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五十二章 时间已至

第五十二章 时间已至

  一般世间的修行者,在想要邀请另外一名修行者和自己一起去做极危险的事情时,都会说的是:“敢不敢和我一起去赌命。”

  但湛台浅唐知道眼前这名圣师经过大|荣大辱,且已经做过不要命的事情,所以他不问敢不敢,只问能否。

  正在喝着药粥的黄衫男子看了湛台浅唐一眼,根本没有先问任何事情,只是点了点头,然后穿上了一双很结实的旧草鞋,喝光了碗里和身旁瓦罐里的药粥,站了起来。

  ……在中州城里,此刻云秦最大的门阀容家拥有许多制造魂兵的工坊。

  这些工坊里,汇聚着整个中州城最优秀的大匠师。

  然而这些大匠师永远不会说自己是整个云秦最优秀的,因为昔ri有那么一批最优秀的前辈,已经被张院长带回了青鸾学院。

  那些匠师其中有些还活着,在这么多年里,又带出了许多身穿学院黑袍的讲师和教授弟子,其中有些人,甚至又比他们还要优秀。

  青鸾学院的工坊,自然才是代表着云秦最高水准的存在。

  工坊里有许多无法移动的设备,有些炉塔若是废弃了,要在另外一处地方重建,便不知道要花费多少的时间和人力,更何况任何大匠师都明白,用惯了的东西才最顺手,如果是换了些新东西,便可能会导致很大的误差,甚至让他们根本无法发挥出平时的水准。

  光是这样的一个方面,便足以说明青鸾学院里许多建筑的本身,就是青鸾学院的底蕴和力量。

  如果登天山脉里的青鸾学院变成废墟,那青鸾学院就会失去很多真正的力量。

  所以在炼狱山掌教已经有降临到青鸾学院的心意时,青鸾学院便已无路可退,唯一能做的便是应战,尽量在青鸾学院被破之前,做出决战。

  身穿黑袍的佟韦站在青鸾学院一处工坊的一座高炉前。

  这座工坊在登天山脉某座雪峰的山体里面,学院的讲师和工匠不知道花了多少时间,将这座山掏空了小半,他身前的这座高塔高达数十米,甚至和某些系的新生殿一样庞大。

  数十名身穿学院讲师或教授黑袍的学院修行者像一只只蚂蚁一样奔忙在这座高塔外的一些平台上,或是做着观测记录,或是不停的朝着一些风机等构件贯注着魂力。

  在数名学院教授的厉声大喝之下,底部的一个炉门陡然打开,一条火龙从炉门中冲出,卷出数十米,接着内里一个奇特的转炉翻转着,一条金属溶液沿着一条沟槽缓缓流出,流到一个不知用何种金属制成的天蓝se平台上,凝成一团。

  待到这一团金属略微冷却,数名身上魂力激荡的黑袍讲师挥动同样天蓝se的金属大锤,不停的锻打起来。

  整个高炉中的火光慢慢熄灭,所有高炉上的讲师和教授都紧张的汇聚到了这个平台,而这一团金属在锻打之下,变成不断折叠延展的狭长一条,却是唯有一枝箭矢般大小。

  这样庞大的一个高炉,这么多的学院匠师,竟只是为了冶炼这样大小的一团金属!

  这团金属在冷却下来时,原本是铁灰se,然而在不停的锻打之中,天蓝se大锤和下方天蓝平台的一些天蓝sese泽,却似乎慢慢的渗透到了这团金属里,这团金属的冷却定型的过程也是极慢,在不知道经过了多少万次的极快速捶打之后,这团金属最终变成了一枝没有任何符文的宝蓝se金属箭矢。

  在经过数双苍老的手层层鉴定之后,这支箭矢最终交到了佟韦的手里。

  在学院的内乱之后,佟韦便一直没有在圣阶的战斗力出现。

  他一直都在蓄势。

  青鸾学院也在蓄势。

  现在他抓住了这支箭矢之后,他便离开了这座工坊,离开青鸾学院。

  ……因为张平的存在,所以青鸾学院的哀牢后山比任何时候都要清楚炼狱山掌教的动向。

  炼狱山掌教不想给青鸾学院时间。

  所以青鸾学院本身,也在动用着一切可以动用的力量。

  在佟韦离开青鸾学院之时,安可依却在御药系的一间房间里和自己赛跑。

  她甚至已经十几天都没有洗脸,脸上脏兮兮的,但因为脸上的神情太过于认真和专注,却反而显得非常可爱。

  关闭

  她的面前有一套外界的修行者和制药师根本没有办法理解的瓶瓶罐罐,这些完全透明的器皿用同样透明的管线连接在一起,很多处地方由不同的火力加热着,其中的药液蒸发出各种se泽的蒸汽,很魔幻的在最后的一个封闭器皿里交融在一起,变成更多的se彩。

  她的身后堆砌着一束束的花朵,这些花朵se泽极其鲜艳,太过美丽,且花瓣上有一个个如眼般的斑点,显得有些妖异。

  当那些蒸汽最终凝结成紫黑se的药液,被她取出,用数种方法试过药xing之后,她出神的愣了片刻。

  这一次的研制再次失败,她有些气馁,又忍不住想到了林夕。

  她下意识的觉得如果林夕在帮忙做助手,可能效果会好一些。

  这样的气馁也只是维持了数息的时间,她再次清洗了所有器皿,将身后大量的花朵制成药液,用繁杂的手段提炼,然后又开始加入十几种其它的配药,再次开始在外界制药师眼中绝对不可思议的试制过程。

  繁杂的se彩最终又凝聚成紫黑se的药液。

  她又和之前一样开始测试药xing。

  其中一种手段,便是以身试。

  她用了极少分量,对于她而言应该是安全分量的药液,用独特的中空银针,刺入自己的血脉之中。

  一股奇特的chao红,染红了她的双颊。

  她微怔,又是羞涩,又是沮丧得想哭。

  利用千魔窟的魔眼花为引,学院和她是想要研制出某种可以比魔变药物更大幅度提升修行者潜力的药物,然而直到现在,她没有能够炼制出这种药物,却是yin差阳错的炼成了另外一种药物。

  安可依平时脑海里各种御药方面的知识始终占据着主导,她的整个人就像一卷书卷,像她这样的人都会沮丧的想哭,便说明她的情绪真的低落到了难以想象的地步。

  然而在她取出两颗丹药想要吞服下去之时,她却突然顿住了。

  她突然想到,这虽然不是她所想要炼成的药物,但这种药物的药xing,却猛烈到同样骇人的地步,也足以对圣阶之上的存在造成影响。

  她又恢复了平时一样的书卷气,脸上却浮现出更多的红云。

  然后她极其小心的收好了炼制出来的药液,走出了这间房间,离开青鸾学院。

  …………上万名大莽人聚集在响马集旁的官道上。

  响马集已是大莽北部最边陲的小镇之一,这里出现这么多大莽人,便说明恐怕是方圆百里之内,其余所有村庄的大莽百姓全部赶了过来。

  这上万大莽普通百姓大多是妇孺和老人,极少有青壮年。

  在最早的云秦南伐中,这大莽北部边疆的大多数青壮年,都已经为了抵御云秦军队而参军战死。

  正是因为如此,所有这些从四面八方收到消息聚集而来的妇孺和老人都很愤怒,他们聚集在这里,就是想要问问即将经过的大莽皇帝御驾,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将大莽的这片土地割让给云秦。

  这些妇孺和老人的亲人已经死在了战争里,他们也不想战争继续,但他们也不怕死,他们也不想自己的亲人的死去变得毫无意义,他们怎么都想不明白,那么多人为了将云秦人赶出这里而死去,并最终成功了,但为什么现在这里到他们身后的许多土地,都反而变成云秦的了?

  很多老人已经决定,如果阻止不了皇帝的车辇,他们便直接死在皇帝的队伍前。

  大莽皇帝车队的护送军已经出现在他们的视线里。

  更远处,竖立着许多华盖的皇城车队也已经依稀可见。

  然而这些愤怒的大莽妇孺、老人的目光却又很快的凝固了,他们脸上的愤怒变成了震骇和恐惧。

  他们看到了越来越为接近的大莽皇帝车队之后出现了许多鲜艳的红se。

  他们看到了血样的红se里面,还有一股冲天的黑se浓烟。

  这股如同魔狱里冒出的浓烟,使得内里的车辇显得无比的高大。

  无数年下来累积的,有关那些身穿血样神袍的神官和这样的黑烟车辇的恐怖事情,彻底的压倒了这些边陲大莽民众的愤怒,这种从骨子里泛出来的,对神祗般的恐惧和敬畏,压倒了一切,让这些大莽边民都纷纷避让到官道两侧,跪拜下来,连头都不敢抬起。

  同样和他们一样畏惧的护送军chao水一般从他们的身前涌过。

  大莽皇帝的御辇通过了这里,血样的红se和包裹在冲天黑se浓烟中的车辇,也经过了这里。

  前方不远处,便已是千霞山,千叶关。

  一名站在千叶关最高处的黑甲将领也看到了这股冲天的黑se浓烟,他知道他最尊敬的顾云静大将军便是为了阻止这样的人物而战死,因为震撼和愤怒,他冷峻的嘴角都不停的发抖起来。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