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七十一章 乱局

第七十一章 乱局

  千叶关这场盛会是由云秦皇帝和炼狱山掌教互相促成的结果,倪鹤年出现在这里本身并不足以让人震惊,在一名名圣阶的存在如同飞蛾扑火的情形下,一名皇庭供奉也并不算什么,真正让人震惊的,是倪鹤年此刻的实力。

  除了云秦皇帝,没有人知道倪鹤年突破了圣阶。

  早在和钟城和夜莺一战之后,所有顶尖的修行者便认为倪鹤年已经断绝了通往大圣师之路。

  尤其在去年秋祭,和那名没有腿的炼狱山大长老对决之后,绝大多数人甚至认为倪鹤年将会很快死去。

  在那之后,倪鹤年便一直没有正式露面,甚至很多人认为他已经死去。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再次出现的倪鹤年,身上却荡漾着超出圣阶的气息!

  这是连林夕都完全没有想到的变化,他一直在等待着的,只是炼狱山掌教什么时候动用那三尊独轮金属傀儡,在他看来,在炼狱山掌教动用这三尊独轮金属傀儡之后,有着那七颗宝石,他们依旧有可能像对付那头苍老的海妖王一样,将炼狱山掌教杀死。

  然而现在倪鹤年带着这样的气息出现,却让整个场间的局势,彻底失去了控制。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倪鹤年的身上,所有的人此刻都想知道,倪鹤年到底抱着什么样的目的前来。

  …….

  炼狱山掌教面对着倪鹤年,双手再次反掌击退身后的两尊独轮金属傀儡。

  在眼眸里出现不可思议的震惊神色时,他的心中也出现了一丝淡淡的悔意。

  如果知道倪鹤年非但没有伤重至死,反而突破到了大圣师境界,那他今天就绝对不会降临在这里。

  原本像他这样的存在,这数十年间,他眼中的真正敌人就只有青鸾学院,对于大莽和云秦这样的帝国本身,他并没有什么兴趣,然而此刻,他心中却是有一种真正的愤怒,他很想将整个云秦帝国彻底毁灭。

  这个帝国,怎么可能接连不断的出现这么多的修行天才,怎么可能出现这么多的大圣师!

  他依旧是世间最无敌的存在,即便面对此时的倪鹤年,所以他依旧不屑于掩饰自己的情绪,场间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他的震惊,他的愤怒。

  倪鹤年也感觉到了炼狱山掌教的愤怒,“你很愤怒?”在炼狱山掌教的双掌依旧在拍击着两尊独轮金属傀儡,依旧发出不像是人间的神魔交战的轰鸣声里,他却是突然出声,平静的说道:“我能理解你的愤怒的原因,其实你这样的愤怒毫无理由…因为很多大莽人在有可能拥有更高的成就之前,就已经被你变成了狗,或者被你杀死。你这样的人,才是造成大莽的修行者世界始终不如云秦的修行者世界精彩的真正原因。”

  在这种时候,倪鹤年说这样长的一句话,似乎显得有些废话,有些无聊。

  然而炼狱山掌教认为他有资格和自己这样说话,于是他的愤怒反而消隐了下来,依旧将两尊独轮金属傀儡一次次震出,同时平静的出声道:“我承认我小看了你。”

  倪鹤年神容寻常的平和道:“没有关系,这世上有太多的人小看我。”

  炼狱山掌教看着他,语气微寒道:“你来是想杀我?”

  倪鹤年点了点头:“我来杀你。”

  炼狱山掌教想了想,道:“你是为了长孙锦瑟来杀我?”

  倪鹤年摇了摇头;“是我要杀你。”

  炼狱山掌教和倪鹤年此时对话的话语本身似乎有些无聊,然而因为此时两人都是世上最强的大人物,且简单的话语里包含着最为真实的生杀之意,所以反而有一种说不出的浓厚杀气,如铁幕般扩散出来,压在每个人的身上。

  “为什么?”炼狱山掌教的眉头微皱,有些不理解般补充了一句:“你想要杀我,自己便不可能活。”

  倪鹤年看着炼狱山掌教,微笑着说道:“像你我这样的人,一生都在追求着无敌,我不像你是申屠氏,不像你一样拥有一些天生的东西,所以我便比你想得更为简单点。我这一生都只是想着战胜一个接一个屹立在我面前的强者,现在我的面前,只剩下了你一个人,不试着战胜你,不试着杀你,我剩余的生命,便没有意义了。”

  短短的几句话,在此时却是描绘出了倪鹤年的一生。

  所有的人都知道自己错了。

  在此之前,所有的人都认为云秦皇庭大供奉是最忠于云秦皇室的一条狗,忠实得甚至能够不惜用自己的命来帮皇帝铲除一名又一名厉害的对手。然而现在所有的人都已然明白,其余所有的一切,在于倪鹤年的眼中都是没有意义的,他这一生,追求的目的始终就只有一个,那就是战胜一名名在他前方的修行者。

  关闭

  他是真正的修行痴。

  然而这份执着的信念,却又足以让任何人为之动容和尊敬。

  “好,老倪,你果然是条汉子。你杀了他,我每年都给你上香。”

  徐生沫本来觉得林夕不成,极其怨念,现在陡然三尊独轮金属傀儡反过来对付炼狱山掌教,又突然出现倪鹤年要杀炼狱山掌教,他顿时就兴奋了起来,叫出了声。

  炼狱山掌教此刻也开始觉得林夕这些人里面,最可恶的人便是徐生沫,他很想现在就将徐生沫杀死,然而倪鹤年不动,他便根本不敢再分神去击杀徐生沫。

  “我会先杀死你们。”然而就在此时,倪鹤年却是缓缓的转过身,看了徐生沫一眼,又看着林夕说道。

  所有人都悚然一惊。

  徐生沫一呆,不可置信的叫了出来:“倪鹤年,你说什么?”

  倪鹤年没有理会他,只是看着林夕,平静的叙述道:“我一直也很想知道,当将神和炼狱山掌教真正相遇时,谁会更加强大一些。现在看来,似乎是炼狱山掌教更为强大一些,我似乎已经可以轻易的杀死你们,然而将神这种天赋,谁也不能够真正理解,所以我必须做最后的确认。”

  林夕的口中充满了苦意,他努力的抬起了头,看着倪鹤年,艰涩的道:“你说的最后的确认,就是要试着杀死我?”

  他的这句话相对于大圣师的出手而言十分的缓慢,在他这句话从开始说到结束之时,炼狱山掌教的双手已经和两尊独轮金属傀儡相触了十余次。

  无巧不巧的是,在林夕最后一个字出口之时,两尊独轮金属傀儡的内里,发出了一声晶石碎裂的响声,这两尊独轮金属傀儡身上所有的光焰终于消隐,然后不再向前,而是被炼狱山掌教的力量推得往后飞滑而出,像两个车轮一样,朝着山下滚落下去。

  山道上彻底的平静下来。

  倪鹤年看着林夕,点了点头。

  徐生沫终于回过神来,再次大叫起来:“倪鹤年,你这个变态。”

  “我不需要在意别人的看法。”倪鹤年依旧没有看徐生沫,只是看着林夕道:“毕竟没有长孙锦瑟,我也不可能走到今曰一步,就算最后还他个人情,我也会先杀死你。”

  这的确是一个很变态的想法,似乎在倪鹤年看来,他之前所做的很多事,为云秦皇帝杀死的那么多强大对手,都只是他在修行之途中,为了自己做的,唯有现在杀死林夕这一件事,才是为了云秦皇帝而做的,所以只有这件事,才算是还皇帝的情。

  所有林夕这一方的人都好像从云端落入了深渊的冰窟之中。

  倪鹤年和炼狱山掌教斗个两败俱伤,一起死去,这是他们所有人都期待的事情,然而现在,整个局势却反而雪上加霜。

  要想杀死炼狱山掌教,还必须先杀死倪鹤年。

  先对付倪鹤年,再对付炼狱山掌教?

  一个炼狱山掌教,已然无敌,再加上一个云秦无敌的倪鹤年,两名大圣师,有谁能敌?

  林夕轻轻的咳嗽了起来。

  这是即便他能预料到,预知到,也根本无力扭转的局面。

  他的面容上和眼睛里都充满了痛苦。

  所有的人都认为他的痛苦来自于青鸾学院覆灭和最终让云秦皇帝坐收渔人之利的不甘。

  然而让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他却是努力的擦了擦糊住了脸面的腥臭汗水,然后看着倪鹤年,认真道:“你杀不了我的,你如果真这样做,最后的结果便是你死在我手里,然后最有可能便是炼狱山掌教坐收渔人之利,他在我杀死你之后,或许有可能杀得死我。”

  林夕的话让最了解他的高亚楠和南宫未央等人都觉得吃惊和不可思议,但是她们却都又听得出来,林夕的这句话,绝对是认真的。

  炼狱山掌教的脸上再次出现了震动的神色。

  倪鹤年的眉头也皱了起来,想了想,然而不等他出声,林夕便已轻咳着出声道:“池雨音,你给他些证明。”

  池雨音没有想到等到最后,却是在这种时候等到林夕让她出手的命令。

  此时的压力让她的浑身都有些战栗,但她也没有丝毫的停留,将魂力贯入她袖中的七颗宝石之中。

  七颗散发着沧桑气息的宝石从她的衣袖中飞出,围绕在她的身周,流散出古朴文字般的光影。

  炼狱山掌教的目光剧烈的闪动了起来。

  倪鹤年的眉头也皱得更深。

  像他和炼狱山掌教这样的人物,已经根本不需要出手相试,就已经可以感觉出天地间多出的这些纹理和力量。

  “这最多只能阻止圣阶的力量。”倪鹤年看着这七颗从未在世间出现过的宝石,说道。

  “这已经够了,动用圣阶之上的力量,你也会死。”林夕看着似乎有些不以为然的倪鹤年,艰涩而坚定的认真说道:“而且我们的手中,还不止拥有这样的力量。”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