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章 公道在人心

第二十章 公道在人心

  整个云秦帝国,不知道有多少和张三两、刘种田一样的普通人。

  某条街巷里,一个普通的私塾先生在买酒。

  他只是要买些做菜的料酒。

  然而如东陵外闻人苍月授首的消息突然传来,这名平时滴酒不沾的清贫私塾先生在陡然变得无比混乱,却都只是在传递着一个声音的街巷里,呆了片刻,然后他不发一言,将自己的钱囊拍在了柜台上,举起黄酒罐就往自己的嘴里倒。

  他的酒量实在是极差,只是猛灌了两口便已酒意上涌,看不清人。

  然而他也不用去看清什么人,此时此刻,此情此景,他只想大醉一场。

  他跌坐下来,靠在了这个酒铺的柜台上,继续不停的往自己的嘴里倒着黄酒。

  这的确是最值得大醉一场的时候。

  云秦的无数街巷里,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听到闻人苍月授首的消息时,和这名私塾先生一样,拼命的将自己灌醉。

  “大快人心…大快人心…死可瞑目,小林大人,真是了不起啊!”

  一名卧床已久的普通老人,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腾然坐起,拍掌大笑,然后安然闭上双目离世。

  他的脸上挂着笑容,走得十分痛快,十分安心。

  春已逝,清明已过。

  很多已经再次寂寥,芳草凄凄的坟地里,却是再次充满了火烛气,再次充满了哭声,人来人往,比集市还要多。

  因为每个人都想告诉自己家里在战争中战死的亲人,闻人苍月已经死了,林夕已经帮他们报仇。

  南伐…千霞关失守…南陵行省溃败….在云秦帝国过往的所有年份里,没有任何一年,有过往的这一年死的人多。

  几乎每个城镇,每个村巷,都有人在前线战死。

  不知道有多少带着幼子的妻子,再也等不回自己的丈夫,不知道有多少年迈的父母,再也等不回自己疼爱的儿子。

  云秦的敌人里面,没有再比闻人苍月出名的人,也没有再比闻人苍月,让云秦人更为痛恨的人。

  整个云秦都想杀死闻人苍月,只是没人杀得死他。

  闻人苍月太过强大,强大得让云秦人怀疑这场战争永远不会终结。

  现在,闻人苍月死了。

  被林夕在如东陵外斩首。

  ……

  “你们说小林大人目无法纪,要是你们的弟弟被人害死了,那个害死你们弟弟的人,还要娶你们的弟媳,你杀不杀那个人?”

  “你们说小林大人是犯人,罪可当诛…可是这个犯人把我们云秦最痛恨的逆贼闻人苍月给捉回来杀了!而你们这些拿着俸禄的人呢?对付不了闻人苍月,反而只会叫嚣着要抓要杀小林大人?”

  “什么是律法?这云秦还有律法么!”

  某个陵督府前,一名醉汉在破口大骂,大骂朝堂。

  没有人出来阻止这名醉汉,反而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这名醉汉的骂街里。

  因为很多官员不想和一名喝醉了的醉汉计较…而且很多官员觉得这名醉汉骂的话有道理。

  公道自在人心。

  即便是在如东陵外,处死闻人苍月的时候,林夕也并没有替自己说任何辩解的话。

  随着上百万的军队都无法杀死的闻人苍月的死去,越来越多的普通云秦百姓明白了林夕的意思,明白了他和青鸾学院的骄傲。

  我不需要解释什么。

  你们会慢慢看清谁是对,谁是错,谁在真正的为云秦而战。

  从嘴巴里说出来的话,是真是假不容易分辨,但一件件真实的,落在许多云秦人眼中,刻在许多云秦人心中的事情,却和淋洒在坠星陵城墙上的鲜血一样,永远不会骗人。

  ……

  也有人对林夕有截然不同的看法。

  一座大城的酒楼的二楼,一名吏司的官员在一片振奋、激动的议论声里,冷冷的泼起冷水。

  “既然有能力在大莽大杀四方,四处刺杀大莽要员,何不早杀?”

  “既然能够捉来闻人苍月,何不早捉?”

  “青鸾学院那么厉害,那么多厉害的人物,林夕这么厉害,为什么要等到战死了这么多人,打了这么久的仗,才做这样的事情?”

  这名留着八字胡的年轻官员冷笑道:“分明就是玩弄手段,沽名钓誉。”

  整个楼层里的所有人都很愤怒。

  只是他们都是普通的民众、商人,又不知道许多内情,一时也不知道用什么话语有力的反驳。

  就在这时,楼梯口响起了沉重的脚步声。同时响起的还有甲衣摩擦和兵刃摆动的震响声。

  一名身穿轻铠的将领和一名穿着军情处官服的军方官员走了上来。

  这两名军方的官员都喝了不少酒,身上有浓烈的酒气,面上没有什么醉意,但是眼睛都很红。

  “两位?”

  这名吏司官员不认识这两名军方官员,又看着对方通红的眼睛,有些不自觉的惊恐,身体缩了缩。

  “你怎么知道林夕捉住闻人苍月很容易?”

  身穿轻铠,脸上有着一条可怖伤疤的将领冰冷的看着这名吏司官员,“永远不要再说这种话。”

  吏司官员的脸色有些发白,但对方**裸恐吓的话,又让他愤怒,所以他直着脖子,强声道:“你让我永远不要说这种话,至少也要有理由。”

  身穿轻铠的将领目光中的寒意更浓了些,他的声音就像是刀锋在磨:“我给你理由,因为你不知道为了杀死闻人苍月,我们军方这次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

  吏司官员听出了些什么,一怔,皱眉道:“你的意思是,前线军方为了配合林夕,死伤了很多人?”

  “既然如此,那为什么要让林夕独享这个功名?”他的语气开始有些兴奋:“这是什么意思?”

  “啪!”

  一个令酒楼里的人觉得异常解气的响亮的耳光声响起。

  这名吏司官员的脸红肿了半边,在椅子上摇晃了两下,差点往后直接摔倒。

  “军方怎么做,那是军方的事情,做出所有决定的人,岂是你配评论的?”身穿轻铠的将领缓缓的收起了手,充满杀气的厉声道:“像你这样的人,再敢胡说八道,死在眼前!”

  “你敢当众殴打朝堂官员!”这名吏司官员回过了神来,捂着自己红肿的脸,怒声道:“我定要上报督军处,治你之罪!”

  “我们都看见是你自己摔到的。”

  “明明是你诬陷这位将军。”

  “我们都可以作证。”

  整个二楼的食客全部纷纷出声。

  又有腾腾腾的脚步声响起。

  众人转头看去,却是一名身材矮胖的厨子走了上来,提着一柄油光光的菜刀。

  “你再骂小林大人一句试试?”

  这名面容寻常的厨子脸沉得可以滴下水来,他走上前来,将菜刀咄的一声斩在这名吏司官员面前的桌子上,用一种震慑人心的低沉声音道:“我有一个哥哥,两个弟弟,全部在南伐攻夺月城的时候战死。我不管什么对错,我只知道谁帮他们报了仇,我的命就是他的。”

  这只是一个普通的厨子,一个身胖体虚,连参军都不够资格的厨子。

  然而此刻,谁都不会怀疑,这名吏司官员要是再敢说小林大人的一句坏话,这个平时只知切菜的厨子,就会将菜刀狠狠的切到他的身上。

  ……

  晨光里。

  云秦早朝。

  绝大多数的云秦高官们,在得知闻人苍月授首之外,也知道了某个让他们分外震惊的消息。

  这个消息,让他们觉得这个初夏的皇宫里,异常的寒冷。

  金銮殿里比平时多了几个人。

  几个很老,但在某些领域却是属于最有话语权的将领。

  金銮殿里很沉默。

  没有人想要抢在这几个人之前说话。

  金色龙椅上的云秦皇帝沉冷而威严的看着这几个人。

  “闻人苍月授首,尸身是我率队亲自查检的。”

  一名身材枯瘦,老得头发都近乎掉光,但腰杆却依旧如同标枪一般笔直的老将出声,奏请道:“在他的尸身里,我发现了惠灵丹的残余药力。”

  接着,他身旁一名灰发佝偻的老将出声:“大莽已经有对付神木飞鹤的方法。”

  “我们捉住了一名大莽潜隐,据他的供称,宫里有人传递了神木飞鹤的符文出来。”第三名身材高大的将领,出声道。

  这三名老将似乎只是在陈述重要情报,需要皇帝定夺,但是所有金銮殿中其余官员,听到这几句话,心里却骤然就像被刺入了几根冰冷的寒钉,寒意到了内心最深处,又不停的散发到全身。

  这是要云秦皇帝给出解释。

  为人知的惠灵丹,只有中州皇室有一颗。

  青鸾学院在和大莽交战,青鸾学院自己当然不可能将神木飞鹤的符文交给大莽。

  不管皇帝给不给出解释,这些军方老人的庭奏,用意便是要让这样的事情为人知晓。

  “查!”

  云秦皇帝看了这几名老将一眼,威严的吐出了一个字。

  他的嘴角不可察觉的微微抽搐着。

  查什么?

  给出两个替罪羊么?

  这种掩耳盗铃的演戏,甚至让他自己都觉得有些可笑,让他自己都开始觉得自己演戏演得太过,坐在龙椅上,就像穿着一件戏服,装腔作势的戏子。

  ***

  (接下来一章又要到晚上很晚的时候了)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