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五十九章 无法再战

第五十九章 无法再战

  黑旗军在云秦军方拥有很多传奇,只是大多数炼狱山神官并没有多少耳闻。看小说就上(,小说更快更好..)

  然而在这支外观很杂的军队出现在视线里的瞬间,许多刚刚重拾骄傲和信心的炼狱山红袍神官却都恐惧得发麻,甚至都觉得自己要被这支军队屠杀。

  这便是气势。

  不管看上去多杂,黑旗军永远是天下最会战斗、配合最好的军队。

  和这样的一支队伍相比,这上百名强大的炼狱山红袍神官,才是真正的杂军。本书首发无弹窗阅读

  这些炼狱山红袍神官,可以轻松的屠戮数千别的军队,但面对有史以来最强大的黑旗军,这场战斗,便真的成了他们被单方面屠戮的战斗。

  “嗤”“嗤”“嗤”“嗤”的凄厉破空声不断的响起。

  在距离还有上百步时,数名炼狱山神官身上就已经冒出血雾,被黑旗军中的箭手集中『射』杀。

  随着带着凛冽杀意『射』落的还有一些奇形的弩箭。

  这些弩箭的尾部带着细而坚韧的钢丝,在一瞬间,就纵横交错,将这些炼狱山神官的阵型切割得不成样子。

  一些炼狱山神官惊惶而愤怒的叫喊着。

  那数名第一时间被狙杀的炼狱山神官,全部都是他们之中拥有不俗战力,且都拥有大面积覆盖型魂兵。他们难以理解,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这支军队怎么能够准确的判断出来,精准的击杀。

  鲜红『色』的血浪和充斥着杂『色』的黑浪交接在了一起。

  在黑旗军和这些炼狱山神官真正短兵交接的一瞬间,有不少黑旗军军士也往后倒翻了出去。

  然而在周围战友的策应下,这些黑旗军军士全部都只是受伤,并没有死去,而冲在最前的炼狱山红袍神官,齐刷刷的倒下了一片,倒下去之后便都是全无声息,都是瞬间致命。

  所有的炼狱山神官都很寒心。

  所有旁观的人也都很寒心。

  这种寒心不仅在于黑旗军保存己身和杀人的效率,更大的程度还在于,这种杀戮是完全无视对方修行者的境界等阶。

  那齐刷刷被屠杀的二十余名炼狱山红袍神官里,有国士阶修为的修行者,也有大国师高阶,在修行者世界里已算是宗师的修行者,然而不管是大国师高阶的修行者还是国士阶的修行者,在黑旗军的冲击面前,似乎根本没有任何的分别,几乎都是一瞬间被数件森冷的金铁切入身体的要害部位。

  黑旗军是单独追随于顾云静的队伍,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就像是顾云静的门客、私军。他们的很多场战役都并没有被军部统计在案,但有传说,整支黑旗军出动,甚至可以轻松的屠戮数千名建制的骑军。

  先前有不少云秦军方的人觉得这种实力太过夸大,在他们看来,哪怕是三千轻铠骑军,一齐发动冲锋的时候,那都是彻底的碾压之势,然而现在,他们知道那样的传说非但没有夸大,甚至有谦虚的成分。

  别说是数千,恐怕上万的军队,都未必能对这样的一支军队形成碾压之势。

  只是一息的时间,已经有红袍神官不自觉的开始后退,到腿部被锋利的金属细丝割伤之后才恍然醒悟,然后变得更为恐惧。

  场间绝大多数人都可以看出,最多不用三十息的时间,所有这些红袍神官,便会全部被黑旗军屠杀干净,而整支黑旗军都不会有多大的损失。本书首发无弹窗阅读

  巨辇中先前出声的那人,也无法漠视,因为只要这些红袍神官全部被杀死,接下来的黑旗军,便自然会连他所在的巨辇也一起湮灭。

  “轰!”

  一声爆震在这座巨辇内里响起,遮掩住这座巨辇的宝盖就像一个被蒸汽冲开的锅盖一样,高高的往上飞起。一条条如铁幕一样的长幡,全部往外飘『荡』开来。

  随即涌出的,是已然没有多少新意,但同样让人心生恐惧的浓厚黑烟和黑火。

  一条在黑烟和黑火之中显得很高大的身影,好像没有脚一样,从这座巨辇中飘飞出来。

  “你们想你们的家人和你们一齐,永世为奴么?”

  这条好像没有脚的身影在显现的同时,发出了这样的声音。

  没有彻底超越圣阶的气息。

  所以这座巨辇里的,并非是炼狱山掌教,而是另外一名炼狱山大长老。

  他的这句话并没有清晰的提及说话的对象,然而当这样的声音响起,千叶关外护送御驾的大莽仪仗军和护卫军的所有人便都彻底变了脸『色』。

  湛台浅唐和胡辟易身后不远处的那名大莽供奉的身体也不停的颤抖了起来。

  更多的马蹄声和刀兵声响起。

  五百仪仗军和两千护卫军也开始冲锋。

  这些声音都无法淹没一声飞剑骤然加速时的凄厉啸鸣。

  浑身颤抖着的大莽供奉身前飞出的这柄飞剑,和胡辟易的飞剑绞杀在一起,在空中不停的互相切割,冲撞,点击,交织出一团耀眼的火光。

  这也只不过是一息的时间。

  胡辟易一声厉啸。

  空中他的飞剑在切割之中,骤然翻滚,硬生生的将这名大莽供奉的飞剑压住,两柄飞剑竟在空间凝滞,一时粘结在一起一般,无法脱开。

  胡辟易身上气息再震。

  他的飞剑再次下压,硬生生的将大莽供奉的这柄剑压制落地。

  地面猛的一震,一蓬烟尘震出,就像两个在空中摔跤的巨人,一方把一方硬生生的按到土里。

  “噗”!本书首发无弹窗阅读

  一口血雾从这名大莽供奉口中喷出。

  然而他的身影如风,也已飘飞至胡辟易的身前,双指如剑,刺入胡辟易的肩头。

  胡辟易退后一步,肩膀后方迸出一条血剑。

  大莽供奉的双指僵在空中。

  从后方地上飘飞而起的飞剑,也在这一刻切断了他的后颈,结束了这场短暂却激烈的圣师战。

  胡辟易轻轻的咳嗽了一声,咳出了震『荡』在喉间的血沫,极其熟练的用一条已经涂了止血膏『药』的绷带,紧紧的缠住了自己的伤口,然后和湛台浅唐互望了一眼。

  ……

  从后方巨辇中飘出的这名炼狱山大长老落到了前面一名已经死去的炼狱山大长老的巨辇上。

  那座巨辇下方,跪倒着上百名身上带着锁链的奴隶修行者。

  先前这些奴隶修行者身上的魂力,顺着他们身上的锁链流入这座巨辇的符文里,也激发出滚滚的浓烟。

  此刻这名炼狱山大长老一落在这座巨辇上,便反而有黑烟从巨辇上流出,顺着锁链,流入这些奴隶修行者的体内。

  这些奴隶修行者全部痛苦的吼叫了起来,双手不停的撕扯着自己的胸口,扯下一条条的血肉。

  他们原本已经麻木而充满奴『性』,已经完全看不到丝毫抵抗的眼睛里,却开始充斥血红的光焰,他们的眼睛,充满了血丝,变得血红,变得疯狂。

  一直在不管身外发生的任何事情,救治着叶忘情的安可依霍然抬头。

  她第一个反应过来这些奴隶修行者的身上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

  此刻在不远处的山林里,高亚楠、秦惜月、边凌涵、姜笑依、冷秋语这些年轻强者,也全部都在冷静的旁观着,等待着。

  高亚楠等人也都经历过东景陵一役,此刻看到这些奴隶修行者身上的变化,他们第一时间,也都想到了那些咬人之后可以使人发疯发狂的炼狱山黑犬!

  整支黑旗军力,也有一名将领始终没有出手。

  这名位于最后列的将领,便是那名先前一直贴身护卫顾云静,在顾云静的最后几年里,几乎和顾云静形影不离的面带暗红『色』面罩的冷峻将领。

  在这上百名奴隶修行者发生这样的异变时,他冷峻漠然的眼中,也第一次闪现出紧张的神『色』。

  徐生沫依旧在单剑阻挡着重骑和重铠军。

  虽然黑旗军的出现,且阵营鲜明的加入对炼狱山的战斗里,使得千叶关许多原本迟疑不定的校官都坚定的选择了沉默。黑旗军对于前线的军队而言,代表着的就是顾云静,所以没有任何的大型军械对徐生沫发动攻击,城楼上的守军,甚至连一支箭矢都没有对徐生沫发出。

  只是徐生沫也只是堪堪能够抵挡这支铁流的冲击而已。

  原本已经在重骑和重铠的冲击下震『荡』不堪的地面,突然更加猛烈的震动起来,地面上一些黄豆大小的石子,都甚至往上跳起。

  这样的震动来自千叶关外,大莽仪仗军和护卫军的后方,山脚下密林间的一条河道。

  大片大片的树木、灌木、杂草倒下了,一头头庞大的,散发着金光的身躯,将这条河道踩踏成了平坦的走廊。

  这些庞大身上的骑者,和这些庞大的身躯相比显得十分渺小,但却也给任何人带来强大的压力和窒息感。

  面戴暗红『色』面罩的冷峻将领双瞳急剧的收缩。

  神象军!

  这世上,除了黑旗军之外,另外一支最为强大的军队,也出现在了这里。

  而且他一眼就看到,那庞大的白『色』神象,已经远不止百头。

  在投靠了云秦皇帝,得到了云秦国力的支持后,这支原本已经被林夕在般若走廊重创的军队,已经重新焕发了生机!

  黑旗军不惧神象军。

  若是两军对撞,不知鹿死谁手。

  但他可以肯定,黑旗军不可能同时阻挡住这么多红袍神官,大莽军队,发狂的修行者,以及这支神象军的冲击。

  黑旗军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准备,只是无法杀光这些敌人,便不可能杀死另外这名炼狱山大长老,更不可能确定最后那座巨辇里,到底有没有炼狱山掌教的存在。

  而且如果炼狱山掌教在这里,面对现在对方的这些力量,都恐怕无法战胜的话,这样的战斗和赴死,就根本没有意义。

  撤退或是继续战斗,这名戴着暗红『色』面罩的冷峻将领觉得这种时候,恐怕只有林夕才能够做出决定。

  然而林夕并不在这里。

  这一战还如何继续下去?

  所有青鸾学院这一方的修行者都笼罩在失败的阴影里。

  徐生沫在这一刻最为直接,轻声叫骂道:“林夕你这个白痴,到底跑到什么鬼地方去了!”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