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四十四章 不可等,不想等,便不等

第四十四章 不可等,不想等,便不等

  池雨音、池小夜、池珊…所有的人都震惊到了极点。

  唯有林夕似是早就明白了南宫未央的一些想法,面容依旧平静。

  “为什么?”

  他也看着南宫未央的眼睛,问道。

  南宫未央的眉头微微的蹙了起来,并非是因为他的态度,而是在思考着某个关键的症结,“这七颗宝石的符文和元气力量,和这座建筑以及外面那株巨藤截然不同,所以我怀疑这七颗宝石有单独其它的力量。只是我不能完全肯定,所以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说这句话的时候,南宫未央始终没有看那七颗宝石一眼,然而所有的人都可以感觉出来,她的所有感知,所有jing神,全部聚集在那七颗宝石上面。

  所以她并不是开玩笑,是极其认真,极其严肃的在问林夕的意见。

  然而越是如此,越是让池雨音这些妖族修行者心颤。

  哪怕经过南宫未央的这句话,她们也能够感觉到这七颗好像鹅卵石一样的宝石和这座建筑以及外面的巨藤似乎的确在气息上有很大不同,然而所有的人都对这座建筑里的符文没有任何的了解,即便是绿野城里的三名智者,也不可能肯定这七颗宝石挖出来之后,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

  若是在平时,她们恐怕都没有勇气挖出这七颗宝石,更不用说此时有那么强大的海妖王在等着。

  如果挖出这七颗宝石,没有什么特殊力量,外面的那株巨蔓又失去作用,那这里所有人都会死去。

  这是事关生死的决定,池雨音等人难以理解,南宫未央的表现竟然会如此干脆,简单和平静。

  令她们更加难以理解的是,林夕却是反而微笑了起来。

  “其实我刚刚也很想这么做试试。”林夕微笑着,看着南宫未央认真的回答道:“我支持你这么做试试。”

  “但这处地方不是我们先发现的,而且这也事关他们的生死,所以我们也必须听听他们的意见。”林夕的目光又落到了池雨音等人的身上,补充了一句。

  南宫未央本身只在意林夕的意见,听到林夕的回答之后,她便眉头微挑,袖中的轻薄飞剑就将飞出,但听到林夕接下来的一句,极少会为了别人而改变主意的她,却是听从了林夕的意思,抬起了头来,看着池雨音说道:“我们没有太多的时间可以耗在这里,那头被我重创的海妖王,快要死去,现在如果能够对付这头海妖王,我们会拥有两头可以融魂的海妖王。”

  她的语气平静,只是又认真的阐述了自己心里的另外一点想法,没有任何影响池雨音等人做出决定的语气。

  “你真的觉得可以一试?”池小夜的声音首先响起。

  她看着林夕,认真的问道。

  林夕看着她,点了点头。

  池小夜便不再有任何的犹豫,道:“好,我支持你们的决定。”

  池雨音嘴唇微动,然而她依旧没有发出声音,因为这个时候,池珊已经出声。

  在之前对敌那头苍老的海妖王时,看上去最为娇小,弱不禁风的她,反而是这批妖族修行者中最重要的主力。是她最后那朵梦幻般的绿se灵芝,以攻为守,才让这么多人全部能够安然到达这里。

  但她付出的代价也是十分的沉重。

  此刻她的脸se苍白得甚至有些透明,一股深深的倦容弥漫在她的脸上,让人觉得她似乎随时都可能沉睡不醒。

  她看着林夕,没有先行回答是否支持林夕和南宫未央的决定,而是轻声的问道:“你刚刚为什么一直要挡在我的面前?”

  林夕有些微愣。

  他不由自主的想了想之前对敌的过程,“可能是因为你给我的感觉好像是我妹妹。”他实话实说道:“所以没有注意就挡到了你的前面。”

  池珊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的所有表情,除了尊敬之外,她的眼瞳里多出了些别的东西。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池小夜信任你的原因。”她看着林夕,轻声的说道:“不过从今天开始,我也可以把你当成我的哥哥。”

  林夕莫名的想到了自己经历过的许多次战役。

  他想到了那些和自己一起战斗过的人,普通的云秦军人,或者修行者,想着那些活着的,或者已经战死的人,他很理解池珊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言语。

  “我很高兴有你这样的一个妹妹。”他颔首,对着池珊行了一礼。

  池珊横臂,以绿野城的方式回礼。

  而行礼的却又不止她一个。

  关闭

  池雨音横剑于胸前,也对着他行了一礼。

  “我和你们一起战。”

  这名绿野城年轻一代中最好战的修行者没有说任何的理由,只是说了这一句。

  池芒和池禾依旧无法理解,只是池珊和池雨音等人的表现,却让他们明白在进到这里之前,林夕和南宫未央一定做出过一些让池雨音等人决定这么做的事情。

  于是他们也不再发表任何反对的意见。

  南宫未央的眉头再次挑起。

  这次她的飞剑没有任何的停顿,直接化成了一道剑光,准确无误的贴着每一颗宝石的边缘,变成了世上最jing巧的撬杆,只是一息的时间,便已经完成了所有的动作,将七颗扁平的宝石从地上挖出。

  七颗扁平的宝石在飞剑残存的力量下,跃于半空。

  就在南宫未央的飞剑还未将这七颗宝石托起之时,那具给人极其怪异之感的腐朽骸骨一声轻响,腿骨上生出的许多根须全部崩断,整具腐朽的骸骨也像真正的枯木一样彻底垮塌,不复人形。

  同一时间,这座神庙般的建筑好像痛苦般轻颤起来,外面的峡谷里,发出了巨大流水般的声音。

  南宫未央的动作没有因此而有任何迟缓。

  她只是继续做着她计划里的事,她的飞剑轻轻飘飞,将七颗宝石全部托住,飞回到她的身前。

  在巨大流水般声音发出的时候,最靠近外面的池芒和池粟等人已经忍不住跑向了门口。

  他们顺着声音抬头,然后他们的身影马上石化般僵硬。

  林夕也出现在了他们的身侧,他抬起了头,看到了一副难以想象的画面。

  那株通天一样的巨藤上汁水四溢。

  巨大的水流声,就是这株巨藤的表皮破裂,内里的汁液倾泻流淌出来的声音。

  一股股的汁液,就像是一条条的瀑布,从空中垂流而下。

  这株在一息之前还生机勃勃,葱绿如玉的巨大藤蔓,在这一息之间就彻底的溃烂,一断断的茎叶溃烂般碎裂,一块块碎裂、软嫩的茎肉,从高空中,好像下雨一样坠落。

  这,就像一栋巨大的大厦,在他们的眼前,以惊人的速度,土崩瓦解!

  池雨音等人全部不可遏制的在发抖。

  这虽然是她们猜测中的一个可能,但真正看到这样的画面时,她们却还是无法控制住自己身体的发抖。

  “轰!”

  一声巨大的爆鸣,从那条甬道中冲出。

  有浓郁的水汽,随着狂风涌出。

  谁都知道,那头苍老的海妖王就将再次降临。

  南宫未央握住了自己轻薄的飞剑,一道魂力从她的左手中涌出,涌向剑身上的七颗宝石。

  “噗”的一声轻响,她的魂力就像涌到了七块普通的顽石上,没有能够沁入,反将七颗宝石全部推得往后飞出。

  池雨音等人的呼吸全部随之停顿。

  南宫未央的眉头蹙起,然而她的动作依旧没有任何的停顿。

  她的飞剑同时往前飞出,再次托住这七颗宝石。

  飞剑以可怕的平稳姿态,托着七颗宝石飞到了池雨音的身前。

  “你试试。”南宫未央有些微恼,但依旧认真的说道。

  池雨音已经根本没有任何的时间去考虑什么,她只是下意识的,一股魂力从手中涌出,朝着这七颗宝石贯入。

  也就在这一瞬间,一颗蓝se的雨滴,从空中坠落。

  这颗蓝se的雨滴出现在巨大藤蔓的最正中,沿着最中心坠落。

  整株已经迅速崩塌的巨大藤蔓,就像瞬间被人从顶至根,捅入了一根巨大的铁棍。

  惊人的汁水呈片状从裂缝中挤压出来,然后整株藤蔓,朝着四面八方,散花般裂开,坠落。

  苍老的海妖王的身影,出现在了甬道的出口,直接飘飞而下!

  它脚下的蓝se光环,就像一片深海一样,莫名的压力,压得池粟等人甚至根本透不过气来。

  也就在这一瞬间,七颗宝石微微一晃,没有被冲飞出去,却是脱离了轻薄的飞剑,悬浮了起来。

  一层若有若无的白se云纹从内里不停的泛出,泛到绿se宝石的表面。

  有一条条若有若无的纯净绿se光线,却是带着一股磅礴的元气,在池雨音的身外生成,缓缓形成一片片奇异的光符,像是符文,又像是奇特的文字。

  又有一滴蓝se的雨珠坠落。

  坠落在数片刚刚生成的绿se光符上。

  这些梦幻的绿se光符,又似乎流转不息,主动迎向了这滴蓝se的雨珠。

  蓝se的雨珠看似轻柔,实则带着一柄飞剑刺落般的恐怖力量。

  然而在和这些纯净绿se光线接触的瞬间,池雨音的脸se只是微微一白,一声轻呼之间,不由自主的再加了数分魂力的灌输,而蓝se的雨珠,却是压得那些绿se的光线微微下沉,就好像坠落在一顶绿se的大伞上,然后蓝se的雨珠便散开成无数细小的水流,沿着这些绿se的光线流淌而出。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