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仙魔变 > 第十三章 要求

第十三章 要求

  秦惜月没有闪避,然而张平的手却是顿住,落下。

  这只是很细微的动作,普通人甚至难以觉察,然而在修行者的感知里,这样的动作却已经非常的清晰。

  “我不想被施舍。”

  张平看着自己的指尖,说道。

  秦惜月神色有些复杂的看着他,声音微低道:“谢谢你给我们一些时间。”

  张平沉默不语,缓缓后退,坐下。

  “还要多久的时间?”

  他声音有些空洞,像金属殿外的风声:“一生么?”

  秦惜月有些心痛:“你在炼狱山到底经历了什么…让你就像耗尽了你的一生?”

  “一场让人永远都不愿意响起的噩梦,醒都醒不过来的噩梦。”张平漠然道。

  “如果你愿意将我看成你接下来的一生。”秦惜月用了很大的勇气,咬了咬嘴唇,看着张平说道:“那至少两个人要能够像林夕和高亚楠那样,能够互相看得见对方的内心,能够互相读懂对方的内心世界。”

  张平沉默了片刻,道:“不是每个人都是林夕。”

  “你误解了我的意思。”秦惜月深深的看着他,她捕捉着张平的目光,也希望张平可以清晰的看到她的内心:“我欣赏林夕,但不等于我只可能接受林夕,我只是觉得两个人真正在一起,除了一些能够互相吸引的特质之外,还必须能够看得懂对方。你为了一份感情,敢于去炼狱山这样的地方,并能获得这样的成就,几乎所有的女子都会为这种勇气和这种情意感动,我也当然不会例外…你现在的修为和身份地位,同样也能让许多女子仰慕,若是你的故事流传在中州城里,我相信你走在中州城里,会有许多优秀的女子爱上你。但我现在站在你的面前看你,却是反而觉得有些陌生,比我们在青鸾学院里还有些陌生,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在炼狱山的经历,让你即便是想要我接纳你,你自己却有着拒人于外,不想让人进入你内心的目光。”

  “还有你真正的懂过我么?”秦惜月向前走了几步,然后抬起头看着他微垂的双目,如瀑的秀发自肩头滑落,微颤的红唇显得格外美丽:“你想要拥有足够高的身份,觉得这样才配得上我…然而你想过没有,早在学院开始实修之后,我便和秦家决裂,直到发生了这么多事情,秦家也不认我,我也不再是秦家的千金。之所以如此,只是因为不想听从我父亲的意愿,嫁给当时那些身份足够高的人。我要的不是身份和权势,我要的只是一个真正懂得我,可以让我开心的人。你现在成为炼狱山掌教,已经是难以改变的事实,我不知道这是好是坏,但至少…我想要的不是一个困于过往里,让我都觉得更加陌生,甚至因为你的力量和我不能看见你的内心而甚至有些担心紧张和恐惧的炼狱山掌教。”

  秦惜月一直是个很坚强很自主的女子,然而过往这些年的事情积累在心里,此时她却是莫名有些委屈,眼眶微红:“是不是我这样的要求,真的有些太高?”

  张平沉默了片刻,然后他轻声说道:“我会试着真正的了解你,同时也试着让你了解我。”

  ……

  赤红色的金属神殿被白雪渐渐覆盖,变成了白色,和苍茫的大地融合在一起。

  雪地里的林夕和姜笑依等人早已经停止了打闹。

  看着从金属神殿里并肩走出的张平和秦惜月,林夕的眼睛里和心里都很温暖。

  虽然张平和秦惜月之间显然依旧有些距离,张平似乎依旧忘记了怎么去笑,然而两个人能够这样走出,在他看来毕竟是个很好的开端。每一次的久别重逢,都值得纪念和珍惜。

  张平和秦惜月走到了林夕等人的身前,然后很自然的,林夕和张平缓缓的离开了众人,漫步在雪地里。

  “怎么样?”林夕轻声问道。

  张平低着头看着自己不断没入雪中的双足,默然道:“我不如你了解她。”

  “不急,可以慢慢来。”林夕笑了起来,眼睛里却是又充满了浓浓的感伤:“我和李开云就说过,好女怕缠,他没有放弃,虽然现在他没有在冷秋语的身边,但他却真正得到了冷秋语的心。所以你千万千万不要轻易放弃。”

  他转头看了一眼身后远处的秦惜月,又看了一眼张平,有些感伤道:“越是想到李开云和冷秋语,我就越是希望你和秦惜月能够走到一起。”

  “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她一开始就是喜欢你,或者喜欢的是你这样的人呢?”张平抬起头,看着前方的风雪,问道。

  这对于林夕是个很尖锐的问题,林夕微微一怔,然后他郑重的想了想,认真道:“即便是开始,也不等于结果…你连掌控炼狱山这样的奇迹都做到了,我相信只要你不放弃,你会真正得到她的心。”

  张平点了点头,缓缓转身,对着中州城的方向。

  他冷漠的看着中州城,然后说道:“李开云和蒙白,是我在灵夏湖畔最早认识的,也是学院里最好的朋友…狄愁飞虽然死了,但仇人里面,还有云秦皇帝。我想要再在云秦呆一段时间,看到他的末路之后,才回炼狱山。”

  “你想在云秦呆多久就呆多久。”林夕转头看着他,说道:“不过有你给我的这门‘成魔’,如果顺利的话,应该用不了太多的时间了。”

  ……

  白雪覆盖的中州城显得更加的雄伟。

  云秦皇帝站立在真龙山的宫殿里,背对着那名被他囚禁着的宫女,看着中州城。

  不知从何时起,他便喜欢在这名宫女面前说出一些外界发生的事情,或许是因为这名宫女实在像长公主,或许是整个皇宫里,他的确没有什么人可以说话。

  “一名青鸾学院的潜隐,成为炼狱山掌教?这是为了更加体现青鸾学院的强大?”

  听到他的这句话,宫女微微的一笑,看着他的背影说道:“你觉得这个消息荒诞不经,只是青鸾学院故意放出来的,但既然炼狱山会有这样的消息传出来,你又怎么能够确定这消息不是真的?”

  “即便这个消息是真的,即便这是一次相见甚欢的久别重逢,那又如何?”云秦皇帝暴戾的转过身来,沉重的呼吸道:“有什么分别?”

  宫女丝毫不觉恐惧,反而笑得更灿烂了些:“看来你依旧不知道林夕不来中州城的原因,不过我至少知道,南边边关那些将领的反应,已经让你忍受不住这种等待和煎熬了。”

  “住口!”云秦皇帝的厉喝声又响了起来。

  宫女却是依旧没有住口,用可怜的目光看着他,笑着说道:“我不知道你这样做一个皇帝,还有什么意思。林夕不站在你面前的每一天,你都在恐惧的煎熬里,你还要演戏,演不一样的自己…你有没有想过,林夕也是给你一个机会,你还不如交出皇位,真正的放弃你的野心,这样或许他会放过你。”

  “你说得对,朕的确忍不住了,朕的确不应该再演戏。”云秦皇帝厉笑了起来:“但他依旧不敢来杀朕…因为他知道朕的真龙山可以杀死他许多人。”

  ……

  林夕在桐林镇的后院里有一株普通的腊梅树。

  这株腊梅树后面的一间厢房里,却也生长着数根老藤,严严实实的裹着一件东西。

  在千叶关那场盛会之后,林夕不再需要刻意去隐匿自己的踪迹,所以甚至这个世间有不少人,知道他除了那些妖族修行者之外,还带着始终带着一件很隐秘的东西。

  但即便能够发现林夕等人始终带着一件东西的人,也没有想到,这件东西会是一头苍老的海妖王。

  “你觉得‘成魔’也可以吸聚这种妖兽的力量?”

  南宫未央站在被藤木和寄居草遮得严严实实,就像一株老木的海妖王前面,看着林夕问道。

  在林夕走进这间房间时,她就已经明白了林夕的想法。

  “既然云秦一直都有融魂的修行之法,这便说明修行者和妖兽的魂力本身有些共通之处。‘成魔’这种修行之法既然能够汲取到不同修行者的一些力量,我想或许也有可能汲取妖兽的力量。”林夕看着面前的海妖王,说道:“这头海妖王光论魂力修为,比你还要强大,如果能够成功汲取到它的力量,或许我们便可以直接去中州城了…我可以试一试。”

  南宫未央早就听林夕说过,将神就是什么都可以试一试,虽然她不能理解这句话的意思,但和以前很多时候一样,她听到林夕的这句话,便只是点了点头,不再说什么。

  “这算是化功大_法么?”

  林夕的长剑从他身后飞了起来,当洒落无数的暮光,无数朵透明的水晶花簇成一朵更大的水晶花,将他面前的海妖王包裹其中,当这头海妖王的生命最终消失的瞬间,感受着周围一股股飞旋着的天地元气冲入自己的体内,他忍不住微微的一笑,在心中说道。(未完待续)

看过《仙魔变》的书友还喜欢