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六十三章 凌驾人世间的气息

第六十三章 凌驾人世间的气息

  .

  “白痴!”

  徐生沫鄙夷的骂了一声。最快更新

  所有的人也都觉得这名炼狱山大长老此刻的声音显得很白痴。

  这又不是中州城里的修行者为了声名而进行的对决。

  哪怕是叶忘情一开始的公然挑战,也只不过是要设法杀死先前那名炼狱山大长老,逼出最后两座巨辇中的人物。

  现在众人等待着的林夕终于到来,而且的确带回了足够的震慑性的力量,在现在的战局之下,当然是用围攻屠杀的方式杀死这名炼狱山大长老最为保险。

  所以即便孤傲如徐生沫,都不会为了什么声名而和这名炼狱山大长老来一场决斗。

  但在他的这一声白痴里,因为叶忘情等人表现出来的云秦精神的强大,因为林夕真的带来了决定性的力量,而导致炼狱山这一方已经几近崩溃的局势里,突然产生了一丝的变化。

  这一丝的变化,来自于最后方的那架被华盖和长幡遮掩得严严实实,没有任何气息透露的巨辇。

  遮掩着这座巨辇的某一条长幡,突然断裂了一角。

  然后这片断裂的幡角,被一阵莫名的风吹起,越过了所有人的头顶,像一块陨石般朝着徐生沫坠落。

  倪鹤年陡然感知到了什么,他依旧没有绽放任何的气息,却是从绝对的静止到开始动步,开始缓缓的踩踏着山林间的落叶,朝着千叶关的方向行走。

  刚刚骂出“白痴”二字的徐生沫的瞳孔瞬间收缩。

  他的双手都抬了起来,双袖之中因为魂力的剧烈喷发而发出呼呼的爆响,但凄厉的剑鸣声,却是又在此刻遮住了其余一切的声音,在这片幡角距离他还有十余步时,他变得异常明亮冷厉的飞剑斩击在了这片幡角上。

  所有的人只感觉到空气猛的一震。

  徐生沫斩击上去的飞剑非但没有能够割裂这片幡角,反而是被这片幡角压得往后一沉,直退了数尺之后,才终于硬生生的抵住,将这片幡角挑在空中。

  然而与此同时,徐生沫的本人,却被他的飞剑和这片幡角对抗产生的元气震荡,震得双脚往后滑出数尺,与此同时,一口鲜血也噗的一声,从他的口中喷了出来。

  这一丝的变化,却是这一战从开始到现在的最强音。

  徐生沫即便不如闻人苍月那么强大,也未必能够像叶忘情一样击杀一名炼狱山大长老,但他绝对是御剑圣师中的顶尖存在。

  论境界,论斗剑,整个天下也没有几名御剑圣师可以比他强。

  然而只是被那座巨辇中人震出的一片幡角,隔着数百步的距离便一击重创,这种事情,在别的时候,如何能够想象?

  那名炼狱山大长老的厉叫声在这一瞬间停滞了。

  时间都似乎在这一瞬间凝滞了下来。

  林夕抬起了头来,看着那座巨辇,竭力让自己保持平静,心脏却依旧不争气的剧烈跳动起来。

  事实上他已然动用了一次他独有的将神能力,但上一次花去数停时间,他也只是确定了那名炼狱山大长老的真身依旧在巨辇里,他袭向这最后巨辇的一箭,在落到长幡上之前就被内里的力量瓦解。所以他只能确定最后这座巨辇里也有一名更厉害的大人物,只是不能确定是那最后一名炼狱山大长老,还是炼狱山掌教。

  现在这种力量,似乎完全不是炼狱山大长老所能拥有的,而且对方这一击,让林夕感觉出了一种和这些炼狱山大长老截然不同的高傲。

  现在炼狱山一方已经接近崩溃。

  徐生沫接下来只是相当于前锋军,只是要借他剩余的力量,再杀一些炼狱山神官而已。

  林夕、南宫未央,甚至体现出惊人能力的池珊,都比徐生沫要重要得多,然而这座巨辇中的大人物的这一击,却还是针对了最后的徐生沫。

  这完全是一种丝毫不担心目前战局的可怕高傲和自信。

  这好像是一个座在很高的宝座上,戏谑的看着他一个手指头就可以点倒的羸弱的人们的心情。

  这里面的人,真的就是炼狱山掌教?

  关闭

  那个令当年的张院长都抱着谨慎的态度,视为同阶敌人的炼狱山掌管者?

  这样一个如在云端的至高人物,真的降临在了这里?

  所有林夕身旁的人心情都很复杂,心情都很紧张,脑海都充斥着这些念头。

  徐生沫很不服气,他咬牙盯着那架巨辇,想要上前,用自己的飞剑发动一击,这种心情就像是两个人打架,其中一个人肯定打不过对方,但想着捶对方一拳也是好的。

  然而他的飞剑摆动了数下,强行调用魂力的结果,只是使得他噗的一声,再喷一口血,颓然的坐在了地上。

  千叶关内外的空气,更加凝滞了数分。

  林夕深吸了一口气,眉哨缓缓的挑起。

  所有人都觉得这座巨辇中的人就是炼狱山掌教,很多人都在全身戒备着,同时在心中想着,怎么逼对方真正显现出身影。

  然而就在此时,遮掩这座巨辇的长幡却是都缓缓往外飘起,卷起,卷在了上面的华盖上。

  一股莫名的威严气息从巨辇中扩散而出,甚至让人觉得不像是属于人世间的气息。

  耀眼的红光洒向四面八方,将所有炼狱山神官沐浴在红光里。

  这威严明亮的红光,来自于巨辇上的一张宝座。

  一张好像是红宝石天然生成般,很高很大,让人座在上面,双脚都可以离地数尺的巨大宝座。

  宝座的上面,座着一个身穿红袍,头戴高冠的男子。

  他身上的红袍布满无数火焰般的符文,又形成一朵朵似要不断生长的火焰莲花。

  他给人的第一感觉便是十分苍老,但看他沐浴在红光里的面目,却似乎又十分年轻,再看又觉得老,再看又觉得年轻,整个人的感觉,都会处于这样连续不断的错乱之中。

  他的宝座旁,巨辇的三方边缘,站着三个上半身像是穿着古朴战甲的武士,下半身却是一个单独的金属滚轮的金属傀儡。

  在他的宝座和身影并未完全显现出来,只是那股莫名威严,不像是属于人世间的气息随着红光的沐浴而震荡开来之时,所有的炼狱山神官,包括千叶关里的所有大莽官员,甚至大莽皇帝,全部都跪了下来,将身体伏得极低,伏得脸都贴在了泥土上。

  ……

  巨辇中的人主动显露了身影。

  林夕却没有对他这样的举动有丝毫的疑虑,他知道这就是炼狱山掌教,他很能理解对方这种可怕的高傲。

  如果到决定出手的时候,还藏着掖着,还不敢光明正大的露面,那这人就绝对不会是此刻天下无敌的炼狱山掌教了。

  张院长特地在那块碑文中给他留言说过,这世上没有任何无敌的存在,但那段话,主要针对的是一个人无法力敌无数的军队,不可能一个人杀光所有的敌对军队和修行之地,从某种意义上而言,那个时代,张院长将炼狱山六名大长老和炼狱山掌教逼得隐世不出,张院长纵横天下,一造了世上最强的帝国,张院长便是无敌的。

  而现在,夏副院长去世之后,炼狱山掌教,却也是真正无敌的存在。

  林夕的手一直放在大黑的三弦上,但他不能肯定自己的全力一击能够对炼狱山掌教形成什么威胁,所以他只是凝视着沐浴在宝座红光里的炼狱山掌教,并没有急着出手,只是用唯有他和池雨音听到的声音,对着池雨音轻声道:“在我让你出手之前,不管发生任何的事情,你不要出手。”

  池雨音从离开绿野城,跟着林夕日夜兼程的赶往这里的途中,也一直在想象,要让林夕和南宫未央,以及无数的云秦强者都如同面临最后生死决战,且没有任何战胜信心的修行者是什么样的。

  此时宝座上的炼狱山掌教只是飞出一片断幡,只是露出了真正的面目和气息,就压迫得她几乎无法呼吸,让她在林夕的声音响起之后,她才回过神来,回想起林夕到底说了什么话。

  她的手心里全部都是冷汗,知道巨辇宝座上的这人,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可怕。

  她不能完全理解林夕此刻说这句话的意思,但她还是略显僵硬的点了点头,牢牢的记住了林夕的这句话。

  炼狱山掌教也在打量着林夕和湛台浅唐等人,他的目光,甚至还扫过了在安可依的药物作用下,昏睡不醒的叶忘情身上。

  他就好像是在看着一颗颗甜美的糖果。

  “林夕,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最后,他的目光停留在了林夕的身上,出声,淡淡的说了这一句。

  所有的人都被他身上流散出来的一些气息逼迫得说不出话来。

  这种气息其实并不强烈,并非刻意绽放,但人在面对高出自己许多的东西时,总会不自觉的感到如山的压力。

  林夕也有些说不出话来,只是他知道这是最关键的时刻,整个青鸾学院的命运都和他紧紧联系着,所以他还是挺直了身体,平静的说道:“我不知道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我想今天最终还是会让你失望。”(未完待续)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