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四章 我会杀死他

第四章 我会杀死他

  千叶关的消息在云秦的秋里传递。

  中州城,凉沁沁的皇宫里也知道了这一场盛会的最终结果。

  云秦皇帝走入了倪鹤年在中州城最后一段时光里所居的冰窖里。

  在打开这座窖门的瞬间,凛冽的冻气瞬间将他包围。

  寒玉和寒冰依旧在,只是倪鹤年已然不在,冰窖里,只有他一个人被冻气深深的包裹。

  即便是对于镇守着中州城,一生中不知道为他除去了多少强大的修行者的倪鹤年,他也并没有感觉多么亲近,只是将倪鹤年视为一个臣子,一件厉害的杀人工具。

  然而现在,当千叶关的消息传来,当他看着这座冰窖,知道倪鹤年再也不可能出现在这里,出现在中州城时,这名帝王却是无比希望倪鹤年还在这里,还在这座冰窖里。

  只是倪鹤年再也不可能出现在他的面前。

  “啊….”

  突然之间,冰窖里的云秦皇帝发疯一样的狂叫了起来。

  四周的寒冰和寒玉,全部被他的狂叫声和身上震荡的气息激碎,无数冰屑在这个封闭的空间里弹射着,最后又落到他的身上。

  他叫得嘶声力竭,身体都弓了起来。

  冰屑在他的身上融化,他的金色龙袍湿透了,头发也全部湿透了,看起来无比的狼狈。

  皇城里隐隐约约听到他狂叫声的人都是面露胆颤心惊的神色,云秦皇帝依旧是令人恐惧的暴戾帝王。

  然而冰窖里的这名帝王自己却是十分清楚,当炼狱山掌教和倪鹤年在千叶关前败亡之后,整个中州城和中州皇城,对于他而言已经不是整个云秦帝国最高权势的中心,而是一座无比压抑的巨牢。

  他有炼狱山掌教帮忙对付青鸾学院和林夕。

  他还有倪鹤年这样的人最后收拾局面。

  然而他没有想到,就这样,他还是败了。

  王霸雄图转头空,所以此刻的他,也只是一名等待着最后审判来临的囚徒。

  ……

  云秦一代名臣刘学青的棺椁,也在运送回中州城的途中。

  刘学青并未留下任何的遗言,但所有千叶关里的云秦官员都认为他必须和云秦的那些开国功臣一样,安葬在中州城的国墓里,受后人的凭吊。

  对于一名官员的好坏,云秦人自有自己的判断,运送刘学青棺椁的队伍所经之处,都是一片悲声,无数的云秦人身穿白衣,夹道相送。

  面容十分苍白的林夕从一辆马车中走出,他站在车头上看着远处路上飘洒的纸钱和路旁身穿白衣的云秦人们,沉默了片刻,然后走入了身后一间普通的农家小院。

  这间位于南陵行省南部某个农村的小院十分的普通,院子里墙边种着些月季,院子里的泥土地上种着些韭菜和香葱,但院子里的房间里,却坐着一名嘴唇很薄,很美丽的女子。

  这名女子看着推门进来的林夕,不知过了多久,微微一笑,笑容很是凄清,说道:“对于我要见你,你似乎一点都不意外?”

  林夕静静的看着这位美丽的云秦长公主,在她的面前坐了下来,笑了笑,点头道:“如果说意外…对于你在千叶关的一些安排,我的确有些安排,但既然你还是为了青鸾学院做了这些事,既然已经来了,想要见我说些事情,我自然不会有什么意外。”

  “我知道刘学青为什么选择自尽。”云秦长公主长孙慕月眼眶微红,缓声道:“其实我更应该死去。”

  林夕能够理解她的情绪,他也明白此时对方更需要的是安慰,然而他却还是忍不住,微嘲道:“就算你死了,皇帝也只会多些永远得不到你的愤怒,应该也不会为你流些眼泪。如果你现在出现在他的面前,他恐怕也只会想着在临死之前,做些疯狂的事情。”

  云秦长公主垂下了头,她知道林夕说的是对的,所以她一时说不出什么话来。

  林夕看着她,想到了几年前的那些往事。

  如果不是长孙慕月,他不会参加青鸾学院大试,即便依旧有可能成为修行者,但却未必会遇见高亚楠,遇见姜笑依和李开云…所以说,长孙慕月也是改变了他的一生。

  而从某个方面来看,也相当于长孙慕月亲手将中州皇城里的云秦皇帝,送上了末路。

  只是他同样想起了那些永远不可能再见的人,想着刘学青这种应该大展抱负,然而却在痛苦中走过一生的云秦脊梁,他的心却反而更加冷硬,他认真的看着长孙慕月,轻声道:“你应该比我更了解皇帝,你也应该对他更失望和绝望,否则你不会逃离中州城,最后选择站在我们这一边,所以你不要再为了一些所谓的于心不忍,再开口向我求情。”

  林夕的态度似乎太过冷漠,然而抬起头看着林夕,长孙慕月却明白,正是因为林夕不像她认识的一些人那么冷漠,所以此刻才会这么坚定,于是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呼了出来,然后点了点头,尽可能的平静的看着林夕,问道:“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做?”

  ......

  “接下来准备怎么做?”

  这是一个很空泛的问题,可以有很多不同的回答方面,然而因为她是云秦长公主,修行者的世界里,已然是林夕的时代,所以这个问题问的只可能是一个最重大的方面,有关这一个帝国的问题。

  “你不像外面人所说的那么薄情。”

  面对长孙慕月的这个问题,林夕先认真的说了这一句,然后接着说道:“让长孙氏接替长孙氏,云秦会死最少的人,所以如果你愿意付出,想让所有的云秦人都安居乐业,并永远有着追求真正荣光的勇气,我会选择让他将皇位交给你。”

  长孙慕月的睫毛猛的一颤,她声音微颤道:“为什么不是你或者是学院的人?”

  林夕安静的看着她,说道:“这应该是皇帝和世俗的想法,炼狱山掌教都不会有兴趣自己坐上龙椅,我总是觉得这个世间有太多美丽的地方,哪怕是做一名安静旅行的旅者,都比将自己绑在龙椅上有趣。我总觉得要让整个云秦的人都有饭吃,都能过上很好的生活,都能称赞你,这是一种沉重的负担,是一件很辛苦的差事,我不能理解为什么有人却想死命抢夺这张龙椅,还要抢夺更大的龙椅。”

  “我可以相信你的想法和一般人不同,或者青鸾学院的很多人都不屑于管这样世俗的事情。”长孙慕月看着林夕的眼睛,说道:“但中州皇城里很多人和青鸾学院相悖的一点,就在于青鸾学院总是在改变着世间的想法,包括对于皇权的看法。”

  “你自己都不会认为,长孙氏是上天指定的云秦帝国永远的统治者。张院长不认为有人天生便能凌驾于别人的头顶,甚至决定别人的生死。”林夕笑了笑,道:“青鸾学院的确在改变着世间的想法,但我能理解张院长所做的一切,我也会采取和他一样,同样的温和手段,来慢慢的改变这个世间。你要做的,就只是要将云秦帝国变得更好,让所有的云秦人越来越觉得这是个有希望的帝国,是一个值得让所有云秦人用生命去捍卫的帝国。”

  说完了这一句之后,林夕收敛了笑容,转头看向窗外,轻声补充了一句,“所以就要像刘学青一样,所有的云秦人都将他看成是个大官,尊敬他,敬仰他,然而他的一生里,却都将自己看成是云秦的仆人。”

  长孙慕月想了想,想要说什么,却又有些开不了口。

  “不要想得太远。”林夕看出了她的想法,认真的说道:“不要想很久以后有什么可能,我们活在当下,而不是以后,只要想着如何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

  长孙慕月有些脆弱,她一直是个很坚强的人,虽然岁月没有在她的脸上留下太多的痕迹,但她的实际年龄却比林夕大出很多,只是此刻在林夕的面前,她却就像比林夕更小,更柔弱的女孩子。

  她低着头沉默了许久,咬着嘴唇,有些怯弱的问道:“如果他不愿意让出皇位,那你…准备怎么做?”

  “我会杀了他。”林夕决定不给她任何幻想的空间,他斩钉截铁的说了这样一句,然后说道:“你要准备的,是怎么设法消除我杀死他之后的影响,这样会让云秦的变化更温和,可以死更少的人。”

  长孙慕月颤声道:“能给他一些时间呢,或许他会忏悔和有些改变。”

  “我现在一点都不急。”

  林夕笑了起来,很放松的笑了起来,“我的仇人们大多死了,有可能毁灭青鸾学院的大敌也都不在了…我从来没有觉得这么有时间过。从现在开始,我不用躲藏着赶路,我不用急着赶来赶去做什么事情,我甚至有很多的时间可以用来发呆。而且我还需要很多时间让我的修为更高一些,这样就算我单独对上他,也有实力可以杀死他.。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