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四章 时间

第二十四章 时间

  一名灰袍男子行走在夜『色』笼罩的中州城街巷里。

  他始终低着头,就好像在数着自己一共踏过了多少块青石板。他走得也并不快,只是他的感知分外的强大,在前方远处有人走来,将要看到他之前,他就已经提前转入了另外一条街巷。

  所以华灯初上的中州城里虽然依旧人来人往十分热闹,然而这名灰袍男子一路走过,沿途却根本没有任何人看到他的经过。

  他就像行走在中州城里的一个鬼魅,只是又散发着某种与生俱来般的桀骜不驯的气息。

  他在一座大臣的府邸外停了下来,虽然感知里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气息,然而府邸周围巡逻的军士众多,不远处的一些高处还有军方的夜哨在警戒,所以这名灰袍男子的行动也十分谨慎,足足花了数十停的时间,才越过了这座府邸的院墙,潜行到了燃着灯火的书房外。本书首发无弹窗阅读

  在书房外的阴影里他更加耐心的等待了许久,等到书房里的那名官员似是有事又要外出,走到书房门口,推开书房的一瞬间,这名灰袍男子才以比狸猫还要敏捷的身姿,无声无息的到了门口,伸手扼住了这名官员的咽喉,闪身进了书房,轻轻带上开启的书房门之后,才在无法发出任何声音的官员耳朵旁,轻声说道,“刘大人,不要出声,我是青鸾学院的人。”

  这名被他制住的官员身体陡然一震,却是又渐渐的放松了下来。

  在烛光的照耀里,这名官员眼中的震惊渐渐消隐,面目又显得分外刚正坚毅,一脸正气,正是云秦名臣刘学青。

  感觉到刘学青的配合,这名灰袍人松开了手,侧身错开了半步,颔首对他致礼。

  借着烛光,刘学青看到了这名灰袍人的面目,看到这名灰袍人一脸桀骜和好像谁都欠了他几万两银子的表情,刘学青用力的吞咽了一口口水,缓解着喉咙处的疼痛,心中却又有一股寒意涌到全身各处,“你是青鸾止戈系的御剑圣师徐生沫?”

  “除了我,还有谁能大摇大摆的进入你这种级别的官宅,还不被人发现?”徐生沫对于自己不动用任何魂力,不被任何修行者感知而和刘学青碰面而感到十分骄傲,但昂首甩发说了这一句之后,他却是陡然想到林夕在去年刚刚下雪之时,就在这城里大杀四方,他就顿时又有些无语,不由得在心中极其不爽的重重暗骂了声。

  “即便你是圣师,但要是被人发现你在中州城里,你也未必逃得出去。”刘学青压低了声音,看着徐生沫问道:“你来找我是有什么用意?”

  “我只是负责帮林夕那小子传些话。”徐生沫咬着牙,面『色』不善道。

  刘学青看不懂徐生沫的神情,他也心情沉重,不想深究,沉声问道:“林夕有什么话要和我说?”

  “炼狱山会让大莽和云秦议和,再过几天,大莽就会正式派使臣赴云秦,到时候中州城就会知道这个消息。”徐生沫看着刘学青,道:“林夕让我告诉你,虽然谁都希望战争结束,但对于青鸾学院而言,这也是炼狱山以退为进的手段。炼狱山完全会利用议和,让大批的修行者光明正大的进入云秦。”

  “青鸾学院现在未必有能力抵挡炼狱山的修行者。”

  “这次议和是炼狱山掌教提出,所以一定会达成,林夕说他并不知道你会决定站在哪一边,但他肯定你会做对云秦有利的事情。所以在大莽肯定会尽可能满足云秦条件议和的前提下,他希望你能多要些东西,既能让云秦多得点好处,又能拖延一些时间。”

  徐生沫连说了这几句之后,干脆利落的道:“好了,我说完了。”

  “大莽要和我们议和?”

  刘学青的眼中已经全部是震惊和激动的神『色』。

  他深深的吸着气,让自己冷静一些,“林夕确定,议和一定会达成?即便我们的要求十分严苛?”

  徐生沫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冷道:“虽然我不是林夕,但我想如果我不是白痴的话,他这几句话,应该就是让你乘机狮子大开口,然后对方不愿意就慢慢磨,尽量多拖延些时间的意思。”

  刘学青沉默了下来。

  徐生沫却不再说什么,转身轻轻的推开书房门,走了出去。本书首发无弹窗阅读

  再花了不少时间,走出了这个宅院,走出了这片街巷之后,身体彻底放松下来的徐生沫这才抹了抹额头上的汗珠,鄙夷的轻声骂道:“装酷装冷漠这种事情居然都比我强,林夕,明明是生死存亡的事情,你居然只对刘学青丢下这样几句,也不多说几句…”

  ……

  ……

  青鸾学院知道议和的消息,要比中州城知道的早得多。

  刘学青便成了整个中州城里,除了青鸾学院的人之外,最早知道议和消息的人。

  云秦皇帝知道这个消息,自然也比其余的权贵要早得多。

  在刘学青知道大莽即将正式议和的消息的第二天,云秦皇帝便也已知道了这件即将发生的事情。

  然后他所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到了皇城慈平宫。

  在这个皇城最为僻静,甚至都长着许多杂草的宫里,住着一个人,一个整个中州城,也可能是现在整个云秦最强大的人。

  云秦皇庭大供奉倪鹤年。

  云秦皇帝将所有的随从和侍卫全部留在了宫外,然后独自一人走入了慈平宫,走到了最深处,倪鹤年修行的房间。

  此时已是初夏,中州城的风已经带着令人出汗的燥意。

  然而倪鹤年修行的这个房间,却是比中州城的寒冬还要寒冷。

  因为这本身就是一个以寒玉为壁,堆满了大块大块寒冰的冰窖。

  看着盘坐在寒玉床榻上,连眉『毛』上都凝结着白霜的倪鹤年,云秦皇帝沉默片刻,道:“有用么?”

  倪鹤年抬眉,看了他一眼,就像是看着普通的圣师一样没有区别,点了点头,平淡道:“至少可以令身体机能一切变缓许多,可以给我赢得很多时间。”

  云秦皇帝没有任何怒容,也平静的看着他,问道:“多久?”

  “很多年。”倪鹤年随意道。

  听到这样没有确定年限,似乎显得太过随意和倨傲的回答,云秦皇帝却依旧没有动怒,他沉默了片刻,又微微抬头,沉声道:“惠灵丹的确是朕给闻人苍月的。”

  倪鹤年看了云秦皇帝一眼,没有回答,他眼眸中的神『色』,也没有任何明显的波动,似乎就像没有听到云秦皇帝的这句话一样。

  “炼狱山将会和朕议和。”云秦皇帝的眉梢微微挑起,继续说道。

  倪鹤年的眉梢却是微微挑起,眼光剧闪了一下,眉『毛』上的白霜发出金铁一样的声音。本书首发无弹窗阅读

  “朕想知道您的意见。”

  云秦皇帝深吸了一口气,语气却是变得略微冷厉了起来,“您应该明白,议不议和,朕必须由您的意见决定。”

  倪鹤年平静的看了云秦皇帝一眼,道:“你之前已经和炼狱山合作,已经和青鸾学院为敌,难道还有回头的机会么?”

  云秦皇帝的脸『色』难看了数分,道:“朕只是考虑最有可能击败青鸾学院的手段,所以才将惠灵丹交给闻人苍月,而未给大供奉。”

  “你错了。”

  倪鹤年缓缓的摇了摇头,说道:“我从来没有认为惠灵丹对我会有多大的改变,既然我不在意惠灵丹,那你无论给谁,便根本不需要向我道歉。”

  云秦皇帝微微一呆。

  “你单独进来和我见我,也是想赌一赌,要看我对你的态度有没有什么改变。你也明白你和炼狱山掌教合作,是引狼入室,你明白也只有我才是你手中有可能对付炼狱山掌教的力量。”倪鹤年用根本不聚光的灰白双瞳看着云秦皇帝,平静说道:“但这么多年,你也应该明白,你的敌人是谁,我根本不在意,我在意的,只是我所追求的东西。我一直在追求超越圣师,成为中州城里真正最强大的人,现在我已经做到了,我的前路…面前的敌人,境界比我高,比我强大的,便只有炼狱山掌教。”

  “你生怕我对你有意见,到时不帮你对付炼狱山掌教?”

  倪鹤年的嘴角开始『露』出冰冷的讥讽神『色』:“你不必担心这点…因为若是要离开这个世间,我自然只可能在面对他的时候死去。”

  云秦皇帝眼睛微微的眯起,脸上的神『色』恢复了冷漠和威严。

  他朝着倪鹤年微微躬身施礼。

  “大供奉您的名字,将会永留云秦史册。”

  “大供奉您需要什么,皇城任凭撷取。”

  冷酷而尊敬的说了这两句之后,云秦皇帝便带着更强大的自信,欣喜的离开。

  倪鹤年没有再出声。

  他缓缓的闭上了双目,呼吸都似乎停顿下来,然而这个冰窖冰寒的空气里,却似乎出现了许多丝丝的纹理,就像无数的符纹连通在他的身上。

  他嘴角冰冷讥讽的神『色』,没有收敛,却是如涟漪般泛开。

  ***

  (掀桌!)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