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七章 最后

第十七章 最后

  大国师阶修行者的感知,和圣师的感知不知有多少的距离。搜索,..

  在圣师眼里十分缓慢的东西,在大国师阶的修行者眼里,却是快到捉『摸』不到痕迹。

  然而林夕和闻人苍月的战斗,却是从头至尾颠覆着修行者世界里最正确而简单的道理。

  在暴喝声里,闻人苍月的飞剑震飞南宫未央的飞剑之后,带着恐怖的涡流飞向了林夕。

  他当然不可能承认自己失败。本书首发无弹窗阅读

  他也绝对不相信,自己会死在这里。

  他当然要杀死林夕。

  然而轰的一声爆震,大黑上散发出来的一股磅礴力量,却是再次迎头撞中了他的飞剑。

  七曜魔剑周围的白『色』涡流全部震散。

  飞剑在黑『色』的流光中前行,就像一条逆流而上的游鱼。

  也就在这一刻,吉祥的力量爆发。

  在连番的战斗里,吉祥已经得到了很大的成长,它已经变得很强。

  它身上翻滚着的气息,竟然在它的身外形成了数条黑『色』的浓烈焰光,就像数条巨大的尾巴,可怖的摇曳在空中,此刻它看上去就真的像是云秦传说里会带来厄运的妖物。

  然而这厄运,只可能是闻人苍月的厄运。

  它所有的力量,在它的身前凝聚成一条晶莹的冰柱,看上去没有任何花巧的冰柱。

  在这同时,高亚楠发出了愤怒的吼声。

  她一直很美丽。

  然而此时,她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个真正的发怒的冰雪巨人。

  恐怖的寒风和冰雪伴随着她愤怒的吼声,在她的身外盘旋飞舞,使得她的身影显得无比的巨大,使得她愤怒的吼声,也分外的巨大。

  飞舞的冰雪覆盖在吉祥身前凝结的晶莹冰柱上。

  这根晶莹的冰柱,变成了一柄冰雪巨剑,在她愤怒的吼声里,狠狠的冲击在闻人苍月的七曜魔剑上。

  七曜魔剑刺进了这冰雪巨剑里,被磅礴的冰寒元气牢牢的缚住,冰封住!

  单膝跪地的闻人苍月眼睛里就像有幽火燃起。

  他右手倏然伸出,双指并指为剑,虚空前按。本书首发无弹窗阅读

  铮的一声。

  飞剑和冰雪之间,完全发出金铁的声音。

  冰雪长剑的一端骤然碎裂,七曜魔剑只在这一息间,便脱困飞出。

  也就在这一瞬间,一柄靛蓝『色』的长剑,也狠狠的斩击在了刚刚从冰雪中钻出的七曜魔剑上。

  ……

  闻人苍月是这世上最强大的御剑圣师,七曜魔剑,也是炼狱山最强大的飞剑。

  所以一般圣师的飞剑,恐怕一时根本无法刺透冰雪,他却只是瞬息脱困。

  然而原本便疾飞如雷,不可捉『摸』的飞剑,却是连续不停的遭受着一次次的打击。

  这使得他的七曜飞剑似乎变得不再是这世上飞得最快的东西之一,而像是一条被彻底困在网里的鱼。

  “当!”

  湛台浅唐的长剑和闻人苍月的飞剑相击,发出了两个巨钟相撞的声音。

  一圈圈肉眼可见的音波,在空中扩散而出。

  “喀!”

  也就在这同时,闻人苍月另一条腿的膝盖上,也发出了刺耳的碎裂声。

  他的这一条腿也彻底的在膝盖处折断。

  闻人苍月如铁铸般的身躯,骤然下沉,跪在了地上。

  在双腿尽皆折断,无法支撑身体而跪地的瞬间,“噗”的一声,一团血雾也从他的口中喷了出来。

  七曜魔剑斜斜的在空中飘飞出去,在接近坠地的时候,才终于悬停。

  ……

  闻人苍月的双腿在膝盖处粉碎折断,但不代表他无法行动。

  滚滚的魂力从他的身体里涌出,冲击在染血的地上,推着他的身后往后飞冲出去。

  他的身后,有那头鬼脸鸠。本书首发无弹窗阅读

  但就在这一瞬间。

  一声洞金裂石,同样因为感觉得出自己主人的愤怒和悲恸而极其愤怒的凤鸣,就像无数条透明的长剑,从高空冲落。

  山林在秫秫发抖。

  山石都好像要被震裂。

  闻人苍月愤怒而暴戾的抬头,他看到了天空中一只金『色』的凤凰,正发出耀眼的光亮。

  他便疯狂的厉笑了起来。

  他知道这是林夕告诉他,他不能跑。

  林夕没有马上再用大黑。

  “这是你应得的下场。”

  他只是看着停滞下来的闻人苍月,说了这一句话,然后他也开始大放光明。

  一条条纯净到圣洁,甚至带着某种肃穆和决烈的光线,从林夕的身上喷涌而出。

  一条透明的光桥连通在他和南宫未央之间。

  林夕身上涌出的光明,源源不断的沁入南宫未央的体内。

  “这就是光明,这是牺牲,是许多云秦人不惜以生命为代价,守护他们热爱的国家和家人的信念,但你身为云秦人,却要亲手毁灭这样美好的信念,所以这是你的绝望。”

  林夕不想和闻人苍月废话,然而此时,他却是很自然的说出了这样的话。

  因为他想到,很多人的死去,都是为了今天这一幕。

  南宫未央的身上好像燃烧了起来。

  她喜欢一个人和憎恶一个人,根本不需要任何理由。

  在第一次进入碧落陵,进入当时这名大将军的地盘时,她便开始憎恨这名大将军。

  然而之前的一次次对敌,她却都一次次的失败。

  所以闻人苍月,也变成她最大的敌人。

  她的心里充满着无穷的战意,之前她已经无法出手,现在她有了能够再战一次的机会,她心里的战意和愤怒,也终于使得她发出了一声愤怒的巨吼。

  在这一瞬间,她终于感觉到了自己一直都想感觉到的东西…她感觉到了爱是什么东西,恨是什么东西,友情又到底是什么样的东西。

  堕于『乱』石和草丛中的冰寒飞剑在她愤怒的叫喊声中再次飞了起来,化成了一条笔直的线,刺向闻人苍月的心口。

  冰寒的剑光照亮了闻人苍月的脸颊,照亮了他的眼眸。

  他厉吼一声,七曜飞剑回到他身前三尺之地。

  两柄剑如巨山相撞。

  冰寒飞剑再次震飞

  南宫未央的身体往后软软坐下。

  闻人苍月的七曜飞剑往后倒退,退入闻人苍月手中,依旧无法止住后退之势。

  喀嚓一声,闻人苍月的右手手腕,也告碎裂折断。

  鲜血从他的口角不停的流淌下来,滴落在他身前已经被震裂的衣衫上。

  他的眼珠也因为魂力的震『荡』而爆裂了许多细小的血管,变得一片血红。

  他血红的眼睛里,充满了暴戾和狰狞、以及不信。

  他已经得到了惠灵丹。

  已经重新变成了这世上最强大的圣师。

  在这世上,原本只应该有炼狱山掌教这样的一个人还在他之上。

  林夕等人应该根本不知道他得到了惠灵丹,然而即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竟还是被伤到了这样的地步!

  只是林夕和这样一些年轻人,打到如此凄惨的地步。

  只是他的眼睛里,依旧没有绝望。

  “我唯一失算的,是没有想到这世上还有修行速度比我还要快出许多的人,我低估了她的实力。”

  他看着南宫未央和林夕,厉笑了起来。

  “但即便如此,那又如何?”

  “她不可能再战一次。”

  “林夕,你以为就凭这样,你就能杀得死我?”

  ……

  这听上去就像是一名垂死的人最后吐出的疯狂之语,然而就在他的厉笑里,他的身体肌肤上,却是隐隐的显现出了蓝黑的『色』泽。

  他的身体,在一股玄奥的气息震『荡』里,似乎变得不像是血肉,而变成了经过鞣质的皮甲一样的东西。

  这是千魔窟的封魔。

  作为配合炼狱山掌教杀死李苦的回报,闻人苍月也得到了数门千魔窟的修行之法。

  这种修行之法,便是林夕得到的千魔窟修行之法的更高阶演化,强行以类似坏死肌体的方式,来封住伤势,不让体内的伤势恶化。

  虽然闻人苍月此时采用这样的手段,势必今后体内留下更严重的暗伤,使得那一颗惠灵丹付诸流水,但至少他此时依旧可以战斗。

  可以战斗,便可以不被林夕杀死,可以杀死林夕。

  闻人苍月厉笑着,他觉得此刻林夕应该感到恐惧,应该感到后悔。

  然而他的厉笑却是越来越僵硬,就好像被寒意冻结在他的脸上。

  他发现林夕身旁的每一个人都没有害怕的表情,反而眼眸里都开始浮现出嘲笑的神『色』。

  “你还可以战斗,我也可以。”

  “你从炼狱山掌教的手指缝里,捡到了一些他不屑用的修行之法,我却是得到了他最看重的东西。”

  林夕也笑了起来。

  他的笑在此刻也变得分外的冷厉,分外的狰狞。

  因为他开始魔变。

  他的身体在闻人苍月停滞的呼吸里膨胀,充斥了他坚韧而宽大的大祭司袍。

  林夕的身躯,遮住了闻人苍月前方的阳光。

  平时平和冷静的林夕,此刻就像是从地狱里走出的,复仇的魔王。

  闻人苍月终于感觉到了恐惧。

  他铁铸般的身体开始颤抖了起来。

  让他一开始拥有绝对自信的,还有一件东西。

  闻人苍月知道,现在已经到了必须动用这件东西的时候。

  然而即便如此,此刻他也已经没有任何一丝的信心。

  他仅剩完好的左手伸了出来。

  然后就好像有一柄剑在他的身体里炸开。

  他这只左手内里的所有骨骼和血肉,全部碎裂,整条左臂,就好像变成了一张空空的人皮。

  一股隐然超出圣阶的恐怖剑气带着无数细碎的骨屑,从他的这条空空的手臂中冲出,使得天地之间再次发出了恐怖的元气震『荡』。

  这股剑气在顷刻间,便全部灌入了七曜飞剑之中。

  七曜飞剑也似乎膨胀了起来,正对魔变的林夕。

  ***

  一些最重要的章节不想写得潦草,所以接下来的两章估计都要到明天晚上。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