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六十七章 无敌

第六十七章 无敌

  林夕听清楚了炼狱山掌教和这名冷峻将领的所有对话,他听到了一个凄绝和不美丽的故事,最好的朋友,反而成为让自己往上走的累累尸骨中的一具,此刻的这种轻描淡写,却可以让从碧落陵中走出的林夕知道那里面包含着什么样的刻骨铭心。

  随着当年从碧落陵的走出,渐渐背负更多东西的他也明白,炼狱山掌教就是张院长和夏副院长他们的一生之敌。

  他懂得了要不惜代价接谷心音回来,最大的目的,也就是要让夏副院长去世之后,学院拥有可以震慑和抗衡炼狱山掌教的力量。

  然而任何完美的计划,都会因为一些人,一些事而产生变化。

  谷心音一定要杀死唐藏的皇叔萧湘,否则他就不是谷心音,否则他在水牢之中那么多年,或许早就变成了不像是人的怪物。

  他最终回到了云秦,然而为了杀死萧湘付出的代价,却让他无法真正顶替夏副院长的位置,所以此刻炼狱山掌教,才会真正的世间无敌,降临在这里。

  只是林夕同样也可以肯定,青鸾学院这么多年,除了谷心音之外,也一定还准备了其余对付炼狱山掌教的东西。

  即便抛开曾经被青鸾学院视为谷心音之后唯一希望,因为炼狱山掌教陡然发动和谈,而应该在炼狱山张平的手里,还炼不出来的最强铠甲,林夕都可以肯定,青鸾学院肯定还会准备其它的力量。

  这些力量,和他一样,也只是在等待着一个最佳的出手契机。

  这名冷峻将领击杀炼狱山大长老,原本也只是个变数,但引起炼狱山掌教的真怒,让炼狱山掌教一击不成,下意识的引动更多力量,林夕却是能够肯定,他等待着的契机已经来临。

  林夕正式出手。

  黑se的箭光,从大黑这件传奇魂兵上升腾而起,飞向空中。

  ……

  除了林夕和池小夜、池雨音这些妖族修行者之外,没有人知道南宫未央以一头唯有在不可知之地才有的圣阶海妖王融魂成功。

  南宫未央本身便是一件至关重要的秘密武器,是炼狱山掌教意料之外的力量。

  所以她之前一直没有出手,一直十分的低调,甚至不想吸引炼狱山掌教的注意力,不想让炼狱山掌教对她发动任何攻击。

  她只是在等待着林夕。

  林夕出手,她便也知道出手的契机已经来临。

  她抬起了头,露出了最凌厉的锋芒。

  就像一柄绝世宝剑,终于脱鞘而出。

  整个千叶关前的山道都是一震,就像被一头海妖王猛烈的践踏了一记,就连炼狱山掌教身下宝座的红光,都被剑风逼退,炼狱山掌教身上的衣衫,都被吹拂得往后荡去。

  她的飞剑在空中飞行。

  飞剑的后方,出现了一尊海妖王的身影,就像一尊海妖王,在托着她的飞剑,朝着炼狱山掌教刺去!

  依旧在山林间缓慢前行着的倪鹤年,都停下了脚步,想象不到此刻竟然会出现这样的一剑。

  他也是云秦活得最久的修行者之一,在他的一生里,都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一剑,这样力量惊人,沉重得似乎要将炼狱山掌教连着身下宝座和巨辇彻底碾碎的一剑。

  胡辟易和湛台浅唐也终于明白南宫未央才是林夕此刻最为倚重的力量,两人也顿时反应过来,此时已经到了真正决战的时刻,且出手的机会,只有这么一次。

  所以胡辟易发出了一声暴喝,将这么多年的荣辱,全部融入到了身前的飞剑里,一剑化为惊雷,飞向炼狱山掌教。

  湛台浅唐直接开始魔变,身体如妖魔般鼓胀起来,浑身布满可怕的靛蓝se血脉,同时一柄靛蓝se飞剑也从他的身前飞起,爬满耀眼的火焰。

  在林夕出手,尤其是南宫未央出手的瞬间,宝座上的炼狱山掌教就知道自己犯了一个错误。

  为自己之前已经失败的事情再行真正动怒,过分动用力量,这便是错误。

  然而他毕竟是现在世间无敌的存在,所以他还有能力,有时间修正一些自己所犯的错误。

  先前已经流出他手指的一些力量,被他毫不犹豫的切断,舍弃。

  后继流出他体内的魂力,已经在顷刻之间,随着他的心意,改变了方向,贯入了他脚下的一条黑se长幡之中。

  然后这条长幡就像活着的黑se魔龙一样,从地上飞起,裹住了南宫未央的飞剑。

  这一条长幡中汇聚的力量并不算强大,不足以镇压南宫未央的飞剑,但这正是炼狱山掌教的无敌所在。

  关闭

  因为他只是需要阻上一阻这柄剑。

  南宫未央和胡辟易、湛台浅唐的攻击,在一般修行者的眼中,飞剑的临身都没有什么时间差距,三柄蕴含着不同力量的飞剑已经都到了巨辇之上,然而在炼狱山掌教的眼中,这三柄飞剑之间自有差距,他只需要将南宫未央的这柄飞剑先行隔开,他便有时间接下这另外两柄飞剑。

  他甚至没有去想林夕的那一道箭光为什么还没有落下。

  因为他觉得林夕的箭光真正到他身边时,他自然会有时间和力量去应付。

  这是一种建立在绝对实力上的可怕自信。

  黑se长幡开始裂解。

  南宫未央的剑尖从幡面中透出。

  此时炼狱山掌教已经伸出了手,握住了胡辟易的飞剑。

  因为他的动作实在太快,任何人的目光都不可能跟上,所以给人的感觉,就好像他的手本来就在那里,胡辟易的飞剑就好像自动落在了他的手里。

  一层若有若无的紫黑se火光在炼狱山掌教手掌的血肉和这柄飞剑真正贴实时就已经在这柄飞剑的剑身上闪过。

  这层唯有炼狱山掌教才能掌控的,代表炼狱山申屠氏最高利率的火焰甚至没有和胡辟易的魂力抗争,只是灼烧了其中的一条符文。

  这一条符文的细微末梢被烧融了,变得无法接纳胡辟易的魂力。

  飞剑如死去般黯淡无光。

  胡辟易的全部力量,就好像陡然落在了空中,他胸口一滞,虽未受伤,却都难过的几乎要吐出一口血来。

  炼狱山掌教就握住了这柄黯淡无光的飞剑,挥出,斩击在最晚到达的湛台浅唐的飞剑上。

  就好像是大匠师在检验两柄剑胚的材质到底何种为好,剑刃和剑刃相交,他手中这柄胡辟易的飞剑剑锋上出现了一个缺口,湛台浅唐的飞剑,却是火焰一灭,被他斩得飘飞出去。

  “噗”的一声,刚刚完成魔变的湛台浅唐喷出了一个浓稠的蓝黑se鲜血。

  在离开鳌角山后,他已经正式突破到了圣阶,然而如果现在他不是已经发动了魔变,他或许直接就会被彻底重创,更不用还能勉强控制住自己的飞剑。

  ……

  倪鹤年是此刻唯一可以感知清楚所有变化的人。

  他不像青鸾学院可以从炼狱山内部得到一些消息,但此刻看到炼狱山掌教动用了圣阶之上的力量,他却明白了炼狱山掌教为什么会真正光明正大出现在世间的原因。

  一些古籍上的记载果然没有错误。

  曾经的修行者世界里,的确有着可以让大圣师阶的修行者动用自己的力量而不至于爆体而亡的修行之法。

  而现在,炼狱山掌教已经得到了一些这样的修行之法。

  ……

  南宫未央的飞剑在倪鹤年脑海中光亮一闪,彻底明白的瞬间,已完全脱出长幡的捆缚,刺向炼狱山掌教的眉心。

  海妖王的虚影披着长幡的残片,就像一座山岳一样,压着这柄飞剑,压向炼狱山掌教。

  炼狱山掌教的左手之中也有魂力在析出。

  只是这样的时间里,即便是炼狱山这样的存在,也根本无法将魂力再汇聚天地间的元气,化成火焰。

  然而这魂力没有再转化成别的什么。

  只是这一段魂力,脱离了炼狱山掌教的手,冲击在了南宫未央的飞剑上。

  这一段魂力,晶莹如墨玉,完全凝成实质,完全就像一柄墨玉飞剑。

  魂力离体凝而不散,力量强如魂兵,是为大圣师。

  南宫未央带着镇压一切气息的飞剑,陡然在空中顿住。

  海妖王的身体碎裂成千万条深蓝se的元气,在空中又化成千万颗沉重的雨珠。

  南宫未央的飞剑往后倒飞而出。

  南宫未央往后连退三步,吐出了一口鲜血。

  炼狱山掌教身下的宝座出现了裂纹,然后碎裂成粉。

  但他却是稳稳的站立起来,无比傲然的抬头,看着朝着自己落下的那一道黑se的箭光。

  一抹傲然的笑意,也从他的嘴角浮起。

  虽然如此程度的动用魂力,也让他体内像有千万柄刀在血肉之中穿行,也割裂着他的血肉,让他感到了痛楚,然而这种感觉…这种无敌的感觉,却是让他感到前所未有的愉悦。

  这种感觉真好。

  因为普天之下,这么多年来,只有他一个人,才能体会到这种真正无敌的感觉。

  黑se的箭光还没有落下。

  炼狱山掌教决定不再犯任何细微的错误,所以他决定要先杀死林夕。

  就在这时,天地之间突然多了一条风流。

  这条风流从天上来,就像有一颗陨星,从九天之外坠落下来。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