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六十九章 不死

第六十九章 不死

  飞剑行于空中,修行者皆知其中脱人世的力量,但飞剑击杀,只如光线一闪,场面并不见得有多壮丽。

  炼狱山的许多修行之法都有关火焰,许多厉害的修行者都用火焰对敌,炼狱山掌教的紫黑『色』火焰,便是最厉害的一种,这种火焰,唯有掌教才能传承,是炼狱山掌教控制整个炼狱山的力量。

  只是这种火焰在外表上,也并不惊人,所以先前南宫未央、胡辟易、湛台浅唐这三剑合击,被炼狱山掌教全部破去,单纯以场面而论也并不宏大。

  但等到藏匿于不知何处的佟韦出宝蓝『色』一箭,林夕魔变出难以想象的光明,狂风掀动沉重无比的巨辇,火焰将狂风烧成无数旋转的涡流,飞剑卷动暴雨横扫…这场面,却已经宏大壮丽,完全就像传说中的神魔交战,不像是生在人间的战斗。

  现在其余攻击已经消失,唯有南宫未央的这柄飞剑刺破炼狱山掌教身前无数旋转的涡流,落在炼狱山掌教的身上,这一柄飞剑,在所有人的眼中,便显得异常的清晰。好看的小说首发仙魔变69

  “噗”的一声闷响。

  冰寒的飞剑刺入了炼狱山掌教的体内。

  南宫未央和林夕身外的光线剧烈的颤动着,两个人都好像要燃烧起来,但这一刻,南宫未央的整个身体,还是向前撞出,剑中的力量再增一分!

  『露』在外面的一截剑尾就像被她的身体遥遥的撞了进去,全部没入了炼狱山掌教的体内。

  整个千叶关的山道上,响起了一道恐怖的撕裂声。

  就好像天地都被撕开了。

  炼狱山掌教的背后,冲出了一道恐怖的剑气。

  一个海妖王的虚影,都随着这道剑气从他的背后涌出。

  这道剑气直落道间,在道间刺出了一条不知道长多少米的深深剑痕。

  本来往后在滑行的沉重金属巨辇,只是被这道剑气的反冲之力,就完全遏制住后退之势,反而往前嵌入山道之中。

  这一剑是什么样的力量?

  所有的修行者都看到,这一剑是刺中了炼狱山掌教的心口。

  炼狱山掌教的心口到后背处,出现了一个拳头大小的剑洞。

  若是换了其余的修行者,这里面所有的血肉,包括心脏,自然是全部破成了粉碎,生机自然瞬间断绝。

  然而令所有人都有些不能相信自己眼睛的是,炼狱山掌教依旧站着,依旧没有死去。

  他燃烧着紫黑『色』火焰的手落向了自己的后方,捏碎了那个海妖王的虚影,将随着剑气出现的飞剑握在了手中。

  他的手掌一合。

  无数细小的火焰冲刷入南宫未央这柄“断寒锁心”飞剑之中,如无数魔鬼嘶鸣的声音响起,无数细小的紫黑『色』火丝从剑身的符文和他的手指缝隙中『射』了出来。

  这柄在云秦也已经可遇而不可求的飞剑,在他的手中符文模糊,变成了一条被烧红的朽铁。好看的小说首发仙魔变69

  林夕和南宫未央之间的纯净光线通道断裂。

  南宫未央再也无法站立,坐倒在地。

  林夕的身体也迅缩小,魔变和施展光明的双重损伤,让他虚弱到连一根手指都似乎无法抬起。

  南宫未央、湛台浅唐和胡辟易三人之中,唯一还能勉强控制飞剑的胡辟易心中和嘴里全部充满了苦涩。

  先前一名炼狱山大长老将自己修成了像僵尸一样的怪物,身受致命重创而不死。

  现在的炼狱山掌教,却也是如此。

  炼狱山掌教会的东西,这些炼狱山大长老未必会,但这些炼狱山大长老会的东西,炼狱山掌教却似乎都会。

  ……

  一些好像污浊『药』『液』般的腥臭汗水湿透了林夕的衣衫。

  他已经虚弱得需要高亚楠和姜笑依扶着,而且还在不停的冒着虚汗,就好像血『液』都要因为魔变和光明的双重损伤,都变成这种粘稠的腥臭虚汗沁出他的身体。

  然而他的脸上却反而出现了一丝笑容,轻咳道:“你有没有感到后悔?”

  此刻的炼狱山掌教显得如真正的魔神一样强大,依旧无敌,但握着残铁一样的“断寒锁心”,他却并没有马上做什么别的举动,只是这样的一些迟滞,便让林夕可以肯定,即便炼狱山掌教看上去整个身体就像不死之身,但被打出这样一个孔洞,也必定对他造成了很严重的后果。

  炼狱山掌教扔掉了手中的残剑。

  “叮”的一声,残剑落地的声音,分外震慑人心。

  炼狱山掌教抬起了头,他的目光也从自己胸口的孔洞离开,落在了轻咳着的林夕身上。

  “若余生再无对手,十年和二十年的时间,也没有什么不同。”他的声音出奇的平静,从他的胸口孔洞可以看到他身后的天空,这让人觉得异常的诡异,然而他的目光却也是十分的平静。

  林夕和他的这两句对话,听起来似乎十分晦涩,玄奥,但此时却偏偏绝大多数人都能理解。

  炼狱山掌教和南宫未央绝对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人。

  他在世间最为珍惜的,恐怕就只有他自己,而且他和六名炼狱山大长老一样,同样怕死,同样不敢冒险。

  即便能够赢得这一战,他重伤难愈,自然应该后悔。

  然而他的回答也是十分清晰。

  如果他只能活二十年,和剩余二十年依旧龟缩在炼狱山相比,损失十年的生命,换取十年的天下无敌,始终享受掌控整个世间,始终成为整个修行者世界主宰的无敌感觉,在他看来是值得的。好看的小说首发仙魔变69

  十年和二十年只是一个模糊的概念,谁也不知道如果炼狱山掌教现在离去,带着这样一个前后通透的伤口,他到底还能够活多久,然而所有的人从他此刻的平静和自信里,却都明白,他至少不会在这里死去。

  哪怕只是还能活数个月,他想要毁灭的东西便会毁灭,他想要达成的目的,便会达成。

  就连湛台浅唐都开始有些绝望。

  他比这里绝大多数人都要聪明,都要思索得全面和细致,他知道炼狱山掌教的平静和自信还来自于其余方面。

  刚刚被南宫未央一剑穿身,他出现被林夕看出来的短暂迟滞,便说明他在那时的确已经处于最软弱的时候,如果学院还有像那枝宝蓝『色』箭矢一样的力量,如果林夕还有什么像南宫未央一样足够强大的秘密武器,那林夕和青鸾学院绝对不会放过那样的机会。

  ……

  “你是我这一生里,见过资质最好的修行者,如果你能活着,李苦也活着,将来李苦的成就,或许都不如你。”

  炼狱山掌教此时没有迟滞,在平静的对着林夕说了一句之后,他的目光又落到了南宫未央的身上。

  他的双瞳里映出了南宫未央的身影。

  然后南宫未央在他眼瞳里的微小身影变成了两条火光。

  这两条火光离开了他的眼瞳,变成了实质,变成了两条细小的紫黑『色』火焰。

  胡辟易的脸『色』顿时变得惨白。

  一柄藏匿于他袖管中的备用飞剑厉啸而出,狠狠的斩向那两条细小的紫黑『色』火焰。

  “嗡”的一声爆鸣。

  明明是森冷的金属飞剑,但在冷厉的剑锋和两条细小如灯草的火焰相触的瞬间,整柄飞剑却像一个纸灯笼一样,猛烈的燃烧了起来。

  池雨音咬着牙转头看向林夕。

  她也是只差一些契机就能突破到圣师的天才妖族修行者,整个绿野城中最好战,也是最懂得战斗的修行者,所以她可以肯定胡辟易阻挡不住这一击,而且胡辟易肯定没有再次出手的力量。

  然而她看到林夕根本就没有看她。

  在此时,林夕还不要她出手。

  ……

  胡辟易的确无法阻挡炼狱山掌教的这一击。

  他的备用飞剑都爆裂燃烧起来的瞬间,他的身体便也往后倒下。

  湛台浅唐伸手强行扶住了他。

  两人都还站着,显示着誓不低头的精神,然而两个人都是摇摇欲坠,看上去都十分的凄惨。

  两条紫黑『色』火焰依旧没有消失,依旧朝着南宫未央而落。

  似乎没有人再能阻挡炼狱山掌教的意志。

  然而依旧有人在挡。

  地上的一颗石球就在此时裂开。

  这是一个因为之前短暂的战斗太过剧烈,而被忽略了的圣师。

  那名被炼狱山掌教称为暗侯的冷峻将领并未死去,他蜷缩的身体不知何时也已经滚到了林夕等人身前不远处,他身外的石壳也还有薄薄一层没有彻底化成灰烬。

  两片裂开的石壳就像两面圆盾一般飞起,挡住了两条紫黑『色』火焰。

  “啵”“啵”两声轻响,两条紫黑『色』火焰终于像灯芯上冒起的火星一样消失。

  从裂开的石壳里站起的冷峻将领身上已经全部都是血泡,甚至就像一个叫花鸡破掉外面的泥壳时,散出烤肉的香气。他的样子比湛台浅唐和胡辟易还要凄惨。

  但他毕竟挡住了炼狱山掌教的这一击,他毕竟还不屈的站立着。

  “只是这样么?”

  炼狱山掌教觉得自己很难理解这些人的不屈,也很难理解这些人到了这种程度,为什么还和林夕一起在战斗,他感到有些疲惫,于是不再出什么恐怖的力量,只是随意挥洒出一些魂力,贯入了三尊独轮金属傀儡的一处符文里,解除了这三尊金属傀儡的封印。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