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五十六章 剑破魔曲

第五十六章 剑破魔曲

  千叶关的云秦军队、官员里面,有许多的修行者,大莽皇帝的使团里,也有许多的修行者,外面山道上的所有炼狱山神官,更全部都是强大的修行者。

  看着走下巨辇,身外的黑色浓烟就像一个火山口一样喷涌的炼狱山大长老,他们的心里都极其的紧张。

  任何修行者都清楚炼狱山的大长老不是普通意义上的圣师,在去年的秋祭之乱里,一名被炼狱山掌教废掉的炼狱山大长老,便几乎整个中州城无敌,如果没有倪鹤年这样的存在的话,战力便是真的中州城无敌。

  为了杀死闻人苍月的那一战里,顾云静和胡沉浮这样的人物,也死在了和炼狱山大长老的对决里。

  世上的修行者越来越为清楚,炼狱山的每一名大长老,不仅魂力修为已经到达了圣阶的极限,而且他们每一个人,还都有外界未知的,特别强大的手段。

  不为人知的东西,总是分外可怕。

  然而让所有云秦朝堂的修行者和大莽方面的修行者紧张的,却不是这名炼狱山大长老将会展现的某种惊世手段,而是因为他们心中都十分清楚,这次千叶关和谈,恐怕注定是昔日张院长坠星陵一役以后,整个修行者世界里的最大一次盛会。

  除了已然出现的湛台浅唐、胡辟易和叶忘情这样的强者之外,千霞山此刻层峦叠嶂的山林里,不知道还隐着多少的强者。

  这些强者,恐怕也都会强到令那名大莽御剑供奉只能看戏的程度。

  叶忘情和这名炼狱山大长老的一战,便是这一场盛会的真正开端。

  ……所有的炼狱山红袍神官全部跪伏了下去,并非只是这名炼狱山大长老常年累积的威严,而是这名炼狱山大长老身上此刻开始散发出来的气息波动,的确已经强到了让他们所有人战栗的地步。

  这是一种带着火山喷发之势的强烈而诡异的元气波动,冲天的浓黑烟柱并没有继续膨胀,没有多少的改变,但是这种元气波动却是在浓烟中凭空扯出了无数蝴蝶般的黑色火焰。

  叶忘情面色微凝,手持纯白色长剑,持守势。

  炼狱山大长老走到了所有跪伏在地的红袍神官最前方。

  他身外飘舞的无数蝴蝶般黑色火焰里,突然出现了一条凸起,就好像有一根长棍要从浓烟和黑火里捅出来。在下一瞬间,呼的一声大响,一条黑色的锁链便呼啸而出,凌空落向叶忘情。

  千叶关中所有修行者眼光都是剧烈一闪,他们所有人都忍不住想这根锁链到底有什么特别的手段。

  手指粗细的黑色锁链上有细密的符文,通体燃烧着黑色的火焰,在空中穿行的速度极快。

  “噗!”

  纯白色剑光一闪,准确无误的飞刺在这条黑色锁链的最前端,发出击打顽石般的声音,将这条缠绕着黑色火焰的锁链击得倒卷而出,就像一条受伤的毒蛇般缩回。

  “呼!”

  又一条同样的锁链,从浓烟和黑色火焰中凸显出来,袭向叶忘情。

  第二条之后是第三条、第四条、第五条….

  暴戾的呼啸破空声和沉默的击打声连续不断的响起,节奏越来越快。

  上百条燃烧着的黑色锁链密密麻麻的从这名炼狱山大长老身外的浓烟中刺出,或直线、或飞绕,或直上青天坠落,或贴地飞起,从四面八方,直刺叶忘情。

  千叶关的云秦修行者和跪伏在地上的红袍神官全部有种窒息的感觉。

  这上百条锁链,并不是被飞剑一震而飞之后就凝滞不动的死物,而都是像一条条不死的毒蛇,在空中不断扬起头,不停的朝着叶忘情噬去。

  所以每一条燃烧的锁链,都像是一柄黑色的飞剑!

  这名炼狱山大长老就像是一个人控制着上百柄飞剑,对叶忘情发动着进攻!

  当然这世上没有任何修行者能够同时控制两柄以上的飞剑,所以在很多修行者的感知里,这名炼狱山大长老就好像在弹奏着一首魔曲,这些锁链全部都是他手指勾动的琴弦。

  即便这首魔曲肯定有固定的节奏,这些黑色锁链的飞舞攻击,也肯定有着固定的韵律,然而因为这名炼狱山大长老从来没有在世间真正的出现,真正的公开对敌过,所以谁也不可能知道他这攻击的韵律。

  叶忘情守得极其吃力。

  若只是应对一柄飞剑,哪怕是像先前那柄纯粹追求速度的淡绿色飞剑,他也只需在真正落向自己身体的那一刻发动拦截,且击退对方的一剑之后,还会赢得一些喘息或者反击的时间。

  但这上百条锁链之中,同一时间,就会有不少条锁链同时真正落向他的身体,围绕在他身周的飞剑必须急速的游走,才能挡住这些锁链的刺击。

  这种防守不仅以急速的消耗魂力为代价,而且极容易精神疲惫。

  叶忘情身后不远处的湛台浅唐手心开始流汗。

  关闭

  只是一个照面,叶忘情就已经陷入泥沼,被这名炼狱山大长老彻底压制,且湛台浅唐自己都根本想不出有什么办法可以破解炼狱山大长老这样的一首魔曲。

  就在此时,风起。

  天地之间,突然涌起比千叶关间山风强劲百倍的狂风,吹得炼狱山长老身外的黑烟和黑火都为之一缩。

  这是剑风。

  叶忘情的面色凝重,他的身体好像比平时沉重了许多倍,脚下的坚硬石地开始微微往下凹陷。

  高速旋转飞舞在他身外的纯白色飞剑也骤然变得极其沉重,这柄飞剑不再像先前一样轻灵,而变成了一块巨石,一个巨浪,带出巨大的剑风,开始沉重的拍击他身外的锁链。

  不再是一条条锁链倒飞而出,而是一片片的锁链倒飞而出。

  湛台浅唐和胡辟易在此时都可以肯定,叶忘情在剑道上的感悟,的确远超他们二人。

  这是仙一学院的巨浪击。

  叶忘情持仙一学院最为刚猛的巨浪击应对,锁链成片倒卷,无法再成韵律,眼看自己都要纠缠起来。

  只是此时,黑烟黑火中的炼狱山大长老的声音却又再次响起,“你以为这便可以战胜我么?”

  这声音依旧被气流切割得有些破碎,夹杂着无数啸鸣。

  但是所有人可以听出里面深深的看不起。

  在他的声音里,那些燃烧着的锁链自行纠缠,结在了一起,结成了一张层层叠叠的网,结成了一个锁链组成的牢笼。

  每一条黑色锁链,就像是一条刻在空中的黑色符文。

  锁链上的黑色火焰连接在一起,炙烧着陷于中心的叶忘情。

  叶忘情被恐怖的热力包裹,他的发丝开始焦枯,开始大量的出汗,汗水又迅速的蒸发干净。

  所有千叶关盟会台周遭的云秦修行者和大莽皇帝身旁的修行者都不自觉的艰难吞咽了一口口水。

  他们感觉到了这名炼狱大长老的用意…他要将叶忘情体内的水分全部蒸干,变成一团站立着的焦炭。

  ……倪鹤年一直在以纯粹旁观者的姿态看着这场对决。

  他是此刻云秦最强的修行者,且如果炼狱山掌教并未亲临,那他便应该也是此处最强的修行者,对于胜负的看法,他自然拥有着绝对的权威。

  此刻叶忘情被困于恐怖热力不能脱,几乎所有的修行者都已认为叶忘情就像被这名炼狱山大长老用草绳扎起,放在火焰上烧烤的蚱蜢一样,必死无疑。

  然而他却看到了一丝转机。

  如果叶忘情抓得住,那就有可能生,若是抓不住,那便才是真的死。

  然后他平静冷漠的眼中,再次闪现出欣赏赞叹之意。

  “好。”

  他吐出了一个字。

  在他成为云秦皇庭大供奉之后,在中州城里也看过无数场强大修行者的决斗,然而他极少说出过这一个好字。

  在他这好字出口之时,千叶关前的山道上,已经再次响起了一道剑鸣。

  纯白色长剑,完全脱离了叶忘情的身侧,刺入了他身前的火焰牢笼。

  已经完全看不起叶忘情,准备以这种残忍的方式虐杀他的炼狱山大长老陡然感到了恐惧。

  一丝丝的透明剑气,从纯白色长剑上发出,剑身后好像骤然出现了一块块被切割的纯净潭水。

  这是蓝大先生的剑意。

  而且在叶忘情此刻的施展下,反而挥洒得更加淋漓尽致,更加凌厉。

  炼狱山大长老在这一刻感觉到自己面对的不再是一名后辈剑师,而是一名参悟了无数年剑道,修行境界甚至远超他的大剑师!

  更让他恐惧的是,叶忘情的这一剑,完全不顾自身,只是一往无前的朝着他袭来。

  他的那些锁链虽然结成了网,然而只要是网,其中自然便有孔洞。

  叶忘情的纯白色长剑,就是在这些孔洞中穿行,将要破出!

  这名炼狱山大长老身外的黑烟发出了更为凄厉的嘶鸣,强烈的死亡威胁,使得他不顾一切的喷涌出体内的魂力,一条条锁链疯狂的涌动,收缩,想要将这柄纯白色长剑束住。

  然而这柄是学院最强的忘情剑。

  叶忘情的这一剑,融汇着学院最强剑师蓝大先生毕生的参悟。

  剑气切割着感知,这名炼狱山大长老甚至有些无法感知清楚这柄飞剑的具体位置。

  这柄飞剑在他的脑海之中忽明忽灭,忽碎忽全,尽是错觉。

  剑上的杀气切割着锁链,撑开可以通行的孔洞。

  火焰牢笼出现一条往外延伸的炽烈气流,纯白色的剑光,从这条炽烈气流的最前端冲出,刺入滚滚的浓烟和黑火之中!

  “轰!”

  所有的黑色浓烟和黑火四散,绽放出无数黑色线条。(未完待续)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