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七十三章 将神一击

第七十三章 将神一击

  “我学到了祭司殿的光明。好看的小说就在/”

  宇化无极的声音,就像天籁一般响起。

  虽然其中根本没有任何的停留,但林夕却只觉得好像隔了几个世纪那么遥远。

  他屏着的一口气骤然一松,浑身又是一身虚汗,他的视线都已经开始模糊,甚至看不清身旁的宇化无极,但是他的声音却再次变得平静而肃冷:“那我们就可以试着杀杀他们了。”

  南宫未央此时也不明白林夕到底在想什么。好看的小说首发仙魔变73

  “对我施展光明。”正因为想不明白,她便决定采用自己可行的方法,对着宇化无极说道。

  “必须由我来。”林夕尽量调匀着自己的呼吸,轻轻的摇了摇头,“你最多拼死一个倪鹤年或者炼狱山掌教,最终没有什么用处。”

  南宫未央皱起了眉头,但当林夕很肯定时,她却从来不会和林夕争辩什么,所以她看了宇化无极一样,示意他听林夕的话。

  宇化无极也没有再说什么,他开始发光。

  一丝丝纯净而耀眼到了极点的光线,从他的身上涌出,落在林夕的身上。

  他身上的气机开始迅速的衰弱,而林夕身上的气机,开始迅速的旺盛,这就像是一场生命的接力。

  ……

  在倪鹤年和林夕开始谈话之后,巨辇上的炼狱山掌教就一直保持着沉默,就像一名被忽略的看客。

  然而就在宇化无极的身上发出光明的瞬间,他却往后跨出了一步。

  只是一步,他威严的身躯就好像化成了一缕清风,无声无息的出现在巨辇后方数十步外。

  像他这种存在,即便只是做一名沉默的看客,也依旧对这个世间有着实质xing的掌控。倪鹤年在这段时间里还未出手,最重要的一点原因,也是因为他的沉默。

  倪鹤年也必须担心在朝着林夕等人出手的瞬间,遭遇他的偷袭。

  他的沉默和不动,便是此刻制衡三方的力量。

  现在他的退,便是表明了态度,让倪鹤年不必再担心同时面对他的威胁,而他的这一退,无形之中也cao控了倪鹤年和林夕等人这一战的开始。

  ……

  炼狱山掌教退,倪鹤年却是不动。

  但他站立在山道上不动,却并不代表着他不战。

  他不动,只是因为在他还是中州城里一名给真正的大人物提鞋都不配的低阶修行者时,他就看过第一次进入中州城的张院长和中州城中无数强者的战斗。

  所以他很清楚,像张院长和林夕这种将神,出手时机和应变的把握比任何修行者都要jing准,所以面对将神,最好的方式反而是以不变应万变,全力感知,等待着将神一击的来临。好看的小说首发仙魔变73

  “你们都退远一些。”

  林夕的身体在闪闪发光,他的目光聚集在倪鹤年的身上,却是先行说了这一句,然后又转头看着身旁的池雨音,道:“你什么都不要管…我只要你用这七颗宝石。”

  林夕这两句话的意思,显然是让高亚楠和南宫未央等所有人离开,只要让池雨音留在他身边帮他防御。

  一时没有人退。

  因为所有的人都开始怀疑林夕是不是要用什么『自杀』xing的手段。

  “放心,我是要试着杀他们,而不是要『自杀』。”林夕看着高亚楠的眼睛,认真的说了这一句。

  高亚楠无疑是最了解林夕的人,看着林夕的目光,她点了点头,不再多说什么,飞快转身,往着千叶关中退去。

  南宫未央的眉头微蹙,但也不再犹豫,跟着高亚楠转身退走。

  她们一退,除了池雨音之外的所有人,全部如chao水般往后退却。

  倪鹤年皱了皱眉头。

  他抬起了头,身外的空气瞬间变得绝对的平静,就好像变成了一块玻璃,然后他远远的看了高亚楠一眼。

  林夕却笑了起来,微嘲道:“倪大供奉,虚招这种东西,对我根本没有任何的用处。”

  说完这句话,他便将身前的大黑,朝着前方抛了出去。

  关闭广告

  倪鹤年本来还想开口说些什么,但是林夕的这一个动作,却让他和远处的炼狱山掌教都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在抛出大黑的同时,他的手中也开始发出纯净的光线,形成了耀眼的光明光束。

  最耀眼的光亮和大黑最深沉的黑形成了耀眼的反差。

  难道绝对的光明落在最深沉的黑上面,还能激发出前所未有的力量?

  这一瞬间倪鹤年和炼狱山掌教都感到了不解。

  但几乎同时,他们发现从林夕手中喷涌而出的光束里还有别的东西。

  那是一截边缘很锋利的天蓝se晶石。

  炼狱山掌教想到了某种可能,他比倪鹤年更早的反应了过来,他发出了一声惊惶的低啸,整个身体好像折断一样,往下倒去,体内的魂力从他的足底源源不断的喷涌而出,使得他的身体开始急剧的加速,要贴着地面平飞出去。好看的小说首发仙魔变73

  倪鹤年只是比炼狱山掌教略晚一些感觉到了致命的威胁,但他同样清楚,大黑就在林夕的面前不远处,而且此刻距离林夕的光明只有数尺的距离,林夕发出的光束速度又是极快,所以这世上任何人都来不及阻止林夕发出的光束撞上大黑,包括包裹着的那截天蓝se晶石。

  在这唯有大圣师才能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才能有所判断的极短时间里,倪鹤年做出了和炼狱山掌教截然不同的应对,他没有将自己的全部力量放在往后逃离或是闪避上,他依旧站立在原地不动,体内的魂力,却是不停的析出,一层层的在他身前凝聚。

  ……

  天蓝se的晶石随着光束一齐冲击在了大黑上,天蓝se晶石的边缘切割在了大黑的三根弓弦上。

  三根黑se的弓弦毫无声息的断裂了开来。

  弓弦上震颤而出的几缕气息,使得坚硬的天蓝se晶石直接崩裂成无数细小的碎片。

  断裂的弓弦还在空中收缩飞舞,然而琴身上却已经出现了无数细小的裂纹。

  就好像一个星球陡然崩解。

  一条条黑se的光华,从这些裂纹中冲出。

  黑se本身就是最深沉,最吸光亮的se彩,然而这些黑se的光华,却似乎比林夕发出的光明还要明亮。

  ……

  炼狱山掌教无比的惊惶。

  他没有时间去想林夕为什么敢这么做,为什么知道大黑损毁时会发出毁灭xing的力量,他只是想逃得更快一些。

  他甚至张开了双手,想要抓住后方地上两尊被他击溃的独轮金属傀儡,挡在他的身前。

  然而从大黑的裂纹中she出的这些黑se光华,却是比他魂力喷涌的速度还要快。

  他的身体几乎才刚刚完成彻底的加速,在空气中化成普通的修行者难以感知的流影,然而一条黑se光华,就已经落到了他的身上。

  大黑还在喷she着这些黑se光华。

  这条黑se光华的一头还连在大黑上,所以这一条黑se光华显得极其的长,就像一条长达数里的长剑,扫过了他的身体。

  黑se光华扫落在他胸口的瞬间,将他不可置信的面容映得明亮而漆黑,然后他的身体被斜着扫成两段,在这条黑se光华切断他身体的最后时光,他在恐惧和不可置信中有了一丝犹豫,想要以真正的大圣师之力抗衡,身体上出现了无数裂纹。

  然而这样的犹豫,只是让他下面半截身体发出了恐怖的轰鸣,碎裂成了无数细小的碎块,伴随着无数飞灰,像流星一般飞she而出!

  ……

  有一条黑se光华也更早一些扫向了倪鹤年。

  倪鹤年释放的魂力在他身前构筑而成的一道道屏障散发着深黄se的se彩,就像一层层琥珀在这条黑se光华的面前纷纷裂解。

  在黑se光华扫碎所有这些深黄se屏障,就将切入他身体的一刹那,他的身体就好像变成了一个布满无数孔洞的筛子,无穷无尽般的冰寒力量,从他的肌肤上,血肉中,狂涌了出来。

  在进阶大圣师之后,他知道自己只能真正出手一次,所以凭借着和那名没有双腿的炼狱山大长老一战中得到的感悟,他即便没有周首辅和高亚楠的天赋,然而却硬生生的吸纳了无数冰寒元气于体内,将自己彻底变成了一个蕴含难以想象的冰寒力量的冰人。

  这也就像是融魂。

  所不同的是,融魂得到的力量和魂力相辅相生,而他吸纳的力量,却是硬生生的压在魂力之中,只是像在自己的身体里,硬生生的埋了一柄剑。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他没有亲眼见到李苦和闻人苍月的一些战斗,但他却似乎从那些战斗的传闻里,便也得到了一些感悟。

  他的确是云秦历史上的真正修行天才。

  此刻,原本他只是为了加强出手一击的威力,原本准备用来对付炼狱山掌教火焰,相当于他生命的元气和力量,被他毫不留情的从体内『逼』出,迎向这一条黑se光华。

  “嗤!”

  这一条黑se光华有数十米长的一段,竟然直接变成雪白,被冰雪硬生生的冻结、阻挡在空中,然后这条黑se光华,竟然被他体内冒出的力量,从中截断,崩散在空中。

  然而与此同时,倪鹤年的身上,也布满了数十道深深的,如同挥剑砍过一般的裂痕。

  ()v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