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九章 勇气,不是杀人

第十九章 勇气,不是杀人

  如东陵南街布市的外面,有一家很小很普通的面铺。

  铺子的老板叫张三两,早些年是菜农,后来有了点积蓄,便置了这间铺子。这名四十余岁的人老实,平时话不多,喝酒最多三两,随手一抓,下的一碗面也正好是三两。

  “算了,不做了。”

  和平日里一样,他正揉面揉得好好的,突然间却是将面团往案上一拍,有些恼火的喝了一声。

  “好好的发什么神经?”

  他的妻子,一名穿着打着补丁的薄棉袄子,挽着袖子正在下面的妇人吓了一跳,嗔骂道。

  “也不知道到底有什么大事,万一马上又要打仗了,有大莽蛮子打过来了…做面来做面去,又有什么意思。”

  张三两沉着脸看着自己面前的面团,好像那就是害得他们不得安生的大莽军队,很是焦躁。

  在铺子里等着吃面的街坊邻居陡然听到他想要突然打烊的样子,顿时不乐意,纷纷叫嚷着要吃面,好歹也先把店里所有人的面下完了再不干。

  “就算马上要死,好歹也给人做个饱死鬼啊!”

  “好不容易积了些铜子,吃碗生日面都这么难么,都好久没吃到荤汤面了!”

  有人愤愤不平的敲着桌子叫骂了起来。

  这个面铺里的所有人,都有些焦躁。

  云秦南方的春天雨季已经过去,好些天没有下雨,如东陵的街道上有些尘土飞样…如东陵里似乎每个人都很焦躁。

  在今日清晨,军部和陵督府里就有消息传了出来,说是今日如东陵会有大事发生,只是整个陵城的人都在打听到底有什么大事会发生,却是根本打听不出来,又只是说,这消息只是前方边关传回来,只是风传今日里要是离开如东陵就会后悔。

  在过去的一年里,如东陵即便没有发生直接的战事,但所有的普通民众也都已经饱受了战乱之苦。

  很多民众因为担心先前的会战失败而离开了如东陵逃难,许多农户的农田没有收成。

  许多生意人的生意都很惨淡。

  许多像张三两一样只想安生做点小生意,平平静静过日子,不想颠沛流离的人,总是觉得连吃饭睡觉都不安稳,随时都有反复…然后莫名的觉得这日子过得没滋没味,没意思。

  ……

  如东陵此刻的城墙上,有一名披着黑甲的普通戊守军士叫刘种田。

  他原本也是和张三两一样,普普通通的如东陵人。

  他的祖上一直都是长工,等到云秦立国之后,到他的父亲一代,才终于购置了几亩良田,算是有了自己的家产。这样的平静安宁对于他家而言也并不容易,所以他的父亲给他取名刘种田,就是希望他能够好好的种田,就能好好的过日子。

  只是不断的打仗,不断的死人…从如东陵经过的军队多,回来的少,今天听到大莽军队打到了哪里,明天听到该逃难了…刘种田便和张三两一样觉得这日子过得没有滋味了,他便是仗着自己气力大,托了关系,参了军。

  如果真是有什么大莽军队或者流寇能够突然窜到如东陵来,那就拼了算了。

  此刻城墙上面色黝黑,手上全是老茧的刘种田便是这么想的。

  然而他始终没有看到什么军队,或是听到上头传下前线大军又开战了的消息。

  在正午的阳光里,他只是看到有一行人在官道上出现。

  如东陵的城楼上出现了莫名的骚动。

  因为所有城楼上的军士都看得出那一群人和普通人有些不同,即便隔得很远,也可以感觉到那群人的疲惫,以及一种说不出的锋芒。

  陵城里有不少前线退下来的军人,有些还在养伤,有些已经作为地方军的教官,有些将会成为一些军队的校尉,带领着一些没有多少作战经验的新军再度奔赴前线。这里面,不乏有先前千霞山退下来的,不乏经历过半个南陵行省溃败的,不乏有经历过坠星陵数次战役的,甚至还有参加过东景陵、韶华陵大战的。

  这些人见过前线的许多高阶将领,见过前线的一些强大修行者的战斗。

  随着官道上那些人的轮廓越来越为清晰,这些人的呼吸,都开始急促了起来,胸口也开始灼烧般火热了起来。

  这些人,现在对于整个云秦而言,都是重犯。

  只是他们都亲眼看过这些人的战斗。

  看过他们不顾痛苦,不顾生死,即便疲惫到站都快站不稳,却依旧在为守护云秦的国土而战…连自己的生死都置之度外的这些人,怎么可能会是罪犯?

  ……

  张三两的面铺里焦躁的意味越来越浓。

  张三两烦闷的说这世上只有逼良为娼的,还没有逼人做面的。

  有人更烦闷的叫道,大哥,我只是想好好的吃碗荤汤阳春面而已。

  有些后来走进铺子,想要吃面的人,又以为是先前的食客惹了老板,又开始喝问。

  眼看这个铺子里都快要打起来。

  就在此时,突然外面的街巷里,有人喊了一声,“小林大人来了,他在城外!”

  只是这一声,整个面铺里所有的人就都陡然冰冻一样,不动了。

  “闻人….闻人苍月…被小林大人他们捉住了!”

  然后,又有一声充满着难以形容的颤音的声音,响了起来。

  “闻人苍月被捉住了!”

  然后,整个陵城都似乎响起了这个声音。

  整个铺子里的所有人都互望了一眼。

  突然所有的人都不想再吃面了。

  所有的人都不再焦躁。

  所有的人都张开了嘴,似乎要将身体里的某种情绪呼出来。

  “啪嗒”一声。

  张三两第一个跑出了面铺。

  他是最熟悉面铺门槛的人,然而他却是被门槛绊了一绊,差点摔倒。

  这一声重踏的脚步声,就像钟声一样彻底震醒了铺子里呆着的所有人。

  所有人都啊的大叫了一声,拼命的往外跑去。

  所有的街巷里都有人在跑。

  整个城的人都似乎在跑。

  他们中的大多数人还根本不知道林夕在哪个城门外,但此刻似乎已经根本不需要问什么了,只要跟着人流跑就可以了。

  有些人太过匆忙,手里还捏着啃了大半的馍。

  有的人跑得太快,连脚上的鞋掉了一只,都根本没有察觉。

  如东陵陵督府里的军营里,有许多正在养伤的老兵。

  有些人的级别并不低。

  其中有一名老人,断了一条手臂。

  今日里听到林夕擒住了闻人苍月的消息,这名老人哈哈大笑了起来。

  “妙极!妙极!”

  这名老人连说了两遍妙极,大笑了数声。

  他一时忘记了控制自己身上的气息,哗啦一声,他的床榻都震散了,身旁所有的药罐等物,也全部震得四分五裂。

  ……

  林夕停在如东陵南门外的一片空地上。

  那原本是许多商队等待通关时,车马停留的地方。时间一长,地面被压得很平坦,很结实。

  现在过往如东陵的商队很少,不及之前的十分之一,所以这片地方显得分外的空,分外的大。

  此刻跟着林夕的人里面,没有湛台浅唐和时谦、南宫未央等人,却是又多了冷秋语和花寂月。

  “我不会进城。”

  林夕看着面前如东陵的几名最高将领,低声的说道:“我知道你们都是顾将军从龙蛇山脉带出来的,我对于中州皇城来说是重犯,所以我不会给你们找麻烦。我想要见蒙白。”

  尊敬的问过林夕没有别的要求之后,这几名如东陵的最高将领退回了城内,在城门口组织了一条警戒线,却是又开放了城楼,让那些从城中各处赶来的人,可以登上城墙,看清林夕和林夕身前跪着的闻人苍月。

  闻人苍月还活着。

  在知道林夕等人的决定不可能改变之后,他便彻底绝望,便闭上了眼睛,不再发出任何的声音。

  此刻他的面上没有任何的血色,身上血肉模糊,然而这些年积累下来的威势,那种自然的铁血气息,依旧让普通的民众感到莫名的心悸。

  所有聚集在城墙上的如东陵人,都开始愤怒得浑身发抖。

  他们的日子过得没滋味,过得朝不保夕,就是因为这名帝国将军的背叛。

  很多人的牙齿咬得咯咯作响,眼睛里流淌着泪水,因为他们的家人,牺牲在了对抗这名将领率领的大莽军队的战争里。

  身穿一件薄棉袄子的蒙白出现在了城门口。

  他从分开的黑甲军人中间走了出来,走向了林夕等人。

  所有的人都没有说话。

  一直等到蒙白走到面前,林夕才看着这个脚步有些虚浮的胖子,轻声道:“你好瘦。”

  对着一个胖子,说出这样的一句话,是很好笑的。

  然而所有的人看着面前这个脸蛋有些浮肿的胖子,却都很想哭。

  蒙白自从进入学院之后,一直在长胖,然而现在,他的确要比以前瘦了许多。

  “我就知道你会做到的。你一定会做到的。”

  蒙白的额头上有些汗,被风吹得好像有些冷,他缩了缩身体,看了一眼闻人苍月,然后看着林夕,说道。

  林夕有些心疼的看着自己的这个好朋友,又有些为他而骄傲。

  “没有你,我们不可能做得到这样的事情。”

  “我们终于可以报仇了。”他跨前一步,拥抱了蒙白,拍了拍蒙白的背,轻声说道。

  “我们是朋友。”蒙白说道。

  林夕微怔。

  蒙白接着说道:“所以我不会说谢谢。”

  林夕想到了这个胖子在灵夏湖畔第一次走来时,问自己是不是土包的样子,他心里有些酸涩,但很温暖。

  “我知道你的意思。”

  蒙白结束了和林夕的拥抱,他看着林夕,看着林夕身旁的姜笑依和高亚楠等人,“这对于我们所有人都是一个很重要的日子,因为从碧落陵出来后,我们每个人都变了,都回不去了。他不死…我们吃饭都没有滋味,睡觉都不安心。”

  “我知道你想让我亲手杀死他。”

  蒙白顿了顿,看着林夕的眼睛,轻声道:“可是我不想分掉你的一些荣光…我敢杀死他,但是我们还有很多敌人。我们青鸾学院需要有更多的荣光汇聚在你的身上。我以前可能胆小的连杀个人都不敢。我以前一直都在想,要是我敢杀人就好了…但是我现在明白了,最大的勇气和胆量,不是杀人,只要敢于面对自己,敢于为胜利和自己的朋友,做一切事情。”

  “杀了他吧。”

  “就依旧让所有的人认为我是个比老鼠还胆小,连杀自己的仇人都不敢的人好了。或许给人这种错误的认知,会给我们将来带来一点用处。”

  蒙白看着林夕和姜笑依等所有人,认真的说了这句。

  然后他开始发抖了起来。

  就像害怕一样,发抖着,后退着。

  然后他开始转身像个不敢杀敌的懦夫一样,哭喊着狂奔了起来。

  “傻瓜…装胆小鬼很好玩么?”

  林夕知道蒙白是演戏,他甚至觉得蒙白这种演戏没有任何意义,只是他的眼睛却有些模糊了起来。

  他看着蒙白的背影,他知道蒙白已经变得坚强和强大,但有选择的话,他却很想蒙白永远是灵夏湖畔那个无忧无虑,只想混日子的,口袋里永远装着吃食的胆小胖子。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拔出了自己背负着的长剑。

  “负云秦者,当如此贼!”

  他深吸了一口气,想着那些可歌可泣的人们,看着眼前的城池,看着更远处如画的江山,狠狠的呼出了一口气。

  在他清越的声音里,闻人苍月知道自己最后的时刻来临,不甘的厉吼了一声。

  清冷的剑光洒落,他的声音骤然停歇,头颅飞了起来。

  鲜血噗噗从他的脖腔里冲出。

  然后整个如东陵周围的天地,似乎陷入了绝对的安静里。

  ***

  (下一章依旧要到晚上)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