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一章 真正的大人物

第二十一章 真正的大人物

  帝国最东端的龙蛇山脉里,每一个龙蛇边军都分外的沉默,都不想说什么话。

  在顾云静离开龙蛇边军去南陵前线之后,徐可持便一直是龙蛇军方的最高将领,是整个龙蛇军方的首脑。

  他自然拥有最高权限,可以知晓传递到龙蛇军方的最高机密。

  在很多天之前,顾云静战死的消息已经传道了龙蛇边关,只是他一直都不敢相信。

  这名头发也已经灰白的男子,一直无法相信…这些年一直都这么老,但始终都是精神奕奕的老人,似乎始终不会再老去的老人,竟然就这样离开了他们。

  顾云静在龙蛇边关呆得时间太久了。

  几乎所有龙蛇边关的军人都对他很熟悉,都已经习惯了他的存在,习惯了接受他的统御。

  如果说闻人苍月治军之强是因为严苛和细致入微,那顾云静的治军之道,却是宽容和护短。

  谁都知道顾云静是个很桀骜不驯的人,但是这种桀骜不驯,绝大多数时候都是对外面,在龙蛇山脉里面,他是一个很护短,很宽容,有足够耐心教导部下的人。

  他可以接受来自不同方面的意见,接受不同方面的看法。

  他可以很随性的出现在哪一个军营里,和最普通的军士一起同吃同住,听听他们的想法,解决一些他们的困难。

  他和大多数龙蛇边军的人在一起的时候,谈论得最多的反而不是打仗的问题,而是吃住,而是生活,而是家庭的问题,他更多时候不像是个最高将领,而像是个家长。

  这些却让他拥有了很多人不理解的人格魅力,使得很多修行者追随在他的身边,所以他有天下最强的黑旗军。

  徐可持在二十岁时,就作为云秦普通学院里的精英学生,被正武司挑选来到龙蛇边军学习,然后他就一直追随在顾云静的身边,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在接下来这近三十年里,他一直都是顾云静的学生。

  对于顾云静,他当然有着比一般龙蛇军人更深的感情。

  他多么希望大将军战死的消息,只是顾云静开的一个玩笑,只是顾云静为了迷惑敌人放出的一个烟幕弹。

  然而等到这名面戴暗红色面罩的冷峻将领单独出现在他面前时,他才相信顾云静真的已经去了。

  “大将军有什么遗言么?”他没有问任何顾云静战死的问题,只是看着这名面戴暗红色面罩的冷峻将领,艰涩的出声问道。

  戴着暗红色面罩的冷峻将领点了点头:“继续查李开云战死的事情,证明狄愁飞有罪。”

  徐可持点了点头,“我会暗中继续追查下去。”

  冷峻将领看着他,继续说道:“大将军让你不要动鳌角山。”

  徐可持苦涩的笑了笑,道:“明白,既然中州皇城懂演戏,我也懂…要做些假军情,让龙蛇边军没有空去攻鳌角山,我还是会的。”

  冷峻将领不再说话,躬身施礼,就将离开。

  徐可持的胸口突然很空,他怅然的喃喃自语,“就这么走了,连告别都不告别一声…就这样的两句话…”

  顾云静交待他的事情,无一不是很难办的事情,然而此刻的徐可持,却希望多听上顾云静的几句话。

  ……

  所有云秦军方的人都开始知道顾云静战死的消息。

  在顾云静去世之后,许箴言在军方的权重就更大,只是他的反应却似乎最为冷漠,似乎这一切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

  他也的确没有刻意的去做任何的事情。

  因为他知道在金銮殿里表现得十分公正严明且平静的皇帝,心里一定很想杀人。

  惠灵丹这种东西不是地上长的萝卜,哪里都可以拔出一颗来。

  皇帝给闻人苍月惠灵丹,自然是要闻人苍月杀死林夕,灭掉青鸾学院。

  然而惠灵丹刚给闻人苍月,闻人苍月就让林夕给杀了。

  这种事情,不仅是赔了夫人又折兵,简直就是给林夕狠狠的扇了一巴掌。

  秋祭之后,皇帝已经感觉前所未有的强大。

  一个人在自认最强大,自觉最风光,自觉可以做成一切事情的时候,自己得力的心腹狄愁飞被杀死,忍辱合作的闻人苍月又被杀死…被扇了一个巴掌又一个巴掌,他心里会愤怒到何种程度?

  所以许箴言知道自己什么都不用做,只要等着就可以了。

  而且他不认为自己需要等待很久的时间,在这种黎明前最后的一段黑暗里,他觉得自己所需要的只是更多的耐心和更隐忍的心态。

  ……

  “顾云静居然已经进阶大圣师?”

  炼狱山的最高殿宇里,沐浴在宝座红光里的炼狱山掌教轻咦了一声。

  在顾云静、胡沉浮和那两名炼狱山大长老的战斗结束之后,跟随着那两名炼狱山大长老的炼狱山修行者们都遭受了云秦军方残酷的追杀,根本没有人活下来,所以炼狱山得到详细消息的时间,反而要比中州城都要晚上许多。

  夏副院长去世之后,原本炼狱山掌教已经迫不及待,然而听到顾云静和那名炼狱山大长老战斗的具体细节后,这名至高人物的心情却似乎反而平静了下来。

  三名骷髅一般干瘦,且肌肤的颜色全然不像是活人的炼狱山大长老和张平就站在这个空旷的殿宇里。

  两名炼狱山大长老和近百名大魂师之上的精英弟子,即便是可以任意调动整个大莽资源的炼狱山,也根本承受不住这样的损耗。

  此刻的炼狱山,那些工坊里、洞窟里,走出走进的身穿红袍的身影,明显已经少了许多。

  张平在走进这座殿宇之前,就在心里想着,此刻的炼狱山,就像是一个原本红火,但现在却过了气的妓院,已经门前冷落车马稀。

  让他更为快意的是,那两个老怪物和那么多炼狱山弟子死去之后,他在炼狱山的地位,就无形之中显得更为重要。

  此刻轻咦了一声的炼狱山掌教,在结束沉思,抬起头来之后,目光便第一个落在了他的身上。

  “听说有可能再造出这样听话的小东西?”

  炼狱山掌教看着他,伸手点了点他宝座的左侧。

  他宝座的左侧,是那尊下身是一个旋转轮盘,双臂如两个炮筒的金属傀儡。

  “是。”始终躬着身体的张平看着地面回答。

  炼狱山掌教很满意的点了点头:“不要让我等太久。”

  张平道:“三个月,至少两个。”

  炼狱山掌教很欣赏张平这种沉稳的态度和肯定的口气,于是他更加满意的笑了笑。

  “林夕的反击很有效,他已经证明他是比云秦皇帝更可怕的对手。”

  “云秦皇帝已经不可能对青鸾学院动兵,除非他敢让云秦到处兵变。”

  “在灭掉青鸾学院之前,他至少算是个盟友。就算他真的疯了,我不想看到云秦到处兵变,看到他提前倒下。”

  “和谈吧。”

  顾云静、闻人苍月死去的消息和张平带给他的新鲜气息,似乎使他的心情很好,所以他又多说了几句话。

  “把千霞山交还给云秦。”

  “要割地就割些地给他们。”

  “他们应该很愿意这场战争结束。”

  威严的声音回荡在空旷的殿宇里。

  张平的心脏在这样的声音里颤抖。

  他最为真切的感受到什么才是真正的大人物。

  他都甚至不明白自己是什么情绪。

  一场不知道导致多少人死去,多少修行者战死,多少强者落幕的战争,谁会想到,竟只是因为一个人的这样几句话,就会终结,而且肯定会终结。

  ***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