想象的速度,准确无误的射入了这名炼狱山长老的心脏里。

  炽热的宝蓝色射线穿透干枯的身体,刺入心脏。炼狱山大长老的每个毛细孔,都射出宝蓝色的炽热金属流。

  在下一刹那,这名炼狱山大长老的身体便彻底消失,变成了飞灰。

  胡辟易开始失声痛哭。

  他到此时才明白,胡沉浮让他先上,只是要他活着,胡沉浮只是要自己来完成这玉石俱焚的刺杀。

  从一开始,胡沉浮就已经做好了和炼狱山大长老同归于尽的打算。

  ……

  在胡辟易开始失声痛哭时,林夕看着单膝跪地的闻人苍月,再次勾动了大黑的三弦,而他身旁的高亚楠和身后的吉祥,体内的力量,也毫无保留的全部喷涌而出。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