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六十六章 我要没有你的大莽

第六十六章 我要没有你的大莽

  炼狱山的真正大人物,始终是高高在上的炼狱山掌教和六名炼狱山大长老。

  为了尽可能的延续生命,这六名大长老和炼狱山掌教也不知道服用了多少对于整个修行者的世界都极其珍惜的药品。这种建立在奴役整个大莽之上的生存方式使得炼狱山掌教和这些炼狱山大长老活的时间很长,在数倍于普通人一生的漫长岁月里,炼狱山掌教也做过很多在他看来有意思的事情。

  其中有一件,便是将不少挑选出来的大莽小孩子,在很小的时候就送到云秦,然后让这些小孩子在云秦成长起来,进入云秦军方。

  这听上去和普通的潜隐安排没有什么两样,然而若只是普通的潜隐计划,便不可能让炼狱山掌教觉得有意思。

  在他的安排里面,这个潜隐的计划充满了血腥和累累尸骨。

  他会故意安排许多大莽人的死去,来成就这些潜隐,以许多人的尸骨,来铺就那些人往上爬的路。

  这些具体的事情自然用不着他去做,只是在他的计划里面,这些小孩子得到安排好的尸骨铺路,获得的军功自然要比云秦的同龄人要多很多,显赫很多,将来成为云秦将相王侯级的大人物,也应该不在话下。

  如果许多像狄愁飞、胡辟易这样的人物其实都是大莽人,都是炼狱山的人,那会是一件多么有趣的事情?

  所以炼狱山掌教将这些大莽小孩子称为“暗侯”。

  这个计划在经历了很长的一段时间之后,的确取得了很大的成就,有些当年的大莽小孩子,的确在云秦国内取得了不俗的成就,其中有些杰出的,甚至获得了炼狱山最核心弟子同等的地位,被悄然传授了炼狱山的一些绝学。

  只是炼狱山掌教最终还是发现自己犯了一个很简单的错误,云秦始终是个人才辈出的帝国,抛开闻人苍月这种天才,云秦帝国里的一些年轻俊才,在没有特殊的帮助下,还是压在了这些大莽暗侯的头上。再加上有青鸾学院的存在,绝大多数暗侯快速迅猛的功劳积累和升迁还会引起特别的注意,最后往往被查出来大莽潜隐的身份,所以付出和回报对于大莽而言都根本达不到对等,更不用说获得惊人的利益。

  规划好的人生,赶不上变化,这就和云秦重要门阀里面,天生优越的金勺少年,未必成就一定超过出身平凡的土包一样的道理。

  所以在很多年前,大莽就已经那一批暗侯失去联系,即便是炼狱山,也都认为当时挑选出来的那些个暗侯已经全部死去,承认计划失败,并不会再进行类似的计划。

  即便有暗侯还活着,也是大莽人,应该忠于炼狱山掌教的,在这种时候应该像碧落陵里的白玉楼一样刺杀林夕的,怎么可能反过来对付炼狱山,反而杀死炼狱山大长老?要知道,当时的那些人,并不是大莽老皇帝挑选,而是炼狱山挑选,而且必须是在进入云秦做了很多事情,在很多事情上让炼狱山觉得他绝对忠诚,才有可能让他成为炼狱山的嫡传!

  然而此刻这名面戴暗红色面罩的冷峻将领,所展现的修行之法,所展现的在这独门的修行之法上的境界,都可以让炼狱山掌教肯定,他就是炼狱山的暗侯之一!

  这毫无疑问是背叛,而且是基于自己当年某个计划的背叛。

  所以炼狱山掌教朝着这名冷峻将领伸出一根手指时,语音里已经带上了真正的隐怒。

  像他这样世间至高的人物,只是一丝隐隐的愤怒,给人的感觉,就已经是整个天地都骤然变得阴沉下来,就像有一座巨山,就要马上倾倒压下。

  所有炼狱山神官的双腿都在发抖。

  然而这名站在巨辇上的冷峻将领却是异常的镇定,面对炼狱山掌教的这一声呵斥,只是平静的点了点头:“不错,我曾是暗侯。”

  炼狱山掌教伸出了手指,然而却又想到了什么,收敛了怒意,垂下了手,微微抬起头,看着这名冷峻将领,问道:“为什么背叛我?”

  “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到云秦做暗侯,然而我没有选择的权力。我和另外那些人一样,不来云秦的话,我们所有人,包括我们的亲人,都会成为炼狱山矿洞里的奴隶。”

  冷峻将领冰冷的看着炼狱山掌教,道:“只是这还不足以让我背叛大莽,真正让我决定和你为敌的,是为了让我们其中的一些人成王成侯,炼狱山牺牲了太多人,正巧那些人里面,也有我最好的朋友。”

  炼狱山掌教有些意外,他想了想…在这种时候,他甚至还有时间想一想。

  想了想之后,他的头再抬起了一些,彻底收敛了怒意,平静的说道:“这么说,那只是一个意外。如果说这样的意外让你敢到不忿…杀死我炼狱山这样的一个存在,也应该可以让你的怒意消隐一些。你毕竟是大莽人,是我炼狱山的弟子,所以只要你愿意…你杀了他,他在炼狱山的位置,就是你的。”

  炼狱山大长老原本就是比大莽皇帝还要尊贵的存在,而且这名炼狱山大长老死后,加上张平,炼狱山的大长老也只剩下了两个。如果这名冷峻将领答应成为炼狱山大长老,那他必定会拥有比这些炼狱山大长老平时更多的权力和威严。

  这同样是一个诱人到了极点的许诺。

  然而这名冷峻将领却是毫不考虑的摇了摇头,冷漠道:“或许我应该谢谢你,是你让我拥有了力量,让我最终明白我要怎么做。如果让我选择做回大莽人,那必定也是一个没有炼狱山,没有你存在的大莽。”

  “你的力量是我赐给你的,我自然也可以收回。”

  沐浴在宝座红光里的炼狱山掌教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他的声音十分平和,甚至连之前的一丝隐怒都似乎没了。

  然而在他的声音发起的瞬间,他的身体就似乎瞬间膨胀了许多倍。

  这种膨胀,是他身外的气息扩张产生的错觉。

  无数股狂虐的,无边无量,让圣阶也会觉得心惊胆颤的狂风,在他和这名冷峻将领的身间出现。

  方才炼狱山掌教伸出一根手指时,都没有带起这样的狂风,这便说明,此时的炼狱山掌教,才是开始真怒,才开始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怒意。

  像他这样的存在,思想和一般人已经完全不同。

  平时没有人和他平等的对话,平时没有人拒绝他,或者嘲讽他,所以偶尔听听人的拒绝,听听嘲讽,他都甚至觉得有意思,都不会动怒,更是让人觉得大人物的涵养和情绪无法常理而言,无法捉摸。

  但若是人人都拒绝你,人人都不把你看成至高的存在,被拒绝和嘲讽得太多,像炼狱山掌教这样的人物,当然也不会再觉得有趣,当然也会由好心情变得恼羞成怒。

  寻常人的怒意只能化成闷气,憋坏自己,但他的真正怒意,却是化成了狂风,化成了实质,变成了一朵紫黑色的火焰。

  这朵火焰在他的面前生成时,那些还在燃烧着的魔竹上所有的火焰,就好像参拜王者一般,猛的一低,然后又全部消失,化成了细微的元气,被融入了这朵紫黑色的火焰中。

  这个过程超出了圣阶的感知极限,这朵紫黑色的火焰,就像突破了空间的界限一般,落向这名冷峻将领。

  ……

  炼狱山掌教动了真怒,而且他十分清楚这名冷峻将领修的是炼狱山的何种绝学,所以他此刻动用的力量,自然比先前飞向徐生沫的那一片断幡更强。

  正是这样的一条火焰,直接废了一名强大的炼狱山大长老的双腿。

  冷峻将领在过往的很多年里,都在思索着遇到炼狱山的最强修行者时的情景,都在想着自己怎么能够在面对炼狱山掌教这样的人物时活下来,或者至少阻挡住对方的一击,所以他只做了一件事。

  他的身体好像没有骨头一样蜷缩了下去。

  他身上坚硬的黑色铁甲裂了开来,内里露出的内甲,就像是土黄色的石头制成,而在他这一蜷身之间,他身上这件土黄色内甲也奇特的缩了起来,竟似缩成了一个圆球。

  冷峻将领的身体,就好像缩在了一个土黄色的石球里。

  炼狱山掌教的这条紫黑色火焰落在了巨辇上,落在了这个土黄色的石球上。

  黑色巨辇都开始融化,冷硬的黑色金属融化成耀眼的金红色铁汁,流淌下来。

  土黄色的石球表面燃烧了起来,一层层变成飞灰,漂浮在金红色的铁汁上,从开始变得通红的黑红色巨辇残体上滚落下来。

  炼狱山掌教的眉头皱了起来。

  无论是谁将自己团成一个球,被闷在石球里燃烧,滋味一定极不好受。

  然而炼狱山掌教是要杀死这名背叛的暗侯,此时他虽然感觉到这名冷峻将领的魂力气息变得微弱,但他可以肯定的是,这名冷峻将领却就是以此种方式,撑过了他的一击,伤而不死。

  他便更加的愤怒,再次抬起了手指,一股更强的力量,便从他的指尖析出。

  林夕的手指一直紧紧的依附在大黑的三根黑弦上,就在此时,他的魂力也毫无保留的,以超过自身极限的速度涌出,沁入大黑的三弦!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