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六十四章 誓不低头

第六十四章 誓不低头

  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对炼狱山掌教说话。,小说更快更好..

  虽然在炼狱山里,炼狱山掌教也赋予了炼狱山大长老们在他面前站着的权力,但在那年杀死李苦之后,一名炼狱山大长老只是略微透露出对炼狱山掌教实力的怀疑,便马上被炼狱山掌教废得甚至连炼狱山一些核心弟子的地位都没有…因为即便是一些炼狱山掌教所真正看重的核心弟子,都不会被他派到中州城去送死。

  然而听到林夕这样的声音,炼狱山掌教却并未动怒,反而有些贪恋这许久不见的人间气息一般,微微的一笑,只是像阐述某件事情一样说道:“一开始你并无法确定我的真正身份,这便说明将神并不是事事皆可预料。”

  林夕心中一震,他感觉出这名炼狱山掌教看事情的目光和寻常人很不相同,他缓缓的呼吸着,想要说些令自己这边人多些信心的话,然而在这开口的瞬间,他却陡然明白,在这种时候,精神比信心更为重要。

  于是他没有辩驳什么,只是眉眼如刀的看着炼狱山掌教,冷道:“世上根本不存在事事皆可预料的人,所以你也不可能知道,今日你会活着离开这里,还是会死在这里。”

  炼狱山掌教依旧没有生气,自然也不和林夕辩驳什么,只是有些兴致的看着林夕,说道:“如果没有你,那我进入登天山脉便不会有什么悬念,没有任何悬念的坦途,做任何事情,便不会有什么意思,所以我很高兴你能及时赶来。”

  “带着一点未知的有意思,那只是你这种人的想法。”林夕想到了死去的许多云秦军人,想到了永远不会再见的李开云,想到了应该在家里安享晚年的顾云静,他的心情越为平静,身体内的血液,却是好像要燃烧起来,他盯着炼狱山掌教的眼睛,认真的说道:“在你这样的人看来,进不进入云秦,世间人的生死,都是一场游戏,但我们不觉得这是游戏,这世间的一草一木,我们身边的任何人,都是无比的真实。你看着修为境界,自觉无敌,然而你不会理解我们的情感,所以你也不能理解,为什么叶忘情可以杀死你座下的那条狗。”

  炼狱山掌教沉吟了一下。

  他郑重思考了林夕的这一句话,然后微微颔首,说道:“你说的或许有些道理,不过你也应该无法理解我的情感。一个人如果变得觉得什么都没有意思,那就是最可怕的事情…现在这件事情,让我觉得很有意思,而且这件事情我已经想做了很久,除了这件事情,我想不到还有什么事情让我觉得有意思。若是连最有把握做这件事情的时候,都又畏惧着不敢去做,那我就真的会怀疑我整个人生了。”

  林夕是这个世间最能接受各种思想的人。

  其实他很能理解炼狱山掌教的想法和情感,他也明白炼狱山掌教找不到敢驳斥他,甚至当面对他显露怒意和杀意的人,所以这样的对话,在炼狱山掌教看来都很有意思,只是林夕觉得没有意思,他哪怕无聊得对徐生沫说一个午夜凶铃的故事,都不想和炼狱山掌教探讨什么人生。

  所以他只是冷漠的看着炼狱山掌教,不再发出任何的声音。

  炼狱山掌教皱了皱眉头。

  但随即他觉得更加有趣,他觉得先试一试林夕所说的情感和精神,于是他不再对林夕说话,他的目光停留在了湛台浅唐的身上,郑重的出声许诺:“湛台浅唐,只要你现在放弃与我为敌,我可以完成你老师的心愿,让你成为大莽的皇帝,并让你用自己的才能来治理大莽,我可以将大莽交给你,不再插手任何大莽的事情。我相信以你的能力,大莽王朝将会迎来千古未有的盛世。”

  所有拜伏在地上的大莽人都早已经震骇到麻木,所以炼狱山掌教的这句话也没有再给他们心中带来更多的震惊和恐惧,他们只是都觉得,这是一个充满无穷诱惑,根本难以抗拒的承诺。

  像炼狱山掌教这样的人,已经整个天下,随心所欲,想要做什么事情就做什么事情,所以像他这样的人物,已经根本不屑演什么戏,说什么虚伪的话,此刻所有的人都听到了他的这句话里对于湛台浅唐真挚赞赏的语气。

  炼狱山掌教此刻的心意,也是十分的直白和清晰:在他进入云秦之后,大莽这样的小地方,他已经并不在意,而且他也不可能寿命无尽的永远活着,在他的有生之年里,别的地方或许有更大的吸引力。

  再或者看看湛台浅唐到底能将大莽变得如何兴盛,也会让他觉得有意思。

  一个长记于史册的最英明皇帝,一个最兴盛的大莽,无数大莽百姓的安居乐业,或许就要随着这样的一句承诺而产生。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湛台浅唐的身上。

  摆脱炼狱山的控制,将所有大莽人从被炼狱山奴役的阴影中解脱出来,这是大莽老皇帝和李苦一直想要做的事情,也是湛台浅唐先前的唯一目标。

  此刻,湛台浅唐出声,炼狱山掌教的气息对他的压迫也很大,他的脸色也有些微白,然而他的声音却也十分平静:“你能让李苦活过来么?你能将被你杀死的千魔窟那么多人变活过来么?你能让千魔窟恢复如常,将炼狱山彻底毁去么?”

  他没有回答炼狱山掌教的话,只是反问了这样三句。

  人死不能复生,这是最为简单的道理。

  所以所有的人便都十分清楚,他给炼狱山掌教的是什么样的回应。

  炼狱山掌教有些失望般摇了摇头,然后平静的望向林夕身旁的每一个人,缓声道:“那还有谁想要改变主意?我依旧可以给他大莽。”

  这依旧是同样的承诺,直接送上一个国。

  只是没有任何人心动。

  御使不动自己飞剑的徐生沫忍不住张嘴,即便再也不可能挡得住炼狱山掌教的一击,他也想要张口再骂一句白痴。

  “白痴!”

  但是有一句清晰响亮的声音却比他更早骂出。

  这声音是同样已经耗尽了魂力的边凌涵骂出来的。

  她的脑海中在这时闪过了许多的画面。

  长孙无疆死去,林夕重伤昏迷,姜钰儿死去,闻人苍月成为大莽七军统帅,无数云秦人战死,李开云死去很多幕美好的画面,都被燃烧着的锁链和战火摧毁,而且永远不可能再现。

  她的眼睛里,充斥着冰冷燃烧的仇恨。

  她身旁的姜笑依和秦惜月等人的眼中,也和她一样,燃烧着同样刻骨的仇恨。

  一切都似乎和这炼狱山有关。

  即便炼狱山掌教再强大,为了那些被毁灭的美好,为了那些不可能再活的人们,她们又怎么可能屈服,怎么可能低下头颅?

  所有千叶关里的云秦军人并不能完全理解青鸾这些年轻修行者的仇恨,但他们能够感觉到这种精神,只是简单的对话,就让他们彻底的清楚,青鸾学院是为了要一个国么?他们也彻底的明白,是谁真正的为了云秦在战斗,他们身体里的热血,也开始燃烧。

  炼狱山掌教看了边凌涵一眼。

  他的目光有如实质,空气中有明显的风流动,然而他却并没有马上对边凌涵出手。

  林夕忍不住笑了笑。

  他不是因为有胜利的信心而笑,只是为了身旁这些可以和自己生死与共,让炼狱山掌教没有意思的朋友而笑。

  “所以你也怕了…你觉得我说的是对的,所以你也没有主动出手的信心,对吧?”

  他看着无比威严,依旧让所有炼狱山神官亲吻泥土一样拜伏在地的炼狱山掌教,温暖的笑着说道。

  然后他开始动步,朝着前方的炼狱山神官们和炼狱山掌教的这座巨辇开始前行。

  他也要等待一个出手的契机。

  只是他们之中的大多数人,都要接近了炼狱山掌教才能发出自己的最强攻击,所以他首先要做的事情,就是逼近炼狱山掌教。

  这个时候他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但他身周所有的人,却都没有任何的迟疑,都和他一起动步,向前行去。

  湛台浅唐并没有因为拒绝了炼狱山掌教方才的承诺而心神不宁,他的脚步反而比以往任何时候还要坚定。他知道今日云秦人的勇气,便是昔日张院长和无数云秦修行者的所作所为带来的,所以他坚信自己现在的所作所为,是最正确的。

  炼狱山掌教也没有回应,他只是在宝座的红光里垂下了眼睑。

  他身前不远处巨辇上的那名炼狱山大长老发出了一声厉喝,所有的炼狱山红袍神官全部从地上站了起来。

  “我来负责对付这名炼狱山大长老。”

  就在这个时候,面戴暗红色面罩的冷峻将领对着林夕轻声说道。

  林夕有些意外,但他并没有质疑,只是看了这名冷峻将领一眼,确认般轻声道:“你一个人?”

  这名冷峻将领点了点头:“一个人.。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