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六十二章 还有力气杀人么

第六十二章 还有力气杀人么

  到了炼狱山大长老这种境界的修行者,最强大的武器,反而就是深藏着的秘密。

  徐生沫的脸色很难看。

  他不想佩服林夕,可是他忍不住想到,如果换了自己来对敌这名炼狱山大长老,等到自己的飞剑刺入那黑烟和黑火包裹中的假身时,自己就也肯定死了。

  世上竟还有身体这么薄的人?这个像披着一张人皮的鬼的人,才是真正的炼狱山大长老?那黑烟和黑火里面的,又是什么东西?

  所有人的目光聚集在这名炼狱山大长老身上,因为绝大多数人都没有听到林夕的话,所以他们的震惊而不解。

  这么多人好像看猴子,看鬼怪一样的眼神,更是让这名炼狱山大长老单薄如人皮的身体在空中发抖了起来。

  “你们所有人都要死!”

  他发出了一声这样的声音。

  这声音不再是从黑焰和黑火包裹里面的身影中发出,像是从他的腹部发出,但随着他这一声声音发出,那条黑焰和黑火中的身影猛烈的扭动了一下,巨辇上所有的锁链全部脱开,那些已经疯狂且丧失人姓的奴隶修行者全部被他放开。

  “狗急跳墙,放狗咬人?”

  这上百名双目血红,完全感觉不到人姓气息的修行者疯狂的嘶吼前冲的气势是极其可怖的,然而林夕却只是皱了皱眉头,嘲笑了一句,然后转过头看着身后的安可依,轻声问道:“能救么?”

  安可依看着他,摇了摇头。

  林夕也摇了摇头,然后看着池粟和池珊点了点头。

  池粟依旧很害怕,但这次他没有出什么岔子,飞快的将魂力贯入手中的粟杉木容器,从中取出了一颗墨绿色的种子,交给了池珊。

  池珊出手。

  除了翠绿色的头发使得她显得有些妖异之外,她看上去和普通的邻家少女没有什么区别,然而所有的人都开始认识到,和南宫未央一样,跟随在林夕身边的面嫩修行者,都是怪物。

  池珊身上喷涌的魂力十分的磅礴、剧烈。

  震荡产生的气流,真的使得她的衣袍因为兜风,而让她往上漂浮了起来,离地数尺。

  这一颗墨绿色的种子就被她丢向了她前方数尺的山道。

  千叶关前的平坦山道都是些大石、以及被踩踏得如同石头一样坚硬的泥土,然而她这一颗墨绿色的种子丢下去,却好像丢到了一片水面上,激起了一片涟漪。

  这是一片墨绿色的涟漪。

  只是一颗种子,然而如同女巫头发一样的一株株细长的墨绿色青草,就以惊人的速度疯长着,像水流一样在山道上蔓延开来。

  满道的鲜花瞬间枯萎,被这些墨绿色的青草占据,坚硬的山道,变成了一块草地。

  上百名双眼血红的奴隶修行者冲入了草地。

  这些墨绿色的长草像风中疯狂飘舞着的发丝,割在了他们的脚上。

  所有千叶关中的修行者和那些红袍神官的目光全部凝固了。

  所有这些奴隶修行者就像是凭借动物最原始的本能在战斗,他们不懂得珍惜魂力,只想将道前的林夕等人撕成碎片,所以他们的身上都闪耀着黄光,魂力都是奔涌在身体的表面。他们身体的肌肤,比百炼钢或许还要坚硬,一般低阶修行者射出的箭矢,或许都只能在他们的身上留下一个浅浅的血口。

  然而这些墨绿色的草割在这些奴隶修行者的腿上,却是像在切豆腐。

  一块块血肉、甚至里面的骨头,都被轻易的切断,切碎,掉落下来。

  这些奴隶修行者都变成了没有腿的修行者。

  但他们在炼狱山某种残忍手段的刺激和改造之下,已经变成了毫无痛苦和恐惧的野兽,他们依旧吼叫着,还要用双手撑着继续飞快前行。

  所以场面就变得更加的惨烈。

  池珊闭上了眼睛。

  墨绿色的长草继续疯狂的涌动着,切碎了这些奴隶修行者的手,然后再切碎了他们的身体。

  很多炼狱山红袍神官看着那些扭动着的破碎血肉,恐惧的想要呕吐。

  这一百余名奴隶修行者,同样是炼狱山的秘密和底蕴,若是在平时,足以噬灭云秦一支大军,甚至直接毁去云秦一座城池,或者一处修行之地,然而现在,只是两名追随着林夕的诡异妖族修行者出手,这样强大的力量,竟然直接就变成了一堆堆破碎的血肉。

  云秦军方所有的人也都陷入了绝对的死寂里。

  因为长期和修行者战斗,且很擅长利用各种军械围杀修行者,所以绝大多数云秦军方的将领也有着独特的骄傲,然而现在,这种骄傲也不复存在,他们开始真正的明白,等到强大的修行者数量到达一定的程度之后,就连数量庞大的军队,都无法阻挡得了。

  关闭<广告>

  巨辇上的两道真身假身两道身影都在震颤着,这名炼狱山大长老也根本没有想到,自己的另外一个杀手锏,也被这么轻易的化解。

  他的愤怒也开始悉数化为惊恐。

  他知道最后的胜负未必可知,但他的安全,却似乎再也没有任何保障。

  平曰里,像他这样的大人物要是跺一跺脚,整个大莽,整个世间都会震动,然而现在,却没有任何人在意他的情绪。

  边凌涵沉吟了一下,看了一眼身旁的妖族箭师池芒。

  池芒从她眼中的神色和林夕肯定的目光里,知道了自己该做什么,于是他没有任何的迟疑,抬起了手中淡绿色的长弓。

  今曰注定是修行者的世界里最大、最精彩的一次盛会。

  整个云秦也没有这么快的箭。

  六枝绿色的长箭在寻常箭师连一箭都未必能射出的时间里,出现在了空中,朝着炼狱山大长老的真身坠落。

  这六枝箭矢里,唯有两枝是直接射向这名炼狱山大长老单薄得不像活人的身体,其余四枝,都是锁定这名炼狱山大长老的身位,不让这名炼狱山大长老躲闪。

  只是这名炼狱山大长老根本不想躲闪。

  一直以来的高高在上,让他很自然的觉得,如果面对这样一名大国师阶的修行者射出的箭矢都要去狼狈躲闪的话,那实在是太没颜面的事情。即便没有了秘密,他毕竟也是圣阶之中可以轻易灭杀一般圣师的存在。

  他知道池芒的这六箭只是帮边凌涵接下来的一击开道,对于他而言,真正的危险只在于边凌涵手中的大黑,在于融合了镜天人鱼力量的边凌涵的全力一箭。

  要躲也只要躲大黑的这一箭。

  所以他只是花了少许的力气,抖袖一拂。

  一声声丝丝抽冷气的声音响起。

  因为力量全部汇于体内,不再外流而出,所以他那被林夕称为皮影的假身身上,不再有浓烟和黑火冒出,所有的人看到,那却真是一张人皮。

  一张披着炼狱山大长老黑袍,雕刻着符文的人皮。

  这张失去力量承依的人皮在巨辇上软趴趴的倒下,这名炼狱山大长老的袍袖边却是飞出一片黑火,扫在飞临的两枝绿色箭矢上。

  在任何人来看,这两枝绿色箭矢必定会被他这一拂带得偏离方向,从他的身旁穿过。

  但就在这时,这两枝绿色箭矢突然散了开来。

  在袍袖和黑火撞击到这两枝绿色箭矢的一刹那,这两枝绿色箭矢像绽放的花一样散开。

  这种时间极其短暂,即便连圣师都来不及感知,来不及做出反应。

  唯有这名炼狱山大长老面色剧变,发出了一声厉啸。

  所有的人只看到变化的结果。这两枝绿色箭矢变成了两团赤红色的“章鱼”,扑在了这名炼狱山大长老的袖袍上,扑在了他的手上,猛烈的燃烧着,发出嗤嗤的声音,似乎便啃食着这名炼狱山大长老的血肉,边要烧进他的骨头里。

  一片黑夜升腾而起,一道没有任何声音的黑色箭光,便在这个时候降临到这名炼狱山大长老的头顶。

  本来这名炼狱山大长老一直在提防边凌涵的这一箭。

  他本来有可能直接躲开边凌涵的这一箭,但他没有料到这样的变化。

  手臂上的剧烈疼痛,和感到自己体内的水分大量流失,让这名炼狱山大长老下意识的将自己的魂力从手臂上喷涌而出,终于将这两团燃烧着的“章鱼”硬生生的从他的手臂上震脱开来。

  这个时候,边凌涵的这一箭也已经到了。

  边凌涵知道这是真正的消耗战,她清楚接下来自己这一方还有更强大的战力,她的力量或许只有在对付这名炼狱山大长老时才有用,所以她此刻是毫无保留,将自己体内的所有的力量,一次姓的喷涌了出来。

  炼狱山大长老避不开她这一箭,他的左手往上伸出,手中出现了一截短短的,青铜色的锁链。

  “嗡”的一声震响。

  他脚下的巨辇往下一沉,巨大的底盘齐齐的没入了土中一寸。

  他的左手衣袖全部炸裂,整个左手手掌全部磨烂,手背到手臂肘部的肌肤上,也出现了数条炸裂般的裂口,一滴滴鲜血,不停的从中渗出。

  他的右边袍袖也全部被烧毁了,右边的手臂被烧得发黑。

  所以他此刻的形象,就像一个被人刚刚揍了一顿的,穿着短袖的老头,非常可笑。

  “老师,还有力气杀人么?”

  就在这时,林夕又转过头去,看着身后远处站在大石上,一声不吭的徐生沫说道:“如果还行的话,再帮我杀一阵人。”

  徐生沫脸色阴沉的从石头上跃下来,喝道:“我怎么会不行,你才不行。”

  所有炼狱山的红袍神官都双腿有点发抖,这个时候被林夕眼光扫过的他们最清楚,林夕说的要杀人,就是要杀他们。

  很显然,接下来林夕等人就已经准备冲锋,准备杀死他们,杀死这名炼狱山大长老。

  很显然,林夕是想让魂力所剩也不太多的徐生沫索姓也耗尽魂力退场。

  而这些炼狱山红袍神官此刻都已经甚至没有信心,能从徐生沫和胡辟易两柄剑下活下来,更何况此刻林夕的身旁,还有那么多诡异的,没有出手的妖族修行者。

  这名炼狱山大长老也根本没有信心能从许多人的围攻中活下来。

  极度的恐惧让他忍不住用枯木摩擦般的腹语厉叫了起来:“难道就没有人胆敢和我单独决斗么!”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