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二章 新的世间和审判 中

第二章 新的世间和审判 中

  “大长老…他是在逃向天魔狱原!”

  一名此刻在炼狱山身份不低的红袍神官看出了张平逃遁的路线,发出了急切的禀报。

  然后他的口中就被灰尘充满,再也发不出声音。

  因为他的舌头,就在说完这句话后,被这名炼狱山大长老发出的一缕火焰燃成了灰烬。

  这名红袍神官恐惧的扼着自己的喉咙,他甚至不敢吐出嘴里的灰尘,在数息的时间过后,他才终于想明白自己的错误在于不应该再喊大长老,而应该喊掌教。好看的小说首发仙魔变2

  “不会说话,便不要再说话。”

  炼狱山大长老在心中冷笑着,他不认为张平这样的逃跑有什么意义,然而他很快发现了让他更为惊讶和狂热的一点…张平的魔变已经超过了炼狱山魔变的时间极限,即便是炼狱山里那些魂力修为比张平高的魔变掌控者,在经过了这么长的时间过后,也一定会衰弱得栽倒在地。

  “所以你是在天魔狱原里面获得了更强大的魔变…”

  看着依旧没有丝毫衰竭迹象的张平,这名炼狱山大长老冷笑着,轻声自语着:“所以我不会让你这么轻易就死去,我会让你吐出你所有的秘密。”

  他最好张平能够一直维持着魔变。

  张平的魔变越厉害,他就会越高兴,因为这终究会属于炼狱山,属于他。

  他也可以完成那具铠甲的最后部分,只要凭这两样东西,他就会成为继炼狱山掌教之后,这世间最无敌的存在。

  张平掠过了炼狱山最南端的一座殿宇。

  这座殿宇,就在炼狱山和天魔狱原的交界线上。

  就在这时,他停了下来,站在凝固的黑『色』岩浆形成的如巨大的舌头一样的石毯上,转身看着已经距离他很近,甚至快要能够出手阻止他逃离的炼狱山大长老。

  在他停下来之时,不想很快杀死他的炼狱山大长老也停了下来。

  炼狱山大长老身后如血『潮』一般的炼狱山神官们也都停了下来,显得这名炼狱山大长老就像一片血海中的黑『色』礁石。

  “我还以为你这种魔变永远不会衰竭,永远不会累。”

  这名炼狱山大长老看着张平身上糊满的黑『色』汗水,嘲讽的冷道:“跪下向我求饶,我或许会考虑留你一条『性』命。”

  张平的胸脯剧烈的起伏着,他魂力激『荡』的气息在减弱,然而他冷漠的脸上,却是反而浮现出森寒和暴戾的情绪:“我想跪下的应该是你。”

  这名炼狱山大长老感到很意外。

  他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因为在接下来,他感觉到了一股恐怖的气息。

  这股如火山喷发般灼热的强大气息,来自张平身后的天魔狱原。

  一个巨大的身影,在一条热河的浓烟里走了出来。好看的小说首发仙魔变2

  这名炼狱山大长老的目光顿时凝固。

  一声声倒抽冷气的声音,从他身后的炼狱山神官们的鼻腔中发出。

  一个浑身肌肤火红的巨魁,出现在所有人的视线里。

  这个足足相当于五个人聚合在一起的身影一样魁梧的人形巨魁身上散发的完全是不同于修行者的妖兽气息,而且嘴里也全部都是如狼的獠牙,然而他的双手,却是都各抓着一条粗大的锁链,锁链的一端各是一柄镰刀般的巨刃。

  他的身上散发着红光,锁链和巨刃上也流淌着红光。

  “这是火魁,炼狱山的某种修行之法,也只不过是借鉴于它而已。”

  张平冷漠的看着僵住的炼狱山大长老说道。

  这名炼狱山大长老不再觉得有趣和惊喜,因为他感知到天魔狱原中更远的地方,还有同样的强大气息在飞速的『逼』近,也就是说,并不只是这样一头火魁。

  “你!”

  他不再从容,在一声厉吼出口的瞬间,他的身影朝着张平爆『射』而出,

  一条青铜『色』的锁链,从浓厚的黑烟和黑火中涌出,发出凄厉的啸鸣,刺向张平。

  然而张平却是站着一动都没有动。

  他身后的火魁,就像和这条锁链赛跑一般狂奔,沉重和庞大的身躯,在发现似乎无法及时赶到张平身前时,高高的跃了起来,就像一架投石车投出的巨石一般,弹『射』到了张平的头顶。

  两柄镰刃从它的手中以恐怖的速度和气势旋转飞出,就像两个巨轮,朝着炼狱山大长老碾压而至。

  这名炼狱山大长老可以杀死张平,然而他若是将自己的力量用在杀死张平上,他的身体也必定会被这两柄力量完全达到圣阶的镰刃击中。

  这只被张平称为火魁的人形妖兽虽然显然是圣阶的妖兽,但他毕竟是可以轻易灭杀圣阶的炼狱山大长老。

  于是看似十分寻常的青铜『色』锁链往上飞出,锁链本身开始急速的延伸。

  这种锁链本身的急速延伸,加上他的力量,使得这条锁链的速度变得极其的恐怖,几乎就像佟韦的那一箭一般,直接穿越空间一般,刺入了火魁的身体。

  在刺入了火魁的体内之后,这条锁链并没有任何的停歇,而是继续急速的延伸,穿行,瞬间就如同十几条青『色』的毒蛇,在这头火魁的体内进出。

  火魁发出了痛苦的咆哮。

  炼狱山大长老却是也发出了一声震惊而愤怒的厉喝。

  这头火魁斩出的两条镰刃,竟然依旧保持着魂力的贯注,依旧落向了他的身体。好看的小说首发仙魔变2

  这绝对不是任何妖兽的本能反应。

  唯有一个可能,这头人形妖兽并没有多少自主意识,它完全就是张平控制的。

  这名受炼狱山掌教一时兴之所至的提拔才正式出现在炼狱山巅峰,即便拥有炼狱山大长老之位,却从未被他正眼看过的小人物,竟然隐藏了如此强大的秘密,一直隐忍到了如此程度!

  “当!”“当!”

  两声巨响和四溢的劲气冲散了这名炼狱山大长老身外的所有浓烟和黑火。

  所有的炼狱山神官才看清这名炼狱山大长老的真正面目。

  只见这名炼狱山大长老的浑身,都包裹着一层密不透风的青铜『色』薄甲,使得这名炼狱山大长老,就不像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而是一个纯粹的青铜雕塑。

  任何一名炼狱山大长老,都有最强大的手段和秘密。

  这名炼狱山大长老最深的秘密,就在于他是整个炼狱山,乃至整个大莽最厉害的大匠师。

  两柄足以切断铁柱的镰刃嵌入了他双肩的薄薄青铜『色』甲壳之中,然而却只是将他的身体往泥土里砸入了一尺,甚至没有能够在他的双肩中切出鲜血。

  在以自己的秘密,自己的身体硬生生的承受住了这火魁的一击之后,这名已然知道关键都在于张平身上的炼狱山大长老右手骤然放开握着的青铜『色』锁链,五指猛的一张,一朵黑『色』的火焰,从他的手中如飞剑般飘飞而出,落向张平的身体。

  张平即便魔变的效应还没有彻底消失,但也根本没有到圣阶的力量,所以在这名炼狱山大长老看来,张平绝对不可能挡得住他这一击。

  这已经是真正的生死关头。

  所以他就算不要张平身上的众多秘密,也一定要先行将张平杀死。

  张平在这一刻抬起了头。

  在这一刻,他的脑海中出现了一张完美的容颜。

  然后他的脑海中又顿时充斥各种支离破碎的画面。

  他的脑海之中出现了常净香滚烫的身体,出现了他接到魔变『药』晶的时刻,出现了天魔狱原中那张巨大的人脸…无数的画面在他的脑海中一闪而过。

  他也伸出了手。

  一团紫红『色』的火焰,从他的手中生成。

  飘飞而至的黑『色』火焰和这团紫红『色』的火焰接触。

  紫红『色』的火焰并没有被黑『色』火焰震碎,却是反而将这团黑『色』火焰吞噬。

  这团紫红『色』的火焰继续飞出,朝着这名炼狱山大长老前行。

  在紫红『色』火焰将黑『色』火焰吞噬的瞬间,这名炼狱山大长老便无比恐怖的尖叫了起来。

  张平很能理解这名炼狱山大长老的恐惧。

  因为这种可以吞噬炼狱山其他火焰力量的紫红『色』火焰,是炼狱山掌教才有资格修行,才有资格掌控,而这种火焰,在炼狱山的无数年里,也唯有最纯正申屠氏血脉的修行者才能修炼成功,本身就是镇压炼狱山的审判之火。

  他自然不可能和炼狱山掌教一样拥有最纯正的申屠氏血脉。

  这是完全不符合修行之理的事情,所以这名炼狱山大长老才会恐惧的尖叫起来。

  张平的眼神在一瞬间恢复了冷酷和漠然。

  他头顶上方的火魁坠落了下来,体内破碎的内脏和岩浆般的鲜血喷涌而出,然而那两条镰刃,却是以更大的力量下压。

  炼狱山大长老的身体再次下降一尺,噗的一声,喷出了一口鲜血。他的右手再次抓住了落下的青铜『色』锁链,青铜『色』锁链飞舞着,和这条紫红『色』火焰撞击在一起。

  “轰”的一声爆响,这名炼狱山大长老的身体,就要从地面震得往后跳出,然而火魁的两条镰刃再度压下,炼狱山大长老的身体再度下沉。

  这名炼狱山大长老浑身颤抖,将这头火魁的身体内将所有的锁链彻底抽离出来,想要击向张平。

  然而火魁的力量再度压下。

  他的身体再震,无数爆裂声从他的体内传出,他的锁链,却是再也无力飞出。

  火魁的镰刃往下再压一记,然后这头火魁庞大的身躯,便往前栽倒,像一座山一样砸倒在张平的身前。

  与此同时,这名炼狱山大长老的头颅往下猛的一沉。

  他的身体嵌在泥土里,虽然没有倒下,但是体内的一切,却都被压碎,肩部也脊椎的骨骼,也全部粉碎,再也不可能活下去。(未完待续)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