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七十五章 盛宴之暮

第七十五章 盛宴之暮

  这是林夕这一生里,或者说他所经历的两个完全不同的人世间里,见过的最美丽的彩虹。

  他知道自己一定会永远记住这副画面。

  他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有意义,更为重要的是,姜钰儿、李开云…他的这些同学们,朋友们的牺牲,也变得更有意义。

  所有还活着的炼狱山红袍神官全部停顿在这样的彩虹下,他们都不敢前进,也不敢再向后退,就像被上天抛弃的孩子一样,绝望、抽搐、哭泣,蜷缩在地。

  这些炼狱山的红袍神官平日里把自己看成出人间的神魔,但他们在炼狱山大长老和炼狱山掌教这样的人物面前,心中却实又无比的卑微,他们被驯成了炼狱山掌教御下的蝼蚁,靠着炼狱山掌教的恩泽生存,他们又将炼狱山大长老和炼狱山掌教看成真正的神魔,他们只是战战兢兢的活在炼狱山中的信徒。他们的内心本来便扭曲,现在炼狱山掌教都已经痛苦的死去,他们脆弱的就根本连普通人都不如。好看的小说首发仙魔变75

  而且他们的后方,还有看上去像杂军,然而却是天下最强的军队,龙蛇黑旗军。

  和神象军对峙着的黑旗军同样也扼守住了他们下山的道路,他们也根本无路可退。

  那名猎户装束的黑旗军背上的女婴也睁大了眼睛,好奇的看着美丽绚烂的彩虹,她也很高兴,『露』出了灿烂甜美的笑容。

  所有的黑旗军人,依旧在等待着来自林夕的命令。

  所有骑坐在巨大白『色』神象身上的神象军士,面『色』也变得极其的苍白,握着兵刃的双手也开始不停的震颤,身上的金甲,随着他们的震颤而出一圈圈无法掩饰的闪光。

  他们知道,这一场盛宴已经落幕,随着炼狱山掌教和倪鹤年的死去,他们这股原本举足轻重的力量,现在已经属于可有可无的存在。

  林夕也很清楚,只要他出命令,这支神象军必定会被黑旗军全部杀死,他抬起了手,然而他的眼睛里看到了太多的飞灰,太多的鲜血和尸体,他太过于疲惫,为了几个大人物的意愿,今天已经死去了太多不该死的人,而且他知道只要他出命令,这支神象军虽然会被彻底剿灭,但黑旗军同样也会死不少人。

  在倪鹤年和炼狱山掌教死后,他和青鸾学院已经随时可以对付这支神象军,所以他觉得这场盛会是应该结束了,至少在今天,他不想再杀人,不想在看到很多人死去。

  所以他举起了手,却没有出任何的军令,只是疲惫的在空中挥了挥,“让他们走吧。”

  神象军里没有出任何的声音。

  此刻连倪鹤年和炼狱山掌教这样的人物都已经败亡,他们没有资格出什么声音,也没有人会在乎他们的声音。

  在他们所有人垂下头,白『色』神象开始转身之时,林夕又出了一声轻叹:“我今后不想再看到你们。”

  这是规劝,同样也是最严厉的警告。

  所有还活着的炼狱山红袍神官们连呼吸声都不敢再出,他们开始等待林夕的审判。

  “我会把你们交给湛台浅唐处置。”

  林夕想了想,看着这些炼狱山红袍神官们,然后说道:“我想你们应该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所有这些炼狱山红袍神官都听出了林夕不会杀死自己,然而他们真的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但在沉寂了数十息的时间后,他们里面终于有人想明白了自己要做什么。

  一名炼狱山红袍神官跪了下来,对着湛台浅唐行大礼。

  他头上的尖顶高帽在叩之时掉了下来,但这名炼狱山红袍神官却已不敢再伸手去捡。好看的小说首发仙魔变75

  见到这名炼狱山神官的举动,其余的炼狱山红袍神官终于也明白了他们并不是真正的神魔,从今天开始,他们必须对人世间臣服,他们不能再肆意的奴役大莽的百姓,而必须为大莽而效力。

  ……

  再没有战斗生。

  千叶关里,从炼狱山掌教到来之后,便跪在地上,不敢起身的大莽皇帝也依旧不敢起身。

  他最大的奢求只是能够活着,现在他还活着,便根本不敢再奢求自己还能够坐到那张龙椅上。

  他此时甚至还有一丝庆幸,还有一丝幸灾乐祸。

  因为他想到了这世间另外一个皇帝,一个和自己相比,拥有更高的真正权力的皇帝。

  他很清楚,随着这场盛会的结束,又一个新的时代来临。

  从青鸾学院夏副院长去世之后,张院长的时代便开始终结,变成了炼狱山和炼狱山掌教的时代。

  然而炼狱山掌教的时代,却是无比的短暂,只是刚让人看到,便已终结,现在,是新的将神时代。

  中州皇城里那名拥有最高权势的帝王,比自己输得还惨。

  ……

  大莽皇帝的身后,隔着一张黑『色』的长桌,便是一身盛装的刘学青。

  刘学青的面前,是那份云秦和大莽停战的盟书。

  这一场盛会,显然以青鸾学院的最终胜利而落幕,他为林夕拖到了足够的时间,所以他和林夕一样,也是这一战最大的功臣,然而此时,他的心中却没有任何的欣喜。

  他不想青鸾学院亡,不想云秦的精神亡,所以他权衡再三,最后还是听从了自己内心深处出的声音,选择了帮助青鸾学院。

  因为过度的压力和劳累,他甚至患上了严重的背疮,疼痛的大量服『药』都无法安眠,此刻更是高烧不止,身体也十分虚弱。

  现在青鸾学院在他的帮助下胜了,他却是开始必须真实的面对这个新的时代,开始面对接下来必定会生的很多事情。

  他在明亮的阳光里,无比痛苦的抬起头来。

  他看了一眼林夕的身影,然后痛苦的呻『吟』,弯下了腰。

  他身旁一名云秦官员担心他的病情,转过身去,然而在下一刻,这名云秦官员却是出了一声惊惶的大叫。

  所有人震惊的将目光投向这里。好看的小说首发仙魔变75

  林夕也浑身一震,转过身来,他和所有的人看到,刘学青的心口『插』着一柄匕,鲜血顺着这柄匕喷涌出来,像汪洋一样在黑『色』长桌上铺开,浸透了那张盟书。

  “他这是为什么?”

  边凌涵震惊的出声,她虽然没有看到刘学青是怎样将这柄匕刺入自己的心脏,但只是凭周围那些云秦官员的反应,她就知道刘学青是『自杀』。她不能理解,为什么在这一战胜利落幕的情形下,刘学青却是会选择自尽。

  林夕感到更加的疲惫。

  他沉痛的看着已经呼吸停顿的刘学青,在异常庄重的深深行了一礼之后,他才轻声回答边凌涵的话:“他是无法面对自己。”

  林夕的这句话很简单,但是边凌涵却明白了。

  刘学青是最忠于云秦皇帝的臣子,他的骨子里,流得全部都是天子至上的鲜血。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效忠皇帝…辅佐君王,让圣天子成为一代明君,让云秦百姓安居乐业,这便是他的道,他的信仰。

  然而他很清楚,在青鸾学院和林夕赢得了这一战之后,中州皇城里龙椅上的云秦皇帝,也已经只能和这里的炼狱山神官们一样,等待着最终的审判。

  他无法忽略自己内心的声音,无法为了云秦百姓而不帮助青鸾学院,然而他也的确背叛了他的信仰,背叛了云秦皇帝。

  他一生所读诗书讲述的道理,他这么多年为官的信仰,那么多死谏的直臣流的鲜血,让他觉得无颜活在这世间,所以他选择了不再痛苦,选择了死在这千叶关里。

  在看到刘学青的鲜血在黑『色』长桌上铺开的那一瞬间,林夕曾经想过要阻止刘学青的『自杀』,然而他沉默的想到,自己终究无法改变刘学青的想法。

  “或许这样才会让你觉得不再痛苦。”

  林夕知道像刘学青这样的清臣,在中州城为官的每一天,看着云秦的境况,都不是享受,而是痛苦。所以他决定尊重这名值得所有云秦人尊敬的直臣的选择。

  “你曾经希望我证明…但我对你说过,我不需证明。”

  “因为时间会证明一切,会证明谁是真正为了云秦,所有的云秦人,自然都会看见,自然都会明白。”

  在缓缓的直起身来之时,他在心中缓缓的说着,和刘学青告别。(未完待续)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