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五十七章 倪鹤年忽略了的人

第五十七章 倪鹤年忽略了的人

  样式雅致的纯白se长剑就如一根天罚的铁棍一样,撞透了这名炼狱山长老伸出的左手手掌,深深的没入了这名炼狱山长老的胸口。(,小说更快更好..)

  千叶关内外所有的云秦军人和大莽官员、炼狱山红袍神官,全部惊骇无语。

  即便是跪伏在地的这些炼狱山红袍神官,也都是第一次亲眼见到这名炼狱山大长老的真正面目。

  这名在先前黑烟和黑火包裹中的炼狱山大长老,完全就像是一具干尸。

  他白而稀疏的头发毫无生气的在脑后飞洒着,面目就像干瘪的骷髅头,完全没有任何血肉的饱满。

  他肌肤的se泽是青灰se的,就好像死去多年,用某种药液鞣制了的尸体的se泽。

  看不出他到底有多老。

  但可以想象他到底有多老,可以想象出像他这样老的人,还能够活着,还能够战斗,是要消耗多少珍惜的药物,付出多少的人力和财力。

  此刻,这名干尸一般的炼狱山大长老脸上全部都是凄厉、愤怒和震骇的神se。

  没有任何的声音发出。

  因为他身外的空气,都被这一剑的剑气全部震开,近乎形成真空。

  可想而知这一剑的威力。

  换了云秦的任何圣师,被这样的一剑深入体内,此刻必定已经死去。

  然而这名看上去好像干柴一样脆弱的炼狱山大长老却未死。

  他被叶忘情这一剑洞穿的手掌上,有无数细小的裂纹蔓延到手臂上。

  他的胸口被长剑刺入之处,也凹陷下去,形成一片裂纹。

  只是这些裂纹里,却没有鲜血涌出。

  倪鹤年的眉头在此刻皱起。

  他早就知道每个炼狱山大长老都是比他活得还要长久的老怪物,他也知道每个炼狱山长老有着自己独门的手段。

  他现在明白,这名炼狱山长老真正的秘密,不只是他如同弹奏魔曲一样的魔焰牢笼,他的真正秘密,还有他的身体。

  在悠长的修行岁月里,这名炼狱山长老,竟将自己的身体,真正的变成了如同僵尸一样的存在。

  ……

  湛台浅唐只觉得自己的眼睛和嘴里都极其的干涩。

  他清楚哪怕这名炼狱山大长老的身体彻底已经像风干一样,只要将身体彻底切碎,或者头颅斩下,这名炼狱山大长老必定也活不了。

  只是这种阶层的对决里,生死之间的差距,本身也极其微小。

  所以倪鹤年觉得叶忘情之败可惜,觉得叶忘情必死,有些不悦。

  所以湛台浅唐也觉得叶忘情已经必死。

  ……

  这名炼狱山大长老宏大的厉吼声终于在空气回到他身侧时传出。

  因为没有了重重黑烟和黑火的阻隔,所以他这次的声音显得分外的宏大,和他干尸一样的身体对比,显得更加的可怖和诡异。

  他根本没有想到,叶忘情竟然可以让他面临真正的死亡。

  他也知道,叶忘情即便得到了蓝大先生的剑道参悟,但在实力上,依旧和自己有着很大的差距。他败,只是因为他怕死,在飞剑反击时,他因为恐惧死亡,所以第一时间选择了防御。

  而此刻,他也已经没有选择,只有不顾这柄飞剑,用最快的手段杀死叶忘情,他才可能不被叶忘情的这一剑继续深入,继续切割。

  所以在他的厉吼里,叶忘情身外的所有黑se锁链呼的一震,涌荡出更炽烈的火焰!

  叶忘情的肌肤都已经枯黄,极其的虚弱。

  他的所有jing气神都集中在刺入这名炼狱山大长老胸口的忘情剑里,即便是倪鹤年都肯定他不可能有抵挡住炼狱山大长老这反击的力量,他的身体马上就要燃烧起来,变成焦炭。

  然而就在此时,他的指尖却流淌出了一丝剑气。

  这一丝剑气,没有刺向任何一团向他袭来的滚烫热气,而是刺向了下方山道一侧。

  那里是一片在先前的力量对撞中已经击碎的乱石。

  然而却好像有一条符文,深入在乱石下方的地面。

  一条透明的剑光从乱石中闪现出来,带着和周围千霞山相同的气息,刺向周围的热力。

  千霞山好像活了。

  无数的剑光,从乱石间,草丛中飞出,切割在炙热的气焰里,切割在燃烧着的黑se锁链上。

  先前仙一学院最凶猛的巨浪击都无法冲得开的魔焰锁链牢笼,被这些剑气却是撑得往外膨胀开来。

  炼狱山大长老的呼吸彻底停顿了。

  他瞬间反应过来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然而他却已经没有能力阻止。

  倪鹤年浑浊的眼睛都明亮了起来,想要击节赞叹。

  “天人剑!”

  仙一学院已经不复存在了,但这千叶关里面,也有出自仙一学院的修行者,所以有人发出了这样的惊呼声。

  更多的人在这样的声音里醒悟过来。

  真正领悟天人剑的贺白荷已经战死。

  叶忘情曾经和贺白荷待过很长的一段时间。

  贺白荷说过真正的天人剑已经失传。

  现在叶忘情身周这剑阵的威力,的确还无法和真正的天人剑相比。

  所以叶忘情只是略得了天人剑的一些jing髓。

  只是在这种时候,这种变故,已然足够。

  任何人都已经来不及插手。

  “噗”的一声闷响。

  这名炼狱山大长老胸口再凹陷数分,纯白se长剑的剑尖从他的后背透出,无数细小的粉尘从他手掌和胸口的创口中飘出。

  纯白se飞剑振振往上。

  然而并未将他像寻常修行者一样,直接从胸口到头颅切开,分成两半,而是导致了他胸口那些裂纹的继续蔓延和扩大。

  一块块细小的干涸血肉像瓷片一样从这些裂口中掉了出来。

  然后越掉越大。

  他的胸口彻底崩塌。

  头颅和脖颈得不到支撑,掉落下来,就像一个风干了已经很多年的骷髅头。

  所有的黑se锁链失去了魂力的贯注,变成了一堆乱麻,哗啦一声掉落在地。

  叶忘情已经无法站稳。

  他的所有头发都已经变成焦灰,整个身体也好像陡然瘦了二十斤。

  但他还活着。

  千叶关内外一片死寂。

  骤然,一名炼狱山红袍神官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叫喊。

  所有的炼狱山红袍神官都撕心裂肺般的叫喊了起来。

  有数名长老级的老神官扑到了那名大长老的尸体前面,但不管他们如何叫喊,再怎么捡起头颅和碎片拼凑,也不可能让那名炼狱山大长老再活过来。

  在撕心裂肺的叫喊声中,有一道赤红se的飞剑像岩浆一样飞向叶忘情。

  “叮”的一声。

  这柄本身就有些六神无主的飞剑,被胡辟易的剑光像一只蜻蜓一样轻易的斩落。

  湛台浅唐抱住了叶忘情,掏出了水囊却不敢给叶忘情大口的喝水。

  “让我来。”

  就在此时,一声像读书一样的声音响起。

  一名带着浓浓书卷气的青鸾学院黑袍女教授,从千叶关中走出,走向湛台浅唐和叶忘情。

  千叶关那名忠于云秦皇帝的最高守将的脸se由炼狱山大长老被杀死时的极度震撼,变得铁青。

  千叶关只是一个并没有多大的弹丸之地。

  但他作为这里的最高将领,在盟会这样守卫最为森严的时候,竟然是连军医处的平房里隐匿着这样一名学院女教授都不知道!

  千叶关里面,到底还藏着多少青鸾学院的人!

  这样的事实如果传回中州皇城,皇城里那位暴戾和猜疑心ri盛的将领,如何还会相信自己是忠于他的?

  ……

  湛台浅唐认识安可依。

  所以在听到安可依声音的瞬间,他的心情顿时一松。

  他以最快的速度,掠到安可依的身边,将叶忘情交给这名黑袍女教授。

  倪鹤年当然也看到了安可依的出现。

  他骤然陷入了沉思,发现自己忽略了某个事实,一直忘记了某个和湛台浅唐一样至为关键的人物。

  这个人是云秦皇帝越来越为暴戾的原因之一。

  云秦长公主,长孙慕月!

  在逃出中州城之后,云秦皇帝一直无法将她找出来。

  而青鸾学院的虽然强大,然而在内乱过后,在云秦皇帝已经对边关守将刻意的清洗调换之下,要让叶忘情在这里先行布下一些剑痕已经恐怕难以做到,更何况隐匿安可依这样的人在关内。

  所以唯有一个可能。

  知晓云秦皇帝一些秘密机构和熟悉云秦皇帝手段,并在朝堂里也拥有自己一些力量的云秦长公主长孙慕月至少在青鸾学院和炼狱山的对决里,没有站在她的哥哥云秦皇帝一边,而是站在了青鸾学院一边。

  千叶关外的山道上,那些炼狱山的红袍神官们陷入了悲恸和混乱里。

  那一道赤红se飞剑的出现,显示他们里面还有圣师的存在,然而在这道飞剑直接被胡辟易击落之后,却甚至没有任何一个人敢朝着胡辟易和湛台浅唐扑上来。

  若是平时,这名炼狱山大长老根本不在,这上百名红袍神官必定不会如此,必定早已开始围攻。

  但大长老的积威太重,既然让他们跟随到这里,他们自然便将这名大长老看成主人,看成神祗,看成支柱。现在这名大长老一死,他们反而彻底没有了主意,就像是一群失去了家长一样的小孩。

  在这些炼狱山神官的混乱里,想明白自己忽略了长孙慕月的倪鹤年,却是反而嘴角泛起了一丝欣喜笑意。

  这一场大戏,是越来越大,越来越壮阔了。

  ***

  咳嗽越来越严重,jing神反而越来越好,这是何解?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