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六十五章 暗侯

第六十五章 暗侯

  从顾云静将这名冷峻将领和黑蛇军交给林夕之后,林夕并没有问这名冷峻将领的来历,甚至姓名。

  他不知道这名冷峻将领的身上有什么秘密,但既然顾云静让他信任这名冷峻将领,他便选择信任,所以在这种时候,听到这名冷峻将领确定要独自一人去对付那名炼狱山大长老,林夕也只是点了点头,说了一声小心。

  冷峻将领依旧只是和众人一起前行,也不充当箭头,千叶关内的所有人看着这些强者和炼狱山的对决,不知道这惊天一战将以什么方式开端。

  所有的人都很谨慎,林夕这一方和炼狱山的人都在前行,交战的双方都在不断接近,但前行的速度都很缓慢,气氛都极其的压抑,因为所有人都很清楚,第一个出手或是冲在最前方的人,极有可能在瞬间死去。

  如果让湛台浅唐猜测的话,第一个出手的人肯定是南宫未央。

  因为场间所有的人,没有一个人比南宫未央更加随心所欲,南宫未央是想要出手就出手,根本不管对方是什么人的那种人。

  然而让湛台浅唐感到意外的是,今曰的南宫未央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低调,她的身上都甚至没有荡漾出蓄势时的强大气息。

  第一个出手的,反而依旧是看上去最为柔弱的池珊。

  她身后的一名络腮胡子修行者伸出手,扯住了她的衣襟,否则这一瞬间,夹杂在众人之中的池珊就又会因为体内魂力的疯狂喷涌而飘飞起来。

  就如和当时对敌那头苍老的海妖王时一样,她脸上的肌肤甚至苍白得有些透明,然而那地上一举灭杀了上百名奴隶修行者,看上去已经开始要枯萎的墨绿色长草,却是以惊人的速度开始朝着炼狱山一方蔓延。

  这种墨绿色长草沿着山道往下蔓延的速度本来就接近箭矢飞行的速度,令人难以想象,而在此时双方缓慢移动的压抑之中,产生的对比更是让所有看见这一幕的人感到根本透不过气来。

  几乎所有的炼狱山红袍神官都在这一刻拼命喷涌魂力,各种光焰和森冷的金属形成海浪,想要阻止这些墨绿色长草的逼近。

  然而就在此时,宝座上的炼狱山掌教只是看了池珊一眼,淡淡道:“这种东西,我们炼狱山也有。”

  他的感知比任何人都要强大。

  所以一切东西在他的眼睛里都非常缓慢。

  所以他的语气和动作,也不由得让所有人觉得一切都慢了下来。

  在他的话音里,数节竹枝不知从他身上何处飞出,落在了地上,落入了蔓延的草丛之中。

  然后这几节黑红相间的竹枝开始生长,有更多的细竹从地上生长出来,每一株竹子都冒出蕴含着恐怖热力的赤红色火焰,顷刻间,形成了一片燎原的火海。

  所有的墨绿色青草,只在一息的时间,就真的像被引燃的头发一样燃烧了起来。

  就像御使着飞剑的修行者,某种玄奥的元气对撞产生的震荡,让池珊的身体陡然像被大锤击中,一口鲜血也顿时从她的口中喷涌而出。

  池雨音的双手指甲也在这一瞬间深深的刺入了自己的掌心。

  狂暴的热力将所有的墨绿色长草引燃之后,形成的火浪,卷起了四五米的高度,反而向着她们所有人席卷而来,烧得她们面前的一切都似乎扭曲了。

  她想要出手,但林夕不让她出手,所以她只有强忍着。

  胡辟易和湛台浅唐也想出手,他们不认为圣阶之下的修行者能够阻挡住炼狱山掌教这样的一击。

  炼狱山掌教所说的这样的东西,便是指炼狱山魔竹,这种竹子在昔曰炼狱山会同闻人苍月对付李苦的时候出现过,也只是六名炼狱山大长老其中一人才能驾驭,但此刻炼狱山这样一门独门秘技被炼狱山掌教随手就用了出来,且威势和威力,完全不是当时对付李苦时出现的炼狱山魔竹所能比拟。

  只是就在此时,南宫未央却是移动了一步,正好挡在他们两人的身前。

  这个微小的动作,让胡辟易和湛台浅唐明白了南宫未央的阻止之意,便都硬生生的控制住了将要析出体外的魂力。

  也就在此时,前方的天空之中,突然多了一片如鹅毛般的白雪。

  关闭<广告>

  一片鹅毛般的白雪之后,便是无数片飘舞的白雪。

  这些比普通的白雪不知道要寒冷多少倍的雪花,来自于从林夕衣袖里伸出的两个黑色的小爪子。

  雪花触碰到一片片的火焰,变成虚无的蒸汽,也被燃烧得扭曲。

  光是吉祥的力量,不可能阻挡得住炼狱山掌教这样的力量…哪怕这股力量只是荡漾而出的余威。

  高亚楠也知道加上自己的力量,都未必能够阻挡得住,但她和这批学院的年轻人已经彻底成长起来,她们每一个人都和林夕一样清楚,低阶修行者要想对抗高阶修行者,就唯有对自己残忍一些。她们这些人里面,最为强大的力量,便必须要留着,等到最合适的时机,用在炼狱山掌教的身上。

  于是她也决然的出手。

  又一股寒流涌入飞雪之中,将所有的飞雪,凝成了一柄冰雪巨剑,狠狠刺入前方的火浪之中。

  冰雪巨剑一截截化开,又再度化为寒流,炽烈的火浪温度骤减,最终变成了汹涌的热浪,就像粘稠的热粥,冲刷在所有人的身上。

  燃烧着的魔竹余火未尽,依旧散发着通红的光焰,将林夕等人和炼狱山红袍神官之间的这段山路变得光怪陆离,变得不像是在千霞山里,而像是在炼狱山里的某个熔岩矿洞中。

  高亚楠的身体晃了晃,她身旁的秦惜月将她扶住。

  “云秦周家果然不俗。”炼狱山掌教淡淡的说了一句。

  ……

  所有千叶关里的云秦军人和云秦官员都很惊骇。

  所有的炼狱山红袍神官都开始狂喜,重新开始骄傲。

  这是绝对的力量。

  虽然这股力量在高亚楠和吉祥的抵御之下,最终成为林夕等人可以忍受的热浪,但所有这些炼狱山神官们都可以看得出,池珊和高亚楠以及吉祥都没有办法再行出手了。

  只是随手一击,便相当于废掉了池珊和高亚楠以及吉祥,这就是一种无敌的气息。

  炼狱山掌教身前不远处巨辇上的那名炼狱山大长老也不再变得恐惧,自从炼狱山掌教开始出手,他便已经觉得自己的命已经保住了,然后面前所有这些人都会死去。

  然而也就在这个时候,他被白发遮住大半的面目上,却突然出现了一丝愕然的神色。

  有一个人突然从他面前的火焰中穿了出来,走向他所在的巨辇。

  炼狱山魔竹并不算炼狱山掌教很强大的手段,所以炼狱山掌教并未再向这些魔竹里贯注力量,然而即便如此,现在这些魔竹的余热还十分惊人,一般的修行者绝无可能无声无息的从这些魔竹中间无声无息的穿过。

  所以所有的炼狱山红袍神官,也都是远远的避开两边,不管靠近这些魔竹生长的区域。

  然而眼下这个从火焰中和被高温炙烤得扭曲的空气中陡然走出的人,却毫无损伤,唯有一股股的魂力波动,开始不停的扩大,从国士阶,到大国师阶,然后到唯有圣阶修行者才能迸发的磅礴气息。

  穿过魔竹阵完好无损的出现在这名炼狱山大长老巨辇前的,就是一直戴着暗红色金属面罩的冷峻将领。

  就连炼狱山掌教都在宝座上缓缓抬起了头。

  他平静如深邃星空的眼睛里,都产生了一丝惊讶的神色,都有些想不明白。

  炼狱山大长老发出了一声嘶鸣。

  他想不明白魔竹的火焰怎么会对这名冷峻将领没有任何的威胁,但他知道这名冷峻将领逼近自己,自然不是为了要和自己谈谈心,一股从骨子里泛出来的冷意,让这名炼狱山大长老的魂力如同决堤的江水般倾泻而出,倾泻到了手中的一柄扁尺里。

  这柄扁尺就像一道飞剑般飞出,却是又孔雀开屏般张开,在空中变成一柄乌黑色的扇子。

  无数的爆鸣在这柄扇子的伞面上发出。

  无数的细钉如同暴雨一般打在踏上巨辇的冷峻将领的身上,从他的体内穿过,带着长长的血丝飞出,就好像一枚枚的缝衣针穿上了红色的丝线。

  然而这名冷峻将领却似乎毫无察觉。

  他的身体似乎就像一截木头,这些比飞剑还要快的细钉的力量,并没有让他的生机流逝。

  他的手中有一条黑红色的长幡陡然卷出,在这名炼狱山大长老惊骇莫名的目光里,扫在了炼狱山大长老的身上。

  这条黑红色的长幡看上去像丝绸一样光华,但是落在这名炼狱山大长老的身上,却似好像鬼爪抓过一样,留下了深深的五条血痕,连体内的肋骨,内脏都抓断,扯了出来。

  炼狱山大长老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像陀螺一般旋转着飞出,坠下巨辇。

  炼狱山掌教已经想明白了,伸出了一根手指:“你是暗侯!”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