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五十五章 且以决斗开序幕

第五十五章 且以决斗开序幕

  一名千叶关的云秦军方高阶将领脸se变得难看至极。

  即便几乎所有南陵行省边关的将领都认识叶忘情,都敬重这名东林行省第一剑师,然而在这种盟会时候,在中州皇城已经对千叶边关军方清洗了一遍的情况下,叶忘情直接能够没有遭遇什么阻拦就进关出关,只能说明青鸾学院的力量还是出乎了他的想象,这名忠于皇帝的高阶将领,都开始怀疑自己是否能够真正控制千叶关的守军。

  不过此刻根本没有任何人会在意他的想法和脸se。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叶忘情和那座冒出滚滚浓烟的巨辇上。

  叶忘情虽然没有说要和谁决斗,但他的目光和说话时的神态,却让所有人都十分清楚,他是要直接挑战这名炼狱山大长老。

  就连倪鹤年异常浑浊的眼眸里,都闪现出了异样的光芒。他也根本没有想到,东林叶家的叶忘情,竟然会成长到让他都觉得惊羡的地步。

  “有意思。”他忍不住发出了一声略带欣喜的低语。

  光是这场大戏的引子和出现的叶忘情,就已经让他觉得,不管最终炼狱山掌教会不会出现,他这一次,便已经没有白来。

  “有意思。”

  巧合的是,滚滚黑烟包裹着的巨辇之中,那名炼狱山大长老也发出了这样的声音。

  被冲天的浓烟映衬得异常高大的身影戏谑的看着叶忘情,像是在评价一件玩具。

  “只可惜你根本不够资格挑战我。”

  “这是你这样的人的对手。”这名炼狱山大长老的目光如同实质,通过开启的千叶关门,落在了大莽皇帝身旁的那名供奉身上。

  那名供奉感受到他的意思,身体微僵,行出阵来,对着叶忘情微躬身行礼,准备出声。

  然而不等他出声,已经撕下脸上人皮面具的胡辟易却是也已经来到了他的身边,继续往前走去,走向叶忘情,同时说道:“你连我的对手都不是,又有什么资格挑战叶忘情?”

  这名大莽供奉身形顿住,羞愧的垂下头去。

  叶忘情微微一笑,只是平静的看着滚滚浓烟中的那名炼狱山大长老,并未出声。

  这名炼狱山大长老冷漠的看了他一眼,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就凭你也想挑战我炼狱山大长老?”

  一名面如铁板的炼狱山中年神官从巨辇的左侧走出,看着叶忘情说道:“除非你能从我这里过去,否则便滚开。”

  这名身穿血红se神袍的炼狱山神官和所有炼狱山神官一样,天生带着高人一等的傲然和威严,而且这名炼狱山中年神官本身便很瘦高,要高出叶忘情足足半个头,他又带着那种又长又尖的神官帽,他的声音便显得更为冷傲和居高临下。

  只是这声音同样也很无耻。

  哪怕叶忘情必胜,也要和他先战一场才能和炼狱山长老交手,这便是车轮战,哪里有丝毫决斗的公平可言?

  “我来吧。”

  就在此时,胡辟易身旁的另外一名中年礼官揭下了面上的人皮面具,平静的说道。

  一片哗然。

  他的真正身份展现,比胡辟易的现身和叶忘情的出现,直接挑战炼狱山大长老还要引发更大的震动。

  因为他是湛台浅唐。

  如果不是炼狱山掌教利用闻人苍月并亲自出手,他便是大莽的皇帝。

  像他这样的人,在这场大戏里却反而做了大莽皇帝的护卫,原本更让人震惊和难以理解,然而此刻,却反而有更多的人理解了为什么。

  大莽皇帝显然也已经成为了炼狱山的弃子。

  为了平息民众的怒火,更容易掌控大莽的局势,最好的方法的确不是放弃一名七军大统帅,而是废掉大莽皇帝。

  直接让大莽皇帝死在千霞山,会更有价值。

  大莽皇帝自然害怕炼狱山,但他当然更怕死。

  关闭

  湛台浅唐赌赢了。

  他用最直接的方式,让不想死的大莽皇帝让他和胡辟易跟随在他的身边。赢得的结果,是可以得到这个只是不想死的傀儡皇帝的一部分力量。

  滚滚黑烟包裹的巨辇里的炼狱山大长老依旧没有说话,只是遥遥的看了大莽皇帝一眼。

  满脸怨毒,只是想要求活的大莽皇帝双腿一软,恐惧的坐倒在地。

  叶忘情也有些惊喜,他想着大莽老皇帝看得的确没有错,他选中的这名学生的很多方面的确比他的修为还要强大,然而他却是看着走到自己身后的胡辟易和湛台浅唐微笑着摇了摇头,“不用了,正好拿他来练剑。”

  “而且我杀死了他之后,我想除了不敢之外,他也没有别的理由来推脱我的挑战了。”叶忘情又看着那名瘦高的炼狱山中年神官,接着说了一句。

  他直接用了“杀死”而不是“击败”。

  这两个字便让许多云秦官员的心中更加寒冷,他们知道,无论他们用任何语言,叶忘情和胡辟易还有湛台浅唐,便都不会再去管什么盟会的事情,他们所要做的事情,便是想要杀死这名炼狱山大长老!

  湛台浅唐并不知道叶忘情的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叶忘情的目光却是让他在微微一蹙眉之后,便只是点了点头,不再多说。

  既然他和胡辟易已经在这里公开露面,那出手,也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带着尖顶高帽而显得分外瘦高的中年红袍神官不可遏制的愤怒了起来。

  他行出阵来,正对着叶忘情,然后他连一句话都没有说,一条条蓝黑se的血管就像符文一样浮于身体表面,直接开始了急剧的魔变。

  “蠢货,不知道我们有对付魔变的药物么?”

  “太慢了。”

  叶忘情说了两句话,在开始说话的时候,他身后的纯白se古剑便也已脱鞘飞起。

  这名中年红袍神官的魔变速度其实并不慢,只是被他说了那一句有对付魔变的药物,便真的慢了一些,所以在这名瘦高的中年红袍神官的身躯才刚刚开始变得魁梧,力量还在不断增长时,他的纯白se古剑,就已经破空而至,到了这名中年红袍神官的面前。

  这名中年红袍神官的修为本身便是圣阶。

  圣阶的修为再进行魔变,虽然不可能达到完全不同的大圣师力量,但自然不是一般的圣师力量所能相比。所以即便被叶忘情一句话略微扰乱心神,此刻力量还未到巅峰,但这名中年红袍神官自觉已经足够能将叶忘情这一剑击溃。

  然而在他抬头面对这柄飞剑的一瞬间,他发现自己的感知放佛被切成了碎片。

  他手中飞起的一条燃烧着的锁链只是卷到了这柄纯白se古剑的剑柄,在锁链真正接触剑柄的时候,锋利的剑尖已经直接从他的左颊刺入,贯入了他的脑部。

  “轰!”

  这名被叶忘情一剑贯脑的中年红袍神官如一座山倒下,砸在山道上。

  很多人张大了嘴巴,这一战开始和结束得太快,他们根本没有看清这名圣阶的中年红袍神官是怎么死的。

  不少从中州城调来的云秦军方修行者失神的看着叶忘情。

  圣师的对决,叶忘情却是如此轻易的获得胜利,明明也不过是这两三年内进阶圣师的叶忘情,怎么可能强大到如此地步?

  “忘情剑。”

  巨辇中的声音再度响起,带了几分凝重和隐怒:“你使诈。”

  此刻看着这一战的圣阶存在比任何时候都要多,里面甚至还有湛台浅唐这样对魔变十分了解的人物,所以他们很清楚这名炼狱山大长老对叶忘情说的“你使诈”三字除了叶忘情一开始的故意言语恐吓之外,还包含着更多层的意思。

  在魔变的过程中,施展魔变的炼狱山中年神官的身体各项机能,包括感知都在不断的提高。

  感知急剧变化的时候,修行者“看”东西本身就会和平时有些不一样,再加上忘情剑本身切割感知的独特力量,这才导致那名强大的中年神官连还手之力都没有,就被一剑击杀。

  修行者的世界里自有规矩,在这种公开的决斗里,说其中一方使诈是很严厉的指责,然而叶忘情却并没有任何的辩驳,他甚至没有提对方车轮战的事实。

  他只是接住了染血的纯白se长剑,剑尖朝下,以轻蔑的姿态淡淡的看着巨辇中的这名炼狱山大长老,平静道:“你不敢?”

  这种平静和轻慢是成功的。

  炼狱山在大莽的无上权威,本身便是这无数年的魔xing、神秘和威严积累而成。

  将自己的身体包裹着浓厚的黑烟,将自己的身体衬显得分外可怖,这也是积累不可违逆的威严的一种手段。

  炼狱山的至高人物,可以容忍自己御下的高手死去,可以让一些强大的修行者,甚至大莽皇did如同草芥一样抛弃,但绝对不会容忍自己的威严失去。

  所以巨辇中的炼狱山长老开始走出巨辇,他的身上发出了无数啸响,就像是无数魔物在啸鸣;“既然你要找死,我便成全你。”

  在这样可怖的声音里,叶忘情只是微微的笑了笑。

  正是因为炼狱山的魔xing和威严不容挑衅,所以只要能够杀死这名炼狱山大长老,如果炼狱山掌教真的亲临的话,便很有可能会真正出现、出手。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