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四十七章 朋友

第四十七章 朋友

  林夕凝视着这名外表柔弱的妖族少年,他从对方微怯的脸庞上看出了些什么,于是他惊讶的问道:“你有一直让这头海妖王活着不死的办法?”

  池荆在林夕的注视下有些羞怯,他微微的低了低头,羞怯道:“是的,我能使用寄居草。看小说就上域名就是的全拼,请记住本站域名!”

  池粟闻言一怔,忍不住出声道:“我有寄居草种子。”

  池荆看着他笑了笑,说道:“我知道你有寄居草种子。”

  “你什么时候能够御使寄居草的?”池粟将一股魂力贯入手上奇特容器里,取出了数颗深黑『色』的细小草籽,又忍不住看着池荆问道。本书首发无弹窗阅读

  池荆轻声道:“已经两个月了。”

  这样的对话,自然激起了林夕这个好奇宝宝的好奇心。

  他看着池荆手里的细小草籽,忍不住问道:“寄居草有什么作用?怎么,你们每个修行者所能控制的植株,都不一样,都有特定的么?”

  这种问题对于绿野城的修行者而言都是显得很白痴,很愚蠢的问题,然而这场生死大战之后,所有这些妖族修行者对于林夕和南宫未央的看法都已经彻底的改观,且林夕和南宫未央先前表现出来的所有手段,让这些骄傲的妖族修行者也彻底明白,外面的修行世界和他们的修行世界截然不同。同样他们认为很玄奥的东西,在外界的修行者看来会显得十分普通。

  “寄居草会汲取一些妖兽血肉中的养分,但会让妖兽陷入最深沉的沉睡,不会死去。”

  池雨音走上前来,将七颗此刻似乎闪耀着普通光泽的宝石托着,递给林夕,同时解释道:“每一株植株都有一些自己独特的元气,我们要沟通植株,也需要一些契机,一些感悟,所以少则数种,多则数十种,我们每个族人都会有自己特定的和擅长的植株,并非是可以御使这古妖林里所有的植株。”

  林夕接过了七颗宝石,感觉触手就和普通的鹅卵石没有什么分别,他有些明白道:“也就是说,哪怕你们族里能够借助这些植株力量的修行者,最多也就是能使用数十种特定的植株,就像能够使用数十种不同的魂兵一样?”

  池雨音点了点头。

  所有这些妖族修行者里,看上去面相最老的络腮胡子修行者此时也有些羞愧般出声:“我的食妖花只能近战,所以先前便一直不能和你们并肩战斗。”

  “你的食妖花最厉害的还是里面的汁『液』吧,我看恐怕是连寻常的盔甲都可以腐蚀掉?”林夕看着这名一路上沉默寡言的络腮胡子修行者,微笑道:“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络腮胡子修行者点了点头,答道:“我叫池花。”

  林夕忍不住想笑,他实在没办法将这个名字和面前这个络腮胡子修行者联系在一起。

  池粟笑了起来,看着憋着笑的林夕解释道:“我听智者说过,你们云秦的很多地方有抓周的习俗,我们绿野城也有类似这样的习俗,所不同的是,我们是在出生百日的时候,就会举行这样的仪式,看婴儿自己最亲近哪种植株,一般婴儿自己抓住的某种植株,便往往成为他修行过程中,第一种沟通和御使的植株。一般我们绿野城的习俗,也会以他抓取的东西来给孩子命名。”

  “这就像是本能的天『性』。”林夕表示理解的点了点头,他看着池雨音和池小夜,“你们的名字也和这种习俗有关?”

  池雨音点了点头,道:“我是抓取了雨音蕉,她是抓取了小夜草。”

  “那么你呢?”林夕又忍不住看了一眼池粟,又看着池珊,“我看你们好像是互相配合作战?”

  “池珊是我们族里少有的灵感者,她是我们族里能够沟通和使用植株最多的人之一,到目前为止已经可以控制七十余种植株,且大多都是可以用于战斗的植株。”池雨音的脸『色』肃然了些,“池粟是我们族里的灵种者,他能够和粟杉木沟通,能够保持许多种子的活力。”

  大约是觉得说得还不够详细,池雨音又补充了一句,“灵感者和灵种者都是拥有独特体质的修行者,在我们族里的数量也十分稀少。许多种子一离开母体,或者不在一些特定条件下储存,便会很快死去,灵种者能够利用粟杉木的元气,让这些种子保存良好,所以灵种者和灵感者的组合,在我们族里一直是最为强大的。”

  “就算是数千重骑军,也未必是你们的对手。”林夕由衷的感叹。本书首发无弹窗阅读

  “我和池小夜一样,也能够催生法精藤。”池雨音看着林夕,道:“我和你回云秦。”

  林夕没有想到池雨音在这个时候直接说出这样一句,一时有些发愣。

  “还有我。”

  满脸倦意的池珊在林夕出声之前,便已经认真且坚定的说道。

  池芒和池粟等人互望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中和自己一样的心意,他们虽然没有出声,但却都微笑着看着林夕。

  “我也去。”

  因为他们没有出声,所以一个不大,怯怯的声音,便显得分外清晰。

  说话的是看上去最为柔弱的池荆。

  “不要小看他。”池雨音认真道:“他是我们绿野城里的驭蜂者。”

  “驭蜂者?”林夕怔了怔,有些回过了神来,吃惊道:“是可以驱使蜂塔里的天玉蜂的?”

  “是的。”池荆大概是生怕林夕拒绝自己,怯怯的,却是很快的说道:“我能够培育蜂塔,驱使一些天玉蜂…只是我带着的天玉蜂被那海妖王杀死了,所以你现在看不到。”

  “厉害。”林夕愣愣的吐出二字。

  “我的这些族人足以很快帮你组建一支巨蜥军…你是不是有种自己是大人物,登高一呼,从者云集的感觉?”池小夜彻底的放松下来,看着发愣的林夕,忍不住轻声的取笑道。

  林夕听到了池小夜的声音,他却没有像之前一样和池小夜开玩笑,而是认真的摇了摇头,用唯有两人能够听见的声音道:“完全没有,因为我知道他们帮我,不是因为他们觉得我和南宫未央多么厉害,而是因为他们把我们当成朋友。”

  ……

  南宫未央在池小夜的沉默里开始缓缓睁开眼睛。

  她体内的魂力依旧很空,在和两头海妖王前后的对战里,她也受了不少的内伤。

  然而即便是没有多少魂力波动围绕在她的身上,在她睁开眼睛时,她的身上,也明显多了一股深沉如海的气息。

  似乎只要她愿意,她的脚下便会随时出现一汪蓝到发黑的深海。

  林夕知道这是她成功融魂之后,自然流淌的气息。

  这名面嫩的女圣师,本身就是圣师之中顶尖的存在,在成功利用海妖王融魂之后,她便会彻底像之前的闻人苍月和谷心音一样,超脱普通圣师的范畴。即便是中州城影子圣师那种强者,或许今后也未必能够承受住她的一击。

  然而看着缓缓张开眼睛的南宫未央,林夕此刻的心中,却依旧没有多少的欣喜。本书首发无弹窗阅读

  在之前池雨音等人觉得有些诡异的时间里,他其实已经试着做了一些事情。

  他试出来,自己根本不能够融魂。

  并非是因为海妖王的境界相对于他而言高出太多,他不能够在玄奥的意志争斗里压得住海妖王,而是当他试着融魂时,他的身体已经本能的抗拒,他的脑海里似乎已经被另外一种强大的力量占据。

  那是和一片深海截然不同的雷狱,更具毁灭『性』的金『色』雷海。

  所以他证实了自己很久以前的一个猜测。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可以将云秦长孙氏,看成是血脉里流淌着金『色』血『液』的某种强大妖兽。

  到底用人形妖兽或者妖兽进化而来来形容,根本无关紧要。

  他所在意的是,他在碧落陵之后,能够拥有和云秦皇帝一样独特的元气力量,能够激发出威力强大的金『色』雷霆,并不是什么奇迹或者异变,而是在那一瞬间,长孙无疆对他进行了主动融魂。

  长孙无疆已知必死。

  但他希望林夕能够活下去,所以在死去之前,他对林夕进行了主动融魂。

  因为他将林夕看成朋友。

  而且此时此刻,林夕也明白了长孙无疆的另外一个意思。

  这是一个请求。

  林夕先前答应了长孙无疆,尽量看在云秦皇帝是他的父亲的份上,让林夕体谅一个失去最看重的儿子的父亲的心情。

  这种能够激发金『色』雷霆的力量,便是长孙无疆对于林夕答应这件事的回报。

  林夕明白了这一切。

  他的脑海之中,甚至出现了长孙无疆当时对自己提出这个要求时的眼神。

  他也想一直做出让步,做到答应朋友的这个请求。

  只是长孙无疆会知道现在的青鸾学院和云秦帝国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么?

  他知道曾经在很多人眼中圣明且励精图治的云秦皇帝,变成了什么样的存在么?

  他觉得如果长孙无疆还活着,应该也会和自己做出一样的选择。

  “对不起。”

  所以他沉默的,在心中对着自己的这个好朋友,轻声的说了声对不起。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