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三十四章 不断的未知

第三十四章 不断的未知

  虽然早就已经明白这里的修行者和外面的修行者截然不同,然而看到池雨音所说的会飞的坐骑,林夕还是忍不住大吃一惊。

  完全不是他和南宫未央想象中的什么妖兽猛禽,而是几株像巨大凤尾蝶一样的紫se花朵,有长而柔软的白se和紫se相间的根系,就像凤尾蝶的尾巴一样,在空中轻轻摆动。

  巨大的花瓣上,散发着一种清新的幽香,就像某种兰花。

  林夕好奇的看着这种漂浮在他面前的巨大花朵,然后他看出了这种巨大的花朵为什么能够悬浮在空中。

  无论是梦幻般的柔软花瓣还是和凤尾蝶长尾一样的根系里,都有许多透明的间隔,里面充斥着某种淡紫se的气体,应该就是这种比重比空气轻的气体,使得这些梦幻般的花朵能够悬浮在空中。

  “这是仙蝶花。”池小夜的眼瞳里也有些震惊,她低声向林夕和南宫未央解释道:“这是古妖林里面本身飞在空中的奇特花朵,靠根须捕获空中的雨霖而生。”

  “这里的一切不断的提醒我修行者世界的永无止尽,多姿多彩。”

  林夕就像第一次进入青鸾学院的时候一样,由衷的感叹着,然后认真的看着池雨音问道:“只是我有些不明白,既然你们拥有这样的东西,为什么以前池小夜穿越古妖林还要步行?”

  这次池小夜没有犯错误,直接回答了他的问题:“和只有少数人能够拥有妖兽伙伴一样,我们这里也只有极少数的修为高的族人,才能够沟通和御使仙蝶花这样的植物。”

  “好像不到圣阶?”林夕又看了池雨音一眼,然后和身旁的南宫未央窃窃私语。

  南宫未央和平时一样,不带多少感**彩的直截了当回答道:“大国师巅峰。”

  “对于外面的修行者而言,那就已经差不多和普通的圣师一样难对付了,怪不得一副碍于智者面子的表情。”林夕偷偷的笑了笑。

  池雨音听不懂林夕等人的谈话,她对林夕的第一印象并不好,但林夕的言行举止始终在流淌着自信…这种自信是林夕在过往的年月里,不断遭遇像刚到羊尖田山巡牧军时那样的质疑和不信任,但一次次却又让质疑的人由衷敬佩而自然形成的。

  这种自然流露的自信,非常温和,并不像没有任何根基的骄傲那么狂放,这或多或少让她心里的不快消失了不少。

  “只是这个外乡人如果在救援过程中指手画脚,反而弄出些什么麻烦来的话,到时候就一定给他点颜se看看。”

  池雨音悄悄的瞪了林夕一眼,然后伸出了手,将一丝魂力由指尖沁出。

  有几条肉眼难见的丝光流入仙蝶花的根系里,原本悬浮不动的这朵仙蝶花散发出柔和的淡紫se光晕,然后贴附到了她的背后,数根柔软的根须缠绕在她的腰上,带着她悬浮了起来。

  她就好像背后长出了几片梦幻的蝶翼,变成了一只美丽的巨大蝴蝶。

  “这下像花仙子了。”

  林夕忍不住竖起了拇指,真诚的赞叹。

  云秦或是大莽的修行者,魂兵和甲衣大多都给人威严森冷的杀戮感觉,但这里的一切,却都给人一种美丽、自然,梦幻的感觉。

  池雨音毫不领情,居高临下,英气十足的看着林夕和南宫未央,平冷的说道:“云秦的修行者,我们已经一切就绪,你们什么时候可以出发?”

  林夕看到了不远处有四五名和池雨音一样,在平和的绿野城里显得分外战意汹涌的绿瞳绿发男女快步走了过来。

  “随时。”他看了这几名看上去都很年轻的妖族修行者一眼,然后又转头看了三名妖族智者一眼,非常简单的说道。

  “墨晶丛林我去过不止一次,所以他们建议由我来带队。”池雨音听到池小夜的翻译后,拍了拍自己腿上的剑柄,很是霸道的说道:“池小夜,你告诉他们,在墨晶丛林里最好一切听从我的建议,不要擅自行动,否则影响我们营救族人,我不会客气。”

  “如果你在墨晶丛林里因为营救我们族人遭遇不幸而死去…”胡子用细藤捆扎着的妖族老智者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我还是会帮你们准备一定数量的法藤jing叶子,让你在云秦的朋友可以拥有不少的巨蜥骑乘。”

  正准备出发的林夕差点一头栽倒在地。

  这还没正式出发呢,有先这么说不吉利的话的么。

  ……

  连池雨音和池小夜计算在内,绿野城的营救小队一共有六名妖族修行者。

  林夕、池小夜和南宫未央依旧由金se的云秦天凤带着,而其余的五名妖族修行者全部一人一朵仙蝶花,像一只只梦幻的美丽巨蝶一般在空中飞翔。

  这些仙蝶花的飞行速度居然也有普通的飞鸟的速度,林夕感觉出来,在这些仙蝶花的后方气流中,有淡淡的水气飘洒,这让林夕很容易理解了这种仙蝶花是依靠花朵内里蓄积的水汽喷出,推动飞行。

  估计飞行一段时间之后,这种仙蝶花也必须像加油一样吸取一定的水分。

  在飞行的途中,池雨音依旧保持着冷酷,飞在最前方,引领着方向,几乎不和林夕、南宫未央有丝毫的交流。

  不过也不是所有的营救小队成员都是如此。

  其中一名脸蛋有些微圆的年轻男子便始终最为接近林夕等人,林夕从这名显得最为和善的年轻妖族修行者眼中看到了羞涩和闪耀的求知**,于是他主动朝着这名妖族修行者笑了笑,问好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池粟。”

  “你会云秦话?”这名年轻妖族修行者一开口,却是让林夕吃了一惊。

  这名脸蛋微圆的年轻妖族修行者羞涩的笑了笑:“我是池蒲智者的学生,我向他学习了云秦的语言。”

  “那我就不能说池雨音的坏话了。”林夕有些遗憾般的说道。

  这名叫池粟的妖族修行者愣了一愣,但随即从林夕的笑容看出林夕只是在开玩笑,于是他也笑了起来,“你要是真想说,我可以不告诉她。”

  “你们都是自愿来救援的?”林夕笑了笑,直接将话题转移开,“不是我质疑你们的能力,只是越多人来,尤其像池蒲智者这样厉害的修行者过来,营救你们的族人更有成功率,可是你们这支营救小队里似乎没有我们云秦所说的圣阶修行者,这是为什么?”

  池粟很有礼貌的说道:“因为池蒲智者他们对于我们绿野城的作用比我们更有用,如果他们遭受了意外,绿野城会有非常大的损失。”

  林夕微微一怔,有些反应了过来,“是因为那些神庙般的建筑,需要他们的力量贯注?”

  “可以这么说。”池粟似乎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和林夕谈论得这么深入,他微微犹豫了一下之后,接着说道:“至于不派更多的人来,是因为这里能够御使仙蝶花的修行者只有两个,只能控制这些仙蝶花。还有两个能御使仙蝶花的族人正好在古妖林深处修行,时间上赶不及。”

  林夕心中一动,“这几朵仙蝶花,原来只是两个人控制的,除了池雨音,还有一个是谁?”

  池粟的面孔不好意思的一红,轻声道:“还有一个是我。”

  林夕一愣,拍了拍额头:“我真是太蠢了,另外一个要不是你的话,你怎么可能一直离我们这么近。”

  池粟更加羞涩,道:“能让池蒲智者他们觉得更有智慧的人,怎么可能会蠢。”

  “这里的一切都让我感到新奇,不断让我觉得见识太少。”林夕笑了起来,“很高兴认识你这样一个朋友,你是不是也对外面的世界感到好奇?如果这样的话,我们可以多说说话,我可以告诉你一些外面的东西,你可以告诉一些你们这里的东西给我听。”

  池粟红通通的脸上布满了兴奋的光芒,他用力的点了点头。或许在他看来,从林夕这样的云秦修行者身上获取的知识,比从池小夜这样出去看过的族人口中说出的知识将会更加正宗,更加原汁原味。不过他这样的想法,或许也有很多的道理,毕竟池小夜这样的修行者,只是在不停的和云秦的军队战斗,并没有能够在云秦和大莽这样的帝国真正的生活。

  “你背着的是什么魂兵?”林夕的目光落在了这名兴奋的妖族年轻人的背上。

  池粟背着的魂兵,被仙蝶花的花瓣覆盖住了,但依稀可以看见很粗狂的轮廓。

  “是狼牙棒?”林夕有些好奇的又说了一句。

  池粟红着脸,正想摇头。

  就在这时,他身前不远处一名妖族修行者转过了身来,看了一眼林夕,不卑不亢的说了几句。

  “他问你是不是箭手?他说他想和你比试一下箭技,互相学习。”

  池小夜马上对着林夕轻声说道:“他是池芒,是我们族里一直单独在古妖林里修炼的箭手.。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