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二章 珍惜的和在意的

第十二章 珍惜的和在意的

  更新时间:2o13-o5-17

  林夕和高亚楠等人在风雪中走得更远了一些。[]

  “其实我还是有些不放心他。”

  边凌涵看着远处东景陵的城廓,有些凝重的说道:“虽然他相当于将炼狱山的根本都交给了你,我也知道对于他的任何怀疑对他而言都很不公平,他在炼狱山必定也吃了很多难以想象的苦,但不是只有他一个人如此,谁都会变,只是他的冷漠变得甚至使我觉得他甚至并不想见到我们。”

  “我理解你的感受,你很想一个朋友能够对你敞开心扉,哪怕为他分担一些苦难,但是我们没有以身相替,没有替他经历在炼狱山的那段时日,所以不能真正感受他的心情。”林夕转头看着边凌涵,看着这个外表柔弱,但实际却很刚硬,若是在朝为文官,必定是和刘学青一样的南方女子,他有些感慨的道:“其实我也很不习惯他的改变,所以我们需要更多的时间互相接受。”

  微微一顿之后,他看着边凌涵,认真的补充道:“因为我们都是朋友,哪怕我们曾经失去过他,所要做的,也是尽力的将他找回来。”

  林夕在云秦绝大多数修行者的眼中,并不是一个很宽容的人。

  他的成名伴随着一场场铁血的战斗,伴随着狄愁飞和闻人苍月这样的人的倒下。

  然而听到他此刻补充的这句话,他所有身边的这些人,却都感觉到了他不一样的令人心动之处,都能感觉到他对于朋友的宽容,对于友情的珍惜。

  事实上从张平成为炼狱山掌教到现在,林夕也并没有想要要求张平做什么,他也从来没有将自己摆在比张平更高的位置,去为张平规划接下来的人生。他的意思也始终如一…他只希望张平依旧是他们的朋友,他也会同样尊重张平所做的一切选择。

  在林夕补充说了那一句之时,边凌涵本来正要开口说些什么,然而听到林夕这句话,她却是沉默了片刻之后,才点了点头,转过身去看着那座冰冷的金属殿宇,深吸了一口气,轻声道:“我觉得你说的是对的,不管他生了什么变化,他至少没有亏欠过我们什么,既然我们都是真正的朋友,即便现在的他让我有点不能接受,我们需要做的事情,也不应该是怀疑他,而是应该将他找回来。”

  在成婚之后,尤其在千叶关盛会之后,高亚楠陪伴林夕的时间越来越多,林夕说话的时候,她似乎可以直接看见他的内心世界。所以她知道林夕一开始的那一句:“既然回来了,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还包含着更深层的感情和意义。

  林夕是希望张平能够忘记一些过去,一切都在将来。

  像炼狱山掌教这样的大敌都已经战胜,林夕认为一切都已经过去,他们这些学院的年轻人,终于可以像在学院里的时候一样,可以重新拥有对将来的憧憬,去规划着做自己喜欢和梦想中的事情。

  这同样是林夕对于将来的憧憬…他希望像灵夏湖畔千帐聚集,萤火虫飞舞的日子越来越多,痛苦和杀戮的日子,越来越少。

  “人生就是不要折腾,其实不折腾,大家都会过得很好。”

  不知为什么,林夕又想起了中州城里的云秦皇帝,他随口说了这一句胡话,然后打开了张平给他的沉重铁箱子,然而只是往里面看了一眼,他就咣当一声合上了盖子,脸色有些白的连连深呼吸。

  “怎么了?里面是什么?”

  高亚楠和姜笑依还有边凌涵、冷秋语都很好奇于林夕的反应,忍不住问道。

  林夕苦着脸道:“你们要看也可以,不过我是劝你们不要看了,省得吃不下东西。”

  高亚楠等人都是一怔,旋即都反应了过来。“不行,我一定要看看。”姜笑依笑了起来,说道。

  林夕奇怪的问道:“为什么一定要看看。”

  “越是不好看,想着你吃的时候的样子,我们就越会觉得高兴。”姜笑依哈哈一笑道。

  “去死!你这个没有人性的家伙!我不会让你得逞的!我会交给安老师,让安老师处理得又美味又可口又好看才吃的。”

  林夕反应了过来,一脚就挑起一蓬雪打向姜笑依:“你看都别想看!”

  姜笑依哈哈大笑着避开,一边不停挑出雪团踢出反击,一边也笑骂道:“哪里有你这种朋友,居然好吃的东西都不让我看看,不让我们分享一下。”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话,以为你会吃么?好啊,来,你吃一下…”

  林夕和姜笑依在雪地上开始追逐,互相用雪团攻击,雪花四溅,高亚楠和边凌涵等人也忍不住笑了起来,想着此时若是远处那些云秦人看见,恐怕绝对想不到像普通少年一样打闹和打雪仗的这两个人,居然是青鸾学院的将神和他最要好的朋友。

  “啊呀!林夕你居然还打我的脸!太过分了!”

  姜笑依一声夸张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你们这两个家伙!”边凌涵也忍不住捏了一个雪团,狠狠的砸向他们两个人。

  ……

  在林夕这些青鸾学院的年轻人们终于可以和普通的云秦少年一样开心的打打雪仗之时,金属殿宇里,却依旧十分沉静。

  秦惜月静静的看着张平。

  张平似乎变得比以前更高大了些,也更黝黑了些。

  炼狱山掌教对于他而言似乎不只是个附加的身份,即便是在她的面前,张平都不复以往的青涩,而是宗师之上的深沉如狱。

  “我不知道你去了炼狱山,也没有想到你会成为炼狱山掌教。”

  终究还是秦惜月打破了沉静,她看着张平有些冷僵的面目,慢慢的说道:“没有你,我们青鸾学院战胜不了炼狱山掌教,我们每个人都为你而感到骄傲。”

  “我也没有想到我会成为炼狱山掌教。”张平的冷漠的眼睛里第一次有了些真实的色彩,有些痛苦,有些自嘲,“就算是做梦,也不可能想到。”

  “其实我一直有个问题想要问你。”秦惜月安静的想了想,睫毛微跳道:“你当初究竟是为了什么,才决定要去炼狱山?”

  “我明白你的意思。”张平的语比起之前略微快了些,他看着这名很多时候都会出现在他脑海里的女子,嘴角也泛出了苦涩的意味:“你是想知道我去炼狱山是否和你有关…其实我当初的想法非常的简单,我只是想着,我和学院的很多人相比,实在太普通了,以我的身份,怎么能够配得上你。”

  秦惜月的心里有感动,论是哪一个女子,听到这样的话恐怕都会感动,因为去炼狱山,便是随时付出生命的代价,而这世上再也没有比生命更为厚重的东西。只是此刻的她,却又似乎比任何时候都能更加清晰的判断感动和心动的不同。

  “跟着你的那些云秦百姓到底是什么缘故?”她没有接着问两人之间的问题,而是先问了这一句。

  “炼狱山对于整个世间的蚕食有很多种方式。”张平也安静而直接的解释道:“也是在我真正接掌了炼狱山之后,我才知道炼狱山一直都会花费许多财力用以另外一种方式的传道。云秦民间的地藏教,一直在以一种慈悲济世的教义感化世人,但其实大多用以赈济困苦,救死扶伤的钱财,却都是炼狱山出的。”

  “地藏教在过往的六七十年里,在云秦其实也有了很多的虔诚的信徒。这些虔诚的信徒并不知道背后是炼狱山,但这么多年下来,所有地藏教的信徒接受的教化里,却都已经让他们认定,穿着我们现在这种神袍的,就是这么多年来帮助他们的神使。”

  “就像是一些故事里所说的,神可以有有很多的化身。所以炼狱山掌教也是最终没有能够真正降临到云秦,否则他以地藏神的身份显化,出现在云秦,不知道又会掀起什么样的波澜。”

  “炼狱山掌教的确是个很可怕,但也很了不起的人物。”秦惜月看着张平,“你用这些方式,将炼狱山的力量一一展现,甚至交给林夕,是想让我们都明白,你依旧可以信任?”

  张平微垂下头,没有回答。

  秦惜月的声音更柔和了些,“只是这些云秦百姓里面有许多老幼,在这风雪里赶路毕竟太过艰辛,你不早些让他们离开?”

  “到这里会为止。”张平缓声道:“他们信奉地藏神多年,现在终于见到教义里所说的神使,对于他们而言,是一场神迹,他们虽然艰辛,但心中必定会极其的快乐。”

  秦惜月静静的看着张平,有些感慨的认真说道:“以前的炼狱山掌教很了不起,但你也很了不起,你的确已经成了个很了不起的人。”

  张平垂着头沉默了片刻。

  然后他终于站了起来,他朝着秦惜月走来,走到她的面前,看着她精致的容颜和美丽清澈的眼瞳,“我不在意是否了不起,我只在意我终究能够回来,站在你的面前。我只希望你能够明白,如果不是因为你,我或许便法活着站在这里。”

  张平和秦惜月已经非常接近,他的手和秦惜月的手也很近。

  他伸出了手,想要握住秦惜月的手。

  r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