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章 忘记了笑

第十章 忘记了笑

  数十名红袍神官和两头火魁拉动的巨辇组成的炼狱山队伍翻过了千霞山,进入了南陵行省境内.

  为了避免惊世骇俗,两头火魁都披上了特制的黑色蓬衣,只露出双目,从外面看来,就只是两个身材庞大的巨人。

  令沿途暗中观测的云秦修行者和云秦军队有些不解的是,炼狱山的这支队伍里,所有的红袍神官在进入南陵行省境内之后,便都换了一身衣袍,虽然依旧是在白雪之中显得更为鲜艳的血红色,然而红袍上的花纹却不再是火焰,而是一尊尊八臂魔王的花纹。

  所有的红袍神官都始终整齐的排列在巨辇的前后,没有离开这列队伍一步,也根本没有和任何的云秦人进行交谈,选择行进的路线也都是尽量绕开人口稠密的城镇,走的都并非主道,然而警惕的暗中观测着这支队伍的云秦军人和修行者们,却都惊骇的发现,当沿途的一些村庄开始有人发现这列古怪和神秘的队伍之后,便开始有人追随在队伍的后面,而且赶来的人越来越多。

  更让这些云秦修行者和军人震惊和不解的是,赶来的人似乎并非是大莽的潜隐或者炼狱山的修行者,而都是寻常的云秦百姓!

  炼狱山的这列队伍始终保持着沉默,所有的红袍神官的行进速度都很快…然而在这样的冰天雪地里,那些普通的云秦百姓就像最虔诚的信徒一样,竟然能够跟上这列队伍,且始终尊敬的跟在数里开外,不敢对炼狱山的这列队伍进行滋扰。

  ……

  曾柔坐在东景陵的无为观木楼里。

  他在东景、韶华、坠星会战中,便已经是顾云静指定的东景陵最高守将,在顾云静离世之后,他更是已经成为整个南陵行省军方的第二号人物,在南部边关有着绝对的实权。

  在东景陵开始雪落之后,他便经常到无为观,看着无为观的道人闲来无事制干果,做黄酒。

  此刻他的面前,就有一碟沾着盐末的干果,一壶无为观的道人新开坛的陈年老黄酒。

  黄酒在铁壶中渐温。

  一阵急剧的脚步声却已到了门口,甚至不待敲门,一名身上黑甲全部沾满了白色雪花的中年将领便推开了房门,裹着一阵寒风到了曾柔的面前,紧张道:“炼狱山的队伍已经到了东景陵外。”

  曾柔缓缓的抬起头,看着自己这名部将,不见有丝毫紧张和焦急的神色,平静的面容上却有一丝不悦浮现了起来,“急什么,酒都被吹冷了。”

  在千叶关盛会之后,至少南方边关的军方已经和青鸾学院达成了某种默契,但绝大多数军人都是因为对于林夕和一些云秦修行者的所作所为的敬仰压过了忠君的思想,所以对于曾柔而言,这种事情最好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当不知道,两不相帮,这便不用为难和纠结。

  这名部将跟随曾柔多年,十分明白曾柔的心意,此时听到曾柔不悦的这句,他却是苦笑了起来,解释道:“将军…跟着炼狱山队伍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些,你去看看便明白了。”

  听到这名部将的这句话,曾柔的脸上的不悦迅速消失,他不再多什么,只是撑起了一把伞,一袭单衣,如一片在水面上旋飞的石片一样,极快的飘行,比身后部将的快马还要先到了城墙角楼。

  城楼飞雪里,不需要黄铜鹰眼,曾柔就可以清晰的看到那一列朝着东景陵而来,似乎要从东景陵西侧绕过去的队伍。

  他的眉头不自觉的蹙起,平静的面容上开始充斥真正的震惊之色。

  最前方的炼狱山队伍依旧是那数十名红袍神官和一座巨辇,没有丝毫的改变,但后方跟随着的人,却已经有上千人。

  若是上千名大莽护卫军,在他眼中也根本不算什么,然而现在那上千人,一眼看去,却都是普通的云秦民众!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使得这么多云秦普通民众聚集在了炼狱山的队伍后面?

  而且这支炼狱山队伍,还只是经过了半个南陵行省的人口稀疏的地区而已。

  先前那名部将随着急促的脚步声再次赶到了他的身旁,看了一眼那支在风雪中行进的队伍,这名部将凝重的低声问道:“将军,再让这支队伍这样行进下去,后面跟着的人恐怕还要数以倍计,若是发生什么变故,恐怕不可收拾…我们要不要采取些什么行动?”

  曾柔想了想,冷静道:“我一个人出去看看。”

  部将并不反对,然而就在曾柔开始再次动步时,他却惊讶的一声急呼:“将军,他们停下了。”

  曾柔一怔,转身望去,却是只见在后方上千名云秦百姓的映衬下,显得越发神秘的那支队伍,已经彻底停了下来,停在了道旁的一座凉亭前。

  曾柔陡然想到了什么,他抬头往天空中望去,在苍茫的天空中,他看到了数条淡淡的黄光,正在急速的降落下来。

  “不关我们的事情了。”

  曾柔深吸了一口气,轻声对着自己的部将道:“至于为什么会这样,林夕肯定会给我们一个交待。”

  ……

  沉重的巨辇停下,不再和冰雪摩擦。

  巨辇里似乎在沉睡的张平缓缓的抬起了低垂着的头颅。

  所有的炼狱山红袍神官们开始散开,离开这座巨辇,然后从背后沉重的包裹中取出了一件件带着细小金属连杆的帐篷般物事,在顷刻的时间,许多如牛皮一样轻薄的赤红色金属薄膜支撑连接起来,竟是围着这座巨辇,建成了一座神殿。

  所有的红袍神官们终于松了一口气,开始走得更远,在数里之外,才开始铺开防水的被褥,开始休憩。

  巨辇上垂落的长幡往两侧卷起,张平看着这座临时拼接搭建起来的赤红色殿宇,看着炼狱山的优秀匠师们竟然能够将这座殿宇的接缝处拼接得连一片飞雪都没有飞进来,他的眼中却没有对于这种手艺的丝毫赞赏之意,这殿宇能够挡住天空落下的雪,却是挡不住他心中飘落的雪。

  他许下诺言,会在千霞山大雪封山前便越过千霞山。

  他也正是这么做的,然而今年的千霞山封山,却偏偏比往年早了很多天。

  所以他虽然按照既定日期进入了云秦,但实则是在雪落封山之后才穿过千霞山,这算不算依旧违背了他的诺言?

  ……

  林夕走下了降落在这座金属殿宇前方的神木飞鹤。

  他知道炼狱山有发现和追踪神木飞鹤的东西,所以他知道张平一定会提前知道他们的到来。

  前方的这座金属殿宇不算宏伟,但在此刻形成,却是足够惊人,宛如神迹。

  后方远处那些虔诚信徒般的云秦百姓,也足够令人震惊,给人莫名的心理压力。

  林夕也觉得这座快速拼接起来的神殿很惊人,那些莫名出现的云秦百姓也让他震惊和不解,但他在走进这座金属殿宇前,还是对着身后所有的学院年轻人微微一笑,说道:“大家用不着这么严肃吧…等会要不要让张平在里面请大家吃烤肉?”

  姜笑依等人笑了起来。

  所有人都明白林夕的意思…不管张平以何种身份,何种面目回来,林夕都认为这是场同窗,朋友之间的见面。

  张平在巨辇里听到了林夕的这句话。

  他想了想,站了起来,走下了巨辇。

  神殿并不算大,然而随着所有红袍神官的远离,这座神殿却显得分外安静,异常单调的金属色彩显得异常的森冷肃杀。

  林夕和秦惜月等人走了进来。

  在这座森冷肃杀的金属殿宇里,这批重新见面的学院年轻人,脸上都没有什么笑意。

  林夕看着身穿着炼狱山掌教神袍,一动不动的张平,他走了上去,拍了拍张平的肩膀,认真道:“既然已经回来了,便放松些,好不容易一切过去,大家再次碰头,你这么严肃的话,我就算是高兴,可也笑不出来。”

  张平点了点头,没有马上说话,却是又走回巨辇,十分疲惫的坐下。

  “我明白。”

  在坐下之后,他才看着林夕和所有人,有些艰涩的缓声说道:“只是在炼狱山呆得太久,已经忘记了该怎么笑。”

  这一句话让所有的人都沉默了许久。

  “我们毕竟赢了。”林夕知道说什么安慰的话都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他也走上了巨辇,在张平的面前坐了下来。

  姜笑依等人互望了一眼,也都走上了巨辇,就像当年围坐在篝火旁一样,随意的坐了下来。

  “你受了很严重的伤?”林夕看着张平,轻声问道:“要不要紧?”

  张平缓慢的摇了摇头:“当时很严重,但现在已经撑过来了。”

  林夕点了点头,他忍不住转头望向秦惜月,但却是又反应过来,硬生生的忍住。因为在那个山谷里的谈话过后,理解秦惜月意思的他便明白自己不能将自己的意愿强加在秦惜月的身上。

  “一切总会慢慢好起来,会慢慢适应的。”于是他真挚的微笑着,看着张平,轻声道:“既然回来了,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未完待续)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