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十九章 异类

第二十九章 异类

  “绿野城的根?”

  林夕不能理解的皱起了眉头,难道这整个绿野城的一草一木,矗立着的蜂塔,形形色色的树木,垂在树木上的那些藤蔓房子,还有他此刻踩踏着的清香而厚实的青草,只不过是一株大树上形形色色的叶子?这整个绿野城就是一株大树?

  被妖族人称为智者的老人看到了林夕满脸满眼的惊疑,他笑了笑,没有解释,继续带着林夕走往神庙般的建筑。

  这种建筑物进门一共有十七级台阶,台阶很柔软,就真的好像踩踏在充满水分的真实树根上。

  里面只有一个圆形拱厅般的房间,摆设极其的简单,一张用藤蔓编织的床榻,摆着些大小不同的枯木,算是桌椅。

  房间的墙壁和外面一样,都是绿色的,同样有许多色彩丰富的纹理。

  除了进来垂着帘子的门之外,这个神庙般建筑里面的房间没有任何的窗户,但是却依旧明亮,就好像外面的阳光能够渗透过这建筑的本身,传到里面。

  里面的空气,明显比外面的更要清新和浓郁,以至于林夕开始感知到,有两种明显不同的元气,在那些色彩斑斓的纹理中流淌。

  一种比较强烈,是这种建筑本身在往外散发,另外一种没有那么明显,是这栋建筑,通过这些符文,在从外界吸收着元气。

  林夕想到了某种可能,拧着的眉头顿时松开了。

  “看来你已经有些想明白了。”老人倒了三杯水给林夕、南宫未央和池小夜,他看着林夕松开的眉头,睿智的微笑着。他手里的杯子也都是掏空了的木根,里面的水是淡绿色的,散发着清甜的气息,就像是某种青草或是叶子榨出的汁水。

  “你很聪明,有些道理,便应该更容易明白。”老人接着看着林夕说道。

  “这是青竹花上凝结出来的露水,可以消除疲劳,有助于冥想,很宝贵。”池小夜低声的对林夕和南宫未央解释了一句,然后极其尊敬的像老人致谢。

  林夕也认真致谢,他喝了一口杯子里的花露,很清甜,就像新鲜榨出来,又掺了些桂花的甘蔗水。

  “这些建筑,能够制造出其它植物成长的养分?这个城里一些像蜂塔等植物如果失去这些养分,就会枯死,这个城池就会枯萎,不复存在,所以您才将这种建筑,称为这个城的跟?”他慢慢的喝着,看着老人,试探性的问道。

  老人竖了竖大拇指,赞叹道:“我就说你已经想到了。”

  “您应该知道我的来意,但却并不急着提及,想必您是有其它用意。”林夕想了想,抬头看着这名老人充满沧桑和睿智的绿色双瞳,道:“像您这样的智者,应该不会说没有意义的话。这种神庙般建筑并不难理解,但您在外面说过,‘哪怕是带着一只天玉蜂进古妖林,让这只天玉蜂飞走,今后都可能会有和这只天玉蜂相关的事情出现在面前。就像是天地之间的元气和符文,这香萝树塔和天玉蜂,其实一切都是有关联的,你经历我的一些事情,就像是改变了其中的一些轨迹,然后这些轨迹,恐怕依旧会在很久以后,绕回到你的身上’,我想不明白您这句话的道理。”

  微微一顿之后,林夕将已经空了的杯子放下,接着说道,“我只听说过蝴蝶效应,和您说的有些相像,但却又好像不是同一个意思。”

  就在这时,门口垂着的藤蔓微微摆动,又有两个妖族老人走了进来。

  这是两名老妇人。

  其中一个老妇人手里握着一根褐色的藤杖,远远看去像一根珊瑚,有很多枝桠,还有许多细小的孔洞。

  另外一名老妇人的面目和身材和这名老妇人也相差无几,身穿着的也是墨绿色的袍子,最大的区别就是手里没有拿什么东西,只是身旁跟着一个脸盆大小的青色蜗牛。

  这名慢吞吞,看上去很大的青色蜗牛身上明显流淌着强大妖兽独有的气息,使得吉祥都再次从林夕的袖袍里探出了脑袋,好奇而警惕的打量着。

  同样吉祥的出现也让那头蜗牛停了下来,也让那名老妇人了端详了许久。

  这两名老妇人脸色也同样是蜡黄里泛着一层隐隐的绿色,就像某种树皮的颜色。

  “这是族里的另外两名智者,池豌和池谷。她们不会讲云秦话,但应该能听得懂。”池小夜一边朝着这两名老人行礼,一边轻声对林夕介绍着,“御使巨蜥的方法,最早就是池豌智者发现的。”

  就在林夕也对这两名新走进来的妖族智者行礼,并因为池小夜的话而忍不住看着那名妖族老妇人时,名为池蒲的这名妖族老人已经再度出声。“从你的眼睛里,我看到了智慧的光芒在跳动。”这名老人看着林夕,有些惊讶和好奇的问道:“你说的蝴蝶效应,我也没有听过,是什么意思?”

  “这里的蝴蝶扇动翅膀,可能会在很远很远的地方引起一场暴风。”林夕认真的解释道:“意思就是说一件身边发生的小事情,有可能会引起一系列的改变,对别的地方造成很大的影响。”

  三位妖族智者互望了一眼,明显都有些震惊。

  “这的确是很深奥的道理。”池蒲智者拈着自己的胡须,凝重的思索而来片刻,然后才看着林夕,缓缓的摇了摇头,道:“不过这和我说的意思并不相同,我说那句话的意思,用你们云秦人更容易理解的话来说,或许要说是‘因果’。”

  “因果?”林夕和南宫未央都皱起了眉头。两人都明白这两个字的意思,但并不明白这名妖族智者在这个时候说这两个字代表着什么含义。

  “一切事情都有起因和结果。”

  这名老者也没有再打哑谜,用一种认真和带着感慨的目光看着林夕和南宫未央,道:“为什么云秦和外面的其他帝国那么多人,这么多年来,却偏偏只有你们两个人进到我们这里,除了池小夜之外,同样还存在着别的原因。”

  “别的原因?”林夕忍不住和南宫未央互望了一眼,都更加不能理解。

  “你的剑虽然包着,但我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

  “我们认识你的这柄剑。”

  老者睿智而深邃的目光停留在了林夕背上的用布包着的长剑上,接着,他和另外两名智者的目光,又都停留在了南宫未央的身上,久久不动,“你有没有觉得绿野城的东西很熟悉?”他看着南宫未央,问道:“或者说好像见过?”

  这样的几句话出口,林夕和池小夜的呼吸都瞬间停顿了。

  “你的这柄剑,和她有关。”

  老者轻声叹息道:“而她,和我们绿野城有关。”

  林夕深吸了一口气,他此刻的心中极其的惊疑,但他看着老者,却忍住了没有出声。因为他觉得这种时候应该让南宫未央来问。

  南宫未央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她看着三名老人,然而也只是等着,没有出声。

  “看你们的神色,我应该说得不错,你应该是有些模糊的记忆的。只是记不太清楚,只是感到熟悉,因为你那时候刚刚出生,实在太小,所以才没有什么清晰的记忆。”老者没有什么停留,看着南宫未央道:“你是在绿野城里出生的,你的父母,也都是我们的族人。”

  林夕和池小夜已经有些说不出话了。

  他们虽然一直在猜测南宫未央的身世可能和绿野城有些关系,一路上林夕也做了无数的推测,但他却没有想到,南宫未央的身世竟然会用这样一种清晰直接的方式揭晓。

  “我是绿野城人?我父母也是绿野城,和你们一样的修行者?”

  反倒是南宫未央自己最为沉静,明显在认真而冷静的思索着,“我刚刚出生就离开了绿野城?那是因为什么变故?”

  “是因为我们族人都害怕改变,还有因为你自己。”老人深深的看着南宫未央,说道。

  南宫未央看了他一眼,神色没有什么改变的问道:“什么意思?”

  “你们既然和池小夜来到了这里,便应该已经彻底看清楚了,我们族人都是过着无忧无虑,与世隔绝的生活。”老者看了南宫未央一眼,又转过头看了林夕一眼,道:“世世代代,我们族人都是如此。大荒泽和古妖林是我们的屏障,我们就把自己看成生长在这里的树木一样,和这里融洽无间,我们觉得这样的生活很好,比外面的世界要好,所以我们所有族人,都想努力维系着这样的生活和修行方式。”

  “是我的父母和这里人的想法开始不同?想要出去,或者带别的人进来?”南宫未央问道。

  “并非如此。”老者看着南宫未央,摇了摇头,“因为你从一出生就和我们所有的族人不一样。”

  “我们其余所有人,包括你的父母,都和池小夜一样,都拥有着可以令许多草木急速生长的体质,也就是说,所有我们的族人,都是天生的,可以培育和利用许多植株,就像可以将许多植株作为魂兵的修行者。”

  “但是你不一样,你一出生,你的父母就发现你并没有这样的体质。你不能沟通和培育、利用植株,然而用云秦人能够理解的方式说,你点燃魂力种子的速度,你修行的速度,却比我们族中任何的修行天才都要快,所以你在我们族内,是一个从未有过的异类.。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