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五十四章 可敢一战?

第五十四章 可敢一战?

  大莽皇帝的御驾终至千霞山,翌日,两国弭兵会正式举行。

  千叶关的云秦军队按云秦礼司制更服,全部换上轻铠,按礼制布置旌旗列阵。

  正午时分,以大莽皇帝为首的大莽使团按大莽礼制,按战败者的姿态行向弭兵会盟台。

  以刘学青为首的数十名云秦官员在盟会台上首,等着大莽使团行至下首,这些盛装出席的云秦官员身后数十面旌旗猎猎作响,肃穆列队的云秦军队身上铠甲和兵刃的反光,就像坠星湖里的无数水波鳞光,洒落在这些云秦官员和大莽官员的身上。

  盟誓、互赠国礼以示交好、订立盟书、落帝印…一应手续有条不紊的在庄严肃穆的气氛中进行。

  一只蘸满浓墨的批笔送至刘学青的手中。

  没有出现任何的意外,只要刘学青在面前的盟书上落笔,签署自己的名字,再交由大莽皇帝亲笔落下自己的名讳,这份盟书便算是正式签订。

  这次和谈,在他的主持之下,彻底变成大莽的求和,只要他的笔落下,作为云秦主持和谈者和最终签署协定者,他必定会在云秦的史书中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流传在云秦的故事里。

  然而就在此时,他的手却是出奇的僵硬,拿起笔却有些签署不下去,他生怕自己一落笔,签署的不仅是这张盟书,还是宣判青鸾学院灭亡的判决书。

  他是真正鞠躬尽瘁,只为云秦考虑的名臣,所以在这种时候,他才有如此莫名巨大的心理压力。

  而他的背疮十分严重,所以在这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他的手上时,他却有些支撑不住,感到了眩晕,持笔的手摇摇晃晃,一时间手中的笔都似无法握住而要掉下。

  他身旁一名礼司的高阶官员见状大惊失色,不自觉的上前一步,扶住刘学青,同时想要帮刘学青拿稳那支笔,至少不要直接掉落身前的盟书上。

  然而就在此时,一股微风,吹拂过会盟台。

  千叶关本来就在千霞山的山巅隘口,一直都有很强的山风,此刻突然有一阵似乎很轻柔的微风吹过,又同时让很多人感觉到,这便太不寻常。

  会盟台上方的空中,突然出现了一条淡青色的剑光。

  那是一柄轻薄的飞剑。

  这柄飞剑很细,细得就像鱼肠,长度不过一尺有余,且飞行的速度似乎比声音还快,如果不是剑光本身是淡青色,又在空中因为和空气摩擦以及音爆,产生了一条蓝白相间的云流,否则绝大多数人都会只感觉到微风拂面,看不到这道飞剑。

  然而即便如此,会盟台的上方、前后,绝大多数人在这一瞬间,还是根本没有反应过来这一道飞剑是从哪里飞来。

  倪鹤年和这道飞剑距离极远。

  他的眼睛比场间任何人都要差。

  然而在这道飞剑出现的一瞬间,他的脸上就出现了一丝由衷的笑意。

  这一场最终不知道多大的大戏,原来是以如此有趣的方式开场。

  ……

  许多人不及看这一柄细如鱼肠的淡绿色飞剑的来处,却看到了剑光的落处。

  这一柄淡绿色的飞剑,如无孔不入,无法可避的春意一般,直指大莽皇帝。

  这一柄飞剑,竟是要刺杀大莽皇帝!

  刘学青周遭的云秦官员、以及千叶关的军方,没有任何圣师的存在,所以根本无法阻挡这一柄突然出现的飞剑。

  虽然所有的炼狱山神官都和大莽护送军一样主动停留在千叶关外,虽然大莽的圣师一直都比云秦要少,且在连年的战斗里死去的也不比云秦少,但大莽皇帝身旁,自然不可能没有圣师。

  在这柄淡绿色的飞剑突然出现,剑意直指大莽皇帝时,他身旁一名学士官袍装扮的老年供奉身上便也剑气大作,一柄古铜色,布满孔雀尾羽般符文的飞剑,便也破空而出,拦向了这柄淡绿色的飞剑。

  然而在出剑的一瞬间,大莽皇廷的这名大剑师的面色便已变得雪白。

  因为他发现,这柄淡绿色如鱼肠细小的飞剑,走的是极速剑道,飞行速度远超一般的飞剑,此刻他一剑飞出,却是毫无信心拦截,恐怕只有在飞剑入肉迟滞的瞬间,他才能斩中这柄飞剑。

  只是到那时,便已然迟了。

  是谁有这么快的剑?

  是谁敢在这种场合,公然破坏会盟,刺杀大莽皇帝?

  这名战意刚起便瞬间全消,被无力充斥的大莽御剑圣师,浑身冰冷的准备迎接大莽皇帝的死亡。

  他是大莽皇帝身旁的供奉,自然清楚其余任何一名护卫都没有自己这样的实力。

  所以在他看来,大莽皇帝已然必定被这一剑刺杀。

  然而他却没有注意到,在这柄飞剑出现的一瞬间,他身旁的大莽皇帝满面浮现的只是怨毒和愤恨的神色,却并没有多少恐惧。

  他也没有注意到,有两名大莽中年礼官,一直站得比他还要靠近大莽皇帝。

  就在此时,一道白色的剑光,从其中一名中年礼官的官服下方贴地飞出,看似平淡无奇,却是准确的截住了淡青色飞剑的去路。

  叮的一声轻响,又化成万道雷霆轰鸣。

  恐怖的流散剑气将坚硬的黑石盟会长桌的桌面冲出无数尖锐的沟壑,白色的剑光沉稳的顿在满脸怨毒的大莽皇帝面前,淡青色的飞剑就像一只折翼的蜻蜓倒旋飞出。

  无数剑气冲击激起的如针石屑也依旧带着如箭矢一般的力量,只是大莽皇帝身旁另外一名礼官身上气息微震,一股磅礴的力量,却是将这些如针石屑全部阻挡住,悬浮在空中,接着往下坠落。

  直到飞剑先前在空中破空的嘶鸣声和此刻剑气冲击的轰鸣声响起,场间许多人才终于看到了这一柄淡绿色飞剑的来处。

  在一座靠近悬崖的碉楼旁,一名看不清面目,身穿轻铠,看上去和普通云秦军人别无二致的修行者正以比箭矢飞行还快的速度,往后倒掠,虽急于退却,却依旧充满潇洒自如的宗师气度。

  他就是在朝着悬崖疾掠,就是要像一阵风,冲向悬崖外的高空。

  也就在此时,悬崖外某处峡谷里,却是飞出了一只通体闪耀着光黄的木鹤。

  虽然木鹤距离这名疾退的圣师还很远,但是所有的人都不认为这名圣师是要自杀,他们都清楚这名拥有超脱世俗力量的圣师会在急剧的喷涌魂力后,将自己抛飞得极远,然后这只神木飞鹤,自然会在空中某处将他接住。

  “是青鸾学院的人!”

  很多人看到了神木飞鹤,接着又看到了御使神木飞鹤的修行者身上穿着青鸾学院的黑袍。

  而后很多云秦军方的人和云秦官员开始变得惊怒。

  无论青鸾学院出于什么原因刺杀大莽皇帝,在他们看来都是不可原谅的事情,因为这是破坏盟会,有可能再度引起战争的丧心病狂的行为。

  “不是青鸾学院的人。”

  然而只在很多人惊怒交加的声音刚刚想起的瞬间,一声平和坚定,让很多人熟悉的声音,却是也已经响起。

  发出这声音的,是施展白色飞剑的那名中年礼官。

  他原本一直持拘谨之态,在大莽皇帝身旁始终低垂着头,此刻抬头出声,很多人便终于看出了他的面上带着精致的人皮面具。

  “穿青鸾学院衣服的人,只是故意嫁祸,我们才是代表着青鸾学院意思的人。”

  这名先前毫不起眼,此刻却是吸引了所有人注意力的中年礼官再次出声,说了这一句。

  他还没有摘下他面上的人皮面具,然而许多从他第一句话就觉得熟悉的千叶关军人,却已经听出了他的声音。

  “胡大将军!”

  这些原本还是他旧部的千叶关军人,忍不住惊呼出声。

  因为病重而先前几乎要晕厥过去的刘学青,此时惊愕的睁大了眼睛,看着这名中年礼官。

  他之前便认为云秦皇帝对于胡辟易的处置不公,此刻竟是在这种时刻重见这名昔日的千霞边军大统帅,他的情绪便更为复杂。

  场间在一阵惊呼之后,恢复死寂。

  很多人开始反应过来,胡辟易身旁的另外一名中年礼官应该也是一名圣师。

  但他们同样来不及考虑胡辟易怎么会在大莽皇帝的身边,也来不及去想另外一名圣师又是谁,便在此时,一道声音响起:“开关护驾。”

  这道声音由巨大黑红色座辇中的炼狱山长老传出,异常宏大。

  然而正因为这声音被重重的浓烟切割,在空中却显得异常诡异和阴寒,如同从地狱中传出。

  且这句话中前面“开关”两字,显然是对千叶关云秦军方所说,这名炼狱山长老即便不是云秦身份至高之人,但此刻面对云秦军方,却依旧自然流露着不容抗拒的威严。

  炼狱山的神官和这名炼狱山真正的大人物要入关,那要让他们入关么?

  如果拒绝他们入关,这盟书是否还能正常签订,是否还能有效?

  所有场间的云秦官员都心中冰寒的开始考虑这个问题。

  然而此时,一名背负着长剑的云秦人,却出现在千叶关之后的一条山道间。

  这名云秦人在这僵持之间,进入了千叶关,然后又行向千叶关的出关口,同时平静出声,“云秦叶忘情,你可敢和我一战?”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