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四十章 第一次真正联手

第四十章 第一次真正联手

  说出这一句话之后,她的飞剑并没有再次深入已经被她伤及脑部而像中风老人一样的海妖王的伤口,而是直接飞回到了正对着海妖王最前方的池珊身前。

  一滴滴粘稠的蓝黑se血液从剑身上滴落。

  海妖王的这鲜血散发着一股比臭咸鱼还要腥臭十几倍的浓厚咸腥气,然而轻薄的飞剑却甚至没有震荡一下,激飞上面粘附着的腥臭鲜血,而是始终一动不动的保持着jing戒防御的姿态。

  林夕的眉头蹙得更紧。

  他放弃了去感知什么危险,在南宫未央这柄飞剑疾掠而回,采取谨慎守势之时,他就已经往前跨出了半步,也遮挡在池珊的身体前方,然后他的身上开始大放光明,纯净的光丝涌入南宫未央的体内,在他和南宫未央之间形成了一条光桥。

  这是林夕和南宫未央在之前连番的战斗里形成的默契。

  没有人问林夕和南宫未央发生了什么事情。

  因为林夕此时正在大放光明,所以所有人都可以看得很远。

  他们看到被南宫未央和林夕联手重创了脑部的海妖王还在中风一样摇摆,然而原本干燥的山洞里,却是骤然变得湿润了起来,顶部的山石上,凝结出了许多小水珠,滴落下来,开始下雨。

  伴随着一圈若有若无的蓝se光焰,又一条身影出现在了所有人的视线里。

  林夕的嘴角泛出一丝苦意。

  并非是因为施展光明的痛苦,而是他想到了一句话:高手只是站在那里,哪怕什么都不动,但所有的人就都知道他是高手。

  这又是一头海妖王。

  只是和先前出现的这头海妖王相比,此刻出现的这头海妖王显得非常的苍老,它黑se的头发就像腐朽了的铁丝,身上的鳞片也好像覆盖了几层干枯的水藻一样,布满了岁月的沧桑。

  它的行走之间,并没有发出任何惊天动地的响声,然而它身下的气息却是更加的磅礴。

  它脚下蓝se的光环里,始终有一层透明的水波在荡漾,似乎承载住了它身体的重量,让它像在水上飘荡一样,每一步跨出都可以节省许多的气力。

  “怎么样?”

  林夕深吸了一口气,尽量将那种巨大的压迫感从心头排挤出去,同时轻声的问身旁的南宫未央。

  “池雨音她们不弱,或许可以杀死这两头海妖王,但可能会死人。”就和平时的另类一样,南宫未央只是认认真真的回答道。

  因为事情紧急,所以池粟是几乎同步将林夕和南宫未央的对话翻译给了池雨音等人。

  “我们断后。”池雨音几乎马上看了池芒一眼,然后对着池珊和林夕等所有人道:“你们先走。”

  即便没有池粟和池小夜的翻译,光是看她此时无畏和决然的神se,就知道她已然觉得此次营救已经无法进行,只能尽可能保全一部分人撤退。

  “有两头海妖王的话,也有可能是三头,凑成一家。”然而林夕却是摇了摇头,转头看着身旁的南宫未央道:“我们或许有更好的选择。”

  “什么更好的选择?”南宫未央依旧像认认真真问老师的学生一样,平静而认真的问道。

  “哪怕没有第三头海妖王,只是这两头海妖王…这个洞窟里有这样两头海妖王和其余这些妖兽的存在,我不觉得池雨音她们的那些族人,能够光凭自己的力量,还能在这里面活着。”林夕凝视着那头快要和先前那头受重创的海妖王会合,虽然不发出任何声音,但光是从气息和一些细微的神态,就和那头重创的海妖王很像是父子关系的苍老海妖王,飞快的说道。

  南宫未央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点了点头,“好,我们先和她们的族人会合。”

  池雨音和池芒等人也在极短的时间里理解了林夕的意思。

  陷落在这里的妖族修行者之中并没有圣师的存在,在这个时候还能活着,便极有可能是得到了古修行者遗留的一些东西,而此刻她们身后的那条甬道尽头,那一些不停闪现的光焰,也让林夕的这种猜测变得更加真实。

  “妖兽身体的复原能力比我们修行者要强大得多,这头海妖王未必恢复不了战力。”就在此时,南宫未央又看着林夕,认认真真的说道。

  “所以我们必须杀了这头海妖王再走。”林夕说道。

  关闭

  池雨音的双手在此时更加握紧了剑柄,她在心中下了一个重要的决定,看着林夕和南宫未央道:“我们可以听从你们的命令,配合你们的行动。”

  南宫未央点了点头,却是又马上看着林夕摇了摇头,极其简单的说道:“不能杀死…两头,正好两个人融魂,你如果能融魂,有用。”

  林夕微微沉吟,说道:“好,尽量把这头海妖王伤到短时间绝不可能恢复。”

  “对付这头老海妖王的话,我的飞剑可能会被锁住。”南宫未央依旧没有多少多余情绪的说道,“你来对付这头老海妖王,我来继续对付这头受伤的。”

  池雨音这批妖族修行者没有一个人认为林夕能够对付这头老海妖王,哪怕只是阻挡撤退前的一瞬,然而南宫未央和林夕平静对话里蕴含的某种铁血气息,却竟然让她们根本产生不了什么反驳的念头。

  “瑞瑞和吉祥会和你一起动手,用最快的速度杀死那三头水鬼蜘蛛。”林夕接着对池小夜说道。

  听到这样的声音,池粟忍不住看着他问道:“那我们要做什么?”

  “我们要放手攻击。”

  林夕深吸了一口气,笑了笑,“你们要全力布防,我们的身前…交给你们了。”

  在这段对话的时间里,那头苍老的海妖王已经到了脑部受创的海妖王身旁。

  它伸手扶住了摇摆着的海妖王,并没有第一时间对林夕和南宫未央动手。

  甬道里的三只半人半蜘蛛模样的水鬼蜘蛛却是陡然极其恐惧的伏地了身体,就像是要磕头。

  有一股更加chao湿的微风吹过。

  那两个在秫秫发抖的老绿萝jing突然溃散了,就好像被煮烂了的番茄一样,散碎了开来,变成了一地的烂浆。

  这是一种无形的立威。

  然而也就在这一瞬间,这头苍老,但更为强大的海妖王却是陡然抬起了眼皮,看向了一息之前还在说话的林夕。

  林夕已然开始魔变。

  在他对着池粟说话之时,他便直接发动了魔变。

  苍老的海妖王极细小的瞳孔里,林夕的身影迅速的变大,在它还想要弄清楚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变化之前,林夕发出了一声有些痛苦的低吼,勾动了大黑的三弦。

  他的魂力本身就密布于全身,沁出的速度超过这世上除了谷心音之外的所有修行者,此刻魔变后的身躯,更是让他的身体变成了这个世间倾泻魂力最快的容器和通道。

  没有任何的风声。

  一片黑夜,却是已经笼罩苍老的海妖王。

  ……

  在林夕开始魔变的瞬间,池雨音等人还只是感到震骇,不知道发生在林夕身上的是好的还是坏的变化。

  但当三尾的吉祥同时从林夕的袖袍中穿出,池小夜也决然的朝着那三头水鬼蜘蛛狂冲而出时,她们便都明白已经到了所有人都要拼命的时候。

  两柄通体深浓碧绿se,剑身上却是有着细密金se花蔓符文的短剑出现在了池雨音的手里。

  在拔出这两柄短剑的同时,她发出了数声急剧的厉喝,整个人往前掠出,却是像盾牌一样,挡向林夕和南宫未央的身前。

  池粟的双手颤抖着,一点萤火虫一样的绿se荧光在他的魂力喷涌下,从他手中奇特的容器里飞了出来,被池珊握在了手心。这个被林夕用身体遮挡在身后的娇小少女在这一瞬间也发出了难以想象的尖声嘶吼。

  她似乎是要将魂力在她体内冲击的痛苦和伴随产生的力量一起拼命的叫出来。

  她的身材实在有些弱不禁风。

  不顾一切的魂力喷发让她的身体变成了比之前更大的鼓风机的同时,宽大的墨绿se袍子兜着风,甚至使得她的身体悬空,往上漂了数尺。

  她的长袍里飞舞着细细的血雾。

  从她肌肤里沁出的鲜血,竟然有些清香的味道。

  这种狂放而无畏的战斗之态,完全不输于任何一名悍不畏死的云秦将领。

  她的这一击,显然还是汇聚着池粟和她两个人的力量。

  这也是一种云秦修行者难以理解的战斗方式。

  然而却没有之前的荆棘一样的植株疯狂的蔓延,只是有一朵绿se的,闪动着诱惑荧光的灵芝,在她的手心里生成。

  在这朵奇特的,通体发着光亮的灵芝在她手心出现的同时,一条幽蓝se的弯月状水刃已然在苍老的海妖王头顶生成,准确无误的切中了林夕落下的箭光。

  与此同时,南宫未央的剑光,落向那名尚无战力的海妖王的后脑。

  苍老的海妖王在此时只做了一件事情应对南宫未央的飞剑。

  他将自己的右手覆盖在了这头海妖王后脑上,遮挡住了它耳朵下方的伤口。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