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五十一章 能否陪我赌命

第五十一章 能否陪我赌命

  许箴言的马车缓缓穿行在中州城中。

  中州城的街道里,到处张灯结彩,一派喜庆气息。

  云秦和大莽议和谈定,在中州城里的普通百姓眼里,庞大的云秦帝国在连年的战争之后终于获得了胜利,今后将会迎来平和的时光。

  许箴言知道真正的局势却截然相反,所以在阴暗的马车车厢里,他的脸上始终挂着一丝淡淡的嘲讽表情。

  炼狱山里的至高存在,为了不给青鸾学院时间,直接割让了大片土地给云秦皇帝。

  云秦皇帝以最快的速度,下达了一道旨意,让三万大莽军士回归故里。

  随着这道旨意的层层下达,绝大多数云秦官员和云秦的普通百姓才知道,在去年的东景、韶华、坠星陵会战里,大莽老皇帝的学生,流亡在云秦的湛台浅唐在坠星陵带走了五万残兵,这五万残兵在被他带道龙蛇边境的途中,死去了两万人,最终有三万大莽军人在龙蛇边关成了流寇。

  在普通官员和云秦百姓的眼中,这成为流寇的三万大莽军人原本最终的命运便是被剿灭在云秦,这一生便永远不可能回归故里。现在和谈已定,云秦皇帝主动让这三万大莽人回归故里,这当然是十分正常,可以充分显示云秦的宽容和大度的事情。

  且绝大多数云秦人都会觉得,战争的时候,这些大莽军人自然都是敌人,当然要尽可能的将之击败,杀死,然而战争已然结束,这些大莽人便也是家有儿女和父母的普通人,也应该让他们回归田园,这些大莽人自然也会感其恩德,这一生应该不会再对云秦动刀兵。

  只是许箴言和许多真正的权贵却都知道,云秦皇帝的这道旨意,和先前他下令直接对青鸾学院出兵并无两样。

  对于炼狱山而言,这三万大莽军人只是叛军。

  哪怕大莽王朝必然会发出让这三万大莽军人安然卸甲归田的旨意,然而这三万大莽军人如果真像被云秦大赦的犯人,放回大莽,那么迎接这三万大莽军人的,不会是妻子儿女和父母,而会是永远不见天日,直至死去的炼狱山奴隶生涯。

  这三万大莽军人自己都应该会十分清楚这点,只是如果他们不肯回,云秦帝国便会堂而皇之的彻底将之剿灭。

  南陵行省和谈已定,云秦和大莽不再交战,云秦皇帝将可以很轻松的调动足够的军力,甚至得到大量大莽修行者的帮助,剿灭这支铁心做流寇的大莽军队。

  现在整个世间,甚至连云秦皇帝都并不知道湛台浅唐和林夕的真正关系。只是今年春在大莽发生的一系列刺杀,至少已经可以让人肯定,在对付炼狱山这件事上,青鸾学院和湛台浅唐会并肩战斗。

  让三万大莽军回大莽是死。

  不让三万大莽军回大莽,同样是死。

  云秦皇帝只是利用简单的一句话,一道旨意,就将整个矛头,调集在湛台浅唐和这三万大莽军人的生死上。

  现在许箴言都无法猜测湛台浅唐会做什么样的选择,那些大人物的心意,都好像笼罩着一层浓雾,就连他这样级别的人物都根本看不透,看不清楚。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一场比上百万大军厮杀的国战还要大的大戏,修行者世界里最最巅峰的对决,已然正式揭幕。

  还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许多的云秦修行者,都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来阻止炼狱山的侵入,但目前青鸾学院这一方,在失踪的林夕出现之前,依旧处于被动,依旧处于绝对的劣势。

  当年的张院长都没有能够将炼狱山掌教从那张宝座上拉下来,许箴言不认为林夕和已经式微的云秦修行者能够战胜炼狱山掌教。只是他始终清楚,目前这些和他无关。

  他只需要依旧在许多人眼里像一条低贱的狗一样活着,然后慢慢等待着自己的权势变得越来越强大。

  就如现在,他便是以卑贱讨好的姿态,去赴容家的一次宴会。

  在去年秋祭文玄枢谋逆失败之后,整个中州皇城里最有权势的,不是新起的冷家,而是始终低调而沉默的站在皇帝一边的容家。

  虽然在容家人的眼里,他依旧可能是一条低贱的狗,然而他却毫不在意,因为即便如此,他依旧也能从容家的手里得到一些肉骨头,得到一些实质的好处。

  “真正要咬人的时候,一口也就咬死了…林夕,如果你死了,我会为你挂上一盏灯。”许箴言看着车窗外街道旁的红灯笼,突然想到,林夕如果死了,自己会不会突然变得很寂寞。

  ……

  白山黑水之间,螯角山上,湛台浅唐安静的揉碎了一卷密卷,鬓角某一根花白的头发,在这一瞬间骤然变成全白。

  他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转过身来,正好看到高亚楠从不远处走来。

  “林夕之前对我说过,整个世间就像是一条往前蜿蜒流动的大河,不管是任何强大的存在,都只是这条大河里面的一条鱼,或大或小,谁也无法彻底决定这条大河前进的轨迹。然而现在的炼狱山掌教,却是在漫长的等待中变成了能够彻底决定这条大河前行的存在。我们花了许多时间,将这里打造得固若金汤,然而现在却可能根本全无作用。”看着走到自己面前,青丝在山风中飞舞的高亚楠,湛台浅唐摇了摇头,轻声道:“对于战胜这样的存在,我实在没有什么信心。”

  高亚楠的目光投向更远的龙蛇山脉之后,一时并未出声。

  湛台浅唐深吸了一口气,凝重道:“青鸾学院会如何决定?”

  高亚楠将目光收回,看着他,道:“在听你的决定之前,我不会告诉你青鸾学院的决定,因为这些都是你的子民,我不想青鸾学院的决定对你的决定造成影响。”

  湛台浅唐沉思了片刻,轻声道:“我会带着这三万大莽人去千霞山。”

  高亚楠也沉吟了一下,说道:“我必须提醒你一件事,林夕还没有消息,我们没有人能够肯定,他会及时的回来,更没有人肯定他会带着足够的力量回来。”

  “我没有什么选择。”湛台浅唐看了高亚楠一眼,说道:“如果这三万大莽军人一定要死,那我宁愿陪他们一起死在千霞山。现在云秦皇帝并不知道这边的黑市生意,不知道我们和穴蛮的联系,这样至少不会暴露…而且炼狱山掌教虽然表达出了一些正式出世的心意,然而谁都不可能知道他接下来会决定怎么做,对于我们而言,只有堆上更多足够诱人的糖果,才能让他出现的机率高一些。”

  “如果林夕没有及时回来,如果确定无法对炼狱山掌教造成威胁,那么有些人便可以等待以后,有些人就至少可以当成试金石,让人看清楚炼狱山掌教到底拥有些什么样的力量。”

  “我们青鸾学院哀牢后山的讲师们分析了从炼狱山传回来的许多情报,得出的结论是,这次已经是杀死炼狱山掌教的最大机会,否则等到炼狱山掌教和云秦皇帝的联合力量真正攻破青鸾学院之后,机会便更加渺茫。”高亚楠点了点头,看着湛台浅唐,说道:“既然你做这样的决定,看来也是这样认为?”

  “如果简单的将林夕的力量视为一部分,将我们所有人的力量视为一部分,即便是换了我,也会认为现在是最好的时机,因为林夕和我们的两部分力量很有可能会被割裂开来。”湛台浅唐点了点头,“而且林夕没有成就圣师之前,永远是最好的出手时机,因为来自他那一部分的力量,在炼狱山掌教的眼中会是弱势的时候。即便杀不了林夕,他也会先设法毁掉我们这一部分力量,二去其一。”

  “我们处于劣势,今后恐怕会越来越衰弱,所以如果这次他真的会出现在千霞山的话,那这次便是杀死他的最好时机。”

  高亚楠的面容依旧平静,但指关节却因为用力而有些微微的发白。

  因为这一战如果真正爆发,将会是一场前所未有的旷世大战。

  “我要先行离开一段时间,我要在这些大莽军人到达千霞山前,完成一些事情。”湛台浅唐看着她,真诚的说道。

  高亚楠知道很多人都在准备,她也知道湛台浅唐的修行也处在一个最为关键的关卡,需要一个契机。

  所以她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也认真的点了点头。

  ……

  湛台浅唐很决然的离开了螯角山。

  他已经比世间任何的大国师巅峰修为的修行者都要接近圣师,如果能够在面对炼狱山掌教之前突破到圣师,那自然对炼狱山多一份威胁。只是他要做的事情,却并非像高亚楠想的寻找一个强大的压迫,突破圣师这么简单。

  在连夜离开了鳌角山之后,他来到了一个很多黑市商旅聚集的边陲集市。

  在一间破屋里,他出现在一名身上和脸上有许多疤痕的黄衫男子面前。

  他对着这名男子躬身行了一礼,认真道:“胡将军,能否陪我赌命?”

  ***

  第二更,接下来看看尽力写出第三更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