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三十二章 一个老奸商,一个小奸商

第三十二章 一个老奸商,一个小奸商

  三名妖族老智者都一动不动的看着从门口折了根细藤在掌心写字的林夕。

  在他们看来不仅是林夕,就连整个云秦帝国都不可能有人知道那个问题的答案,然而当林夕写完,第一个主动翻开手掌时,胡子用细藤捆扎着的妖族老智者却第一个僵住了,原本充满睿智的绿色眼瞳里全部都是不可置信的光芒。

  林夕掌心里的字迹很淡,然而却是最正确的答案:“因为每年夏季,那里的银珠花会开,那是泥傀最喜欢的食物,且只有吃过了银珠花的泥傀,才拥有繁育下一代的能力。”

  另外两名妖族智者只听得懂云秦话,看不懂云秦文字,但妖族老智者池蒲的震惊也开始让她们觉得震惊,“他回答得正确?”这两名妖族老妇人都忍不住看着池蒲问道。

  妖族老智者池蒲用了不少时间平复自己的心情,他深深的看着林夕,完全没有了先前好像看着顽劣孩子一样的神色,“东山的山羊不知道西山的花开,这是你们云秦的古语。云秦修行者的足迹甚至从未出现在万花涧,你怎么可能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找满分的理由总比作弊要困难。”

  林夕在心中嘀咕了这么一句,努力的想了想,然后决定既然这名妖族老智者总说自己眼睛里闪着智慧的光芒,那自己就索姓用些显得很智慧的话,于是他平静的微笑说道:“可是云秦也有句古话,叫做春江水暖鸭先知。东山的山羊从未去过西山,没有看过西山,但是却可以通过天气的变化,风流里的水汽,来推测西山的花是否已经开放,就如云秦的祭司看着今天的月亮和云彩,就能知道明天的一场雨会在什么时候降临,什么时候结束。”

  “可是…”三名妖族老智者都互望了一眼,都想要说些什么。

  然而林夕却直接打断了他们的话,“你们的不明白,不理解,也正好说明一个问题,这世上没有无所不知的人,无论是先知还是智者,心中的想法,都不可能完全正确。”

  “我是云秦祭司,我经历了许多无数云秦军人付出自己的生命才能胜利的大战。”林夕微微一顿之后,看着这三名妖族智者,诚挚而肃穆的说道:“所以我更加肯定云秦祭司坚持的一些东西是正确的,让一个帝国,或者说一个像你们这样的地方存在的关键,最重要的不是外在的东西,不是这里的环境,不是大荒泽和古妖林的不变,而始终是精神和信仰。”

  “舍己为人,为了族人而不惜离开自己热爱的家乡,这就是让你们这地方能够存在的精神和信仰,然而如果互相帮助仅存在于你们族人之内,我却不由得为你们开始担忧,担忧到最后,你们的族人变得越来越冷漠和没有人情味,到最后会只管自己,连族人也不管。”

  听到林夕这样的话语,三名妖族老智者的面色变得越来越沉重。

  “我承认我的错误,一开始没有将你放在和我们平等的位置上。”妖族老智者沉吟着,先诚恳的道歉,然后看着林夕道:“只是云秦祭司和我们之间的理念冲突,却不是几句话语所能抹平的。毕竟我们这里和云秦是截然不同的地方,云秦的一次次战争,更让人凝聚精神和信仰,但我们却不想承受那样的代价,我们追求的是这里和我们的信仰都不变。”

  林夕笑了起来:“但如果我证明我比你们更有智慧,你们至少也应该听听我的建议。而且池小夜应该已经将现在外面的情况告诉过你们了,炼狱山掌教已经注意到大荒泽之后,等到我们不敌败亡之后,他必定会设法进入大荒泽之后,这种危机和明天是否会下雨一样,是可以清晰的预见到的,不会太远。”

  三名妖族老智者明显都有些犹豫了。

  那名身旁跟着青色蜗牛的妖族智者张了张口,就要出声,而旁边那名手持珊瑚状树杖的智者却似乎感觉到了她的动摇,抢在她的前面出声。

  “她想要问你更多的问题。”池小夜看着林夕,轻声解释道。

  林夕点了点头,“我可以在你们全族的人面前证明。”

  “不需要…只要你能让我们觉得你比我们更有智慧,看得更远,我们或许便会改变一些看法。”

  “好,你们可以问了。”

  “为什么鱼鳞花会散发出腐烂的气味,吸引虫豸落入花朵里,却又不像食虫花一样,将虫豸杀死作为养料?”

  关闭<广告>

  “因为鱼鳞花需要这些虫豸帮它传播花粉。”

  “为什么朱鸦有时候会发出诡异的叫声?”

  “因为那是它在吸引配偶。”

  “妖古藤生长了两百年之后,会产生什么变化?”

  “会拔出自己的根系,像妖兽一样在丛林里行走,猎杀动物,吸取养分。”

  ……

  只是问了五六个问题,三名妖族智者便不再发问。

  因为他们只是看着林夕的目光,便觉得这样的发问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他们的心中,除了极度的震惊之外,甚至开始出现了恐慌。

  林夕始终在观察着这三名妖族智者的神色,而且他其实已经和这三名妖族智者消耗了更多的时间,所以他感觉到了这三名妖族智者的恐慌,并清楚这种恐慌的来源。

  “你们心底里最大的依赖,不只是大荒泽和古妖林的屏障作用,更关键的是你们对古妖林的了解。”

  这种恐慌,便是林夕最希望见到的,于是他更加阳光的笑了起来,“智慧这种东西,谁高谁低其实是很难证明的,而且你们现在应该明白,证明这个也已经没有太大意义。你们不想改变,但却已经到了必须改变的年代。以前的大荒泽和古妖林对于任何修行者都是异常艰难和充满危险的旅程,即便是大圣师都未必能够穿越,能够看清全貌,但现在外面已经有神木飞鹤这样的魂兵,今后或许还有更多能够让修行者行进速度更快的魂兵出现。外界的天地已经变了,曾经难以逾越的区域甚至会变成不需要多少时间飞跃的坦途,你们赖以隔绝的屏障开始不复存在。而且既然我能知晓古妖林的许多秘密,便或许会有更多的修行者知道古妖林的秘密…换句话而言,哪怕我从你们手中得不到任何帮助,从这里离开,很多古妖林的秘密,对于云秦的修行者而言也或许不再是秘密。到时候云秦修行者进入古妖林,你们知道的,他们也知道,你们能够利用古妖林的地方,他们也能够利用,这样一来,你们所依赖的优势,完全不复存在。”

  “云秦有个很简单的小故事。”林夕加重了些语气道:“将青蛙往开水锅里丢,青蛙吃烫,奋力一跳,往往还能跳得出来。但若是将青蛙放在冷水锅里,慢慢加火煮着,青蛙却往往不知危险,煮烂在锅里。外界的天地已经在变,而你们还想不变,除了大难临头我真想不出其余的形容词。”

  被讽喻成青蛙的三名妖族智者并没有生气,反而陷入了长久的沉默中。

  他们每一个人的年纪都是林夕的几倍,但林夕表现出来的能力和抛出的神木飞鹤这样的事实,却让他们彻底的动摇了。

  “你也说过,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这让林夕决定乘热打铁,他凝视着胡子用细藤扎起来的老智者,说道:“我们已经和你们这里产生了联系,所以即便你不给我们任何帮助,恐怕我们离开这里之后,也会引起很多和你们这里有关的事情。”

  那名身旁有青色蜗牛,任何动作都慢吞吞的妖族智者本身是第一个心中动摇的。她在觉得林夕拥有很多古妖林的知识之后,就已经恐慌和动摇,此时她终于被说服,第一个出声:“年轻人,你能保证,将来你取得胜利之后,可以保证古妖林的不变,不让大量的云秦修行者进入和毁坏古妖林?”

  听着池小夜翻译的林夕认认真真的点头,行礼:“可以,但关键要让我能够取得胜利。”

  胡子用细藤扎着的老者和手持着树杖的老妇人都同时叹息了一声。

  他们从一开始就不相信自己能被林夕说服,现在林夕只是用了这么短的时间,就让他们彻底动摇,这让他们都觉得有些不真实。

  胡子用细藤扎着的老者用妖族的语言发出了几声极低的声音。

  然后另外两名智者便不再出声。

  这名老智者凝重的看着林夕,他用一种看着最重要的盟友,似乎在签订某种古老的盟约般的眼神,看着林夕,“你用不证明比我们更具智慧的方式,却已经说服了我们,这便说明你的确比我们更具智慧。我们可以和你订立盟约,但你还需要证明一点。”

  “还需要证明一点?”林夕愣了愣,“什么?”

  “证明对盟友的忠贞,证明你能让我们族人信任,证明你也能不顾危险的帮助我们。”老智者看着林夕道。

  林夕看着这名老智者,奇怪的问道:“怎么证明?”

  老智者严肃的说道:“我们有几名族人被困在了古妖林的某个地方,我们正有一队族人要去救他们,如果你们能够帮助他们救出那些族人,或许至少那些被困的族人,便会感激恩情,帮你的忙。”

  林夕和南宫未央互望了一眼,苦笑了起来:“那个地方一定很危险。”

  老智者干咳了一声:“你的眼睛里闪耀着智慧的光…”

  “您的眼睛里闪耀着歼商的光。”林夕看着有些尴尬的老智者,微笑道:“成交。”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