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四十三章 南宫未央的简单

第四十三章 南宫未央的简单

  苍老的海妖王发出的每一声声音里,都蕴含着说不出的愤怒和暴戾。

  它显然是想要落下峡谷,追杀南宫未央和林夕,以它浑身如同上等精金,和修行者截然不同的强横身体,即便从数百米的空中砸落,恐怕也未必会有什么问题。

  然而它的身躯和高达数百米,在平时修行者的想象里都不会出现,如同通天梯一样的巨大藤蔓相比,却是如同跳蚤一样细小,无论它如何前行,都被覆盖过来的藤叶和浆果阻挡。

  这一片片巨盾般的藤叶和巨锤般的浆果虽然只是相当于一名名国士阶,大国师阶的修行者使用的魂兵,依旧无法和真正的圣阶力量抗衡,但关键在于,这些藤叶和浆果的数量很多…且还在不断生长出来。

  苍老的海妖王疯狂的撕碎一片片闪着莹润绿光的树叶,击碎一颗颗巨大的浆果。

  绿色的汁液和紫红色的浆果液体就像战场上战士的鲜血一样在不停的洒落。

  然而每击碎数片藤叶,那些被击碎的藤叶附近,就又会悄然生长出数片嫩芽。

  “看来只要他们的魂力不耗尽,这头海妖王就不可能对我们造成什么威胁。”林夕看着高空中好像在云端战斗的海妖王,轻轻的咳嗽着,对身旁的南宫未央说道。

  听到林夕的这句话,南宫未央没有发表任何的意见,她只是对上方的战斗已经失去了兴趣一般,转身走向那名盘坐在七颗宝石后方的妖族修行者…更加确切的说,她是在走向那七颗不停的涌出一股股独特元气的宝石,以及那一具腐朽的枯骨。

  浑身的魂力近乎耗尽,刚刚喷出一口血雾的池禾看着和自己越来越为接近的南宫未央,以及南宫未央身后的林夕,他一边尽力的调匀着自己的呼吸,一边问抢上前来,查看自己伤势的池雨音,“他们是什么人?你们对这海妖王做了什么?”

  这是两个很清晰的问题。

  第一个问题很好回答,发现池禾不仅是魂力消耗太过剧烈,而且内脏都因为剧烈震荡而有些移位的池雨音即便脸色变得越加苍白,但还是用最简单的话语,介绍了林夕和南宫未央的大致身份。但第二个问题,却是让池雨音有些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海妖王怎么了?”

  她只是下意识的说道:“还有一头海妖王被重创了,恐怕活不了。”

  “不止一头海妖王?”

  “你们重创了一头海妖王?”

  池禾竭力想要调匀的呼吸再次混乱,他强忍着冲到喉间的一口逆血,震惊道:“怪不得。”

  “怪不得什么?”池雨音问道。

  所有人的心中都有太多的疑问,所以所有人的目光,此刻都聚集在了池禾的身上。

  “怪不得这头海妖王会这么疯狂,不顾一切的想要冲进来,和这株古迹藤蔓对敌。先前我们逃到这里时,这海妖王不知是对建立这古迹的修行者有敬畏之心,还是有其它的原因,只是将我们困在这里,却从来没有进入这里的意图。”池禾缓缓的呼出了一口气,他对着池雨音解释了这一句之后,目光却是长时间的停留在了南宫未央和林夕的身上。

  他很清楚凭借池雨音等人的实力,不可能对付得了一头海妖王。

  所以这两名云秦修行者,应该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强大。

  “你们只遇到了一头海妖王?”池雨音再次问出了先前已经问过的问题:“池竹他们其余人呢?”

  池禾看着她,没有说话。

  另外那名叫池荆的,看上去只有十五六岁模样的羸弱妖族少年,似乎想要哭,却是硬生生的忍住。

  没有人回答她的这个问题。

  然而所有人,尤其是池粟和池珊等人,却是从池禾和池荆此时的目光里,得到了答案。

  先前那些进入这个黑暗山洞探险的族人里,最强大的修行者是在绿野城拥有丛林猎手称号的池竹。

  关闭广告

  池禾和池荆,只是先前那些族人里,修为最弱的两个。

  即便是林夕,此时也看出了些端倪,知道其余那些修为较高的妖族修行者,反而是为了保护修为较弱的先走,而死在了海妖王的手里。

  整座神庙般建筑物的内里,一时陷入了沉默,唯有外面惊涛骇浪的声音不断的响起。

  “它的魂力厚度比我们修行者要高出一些。”

  南宫未央突然打破了沉默,对着林夕说了一句。

  林夕点了点头。

  苍老的海妖王就像和无数国士阶,大国师阶的修行者在对敌,每一息的时间,消耗的魂力都是惊人的,如果换了普通的圣师,此刻魂力恐怕早已经耗尽。

  池雨音看着那名魂力也消耗过半的络腮胡子修行者,虽然明知道苍老的海妖王绝对耗不过,尤其在这么多族人已经进入这座建筑内里的情况下,苍老的海妖王这么做只是徒劳,然而这头海妖王的恐怖势力,以及心中太多的不解,还是让她忍不住看着池禾问道:“这到底是什么地方?你们发现了什么?”

  “不知道。”

  池禾的面容上浮现出了难言的苦笑,他摇了摇头,忍不住转身看着那具腐朽的骸骨,说道:“我们遇上一头海妖王时,已经探过了这里大半的地方,在这里面,也只是发现了一个这样的地方。唯一可以肯定的,这是一名和我们的修行之法有些关系的古修行者所建,但具体是他的修行之地,还是最终安息的陵墓,却是根本不得而知。”

  “所以除了这里,这个山洞里,没有其余可以用来对付这海妖王的了?”南宫未央想了想,认认真真的问道。

  通过池小夜的翻译,池禾点了点头:“应该差不多。”

  “所以它虽然打不进来,但我们也不能出去。”南宫未央点了点头,很简单直接的说道:“我们还是会被困死在这里。”

  整个神庙般建筑物的内里,再次陷入沉默中。

  池雨音等人的面色更加难看了几分,林夕的眉头也拧在了一起。

  南宫未央的话虽然简单直接,但却就像她的剑一样锋利,切开了目前所有纷杂的头绪,直接切中最关键所在。

  此刻外面的元气波动明显减弱了不少,苍老的海妖王的魂力也终于开始见底,不可能对他们造成威胁,然而即便是他们先前和海妖王的短暂作战,已经让他们出现了不少的损伤。如果池雨音等人能够完全守住它的攻势,让林夕和南宫未央放手进攻,以大黑配合南宫未央的飞剑,或许有可能一拼,对这头强大的圣阶妖兽形成致命的威胁。

  然而最关键在于,这头苍老的海妖王凝聚的蓝色雨滴不仅密集,且每一滴都像飞剑一样威力强大,池雨音等人,不可能完全守得住。

  在对方身上刺上一剑,付出的代价,便是身体被打成筛子,这便是他们必须面对的现实。

  被困在这里,不仅是或许会引发绿野城付出更多的代价,而且林夕和南宫未央,也付不起这样的时间。

  因为他和南宫未央,本身便是因为炼狱山和云秦的和谈而来到这里。

  大荒泽之后的力量,本身便是他之前所认为的,唯一能够对青鸾学院的命运和无数云秦人生死起到决定性因素的希望。

  所以此刻林夕的面容虽然还算平静,但他的手脚却也有些不自觉的冰冷。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目光开始停留在那七颗宝石上,停留在那具腐朽的骸骨上,停留在这栋如有生命的建筑的许多斑斓符文之上。

  ……

  南宫未央的目光,也在数息之前,就已经停留在林夕所看的这些东西上。

  她的想法一直最为直接简单。

  如果说现在可以利用的东西,就只有这个神庙般的建筑,那她此刻唯一的想法,便只是看能否从这里面,找出可以对付那头海妖王的东西,再去想其余任何的事情,在她看来,都没有任何意义。

  她和林夕,无形之中早已经成为救援小队里面最重要的人物,此刻她和林夕明显开始沉思,感知,池雨音等人便也下意识的保持了沉默,不对她和林夕有任何的打扰。

  南宫未央看了很久,感知了很久。

  最终她的目光落在了那具腐朽的,腿骨上生长出根须的枯骨身上,对着身旁的林夕,认认真真的说道:“这名古修行者似乎是想用某种手段,就像将自己和这座建筑和外面的藤蔓融为一体一般,汲取这座建筑和外面那株藤蔓的元气。只是不知道最后是否成功。”

  南宫未央的这句话,让所有的妖族修行者都心中一颤。

  林夕的眉头皱得更深,他没有出声,凝视了那具枯骨片刻,才缓缓道:“应该是这样。”

  “不管是否成功,死了就是死了,没有用处。”南宫未央在他感知和思考的时候,一直在耐心的等着,等听到他的回答,才又说了这么一句,然后看着他的眼睛,简单直接的道:“我想挖出那七颗宝石。”

  v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