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六十八章 堵河

第六十八章 堵河

  林夕的眼睛里发出了亮光,然后他也开始魔变。

  他从一开始就不认为炼狱山掌教必胜,那是因为他们的手中握着许多炼狱山掌教并不知道的力量。

  比如南宫未央成为云秦立国以来所有修炼融魂的修行者里面,融到的妖兽力量最强的圣师。比如他们的手中,还有那七颗古修行者留下的宝石。

  如果说炼狱山掌教此时就是一条一往无前的大河,那他没有预料到的大石头砸进河里,砸得多了,这条大河也终究会被堵塞住。

  而且他可以肯定的是,学院的力量自然不止在炼狱山成为了大长老的张平,不止忘情剑,不止徐生沫。

  这股蕴含着他熟悉意味的风流,便是代表着学院的另外一股力量,一股有可能起到决定姓作用的力量。

  炼狱山掌教威严如海的双瞳骤然收缩。

  一枝没有任何符文的宝蓝色金属箭矢,突然出现在了他的身前。

  那一股风流还在高高的天上,但这一枝宝蓝色的金属箭矢,却已经到了他的面前。

  没有任何人知道这枝箭矢是怎么来的。

  因为这枝箭矢的速度,已经彻底超出了所有人的感知,就连炼狱山掌教的感知,都甚至无法跟得上这一箭的速度,都感知不清楚这一箭的箭道。

  是这一枝宝蓝色的金属箭矢,带起了九天之上的风流,但这枝箭矢的速度,却又将所有带起的风流远远的抛在后面,就像是直接跳跃空间一样,从炼狱山掌教身前的空间中显现了出来。

  先前南宫未央的一剑,绝对是云秦帝国史上最沉重的一剑。

  而现在这一箭,却绝对是云秦帝国史上最惊人的一箭。

  这种惊人,不只在于箭上蕴含的魂力和冲击力,还在于箭矢材质本身的力量。

  炼狱山掌教发现自己并不能以自己最强的手段来烧融这枝宝蓝色箭矢。

  因为他发现这枝宝蓝色箭矢在出现在自己面前时,已经因为和空气的剧烈摩擦,而吸收了惊人的热量,达到了奇特的熔融状态。

  所以说此时这枝箭矢,其实是一条金属溶液,十分柔软,然而最为关键的是,他可以感知出来,这枝箭矢的元气特姓,依旧能够吸收恐怖的热量。

  所以他如果化出唯有他才能凝聚的恐怖火焰,并不能直接将这枝箭矢烧成废渣,他化出的火焰的力量,反而会被这枝箭矢吸收进去,到时候反而会变成冲击在他身上的力量。

  面对速度已经超出自己感知的这一箭,时间对于炼狱山掌教这种无敌的存在也是异常宝贵的,这一瞬间的发现,又让炼狱山掌教出现了迟滞,丧失了一些反应的时间。

  等到他最终决定如何抵挡之时,这枝箭矢的箭尖,已经和他身外的衣衫真正的接触。

  令他有些难以置信,对林夕的杀意更浓的是,林夕射出的那一道黑色箭光,也就在这个时候落到他的后背。

  若是在其余别的时候,哪怕是南宫未央、胡辟易、湛台浅唐三柄飞剑同时攻到的时刻,他都可以轻易的抹消这一道箭光。因为林夕毕竟还不是圣师,他的力量相对于远远超出圣阶的大圣师而言,实在太过弱小。

  然而此刻他不得不将全部感知和精神集中在汇聚了青鸾学院力量的这一枝宝蓝色箭矢之上,他便没有时间在林夕的这道箭光临身之前,将这道箭光抹消。

  ……

  一前一后,两道箭光都落在了炼狱山掌教的身上,前后将炼狱山掌教死死抵住。

  宝蓝色箭矢的箭尖和炼狱山掌教身上的威严神袍接触的地方,首先出现了一个光星,然后光亮迅速扩散,神袍像被火焰灼烧的窗纸一样脆弱不堪。

  炼狱山掌教站立着不动。

  他的肢体已经来不及做出任何的动作,但他的魂力,却是直接从他的胸口以世人难以想象的速度汹涌析出。

  他的面前,似乎陡然出现了一个无比宏大的世界。

  这种感觉只是因为他魂力急速喷涌而出时的宏大气息导致。

  一层层墨玉般的魂力,出现在了他的肌肤和宝蓝色的箭矢之间。

  与此同时,他的后背上也有魂力沁出,黑色箭光被他的魂力所阻,竟不能进!

  纯以自身魂力布于体外,便令强大魂兵不能进,这种境界,已经就像是古籍上记载的不灭圣身!

  关闭<广告>

  这种境界,令任何修行者都要由心的战栗、恐惧。

  然而汇聚着青鸾学院反击希望的这枝宝蓝色箭矢,也绝非如此轻易便能阻止。

  箭尖不能刺入,便随即像热油一样,沿着墨玉般的魂力,以惊人的速度,扩散流淌开来。

  这一枝宝蓝色的箭矢化成的液体,朝着炼狱山掌教的全身弥漫,就像要形成一层宝蓝色的薄膜,将炼狱山掌教全部包裹在里面,然后冷硬冻结成一个全封闭的壳子。

  炼狱山掌教发出了一声厉喝。

  他知道这种宝蓝色的融液如果真正和肌肤接触,便不只是在他肌肤表面冷却那么简单,金属融液随着强大的冲击力和热力,不仅会灼烧他的肌肤表面,而且会通过毛细孔深入他的体内,到时便是无数宝蓝色的细针在他的体内凝结出来。

  他胸口的魂力,更为强烈的爆发,就像形成了一个墨玉大碗,将这枝宝蓝色箭矢化成的融液全部兜住,又像一张墨玉的莲叶,兜住了一颗晶莹的宝蓝色露珠。

  在下一个瞬间,这颗宝蓝色露珠被他硬生生的从这张墨玉莲叶的中心,震荡而出,飞向前方。

  汇聚着学院最强反击力量的这一箭,竟被炼狱山掌教硬生生的阻挡住!

  然而与此同时,林夕落在炼狱山掌教背后的那一道黑色箭光,却好像重新获得了自由,它就好像噬血的魔物,嗅到了新鲜血液的气味一样,贪婪的朝着前方钻了进去。

  这一道黑色箭光前方的墨玉般魂力,在此时已经变得稀薄,无法彻底将它阻止。

  黑色箭光刺入了炼狱山掌教的后背。

  与此同时,炼狱山掌教胸口的肌肤,也因为魂力的过度喷涌,而隐隐出现了干涸的裂纹,就像一片许久未雨的稻田,土地出现了龟裂。

  也就在此时,林夕完成了魔变,浑身开始发出纯净而耀眼的光芒。

  身如恶魔,却发出最圣洁的光明。

  这是一种难以想象,太过令人震撼的画面。

  事实上从他知道契机来临,射出一箭,南宫未央和湛台浅唐、胡辟易三剑联手,直到此时炼狱山掌教被他一箭射入后背,炼狱山掌教胸口出现龟裂,也只不过是极短的时间。

  所有令人太过震撼的画面和境界,在这种一个呼吸之间的极短时间里,冲击在人的脑海里,形成的冲击力是难以用言语来形容的。

  所以所有人都有些麻木,来不及思考林夕此刻是要做什么。

  只有南宫未央清楚。

  因为她是个真正的异类…她的眼睛里从来没有管炼狱山掌教的什么境界,她眼睛里闪动的只有一个念头,就只有将对方打倒。

  所以她在此时也厉啸了一声,往前跨出了一步,再将自己所有的力量,贯入自己的飞剑中。

  以她此时的伤势,像她这样不顾一切的将魂力一泻而出,很容易就会马上死去,但她知道自己不会死,因为有林夕。

  她就像是林夕的飞剑。

  林夕发出的纯净光线,全部落在了她的身上,在林夕和她之间形成了一条光明的通道。

  她在空中摇摆不定的飞剑,再次变得沉重如山。

  天空中无数沉重的水滴还没有往下坠落,一尊深蓝色海妖王,却又已在她的剑后重生。

  她再行一剑,飞刺向炼狱山掌教。

  天空中无数往下坠落的水滴,也被她这一剑的元气带动,像无数柄小剑,落向炼狱山掌教。

  这时,先前那一枝宝蓝色箭矢带起的风流,才涌到巨辇上。

  恐怖的狂风,竟然吹得整座巨辇都被掀动,沿着倾斜的山道往后滑行。

  那一团宝蓝色的融液被炼狱山掌教弹出之后,正好落在前方一名炼狱山弟子的身上。

  这名炼狱山弟子顿时变成了一个宝蓝色的金属人,凝立在山道上,和下方的山道连成了一体,变成了一尊雕像。

  炼狱山掌教伸出了手。

  他的手掌上布满了紫黑色的火焰。

  这种火焰甚至使得他身前的狂风都被灼烧得变成了千万条旋转的涡流,就好像空中要形成一个巨大的黑洞。

  林夕的那一道射入他身体的黑色箭光,就好像被他的身体彻底吞噬了一样,只在他的后背上留下了一个小洞,除了一开始射入他的身体时有鲜血飞出,现在炼狱山掌教后背的这处伤口中,甚至连一滴鲜血都不再滴落。

  被狂风掀动的巨辇上的炼狱山掌教依旧占据着主动,依旧处在无敌的感觉里。

  他准备握住南宫未央的这柄飞剑,彻底毁掉南宫未央这柄可以对他造成真正威胁的飞剑。

  然而他的手握了个空。

  在他的感知里,南宫未央的这柄剑是刺向他的眉心。

  然而现在,南宫未央的这柄剑,却是落在了他的左胸,落在了他的心口。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