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八章 你的时代,已经结束

第十八章 你的时代,已经结束

  所有的人感到了死亡的威胁,都彻底变了脸色。

  就连已经开始平静下来,等待着闻人苍月走向最后末路的南宫未央,也彻底变了脸色。

  即便在她的感知里面,闻人苍月的这一剑,也像是一座喷发的火山。

  再强的修行者站在火山口,也不可能在火山的喷发中幸存下来。

  这才是闻人苍月最终极的力量。

  她不敢相信,闻人苍月再被她们这些人用两败俱伤的手段砸了这么久之后,竟还能释放出如此霸道而恐怖的力量。

  湛台浅唐也不敢相信。

  但他从这股不可一世的气机里,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

  他想到了什么,只觉得更加恐怖,身体不停的颤抖了起来。

  林夕也根本没有想到已经被逼到绝路的闻人苍月竟还能发出如此不可思议的力量。

  在这一瞬间,他也变了脸色,同时也想到了什么。

  他的手指本来已经落在了大黑的三根弦上,准备将自己的所有力量,贯注在大黑之中。

  然而面对闻人苍月的这一剑,他却是反而放开了大黑。

  他沉默的仰起头,平静而森冷的注视着闻人苍月的这一剑。

  “死!”

  闻人苍月疯狂的厉吼了起来。

  因为愤怒和疼痛,因为这一剑必须付出的代价,他的面孔扭曲着,原本红如血的嘴唇,也变得一片煞白。

  这一剑就如在空中飞行的彗星,就如在空中滑行的神王巨船,在空中发出无数轰轰的震鸣,朝着林夕轰鸣而至。

  这一剑的力量、气势、速度,堪称无敌。

  即便是炼狱山掌教那样的存在,恐怕都要受些严重的损伤。

  没有任何圣师能够阻挡住这样的一剑。

  林夕也不可能承受得住这样一剑的威力。

  在闻人苍月此时的眼中,林夕已经必死。

  至于杀死林夕之后,自己要面对什么样的结果,他已经不再去考虑。

  此刻,被彻底逼上绝路的他,只想杀死林夕。

  然而面对这一剑,林夕却只是放下了大黑,张开了双手。

  他就像是要怀抱一轮明月一般,怀抱这柄轰然击至的飞剑。

  就在这柄不可一世的七曜魔剑距离他的身体还有数丈之遥时,他弥漫于全身的魂力,尽数喷涌了出来,连一丝都没有剩下。

  这不是钟城的明月锤。

  他只是要以最快的方式,将自己体内所有的魂力喷涌出来。

  这一刻,他的整个身体,就好像变成了一个鼓风的机器,而从他体内喷涌出来的魂力,凝成了一束,提前落向了额头上方的空处。

  七曜魔剑便在此刻,飞到了那处。

  一声诡异的闷响,那这极急促的时间,在那极小的空间里震响。

  闻人苍月的厉吼瞬间顿住。

  林夕的魂力像一股水流冲在七曜魔剑上,然后拼命的挤入七曜魔剑的符文里,就像是要将闻人苍月的某些魂力硬挤出去,夺下这柄飞剑。

  在圣师都根本无法来得及的时间里,精准的预知和锁定对方的飞剑,灌入自己的魂力,这是任何修行者都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现在林夕做到了。

  但要夺下这柄剑,依旧是不可能的。

  因为要夺掉对方的飞剑,除非你的魂力比对方更加强大。

  林夕即便完成了魔变,即便是瞬间涌出了所有的魂力,但依旧不可能和闻人苍月的力量抗衡。

  按理而言,这种对抗只能像力量不在一个等级的拔河,一瞬间对方就又能够牢牢控制飞剑,将他杀死。

  然而林夕的眼神里依旧没有任何的恐惧。

  就在他的魂力贯入七曜飞剑的这一刹那,在诡异的闷响发出的瞬间,七曜魔剑的剑体,就开始裂解,崩飞。

  无数丝恐怖的力量在空中暴散而出,形成一条条肉眼可见的音爆。

  “嗤!”的一声裂响。

  一条剑体的细碎裂片穿过了林夕的左肩,穿透了他的祭司长袍,在他的左肩上冲出了一个拇指大小的血洞,强大的力量,带得林夕往后退却了两步。

  一声声骨碎的裂响也从林夕的肩头发出,似乎有许多骨头的裂纹,在沿着林夕的体内延伸。

  然而林夕依旧站得很稳。

  他的身躯开始变小,魔变的力量消失,他开始变得极度的虚弱,大量的汗水,从他的身上流淌下来。

  他的面色十分的苍白。

  然而他却是好像忘却了一切痛苦一般,笑了起来。

  不停的笑了起来。

  闻人苍月那条空空的手臂已经垂了下来。

  他看着消失的七曜飞剑,看着还好好的站着的林夕,眼睛里充满了说不出的迷惘。

  噗噗噗噗…

  他的体内传出了一些破碎的声音。

  他破碎的衣衫上,冒出一股又一股的血花。

  他跪在地上。

  他体内的魂力也已经全部耗尽,他强行封闭了自己的伤势,但是这一击又给他带来了很多新伤。

  现在,他已经是一个手脚皆废,全身瘫痪的废人。

  跪在地上,一动都不能动。

  “将神的能力,就是预知?”

  他不肯相信的,迷茫的看着笑着的林夕,嘶哑的出声道。

  林夕没有回答他的话。

  大仇得报的感觉,非常的快乐。

  然而脑海里浮现出的长孙无疆,姜钰儿的身影,却让他的笑容变得有些惨淡。

  “李苦的剑?”

  他看着闻人苍月,只是忍不住冰冷的嘲讽道:“想不到你领悟到了李苦的一些修行之法…原来这才是你最深的秘密,怪不得你一直敢和炼狱山掌教合作。在将来,炼狱山掌教都无法随意的处置你…只可惜你没有将来。只可惜你修炼这剑的时间太短,只可惜你不敢给我太多的时间。你的这一剑,的确很强大,只可惜太过强大,连七曜飞剑都已经无法承受住这样的力量。”

  在林夕的冰冷嘲笑里,闻人苍月开始真正回到了现实,他看到了自己的末路,绝望和不甘心彻底占据了他的身心。

  “为什么!”

  “为什么我如此强大,还会败亡?”

  “难道这一切都要由我来承担么?我只是想成为九元老之一,只是皇帝…”

  他开始喃喃自语,然后声音越来越大,变成疯狂的叫喊。

  “够了!”

  林夕发出了厉喝,冷笑:“原来就算是最大的枭雄,到真正临死的时候,也是和普通的人没有什么区别,也会变成自以为无辜的可怜虫。”

  “我们有共同的敌人!”

  不可一世,暴戾冷酷和自信到了极点的闻人苍月,在此时就像是变成了一个最普通的普通人。

  野心越大,越是**没有得到满足的人,在知道自己要死的时候,都会越加不平静,越加不想死,越加的痛苦。

  闻人苍月痛苦的看着林夕,道:“我可以帮你对付皇帝…我是天下最会打仗的人,我可以做你的军师。我依旧可以拥有很多力量。”

  林夕只是看了他一眼。

  没有任何的言语,只是林夕的目光,就让闻人苍月看出了林夕的拒绝。

  “为什么!”闻人苍月痛苦的叫喊了出来。

  “因为人在这世间做任何的事情,最终都只是要自己安心。”林夕抬起了头,不再看他,只是看着天空里的流云,“你不死…想到那些因你而死的人,我不会安心。”

  姜笑依提起了手中的青色长枪。

  他坚毅的脸庞上,也有了些泪痕。

  他们所有这些青鸾学院的年轻人,这两年都在拼命,都是为了要杀死闻人苍月。

  为了要杀死闻人苍月,他们不知付出了多少努力,吃了多少苦,如果还留着闻人苍月不杀,他都甚至会怀疑自己的人生。

  支持着青鸾学院和他们前行的,始终是信念,而不是一些外来的力量。

  他准备刺穿闻人苍月的身体,将他挑起。

  “我们换个地方杀他。”

  但是林夕却阻止了他的动作,“有个人会很想亲眼看到他,很想亲手杀掉他。”林夕看着他的眼睛,说道:“在别的地方杀他,会有更大的用处。”

  姜笑依等人的心都莫名的一颤。

  他们都知道林夕说的是蒙白,那个憎恨自己胆小和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事情,跳崖的蒙白。

  那个被很多人看不起的胖子,不在他们的身边,但却一直和他们在一起战斗。

  闻人苍月也明白了林夕的用意。

  在许多云秦人的面前被杀死,将会带来更大的震动,改变更多的东西。

  他不想像死狗一样的犯人被当众斩杀。

  他痛苦的疯狂大叫起来。

  然而他已经是一个全身瘫痪的废人,他根本无法改变这样的结果。

  面无表情的时谦走到了他的身旁。

  对于时谦,闻人苍月也是他最大的仇人。

  没有闻人苍月,李苦就或许不会死,真正的千魔窟,就不会毁灭。

  “你的时代,已经结束了。”

  他认真的,冷冷的对闻人苍月说了这样的一句话,然后将几条细细的锁链,打入了闻人苍月的体内。

  ……

  林夕看着时谦提着闻人苍月朝着自己走来。

  他看到自己身旁的所有人都很疲惫,都带了些伤。

  但是所有人的目光里,都带着满足,带着令他说不出的感动的东西。

  有油菜花的花瓣从远处的风里吹来,飘落到他的身上。

  温暖的风里,都似乎荡漾着壮烈的气息。

  然而所有人都很心安。

  ***

  接下来一章要在晚上晚些时候了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