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三十九章 异类的战斗

第三十九章 异类的战斗

  修行者之间,尤其是高阶修行者之间的战斗,在普通人看起来或许会十分寻常,因为生死就是数分之一息的时间,在普通人的眼里,往往就是一个出剑,一方倒下,战斗就已经结束。

  然而越是修为接近的旁观修行者,却越是能够感受到瞬间绽放的烟火气,越是能够感受到里面的惊心动魄。

  池雨音绿色的双瞳里在这一刻也变幻了数种色彩。

  先是海妖王脚步声逼近时的惊惧,接着是南宫未央一剑飞出时的放松和恢复冷静,而在这一道黑色箭光落入那一片残影中时,却是又化成震惊和不解。

  她是绿野城年轻一代里最强大的修行者之一,她的魂力修为已经到达大国师巅峰,所以她能够充分感知到这一瞬间的惊涛骇浪。在她的感知里,南宫未央和林夕以及海妖王出手的一瞬间,周围的天地间,是升腾起了一柄无比巨大的寒剑,一片充斥狂风巨浪的湛蓝大海,以及一片比周围的黑暗更黑的黑夜。

  当那柄实则细小,但在她感知里的无比巨大的飞剑被惊涛骇浪所阻时,她感知凌厉的剑意刺入了深海里,也感知到了深海的狂暴海水拍打在了南宫未央的身上。

  同时,海妖王的身体,还在以超出她感知的速度闪避着。

  她的感知里,海妖王的身体也好像融化在那一片深海中。

  所以南宫未央和海妖王这一击的对抗,虽然是均势,但实则海妖王还是分出了几分余力,用以躲闪林夕的一击。

  至少在魂力修为上,海妖王依旧要比南宫未央强大。

  只是南宫未央的强大也出乎了她的预料,已经让她重新树立了信心,让她觉得自己这些人配合南宫未央已经有可能杀死海妖王,所以她才恢复了冷静。

  然而依旧在她的感知里,那一片深海,却马上被那一片黑夜击破。

  林夕射出的这一道黑色箭光,准确无误的在一片残影中,锁定了海妖王的真正身位。

  黑色箭光,坠落在海妖王的左眼上。

  在池雨音的感知里,是黑色箭光已经冲击在海妖王的左眼上,发出实质的元气冲撞时,她才确定林夕的这一箭击中了目标,才为林夕这样魂力修为距离她还有很大差距的箭师能够锁定海妖王的真正身位而感到震惊和不理解。

  因为同样身为箭手,她身旁的池芒就已经无法感知得清楚海妖王的具体身位而不能出手。

  然而在海妖王这种圣阶存在的感知里,时间的流淌却是更加的缓慢。

  在黑色的箭光落在它的左眼上之前,它甚至还来得及看这道箭光和林夕一眼。

  它的瞳孔十分细小。

  细得就像一根针尖。

  其余的眼白都是蓝白色的,这使得它的眼神看上去本身就极其的阴冷和怨毒,分外的冷酷和强大。

  但同样,它的眼眸里也充满着疑惑和不解。

  它也不能理解林夕的这一箭怎么可能锁定住它的身位。

  但是面对林夕的这一箭,它连眼睛都没有闭。

  它蓝白色的眼珠上,迅速的凝结出了一层透明的元气,就好像一层透明的薄膜。

  黑色的箭光,就狠狠的冲击在了这层透明的薄膜上。

  一声空气的轰鸣声震响。

  黑色的箭光就好像实质的金属羽箭一样,从箭尖开始迅速的溃散,散成无数细微的粒子,朝着四周飞散,激起了狂风。

  海妖王眼珠上蒙着的这一层透明的薄膜上荡漾起了一层涟漪,然后这层透明的薄膜缓缓消失。

  它的蓝白色眼珠甚至都没有任何的凹陷,只是被箭尖击中的正中心部位,出现了一个微小的出血点,就好像它的眼珠上又多了一个细小的红色眼瞳。

  南宫未央在这一瞬间也抬起了头,看了海妖王一眼。

  她的面容依旧平静如常,然而她体内的魂力,却是已然如同对敌闻人苍月的时候一样,疯狂的决堤而出,贯入她那柄轻薄的飞剑中。

  无数丝鲜血从她的指尖飞洒而出,在她的身前好像绽开了一朵花瓣如丝般极细的红色花朵。

  原本也在空中急速的飘飞,刺向海妖王后颈右耳下侧的轻薄飞剑,在这一瞬间陡然一震,再次加速,剑身后爆开一团肉眼可见的音震。

  海妖王的口中发出了一声尖嘶。

  它的魂力修为甚至比南宫未央还要高出一些,然而它根本未曾想到南宫未央的飞剑,能够陡然达到这样的速度。

  在它发出尖嘶,回首之间,一道蓝光就在它的口中隐现。

  就好像有一颗蓝色的珍珠要从它的口中吐出来。

  一股磅礴的元气在它的后脑处凝聚,一条奇特半月形的蔚蓝色水刃即将生成。

  然而就在这条蔚蓝色水刃还没完全生成的一刹那,南宫未央的飞剑剑尖已经刺在了这条蔚蓝色的水刃上。

  唰的一声轻响。

  蔚蓝色的水刃碎裂成无数蓝色的丝线。

  轻薄的飞剑毫无停留的穿刺而过,从海妖王的耳后刺入。

  “咚!”

  海妖王的身体摇晃着往前踉跄跨出一步,它的脚下地面陡然出现了一个凹坑,细密的裂纹如同蜘蛛网一般朝着四周延伸。

  看到南宫未央一剑刺入海妖王的脑后,池珊正想下意识的发出一声欢呼,就在此时,蔚蓝色水刃碎裂成的无数蓝色丝线中,有一条蓝色丝线切过了她面前的荆棘林,在一连串的金色火光之下,铮铮的声音不断响起,她面前的荆棘林齐刷刷的倒下了一片,只剩下纵横交错的五六根挡在她的面前。

  她的脸色顿时变得一片雪白,没有半分的血色。

  南宫未央的飞剑上,也骤然冒出了一团团的火光。

  林夕的眉头也深深的蹙了起来,面色陡然变得十分凝重。

  他的身上,好像有一层水流泛出,又骤然全部凝聚成一颗水珠,贯入他手中的大黑里。

  一道黑色的箭光再次出现在这个黑暗的洞窟里。

  在不施展魔变的情况下,他也已经动用了全力。

  先前他的一击,竟只在海妖王的眼瞳上留下了一个出血点,箭光的威力和海妖王凝聚出的元气力量冲撞时,海妖王的眼珠竟然非但没有直接像一颗浆果一样爆开,甚至都没有出现多少形变,这只能说明海妖王的眼珠,并非和修行者一样柔软而脆弱,而是坚硬到了极点。

  而此时南宫未央的飞剑只是从海妖王的耳后刺入了数寸,飞剑上的火光,是在急剧的从海妖王的血肉中退出时,摩擦而产生。

  这只能说明,海妖王的肌肤、血肉、体内的骨骼,都恐怕和云秦上等的精金一样坚硬!

  所以海妖王先前恐怖的脚步声,并不是它故意用力踩踏地面,而是它的身体,真的是通体像用上等的精金浇筑而成,沉重到了极点!

  若是此时不能对海妖王造成任何的威胁,南宫未央的飞剑,都甚至有可能被海妖王的手掌硬生生的按住!

  ……

  飞剑上的力量,已经深入海妖王的后脑,已经损伤了海妖王脑部的一些经络,使得它有些难以控制住自己身体的平衡,它被林夕击中的左眼,出血点还在扩大,导致它的左眼开始看不见,但是它的右手还是无比稳定,缠绕着蓝光,抓向了南宫未央的飞剑。

  它已经确定自己能够抓住这柄飞剑。

  然后就在这一瞬间,它的手掌下方出现了一股新的力量。

  一道黑色的箭光,就像一根黑色的筷子一样,插在了它的手掌下方。

  它的手掌一震,拍碎了这道黑色的箭光。

  但是黑色箭光里蕴含的力量,也使得它原本已经失去平衡的身体更加摇摆晃动了起来。

  它感到了异常的愤怒。

  觉得使用这黑色箭光的林夕就像一只讨厌的苍蝇。

  然而它依旧认为自己能够抓住这一柄飞剑。

  它决定要先杀死这柄飞剑的主人,然后再杀死像讨厌的苍蝇一样的林夕。

  然而南宫未央的飞剑却再次出乎了它的意外,甚至出乎了林夕的意外。

  南宫未央一直是异类。

  在绿野城,她一出生就是异类,在云秦,她同样是异类。

  包括她的战斗方式也是一样。

  所有的人都认为她的飞剑是要退,然而她的飞剑,却根本不是要退,而是要再进!

  在海妖王的手掌覆落之时,这柄因为疾退而摩擦出耀眼火花的飞剑,再次迸发出爆音,再次朝着海妖王的伤口中,狠狠的插落!

  南宫未央的身前,再次绽放出许多细小的血丝。

  海妖王的伤口里,也震出许多破碎糜烂的血肉。

  海妖王的面容瞬间扭曲。

  它想要拼命控制住自己的身形,然而它脑海之中传出的每一个意识,传到它的体内,却似乎全部变得扭曲。

  它依旧没有倒下,但是它的身体不停的摇晃着,它的手掌也不停的摇晃着,竟是落不到自己的后脑上。

  几名妖族修行者的目光从海妖王的身上收回,转到了南宫未央和林夕的身上,他们的目光里,充满了深深的敬佩。

  “还没有结束。”

  但就在此时,南宫未央却是突然说了这一句。

  她看着林夕,她这一句话似乎是对着林夕说的。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