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六十章 终至

第六十章 终至

  徐生沫非常的忿恨。

  学院最强的魂兵在林夕的手里,所有人也等着林夕带来强大的,可以抗衡炼狱山的力量。从学院内乱开始,夏副院长就已经慢慢将学院交到了林夕的手上,可是直到此时林夕还没有出现。

  林夕的不出现,不只是这场大战算了这么简单…这里会死很多人,湛台浅唐和胡辟易、叶忘情,包括他,也会死在这里。

  林夕一直不是他所喜欢的学生。

  在青鸾学院的时候,他就觉得林夕的性情太过懒散随便,太过没有少年人的热血和凌厉,在他看来林夕注定不可能成为铁血的将领,不可能会有什么大的成就。

  但林夕最终成长为将神,和他的想象背道而驰,这让他非常的郁闷。

  现在想到自己又要为自己这个不喜欢的学生而战死,他就更加的郁闷。

  然而就像是回应他的叫骂声一样,东方的天空里,突然出现了一些异样的色彩。

  黑旗军正在和炼狱山的红袍神官们厮杀,他们没有人注意到东方的天空里出现的异样的色彩。

  徐生沫的视线被汹涌而来的铁流充斥,他也没有注意到这样的色彩。

  千叶关的那些瞭望卫此刻的注意力都在那名炼狱山大长老和那些变得好像不再是人的奴隶修行者身上,他们也没有第一时间发现这些异样的色彩。

  第一个发现的,依旧是倪鹤年,以及隐匿在千霞山山林里的修行者们。

  倪鹤年的眼中再次闪现了惊喜和惊奇的神色,他感觉到东方天空里的元气十分的奇怪,就好像天空里突然多出了一些不停吸纳水分和喷出水分的棉絮。

  一直在等待着林夕的高亚楠等人,也看到了这些异样的色彩。

  她们也不知道飘过来的是什么东西,只是觉得像艳丽的云彩,又像飞在空中的花朵,或者像巨大的彩蝶。

  然而在这些异样的色彩之后,更远处的天空里,她们看到了一片金光透了出来。

  就像一种莫名的直觉,她们肯定了来的人是谁,心情都瞬间激动了起来。

  “我们去?”

  秦惜月第一个解下了身上的草衣,看着高亚楠等人问道。

  “走。”

  高亚楠没有说任何的废话,开始动步,开始在山林中如风穿行,朝着激战中的千叶关关口处疾掠。

  大莽仪仗军和护送军开始冲到了炼狱山红袍神官的阵中,炼狱山红袍神官开始后撤。

  巨辇之上,包裹在黑烟和黑火里的炼狱山大长老在等待着。

  他等待着这些仪仗军和护送军全部死去,消耗掉黑旗军的部分战力之后,便松开巨辇上所有的锁链,放出这些已经疯狂、没有人性,且不知恐惧和痛苦的奴隶修行者。

  就在此时,他发现了东侧天空中的异样。

  “嗯?”

  一声轻噫声,从他的口中发出,化成战场上第一道杂音。

  “那是什么?”

  “什么东西?”

  越来越多的惊呼声从千叶关内和战场上响起。

  尤其那名千叶关中的云秦军方最高将领,他的惊呼声最大。在连番的强者、最强的军队露面,以及不断剧变的战局压迫下,他已经成了惊弓之鸟,完全失去了平时的冷静和镇定,甚至已经有些六神无主。

  在这样的声音里,徐生沫终于也有所察觉。

  他抬起头,眼睛却惊讶得瞪大了。

  那一片片越来越近的斑驳色彩,看上就像是一只只蝴蝶,但隐隐约约可见飘荡着许多飘带般的根系,且都有修行者和这些东西紧贴在一起,竟似是修行者用以飞行的,像神木飞鹤一样的东西。

  徐生沫瞪大的眼睛又眯了起来。

  他接着看到,有一只金色的大鸟,在后方远处,跟着飞来,看上去飞得已经十分疲惫,每扇动一下翅膀都显得十分沉重。

  然而越来越多的人却都看清,这是一只金色的凤凰,一只云秦坠星湖独有的云秦天凤。

  徐生沫眯着眼睛,嘀咕着骂了数声。

  面戴暗红色面罩的冷峻将领,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没有发出令黑旗军撤退的命令。

  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是谁赶来了。

  然而因为此时太过震撼,太过紧张,一时间却没有人呼出那个人的名字。

  神象军在山脚下地势最低处。

  所以神象军的人最后发现从天空中飞来的这些修行者。等到他们看到时候,那些随着奇特植株飞来的修行者和那只金光闪闪的云秦天凤已经距离千叶关关口很近了。

  所以神象军的所有人都甚至能够隐隐看清飞来的修行者的面目。

  坐在最前一头白色神象鞍座上的神象军统领梵明宁骤然被无穷的仇恨充斥,他直起了身体,发出了一声海啸般的怨毒厉吼:“林夕!”

  于是所有人知道,青鸾学院最重要的人物,林夕出现了。

  林夕也确实出现了。

  他和池雨音、南宫未央飞在最前方,飞快的降落下来,降落在那名戴着暗红色面罩的将领身旁不远处。

  他听到了梵明宁的凄厉怨毒的大叫声,他当然也十分清楚这名现任的神象军统领为什么会发出这样仇恨的声音,但是他根本就没有理会,只是对着戴着暗红色面罩的将领,平静而清晰的说道:“让黑旗军先撤下来吧。”

  戴着暗红色面罩的将领看了一眼林夕和跟着林夕降落下来的妖族修行者,也没有任何多余的言语,只是冷厉的喝出了一个字:“退!”

  黑旗军开始退。

  非常有序的退,并在后退中开始杀人。

  这种杀人的速度依旧非常的快,所有冲近他们的大莽仪仗军和大莽护卫军依旧成片成片的倒下,再加上林夕的名字对于大莽军人一直是死亡的阴影,所以这些大莽军人都很胆寒,和撤退的黑旗军之间,很快就拉开了一定的距离。

  在初始的震撼之中,所有人开始发觉,跟随着林夕降临此处的年轻修行者们,大多都是绿瞳绿发,十分的诡异。

  “妖!”

  千叶关中那名军方最高将领如梦初醒,他发疯般的厉喝了起来:“林夕,你竟敢勾结大荒泽里的妖人!”

  “我云秦世代和大荒泽穴蛮为敌,为国捐躯者不计其数,你竟然暗结异心,和妖人勾结,你果然是欺世盗名之徒!卖国之贼!”

  然而这名忠于皇帝的千叶关守将的声音也并没有能够持续下去。

  因为边凌涵和高亚楠等人已经出现在了千叶关的某一处城墙下。

  边凌涵十分憎恶这名聒噪的云秦将领,且她觉得不能再让这名云秦将领发出任何的命令。

  于是她停留了一息的时间,感知了一下风向和锁定了那名云秦将领的身位,朝着天空射出了一箭。

  那名千叶关守将令许多人烦躁的叫声戈然而止。

  这名正二品的将领本来在这场大戏里面已经是小人物,因为此时的声音骤然消失,很多人才看了他一眼,发现他的眼窝里,深深的插着一支金属破甲箭,箭尖已经从他的后脑透出。

  他身旁的一名副将下意识的扶住了他往后倒下的身体,在发现这名将领已经变成一具尸体之后,这名大脑也已经变得极其混乱的副将惊骇的尖叫了起来:“你们青鸾学院的人,竟然公然刺杀云秦将领!”

  高亚楠和秦惜月等人都讥讽的冷笑着,都觉得这名副将很白痴。

  所有人也都觉得这名副将很白痴。

  林夕都已经在中州城中杀死狄愁飞,大开杀戒,连一截皇城城墙都射塌了,徐生沫都已经杀死了那么多重骑和重铠军士,在这种时候,青鸾学院的人又怎么会有丝毫留手?

  一抹真正的凝重和紧张的神色,却是出现在了黑烟和黑火包裹着的炼狱山大长老的眼中。

  谁都知道林夕在寻求着对抗云秦皇帝和炼狱山掌教的力量,然而谁都没有想到,林夕竟然能从大荒泽内,找出这样的一批修行者。

  “你们在等什么?”

  枯木摩擦般的魔音,又从巨辇中发出。

  所有的大莽仪仗军和护卫军都觉得悲凉和苦涩,但想着大莽的家人,他们知道唯有以自己的命来换取家人的安全。

  所以他们发出了悲壮的大喊,不敢再有任何的迟钝,甚至许多人都直接闭着眼睛,拼命的向前冲来。

  “交给我和池粟。”

  看似十分柔弱的池珊走到了林夕身旁,说了这一句,又看着这些冲来的大莽军人,她又有些怜惜的轻声道:“也都是些可怜人。”

  池粟听出了她的意思,点了点头,因为是第一次面对这么多人的战斗,所以他的双手紧张的有些发抖,差点将狼牙棒一样的容器从手中掉落下去。

  在池雨音轻轻的咳嗽了一声之后,他才定了定神,一股魂力贯注进去,取出了数十颗粉红色,芝麻般细小的种子。

  同样也是第一次面对这样大场面的池珊没有怯场,因为想着救人总比想着杀人要压力小些。

  她身上宽大的墨绿色袍子迅速鼓胀起来,似乎又要带得她往上飘起。

  在一道道淡绿色的光华下,这数十颗粉红色的种子飘洒出去,落入在前方的石缝里,山道旁,然后在一息之间,就发芽、生长,长出细嫩的藤蔓,长出粉红色的花朵。

  整个千叶关前充满血腥和断肢的道路上,都盛开出密密麻麻的粉红色花朵。(未完待续)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